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出发

凶陵 +A -A


  吕哥喝了口酒,黝黑的脸庞似乎又显得更红了一些,他看了看我们,显然是对方才我们认真的聆听十分满意。

  “吕哥,继续讲啊!”易昌大双手托腮,呈花朵状,显然是还想继续听下去。

  说实话要说我不好奇也是不对的,我强压着好奇心,同时也替吕哥圆场:“昌大,不是人家吕哥不讲,你总得让别人喝口酒再说吧,你说是吧,老胡叔?”

  “不要怪小吕嘛,他也不知道啊。”胡月海心想,我拉过的屎比你们吃过的饭还多,但是看见我和易昌大那恳切的眼神,他急忙摆了摆手:“不要看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

  时间过得飞快,我们几个藏在胡月海家已经一个来月了,有吃的,有喝的,还天天看球赛,偶尔听听胡月海老师的谆谆教诲。胡月海能得到今天这个位子,可不是靠他的油嘴滑舌。经过这一个来月的听课和做笔记,我可以很大胆地可以说,胡月海老师绝对是当代盗墓界的一本教科书,还是里程碑的那种,如果不是发生的这些事情给我带来的阴影始终笼罩着我,这生活还算挺惬意的。

  吕哥可是能叔的一条忠实的走狗,休息时间都不忘查找下斗的相关的相关资料,每天必须和能叔来一通电话。不过想想也是,队里有新人还不得看稳点儿?还好我知道这些,不然保不准我会以为他们俩是断袖呢。

  易昌大这小子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姑娘,整天抱着个手机亲爱的亲爱的,我看有一天他准得死在女人肚皮上。

  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才四十来天,我的手还没好利索呢,手上缠着绷带,还好不怎么碍事。

  “妈的,累死老子了,小耗子,开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便开始叫我小耗子了,管他呢,我赶紧从沙发上跳起,打开门,就吕哥拿着两大袋包袱,后面还跟着老胡叔和易昌大,他们也没有闲着,背上也背着两个看起来鼓鼓的包。

  “咋滴,又买啥好吃的了,我都说了你们不用客气的。”我接过一个包,正准备打开。

  “就知道吃,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第一次工作任务来了,回来就发工资。”胡月海笑着,一边剥了个花生送进自己嘴里。

  “啊?”我看着自己还缠着绷带的手腕,脑子里映出了黑人问号的画面。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一样也没有抵过金钱的诱惑,只能点了根烟坐在一旁发呆。吕哥放下包后又去整理他那套资料去了,这次居然还叫上了胡月海,看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研究。

  “今晚把衣服收拾好了啊,明儿出发。”易昌大抛下这句话后,便一边儿吹着哨,一边儿甩着内裤洗澡去了。

  我想想其实也对,从我加入这家公司起,我早该想到这些的,我甩了甩头,把一切杂念摒弃掉,倒头就睡了过去。我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

  有些一旦有些事情决定了,就很容易一头钻到底了,我恰好就是这种人。我这种人,感性、固执,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

  天才蒙蒙亮,就听见易昌大吵吵闹闹的声音了,我无奈地笑了笑,新的一天果然还是新的一天,一切都都没有变,只是某人心里的疙瘩已经解除了。

  “小耗子,你东西我都帮你收拾好了,你自己去看看还有什么要收的。”吕哥扔了个包在我面前,像我点头示意,在我看来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修身不言命,谋道不择时。早晨,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我牙都懒得刷,急忙套上我那件穿到褪色的蓝色POLO衫,对着镜子露出自己被烟熏得有些发黄的牙齿笑了笑,吕哥看到我这闷***也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出了门,发现易昌大正在院子里洗着车,还是我们开出来那辆五菱宏光,车牌也换了一个。胡月海那小老头子也在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一边把弄着手上的指南针。

  看到我和吕哥出来,胡月海凑了过来,说道:“我昨晚看了天气预报,今儿常德可是个好天气啊。”

  一旁洗车的易昌大也上来接了一句:“我说老胡叔啊,这天气预报就和小日本片封面里的小娘儿们一样,信不得啊,真正的可就不是那个样了。”

  “你的意思就是你是老司机咯,今儿你来开车吧。”我挖了挖鼻孔,往他身上蹭了蹭,说道。

  “切,本来就是我开,你这断手的还能开?”易昌大翻了翻白眼,显然是很不屑。

  长沙到常德也不远,也就两百公里左右,但是刚才也听吕哥说过了,我们今天要赶到桃源县城住上一晚,那咱一早也得出发了。

  五菱宏光尽情地在公路上释放着只属于它的野性,窗外树木消失得飞快,远远看来,只看到一匹银马飞快奔驰,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

  汽车行驶飞快,到达桃源县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金黄色的霞光笼罩着整座桃源县城,似乎想看清这座城市的历史。

  桃源镇隶属湖南省常德市,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陈旧古朴,反而现代化的痕迹似乎已经把他的棱角磨平。千里沅水从桃源县横断而过,许许多多的小溪流争先恐后地汇入沅水,随着大江,一齐汇入洞庭湖。大自然的浩大,并不是我们渺小的人类可以想象的。

  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也许只是这万千世界美好的缩影,可是此时此刻,我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美好的存在,他就在桃源,离人们不远的地方。

  因为当地旅游业发达,我们很轻松地就找到了小旅馆入住,等到明天再听吕哥的指示往更深的地方走。

  这小旅馆可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后却看见吕哥正捧着一本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初中语文教材在那儿看得津津有味。

  “哎哟,吕哥,看不出你还那么好学啊,准备考个教师资格证啊?”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打趣着他。

  “别提了,你吕哥我小学都没有毕业,你快过来看看这个到底啥意思。”吕哥抓了抓头发,很显然他是一点儿也看不懂这些文绉绉的东西。

  我走过去一看,发现他正翻着《桃花源记》这篇课文,心想着这篇课文我都会背了。不过在此时此景,再读到这篇文章还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来来来...我看看...我看看。”胡月海听到我们这儿的动静,赶紧丢下手中那本不知名的古籍,凑了过来:“这东西虽然和我们下的斗有关系,但是应该不重要,这东西就是写写风景的吧,可能也就是个巧合,古代信息那么不发达,有些东西传来传去都变了味儿,我看着东西也就只能拿来参考参考。”

  “也对,如果这都能看出什么门道来,那陶渊明不就成倒斗的了吗,和咱是同行。”我掰了几根香蕉,顺手派了下去。

  “都洗洗睡吧,明儿我们进村儿看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