第十四章 桃花沟

凶陵 +A -A


  不知道什么原因,上山难,下山的路倒也不那么陡峭了,只要你坐着,舍得裤子被黄泥巴敷上一面的话,基本上都能下去。

  山的那一头看样子和这一头倒是有着很大的区别,远远地就能看到整整齐齐种着的一片桃花林,我们要到这儿啊,还得穿过一个在山沟沟里的林子,那林子倒也不是很茂密,不过想来那就是桃花沟了。

  我们沿着将军山边上慢慢往下落,生怕一不小心滚下去,那可是得粉身碎骨的啊,再不济也得混上一个植物人。好在身上的尿也起了作用,除了不小心滑了一下,也没出现什么太大的意外。

  将军山坡底下边儿有个小水池,不大,被砖石围着,砖石上栩栩如生地刻着几个凤凰。上方还有个小泉眼,留着不知道是将军山还是哪的水,水流得不快,但奇怪的是水怎么也流不出去。

  胡月海看了看周围的格局,兴奋道:“这水池两面环山,是为“双龙戏水”格局,但是这桃花沟却是个点睛之笔啊,有了桃花沟,这就变成了“引龙”,妙啊!”

  他又再看了看周围,突然想起我们爬上的将军山,惊讶道:“诶?不对...这后边儿还有座将军山,挡住了运到,是“三龙挟珠”啊,还有桃花沟,就成了个凶煞,主大凶啊!这墓主的后代,非死即残啊”

  “这是有多大仇啊?”我默默地说了一句。

  “管他多大仇,我们是倒斗的,贼不落空,听过没有?”吕哥则不在意那么多,示意让我们进去。

  从下山开始,我总觉得有一些不对劲,这儿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窒息。

  “嘘,你们听。”我示意让他们安静点儿,侧耳一听,真的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易昌大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食物:“哎哟,早知道让二娃刚才在那边儿多打几只兔子了。”

  ......

  “老板,我也是第一次来,听村里的老人说过,爬过将军山就是桃花沟了。”二娃看了看我们,说道。

  吕哥从包里掏出两千块钱,但是二娃没要:“老板,我想和你们一起进去。”

  “啊?为什么啊?”我对二娃说出的这句话感到有点儿惊愕,一下子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俺爹说,传说桃花沟里有最大的兔子,我想打一只回村里,咱家不出孬种!”

  “二娃,你可想好了,前边儿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下子弄不好我们会死在里头,你真的要来吗?”我拍了拍二娃的肩膀,说道。

  二娃只是扯了扯衣服,说道:“我决定了,和你们一起进去,再说如果我不在这儿,你们出来咋回去啊?”

  面前只是一条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小山沟,谁会把他和人畜失踪的魔鬼地带联系起来呢?

  沟口立着一个一人高石碑,这石碑通体灰白,上方还雕刻着一对蛟蛇,奇怪的是,这石碑上竟没有碑文,不知是岁月磨平了还是这石碑上本来就没有碑文。

  胡月海用手捏了捏石碑上的粉尘,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露出疑惑的神情。

  在没有完全确认安全之前,我们也不敢贸然进桃花沟,只是在这儿附近看了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寻找了多时还是一无所获。

  这墓主人还真是抠门,看来有价值的东西都得在桃花沟里了。我们在沟口找了块石头坐了会儿,等体力恢复一点儿再进去。

  再坐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们一咬牙,就走进了桃花沟。

  一路上最多的感觉就是安静,安静到诡异的地步,安静得连我们自己的心跳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安静得就像这片森林都死去了一样。

  现在是傍晚时分,山中的雾气多了起来,树林里烟气弥漫,犹如蛟龙吐息一般。好在这大雾无毒,否则我们可就麻烦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都黑了,我们还在这片林子里转悠。从将军山上往下看,这树林应该不是很大才,我们的脚力,顶多一个小时也就能走出去了,现在天都黑了,我们还在这个林子里,

  “没走错啊,我们一直是按照指南针的方向走的啊。”吕哥甩了甩手上的指南针,看了看,还是这样。

  易昌大想到一个法子,他用匕首在一棵树上刻了个箭头,我们也是纷纷效仿,一边儿走,一边儿在树上刻箭头,这样一来,大家的速度虽然变慢了,但心情倒是平稳了许多。

  就这么走着走着,我发现前边儿一棵树觉得很眼熟,走前一看,一个箭头正刻在箭头上,我们居然回到了原地。

  “老胡,您想想办法,这儿属您见识最多,您怎么看?”吕哥就地坐下了,他抬头望了胡月海一眼,问道。

  胡月海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刚刚我怀疑这是鬼打墙,原理和那鬼扯脚应该差不多,但是我想了想,不对,我们身上的尿渍还没有干透,鬼打墙应该影响不了我们,看样子没那么简单,我怀疑是一些障眼法之类的奇术。”

  “你们认真想一想,我们在将军山上看到的这片林子是怎么样的?”胡月海也不解释完,抛出一个问题让大家回答。

  我想了想,中午的时候从将军山往下看,太阳很大,看得也很清楚,但是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呀,除了林子稀疏了点儿。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也就林子没那么密。林子没那么密!”我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赶紧脱口而出。

  大家顺着我的话向上看,只见大树参天,竟然把天空遮挡住了,就连天空都看不见了,那我们现在走的是哪里?

  “你是说,这是障眼法?”易昌大问道。

  胡月海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眼睛,说道:“这不是障眼法,障眼法都是些小把戏,这应该是更加高明的术法,用现代科学的角度来解释就是,这儿林子里有磁场影响了我们的脑袋。”

  “小耗子,你闭上眼睛,然后往前走,试试。”胡月海示意道。

  晚上在这儿地方闭着眼走路,换做一个人我肯定不敢,但是身边那么多大男人,我也就放心去做了。

  我闭着眼,径直向前走去。闭着眼能感觉到的东西更加细致了,我甚至能感觉到凉风拂过我脸庞的感觉。

  我就这么走着走着,突然撞上了一个热热的、软乎乎的东西,这可把我吓了一大跳啊,赶紧睁开眼睛,却发现我撞上的竟然是本应该在自己后面的二娃。

  再看看大家,全都是一脸惊讶的表情。原来,我刚刚走的路竟然是一个“8”字,往前斜着绕了一大圈,又转了回来。

  易昌大看了看气氛不对,赶紧嬉皮笑脸道:“你们别都哭丧着脸啊,想想好的啊。刚才小耗子走的是“8”啊,这象征着什么?象征着我们这趟要发啊!”

  我听着这个一点儿也不好笑的笑话,脸上露出了笑容,可是这笑得比哭的还难看。

  不是我不想笑啊,他娘的这个时候谁还笑得出来?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进来的人都出不去了,都活活困死在里头了啊。

  “有办法了,我们可以这样试试!”我突然脑子灵光一闪,相处了一个绝妙的好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