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麒麟劫

凶陵 +A -A


  平台上同样铺满了落叶,平台四面是斑驳痕迹的石麒麟,石麒麟在古代多用于守灵的作用,这里有石麒麟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一个殉葬坑绝对没有这么大规模,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到了这巨大平台似乎就没有路了,众人不禁呆坐原地,配合着山洞里风吹过洞穴的呼啸声,以及远处不知名的鸟鸣声,真是颇有一种思考人生的意境。

  盗墓贼最擅长的是什么?没错,盗墓贼最擅长在没有路的地方找路,但是来到这样的一个鸟不拉屎地方也算是一种穷途末路了。

  唯一的线索就是这四个石麒麟,可是这四个石麒麟位于平台的四角,看似没有疑点,但是没有疑点反而就是最大的疑点。

  正当刘小五带着能叔四处寻找有什么端倪的时候,巨型平台上突然烟雾缭绕,如仙境一般,使得众人迷醉山中,这怪雾究竟从何而来?别想太多,只是一群烟鬼耐不住无聊在抽闷烟罢了。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他也不愿意把太多时间停留在这巨大平台上,他的逻辑中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继续走,要么撤,没路走的时候砸也要砸出一条路。

  做他们这行的就要艺高人胆大啊,两者缺一不可,否则碰着啥稍微大一点的都准得折进去,可以不信鬼神,但是要一定敬畏鬼神,不该碰的东西不要碰,该碰的东西也得少碰,这就是这一行的规矩。

  但是目前的情况就是,想碰东西也找不到啊。四个石麒麟目前也就成为目前唯一的线索了。

  “古墓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他妈就不信老子找不到机关。”刘小五冷静归冷静,脾气还是一样倔,这种脾气从他伙计身上也能看到。

  说罢,刘小五一个工兵铲就砸向了这巨型平台,发出哐当一声,当然他这纯粹也是为了发泄罢了,敲下去的时候他就发现不对了。

  这下面是空心的。

  既然是空心的,这平台下面肯定有空间。只要想办法下去看看,就肯定能找到新的出口,离开这个诡异的鬼地方。

  一个长着狐狸脸的伙计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后背的包里掏出一股绳子,铺在地上说道:“五少爷,这四边儿上不是有几个石头大狗吗?我把它绑上,叫几个兄弟在上头帮我看着绳子,我吊着绳儿下去看看。”

  “我看玄乎,下头是个什么情况都还不知道,今儿我们到这儿的时辰不太对,是大凶啊,还有……那不是大狗,那叫麒麟。”刘小五装模作样掐了掐手指,似乎是想学学他爹的仙风道骨。

  “妈的,哥几个都到这儿了,不下去捞一把那不是白来了?五少,您要不想下去,就在这儿等着,但是说好了哈,这次下斗的利润咱哥几个要五成,剩下的五少您和剩下的伙计分一分?”那狐狸脸媚笑着说道。

  刘小五没有作声,只是阴沉地笑了笑,眼睛里露出狡黠的目光,比那狐狸脸更像狐狸啊。

  有了狐狸脸的起头,有些立场不坚定的人,都过去狐狸脸那边了,美曰其名:“同志们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的嘛。”

  一下子,刘小五这边就只剩四人而已,包括能叔在内,都是最忠心的伙计,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摸金校尉。他们就这么坐在平台上,吃着包里带来的干粮,吃一口干粮,喝一口水。能叔不知道在哪里搞来了一包大团结,一人一根,每个人都带着戏谑玩味的表情看着那边正在绑绳子的一群人。

  “山里的大佛也是他们能动的?老祖宗说的话都被他们丢屎坑里了。”能叔在黑暗中抽着闷烟,别人看不到的是他那藏在衣袖中微微颤抖的左手。

  狐狸脸俨然成为了这个团体的头目,只见他指挥着其他伙计把绳子接了起来,以防止下去后绳不够的问题。

  而那摸金校尉吃完干粮后则一直蹲在东南角,在他面前,绿色的蜡烛光若隐若现。

  不用一根烟的功夫,绳子就绑好了,并且所有人都在腰上缠上绳子,以免石麒麟损毁,下去的人支撑不住。狐狸脸叫来一个年轻的伙计,由他先下去探一探路。

  这年轻伙计倒也没有磨蹭,只是在嘴边暗骂了一句,便扶着平台边上下去了。岩壁倒也没有像平台那么光滑,但是仔细一摸还是能发现一些打磨的痕迹。因为没有落脚点,那年轻伙计只能靠上面的石麒麟和其他人身体的重量支撑着,缓缓往下吊。这么大的光滑岩石,除了天然生长在这儿,再经过人工打磨,恐怕也找不出其他理由来解释了。

  随着绳子越吊越下,大概有一两百米吧,年轻伙计感觉身边的温度似乎都凉了几分,体力也消耗得厉害,寒冷中他似乎摸到了什么湿润的地方。他赶紧往上喊,可是这洞穴里的风声早已把他的声音淹没。他只得跟着绳子慢慢往下移动。不久他便感觉到脚踏实地的感觉。

  下面是一个刚过脚踝的小湖,他还是站在小湖的边缘上,谁知道中间得有多深。他没有贸然前行,而是熟练地从包里掏出一个火折子,朝上方挥动,可是并没有什么效果。

  无奈之下,他只能解下绳子,缓缓沿着石壁移动。

  平台上面,十来个人正往下望,但是看来看去也瞧不出什么。

  “妈的,那小子不会折在下头了吧,看来下面点子很硬。”那狐狸脸吐了一口唾沫,皱着眉说道。

  “怎么就没可能是那小子在下面看到了什么好东西?你们帮我看着,我也下去一趟看看。”一个大汉说道,其他人也应声附和。

  狐狸脸也是犹豫不决,他也有着自己的顾虑,他一边想着,一边用手电筒轻轻敲打着石麒麟,一下、两下。

  此时异变突起,石麒麟缓缓向外移动,巨响惊动了不远处的刘小五等人,他们站起身来,呈戒备状态,以防危险突然降临在他们头上。

  “这玩意下有机关!”狐狸脸是第一个瞧出门道的,可见他虽然骄横,但是也并不是胸里没有料的人。

  伙计们纷纷尝试着解开身上的绳子,可是却因为方才下降的力太大,大家腰间的绳结在力的作用下都一股脑成了死结,一时半会儿也解不开。

  大家都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再看那狐狸脸,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见他脸都急红了,豆大的汗水从他头上缓缓滚落。有的伙计已经受不住这样的惊吓了,这些人也就是挖挖坟而已,真碰着这些个事儿,可就不像之前说的一样像放屁那么简单了。

  “别动啊!”狐狸脸惊叫道,因为他看到一个伙计正在缓缓朝能叔这边的方向移动,那伙计腿脚不停地在发抖,似乎脚上灌了铅,每走一步都抽离身体的大量的体力。

  能叔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转头看了看刘小五,却看见五少爷正认真地看着东南角跪着的摸金校尉。只见摸金校尉正跪在蜡烛前不停地磕头,手里胡乱地攥着一个穿山甲爪子做的项链,嘴里怪里怪气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