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泥石流

凶陵 +A -A


  随着火车行驶的声音越来越大,溪水也越来越浑浊,水流也开始湍急了起来。

  根本来不及让我多想,火车行驶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看到了一阵土黄色的巨浪从山谷中迅速涌出。

  “操,是泥石流!快跑!”我最先看到这个恐怖的景象,急忙大喊道。

  巨大的洪峰夹杂着无数沙石、树木排山倒海地向我们涌来,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啊。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甚至连自己的的命运都掌控不了。

  别的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随手抄起一个背包,叫上吕哥他们,往一旁地势稍高的山坡跑去,大家也赶紧丢下手头上的东西,紧跟着我。

  生死攸关的时候,真的是每一秒过得都很慢。好在山谷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大潮有着沙石、树木的拖赘,一时半会儿也没那么快到达我们这儿,再加上我们也离着石滩边上不远,应该是能在大潮到来前跑到山坡上的。

  你别看二娃个子小,跑起来那可是不含糊,这小伙子活像一只山中的野兔。只见他在大大小小小的石头上跳来跳去,以飞快的速度朝着我跑来,不一会儿便超过我了。

  胡月海年纪大了,不知道扭着脚还是怎么的,一下子便落在了最后边儿,眼看泥石流就要冲下来了,他还在离队伍挺远的后头。我有点儿于心不忍,便停下来开始往回跑。

  “小耗子,你不要命啦!”吕哥拼命地拉扯着我。

  我用尽全力甩开吕哥的手,跑到后头,拼了老命,背起胡月海就要继续跑,此时泥石流带着的泥水已经没过我膝盖了。

  胡月海在背后也是神情恍惚,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吓的,满嘴胡言乱语。

  此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在这老头瘦巴巴的,也不重,但是水流湍急,我腿也使不了什么力气,脚一滑,我便摔倒了,头重重地磕在石头上,差点儿就晕了过去。

  恍惚中,我感觉到有人在拖我,身体被尖石划破的疼痛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吕哥和易昌大也赶了回来,趟着已经过腰的泥水,用力将我和胡月海往回拖。

  我顿时松了几口气,一放松,嘴巴就喝了几口水,呛得我直咳嗽。

  好不容易都到山坡上了,我累得瘫倒在地上直喘气,再看看吕哥和易昌大,那狼狈样也绝对不输给我。

  泥石流终于来了......

  洪水推动着沙石,铺天盖地而来,正所谓“座座山头走蛟龙,条条沟口吹喇叭”,声势浩大,许多高大挺拔的数目瞬间像纸片儿一般被撕碎,无数鸟儿受惊,四散逃去,稍有些不幸运的,也被石头砸中,汇入这滔滔洪流之中。

  “乖乖,幸好走得快,不让我们这群人,连斗都没见着,自己得先埋土里了。”易昌大拍拍胸口,心有余悸道。

  “不是...我说,小耗子,你挺行的啊,不要命啦?”吕哥拍了拍我的头,但眼神里满是庆幸的表情。

  我打个马虎眼儿,也不想一直被揪着不放,便憨笑着说道:“我们现在不是好好在这儿吗?这叫什么?这就叫做祖师爷保佑,回头咱回家一定得把祖师爷供上。”

  “我...我能打个岔吗,老板?”刚才逃命就数二娃跑的最快,自己自然心虚。

  “说。”吕哥冷冷说道。

  二娃摸了摸头,说道:“老板,这儿突然爆发泥石流,最近的路没了,我们只能兜将军山走了,至少还得多半天路程呢,要不咱在这儿歇一晚?”

  我想想也是,我们本来就打算在溪边扎营的,谁想发生了那么大的波折,也该休息休息了。

  胡月海那老头还迷糊着呢,浸了水,冷得直打哆嗦呢,看这阵仗,要再这么走下去,他准得折在这儿不可。

  帐篷也没了,一些食物还在里边儿,就这么一起被泥石流给埋了,还来不及心疼呢。

  眼前天也黑了,吃的也没了,幸好,我包袱里还有着一个便携式烤火炉,不然今晚我们真的得挨冻啊。

  二娃现在也默不作声,一个人往林子里去了,可能是因为内疚吧,当然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拿着打火机,我蹲坐在一旁研究着这炉子怎么用,易昌大也在一旁给胡月海这老头换着衣服,吕哥则一个人把弄着早已湿透了的香烟。

  谁也不知道明天怎么着,反正都走到这份上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了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二娃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两只兔子和一条蛇。这可把我给我可高兴坏了,我强忍肚子里的饥饿感,站起身来,顺手就接过二娃手上的东西。

  这时我才注意抬起头看了看二娃,只见他衣裳到处都是窟窿,泥巴、叶子什么的粘的到处都是,就算是山里的野人也比他强多了,我问他怎么弄的,他也只是一直憨笑着回答说:“摔的...摔的。”

  看到有吃的,大家的精神气也好了些,就连胡月海也站起身来,看着我们笑个不停。

  易昌大对吃的东西最积极,赶紧拿起我的小火炉研究起生火来了。

  天很黑,黑得看不见月亮,星星也在密密麻麻的云层中躲了起来。深山里,一团火光逐渐升起,温暖了整片儿森林。就连雨水似乎也不忍心打扰这温馨的画面,悄然停了下来。

  ......

  清晨,活下来的小动物们纷纷醒来。叶子上凝结了不知是雨水还是露水的小水滴,久违的太阳在山边缓缓升起。好一片大自然生机勃勃的模样。

  天已经微微亮,山坡上的一棵大树底下,已经燃尽的炭火还隐隐约约散发出阵阵青烟,有几个人正躺在叶子堆里,没有人忍心打扰他们熟睡的模样,谁知道他们度过了怎么样的一个夜晚。

  树叶堆里传来唰唰的声音,一个大汉应声而起。

  “我滴乖乖啊。起来...都别睡了,都起来。”那大汉喊道。

  我睡眼惺忪地望着扰我清梦的吕哥,张着沙哑的喉咙,问道:“怎么啦?大惊小怪的。”

  吕哥指了指山坡下。

  我顺着吕哥的手指看去,只见原本清秀峻峭的石滩已经消失了,代替它的是即将凝结的泥浆,山上的溪水找不到可以宣泄的地方,只得顺着泥浆一直往下流。断裂的树木也恢复了平静,泥浆上躺满了他们的断肢残骸。

  原本受惊飞走的鸟儿此时也飞了回来,正躲在逃过一劫的树木上修筑着它们的新巢,等到来年,这里依然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来不及抒发情怀,我藏起心中那份诗人的灵魂,收拾起包袱来。

  ......

  因为泥石流冲毁了原本的道路,我们只得按照二娃说的走,绕道将军山,直插桃花沟的另外一端。

  此时我最担心的就是食物问题了,但是看二娃这小伙轻松的样子,再加上他兜里还有几个馒头和一包压缩饼干,我就知道我是白担心了。

  这路二娃也只走过一次,不是太熟,好在这山中的猎人总是会带给我们惊喜,虽然多绕了几个圈子,但是这路倒也是走对了。

  “诶,二娃,你说,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有座将军山呢?谁给起的名儿啊?”易昌大也闲得无聊,便找空子和二娃吹吹水。

  二娃细想起来也是意味深长:“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说是在秦朝时候啊,这里来了个将军,好像是奉皇上命令进山去看什么东西,进山了就再也没有出去,大家都说是这个将军是神仙下凡,进山以后肉体就化成了将军山,魂魄上天接受玉皇大帝封赏去了。

  我觉得这神话也太奇怪了,没有记载,那么多年都不知道变成啥样了,人家将军说不定只是进去散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