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鬼扯脚

凶陵 +A -A


  “将军山上出将军咯,桃花沟里埋死人哩。”

  “伢子打猎莫怕狼嘿,妹子上坟愁断肠喂……”

  二娃清澈明亮的歌声,在山沟沟里回荡着,歌声里似乎还回荡着不明不白的感觉。

  这片子林子不大,这些树木好像全都商量好似的,不肯生长在将军山上。站在稀疏的林子里,透过树木能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光秃秃的荒山,孤独地屹立在一片青山之中。

  “这将军山寸草不生,恐怕底下是个万人坑啊。”胡月海感叹道,他见我们似懂非懂,想了想,又补充道:“寻常来说,埋死人的地方,草木都生长得特别旺盛,可这万人坑阴气太重,连草都不敢长这儿,才走到这儿就有这么大规模的万人坑,这墓主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茬啊,这斗我看悬乎,说不定我们几个人都得折在里头。”

  我想,这将军山就这么立在这儿,就算底下不是万人坑,我看也一定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作祟。

  走出小树林的时候,二娃突然停下来不走了,跪下身子来,连磕了三个响头,好在地上都是土,倒也没有头破血流。我看这阵势不对,想上前扶起二娃,只见吕哥对着我摇了摇头,拦住了我。

  “我爹就是在这儿摔死的,爹死了没多久,娘生下我妹子之后也病死了。”二娃悲戚道。

  我叹了叹口气,这狗日的老天爷真是瞎了眼啊,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转念又想想,我干这刨人祖坟的勾当,怎么着也得活个百年归老吧。

  将军山到底是不是将军变的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也不关我什么事儿了,面对这样一个古怪的地方,我不禁又多长了个心眼,谁知道下一个倒霉的是不是我。

  ......

  一会儿,二娃才缓缓站起身来,望着面前的将军山,脸上一种说不尽的落寞。

  “老板哦,你们可得小心点儿哦,村里人说这里有鬼扯脚,虽说有将军在这镇守着,可是这地儿玄乎着呢。”二娃小心地看了看四周,说道。

  从脚下开始,纵横一条峡谷的宽度,小草都默契地生长在一起,而一线之隔就是寸草不生的黄土。

  跨过这条线,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恐惧感在我心中萌芽,生物本能促使着我向后退了一步,这是人类的第六感作祟。

  再看看周围,跨入这条线开始,周围顿时安静了起来,代替的,是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我强迫自己把恐惧的感觉压下,咽了咽口水,继续往前行。

  “天黑之前,我们必须得到桃花沟啊。”吕哥在前头看了看表,回头催促着我们。

  我甩了甩头,强行让自己清醒一些,心想:“妈的,老子泥石流都淌了过来,惹急了,管你是啥狗屁将军还是小皇帝,头都给你拧下来。”

  这样一想我倒也没那么害怕了,吹起了哨子,往前走。

  易昌大和胡月海两个人倒也是没心没肺,在后头捣鼓着已经潮湿了的香烟,看来正想办法弄干呢。

  我看到这画面,不禁想道:“下次出来刨土我一定得带上个防水的小袋子,对,拿来装香烟用,没烟抽实在太难受了。

  这将军山说高也不高,但是却陡峭得很,我们走了一会儿就没有路了,按照二娃的话来说,这山得爬,否则也就上不去。

  我们只得停下来,检查绳索。吕哥长得最大块头,所以得由他在前头牵着,大家都把绳子紧紧攥在手上,这样的话,安全性也能高些。

  正所谓“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李白老师的这句话说得好,走江湖的不分年月,时间飞快地过,手艺也就越老越熟练。咱倒斗的也是这样,就像胡月海那老头,别看他平时病怏怏的,爬山这门手艺它可不含糊,胡月海说这可是一字真诀。就一个字“浪”。

  因为这山光秃秃的,我们只能拿刀插进土里,一点儿一点儿地向上挪,好在昨儿刚下了雨,泥土松软,否则还不知道怎么爬呢。

  “诶,我怎么越爬越觉得这将军山像封土堆呢。”胡月海对着上头的吕哥喊道。

  “哎哟,我的老海叔哦,您就别吵吵了,这封土堆哪能有那么大哟,如果这是封土堆,那封的可是啥斗啊?奥特曼之墓啊?”吕哥在前头累得气喘吁吁地,还要回头回答胡月海这屁话。

  胡月海也是不服输:“咋滴,我倒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喝奶呢,我说这山不像是自然生长的啊,没跟你开玩笑啊。”

  “有啥东西,我们上去再说,在这地方说,嫌命长了啊?”吕哥说道。

  ......

  我们还在山腰上哩,抬头看觉得要到山顶了,等到爬到了那个地方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上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还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正当我向上爬的时候,腿上一阵麻木感,接着这种麻木感突然遍布全身,我浑身上下使不上力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在地面上还不要紧,可这儿是估摸着也有一两百米高度的山上,稍有不测,定会殒命于此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在我上头的吕哥和易昌大一把拽住了我,我的手还使得上力气,便使劲吃奶的力气把刀插进土里。

  此时我是真的说不了话了,浑身上下都没劲儿,下半身也失禁了,尿了自己一裤子。

  在我后头的二娃和胡月海赶紧上来扶着我,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行动,身体却动不了。

  “鬼扯脚。”二娃吓得看了看自己的脚,看了看没事儿,才放心下来。

  胡月海此时最是冷静,先是把绳子系在我腰上,然后和二娃走到我前头,和吕哥他们并排爬山,可怜的我就这么被吊着,精神倒是很清醒,只是身体不知为何,就像鬼压床一样动弹不得。

  “你们谁还是那个吗?”胡月海朝大伙儿问道,还显得有点儿难为情。

  “您说的是哪个啊?”吕哥也是个直汉子,最受不了的就是拐弯抹角的话语。

  胡月海慢吞吞地道:“我问,你们谁是处?”

  “我。”大伙儿齐声道。

  这几个人儿也怪可怜了,辛辛苦苦用命挣钱也就算了,没想到到头来都还是个雏儿,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这时,只见胡月海也轻轻地举起了自己干枯的手:“我也是。”

  只见胡月海率先起头,尿了自己一鞋子,然后抬起头说道:“看到没有,书上记载,童子尿属至阳之物,能驱邪,你要不嫌弃,喝两口也成。”

  大家伙儿对胡月海的话也持怀疑态度,但是也不得不相信了,纷纷掏出家伙事儿,往自己鞋子尿,易昌大这个大混蛋不知是水喝多了还是肾不好,尿完自己鞋子后,尿了我一身。

  顶着冲天的尿骚味儿,大家伙儿一路上倒也平安无事,只是突然间多了我这个累赘,多花了些时间,也就上去了。

  到山顶的时候,也是正午了,太阳晒得我们身上的尿骚味儿熏天,大家都不想靠近对方。而我也发现,不知道是时间过了还是易昌大那泡尿的原因,我慢慢地能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