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石滩

凶陵 +A -A


  老书记朝外吆喝了一声,便有几个孩子涌了进来。我给这些孩子每人发了一块钱,让他们几个带我们去找二娃,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拉扯着我们走了。

  二娃真的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十八九岁,可能是吃不好的原因,个子并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但是这更好地让他成为一名出色的猎人。

  见到二娃的时候,他正坐在家门前,烤着兔子,眼神中流露出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忧愁。

  “小伙子,我们是外面县里考察队的,想进桃花沟,你能带我们去吗?不用带我们进去,你带我们去到那儿附近就好了。”吕哥拍了拍二娃的肩膀。

  二娃一把跳了起来,惊讶道:“什么?你们要进那死人沟!”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放心吧二娃,你不用跟我们进去的,就一路上给我们指指路就好,没有生命危险的,好吧?”

  二娃的妹妹扎着个朝天辫,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哥哥和一群不认识的人聊天,赶紧凑了过来:“哥哥,你们在聊什么啊?”

  “噢...没什么,这些是外边儿的老板,哥哥带他们进山打猎去,很快就回来。”二娃宠溺地摸了摸妹妹的头,妹妹笑着躲开了。

  深思熟虑了一会儿,二娃答应我们了,不仅是为了钱,还为了猎人的荣耀,他从小立志要做村里最好的猎手。于是我们谈好了价钱,两千块,对我们不多,但是对于山里的穷孩子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

  “老板,你们可得带多点儿衣服和干粮哦,死人沟那远得很,得走一两天呢。”二娃提醒道。

  易昌大拍了拍身后的背包,示意,东西都带齐了。

  二娃回头看了看老屋一眼,似乎想深深地把它刻在脑海里。我把二娃一切都看在眼里,但也只是叹了叹口气,什么也没说。

  ......

  天气阴沉沉的,老天爷打着闷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

  我们随着二娃沿着小溪往上走,这才是开始的路,所以非常好走,倒塌的草,刻着记号的树木,到处都是村民们来过的痕迹。

  沅水附近,水脉纵横,就犹如天上落在地下的丝丝细缕,土地上的人们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的馈赠。涓涓细流,沿着山势顺流而下,有时碰着大点儿的石子,发出清脆的响声,如同大山里顽皮的孩子。

  弯弯曲曲的小路顽强地屹立在杂草之中,通往未知的深处,路上寂静无比,小动物们悄悄藏着,似乎怕引起什么东西的愤怒。

  倒塌的矮小树木是最好的见证。二娃在前头熟练地使着柴刀为我们开路,山沟沟里必须得经常清理杂草,否则不过一个月,路又没了。

  我们身上带着防蛇的药,否则这一路上也不知道还要起多少波折。

  “还有多远啊,我们走了也有两三个小时了,别说沟了,连朵桃花儿都没见着。”易昌大嘴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不耐烦地说道。

  二娃清理了一下柴刀上粘着的杂草,回答道:“哎哟,老板,哪儿能那么快到啊,瞧我们现在走的速度,怎么着最早也得明儿早上才能到啊,现在咱们只是在村外兜圈子呢。”

  我听闻无奈地撇了撇嘴,掏出两根烟,一根烟叼在嘴里,另一根作势就要抛给二娃。

  “老板,我不抽这玩意的。”二娃拒绝了我的烟,我只好把他抛给吕哥。

  据说抽烟多的人,蚊虫都会自然而然地离你远点儿。我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来着,反正我是没体会到这个好处,作为一名三年烟龄的老烟枪,胳膊上依然充满了蚊子咬的包。

  ......

  因为桃源县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所以这儿的树木没有热带雨林那么高大,但却有着热带雨林所没有的婀娜多姿,就犹如苏杭的女子,腰肢纤细,温柔婉转,妖娆多姿。

  春天刚走没多久,夏季的雨水刚刚湿润过这片土地,不知名的小草顽强地生长在泥泞之中,幸好有着顶上的大树遮挡些风雨,才让它不至于浸透。

  丝丝细雨,轻轻拍打在我脸上,湿润了我的脸庞。

  我一脚踩上一棵满是泥泞的小草上,骂道:“操,什么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说罢我还很不解气地用力跺了几脚。

  胡月海是聪明人,早早地就拿出了雨衣套在身上,透明的雨衣套在干瘦的身体上,看着就像一个哗众取宠的猴子。

  为了躲避突如其来的雨,我们只得停下,躲在树下就地修整,吃点儿干粮,喝点儿水。

  二娃还是显得有些拘束,一个人坐在一旁,把弄着头上的小草帽,看这样子熟脸无比,想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二娃,过来吃点东西啊。”我于心不忍,便喊二娃过来我这边坐。

  二娃还真的是个淳朴的小伙子,见我叫他过来坐,脸蛋居然红了起来:“老板,我过来坐就是了,真的不用给我东西吃的,我这儿有我妹子做的馒头。”

  我拉了他一把,半推半就下才把几块压缩饼干塞到他手上,他的脸蛋变得更加通红了。

  这小伙显然是第一次见这么奇怪的干粮,想吃又不舍得吃,滑稽的样子逗得我们发笑。

  看到我们笑他的样子,他一口把一块压缩饼干放在嘴里,匆忙地往下噎,可能是被呛着了,连喝几口水才缓了过来。我们笑得更欢了。

  一会儿,他才吞下另外几块压缩饼干,捂着肚子道:“老板,这饼干还真神了,才吃了这几块,肚子就饱了。”

  我见他手里还攥着一个饼干,便问道:“二娃,你咋不吃了这块饼干呢。”

  二娃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妹子没吃过这东西,我想带回去给我妹尝尝。”

  吕哥也笑了,从包里拿了一包未开封的压缩饼干:“你手上这块吃了吧,我这儿还有呢,拿回去给你妹子尝尝吧,能顶饱。”

  “哎哟,不能啊,我刚刚才吃了你们几块饼干,这一包说什么也不能要了。”二娃站起身来连忙拒绝。

  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吕哥直接把压缩饼干扔给了他,只留下一个满脸通红的小伙子手捧压缩饼干呆呆的站在原地,那小伙子想了想,还是把手里的那一块压缩饼干塞到了嘴里。

  “走吧,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我们不能在这儿耽搁太久时间了。”吕哥看了看手上的防水表,皱着眉,说道。

  这样的天气,山路能走吗?一句话,来都来了。就是这句源自生活的话语,促使我继续走下去

  我们沿着小溪,拨弄着草丛一直往前走,这样的路啊何时才有个尽头。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我们终于走出脚下的树林了,来到了一处小溪旁的石滩,石滩上怪石林立,溪水千年的冲刷把他们雕刻得各式各样,所以说,大自然才是最好的工匠。

  这时天已经快黑了,面前这处地方恰好又是最适合露营之处,我们只好停下。易昌大一路上抱怨的自己背上的帐篷也终于派上了用场。

  立起帐篷,架起锅,这果然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感觉到下身正在颤抖,也没有太在意。一阵类似火车开动的声音从山谷深处传来,一丝不详的预感在我心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