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平台

凶陵 +A -A


  “黑龙穴!”能叔在原地一点儿也不敢动,因为环境的一丝变化都会发生被称为黑龙的黑雾暴动,没人知道黑雾里有什么,因为进入黑雾的人,无一例外地死了。

  “对……对,工兵铲,工兵铲在哪!”能叔就像遇到救命稻草一般,摸摸腰间,幸运的是他摸到了。

  “挖,挖出去。”能叔冷汗直流,湿透了身上的灰色衬衫,他一边掏起工兵铲一边喃喃自语着,甚至连盗洞上方的叫喊都没有听到。

  说办就办,能叔开始尝试侧面打洞,侧面的泥土还有些松动,很轻松就挖出了一个一人宽的轮廓了,往下落的沙土覆盖在那小孔上,不仅没有阻止黑龙扩散,反而激起了那黑龙的凶性。

  没有多久,一个能容人的小洞已经出现在盗洞之测,而此时,黑龙已经淹没了能叔用以支撑的左手食指。

  没有任何感觉,能叔仍然在支撑着,右手正在尝试往新挖的洞里扒,也多亏了这出奇的臂力,能叔以常人难以理解的姿势,折叠着进入了那个只能容一人的小洞。

  能叔没有停下来,而是更加用力地挖洞,只有往更深处挖他才有机会活命。

  黑雾如同阎王的催命符一般向能叔逼近,而能叔能做的只有一直往前挖,直到黑雾把他吞没,除非他能活着逃到一个有太阳的地方,这鬼玩意遇到阳光就消散。

  不知道是哭的还是呛得,能叔不停地咳嗽,泪水混合着汗水和粉尘糊了一脸,但这是谁还能顾及那么多,此时能叔心里只有求生的欲望。

  听着那野猫们的嚎叫,看着那不断飞腾的黑雾,能叔如履黄泉,牛头马面的勾魂之声不断贴近,人最怕的不是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是对死亡的未知,这种情况下,再有经验的盗墓贼也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铿!”金属与石头碰撞的声音响起,前方是岩层,还是?

  虎口已经淌血,能叔依然地砸着,此时的动作早已是机械性的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能叔这么一个恶贯满盈的盗墓贼怎么可能这样就死了呢?能叔是怎么逃出来的呢?连吕哥也不知道,也不是能叔不想提起,只不过这段经历对于能叔是个噩梦,被暂时封存起来了,同样被埋藏的秘密,还有能叔一直藏在衣袖不敢亮相与人的左手。

  正当我被这个故事震惊得说不出话时,吕哥继续往下讲的故事,惊得我下巴都要掉了。

  只不过短短的十几分钟,却恍如隔世……

  能叔最后是被人从泥水里拉出来的,具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泥水里,那也只有上帝知道了,能叔是个很坚强的人,有些秘密,要么就由于刺激忘了,要么就假装忘了,烂在骨头里,把秘密带进棺材。

  这次行动也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停止,唯一的变化就是,大热天的,能叔居然带起了手套,这也成了队伍里的一个笑谈。

  五少听到大能子说洞里都是泥浆走不了,也没有多怀疑,只是惋惜地摇了摇头,这狡猾一世的刘小五似乎这次也糊涂了一回。

  这个盗洞是走不成了,看来又得从原先发现的那个殉葬坑封土堆入手了,其实刘小五心里也没底,虽然封土堆下的殉葬坑有一定几率可以进入主墓区,但是身下的几率也是未知数了,而且这条路也许更为凶险……

  盗墓贼都是穷凶极恶之徒,相当于都到银行门口了难道还打道回府吗?

  确定了主要作业方向,以及以刘小五为领导核心的地下工作班子,不用多久,一个盗洞又出现了,下面还真是个殉葬坑,而且规模似乎还不小。

  这次刘小五没有派能叔打头阵,倒也不是说看不起他,而是他觉得这盗洞的确没有什么危险的,事实也是如此。

  下方是个巨大的地下岩洞,盗洞打在岩洞的侧壁上,隐隐约约听到有鸟的叫声,看样子这是有空气的,似乎在这地下自成了一个生态系统。

  在那个年代,装备及其落后,能叔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普通手电,射程不远,耗电快,但是在那时已经算是很好的装备了,考虑到这一点,他们多备了几个火折子。

  岩壁上盘满了不知名的巨型藤蔓,空气里飘扬着蝙蝠粪便的恶臭,地上铺满着枯败的落叶,落叶上铺满了斑驳的痕迹以及各种爬虫蝼蚁,俨然就是一种死寂丛林的感觉。

  人类的基因注定了人类是喜欢探险的,可爱的盗墓贼们沿着因为附着了青苔而变得光滑的藤蔓往下行,即使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万丈深渊下就是黑暗,无法看见任何东西。

  静静的,就连风也保持缄默,带给这批突然的闯入者无声的控诉,千年,又一批人走进了这儿。

  “这啥鸟不拉屎的地方啊?”一个伙计抱怨道,说罢一坨鸟屎落在了他的头顶上。

  “积点口德吧,光头强。”另一个伙计无奈摇头道。

  能叔阴沉着脸,默不作声地往下爬,没有人能看到他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但是无神的状态完全不影响能叔矫健的身手,他仍然是古墓里的高手。

  其他人就不是这样的了,有几个伙计在半空中吓得脸都绿了,死死地抱着枯藤,生怕掉下去,甚至还有几个人还待在崖壁上动都不敢动。

  刘小五负责断后,就站在崖壁上那几个人后面:“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夹喇嘛把你们夹来不是让你们怕死的,怕死的来倒什么斗,谁他妈再磨蹭,老子把他从这踹下去。”

  听了刘小五的话,崖壁上那几个人咬咬牙也行动了起来:“妈的,早有一天老子弄死你。”

  虽然心里面许多不爽,但是但是表面上还是点头哈腰地道:“是,五少,小的几个会注意的。”

  没办法,人家是东北刘家的人,刘铁算的亲生儿子,敢弄他,刘铁算会放过他吗?所以这些人也只是过过嘴瘾,再说刘小五什么人?人精啊!狡猾得跟个狐狸一样,你还没弄死他你就被他弄死了,所以这些东西想想就好了。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还没到崖底,大概在一半的距离,一个巨型平台出现在大家面前,这个巨型平台有一个篮球场大小,就这样凌空悬在岩洞半空中,也算是一大奇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