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能叔往事

凶陵 +A -A


  “你们两个新苗,可能有些东西不清楚,干咱这行的,就是脑袋别裤腰带上的,去阎王殿里取明器,万一阎王他老人家一不高兴,我们随时都会去见阎王,所以我想了想,有些东西还是得要告诉你们的。”吕哥眯着精明的双眼,深吸了一口烟。

  “你们就当老吕讲故事好了。”胡月海也摇头笑笑,这故事显然他是清楚得很。

  我本来以为他们是在跟我开玩笑,但是听完这个故事后,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吕哥讲的故事是破碎的,零零散散没什么条理,我把这段对话整理了一下,用文字记录了下来,以便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

  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能叔也只能被称作小能,因为他还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虽然才二十多岁,但是入行已经有些时日了,是个很有盗墓天赋的手艺人,然而并没有人知道他的背景,就连吕哥都不知道,所有有关他二十多岁以前的资料基本没有,可以说在二十多岁以前根本没有黄函能这票人存在。

  吕哥曾经从能叔嘴里听说过,他是从孤儿院长大的,至于为什么,就无从得知了。

  吕哥开始跟能叔的时候是在二十年前,他大概十七八岁,能叔那时在东北刘铁算手下做事,因为刘铁算年事已高,家里的生意基本上都是交给小儿子刘小五打理了,能叔当年就是刘小五手下的一名伙计,跟随三爷四处倒斗,算是一名挺说得上话的伙计了。

  能叔对东北刘家的唯一评价就是:很深,这水真的很深。

  能叔和吕哥喝茶的时候还无意中透露过一次在秦岭下斗的经历,因为这件事何其的诡异,诡异得让人匪夷所思。

  噩梦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唐朝国力强盛,名臣贵族们大多开山为陵,巨型古墓也以这时候为多,政治的开明以及各种技术的成熟化,修陵也是依山而建,在机关的设计上也是更上一层楼。

  刘小五组织了十几个人进入了秦岭深处的这座唐代古墓,能叔就是这十几人中的一份子,作为五少爷的伙计,能叔手艺活当然不能差,不仅如此,能叔还精通多种古书,略通一些古文字。

  那时候设备没有那么先进,那时候倒斗的基本上都是打着火折子下斗的,出奇的是,五少爷队伍里还有北方的摸金校尉,也算是为这清一色注入了新的血液。

  不知是出门没拜菩萨还是咋的,路上状况连连,还没到斗里的时候,队伍里就有一个伙计在一旁对着大树灌注养料时被蛇咬了,这蛇可真毒,那伙计被发现的全身都黑了。最诡异的是,这可是十二月的秦岭啊,一般蛇不都冬眠了?

  经过这件事以后大家都提高了警惕,像这种丛林里是最多蛇的,人多蛇自然就吓跑了,所以防止被蛇咬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落单。

  不过大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死了,草草埋了便是,反正他们都是半条腿迈进阎王殿的主。

  十二月的秦岭四处,植物的生气早已死绝,白杨树只剩苍白的骨干,枯黄的树叶正在渐渐腐烂,成为大地的养分。满上的红叶开得正旺,秦岭的秋天增添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杀气。

  “不对,大家停一下。”刘小五正蹲在土地上,手抓了一把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几个伙计也上前来抓了抓一把土,放手上掂量了一下:“五少,这估计就是封土了,不出意外的话,斗就在下面。”

  刘小五没有说话,静静看着能叔。

  能叔沉默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拿出香烟,放在嘴里准备点火,想了想,还是没有点着,而是把香烟放在鼻前贪婪地吸了几口,然后说道:“五少,我觉得封土下有墓不错,但是不是我们找的目标,我估摸着这可能是殉葬坑。”

  “哦,怎么说?”刘小五顿时来了兴致。

  “第一,唐代大多开山为陵,封土堆应为山体本身。第二,假设这位主就偏偏不喜欢把自个埋山里,就喜欢把自个埋这儿,您不觉得这封土太过寒酸吗?周朝制定《周礼》,其中规定“厚葬以明孝”,故贵族陵墓大多使用“覆斗方上”的方式来建造封土堆,这种封土堆大多是在地宫上方,用黄土堆三阶方形夯土台。第三,我认为这个是主陵的殉葬坑,由此推断,

  主陵离这里不远。”能叔边说把烟收了起来,说的过程中一直在注意着刘小五的脸色。

  刘小五识人的功夫是道里出了名的,大家听了能叔的见解也表示同意,其实不同意也不行,他们在这次行动中也只是搭把手的。

  五少队伍里有一个伙计,据说是北派的摸金校尉,摸金校尉都是寻龙点穴的好手,只见他四处张望,不时爬上一旁高大的树上张望,约莫半小时后,他指着一处杂草丛生不起眼的地方:“千辛万苦终于是找到了,就在这。”

  刘小五皱了皱眉:“就这吗?”

  显然他也不是很相信定的入口点会在这,这似乎有点反常啊,如果真是这里的话,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斗绝对凶险。

  五少手一挥,便有两个伙计自觉手持工兵铲走向前去,对着那地方便开始挖了起来,其他人也没有闲着,都收拾着自己包里的东西,保证自己包里那些保命的东西以及……拿别人命的东西都没有漏。

  刘小五从兜里掏出两个包子,扔给了能叔一个,能叔点头表示谢意,也没有客气,两个人就这么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其他人也在各自准备自己的东西。

  要是换做普通人来,两人合作没有两小时根本捣鼓不出一个那么深而又恰好能满足人通过的深洞,这俩伙计跟了刘小五也有几年了,多少功夫也该有些深浅了,不下半个小时,一个一人宽的盗洞便打了出来。

  这斗埋得还不算深,也就两米上下,懂行的人一般一眼就能看出,清一色的黄土,活生生地告诉你这就是封土堆呀。刘小五抓了一把土放在鼻前闻了闻,点头示意下去。

  身为这支队伍里的先锋,能叔当然身先士卒,进入盗洞探路。

  能叔小心翼翼地往下挪,生怕踩着什么东西,这盗洞是从上往下直通宝顶的,宝顶有没有机关暂且不知道,谁知道墓主有啥特别的癖好。

  感受到土质与石质混合交杂的平面,能叔明白了他已经到达宝顶了,只见他双手撑着两边的泥土,身体回缩,旋转,重新伸出,这时的能叔已经是头下脚下的姿势了,他的双脚紧紧地扣住两边的泥土,一滴冷汗从他头上滴落,落在青砖上,激起了千年的尘土。

  有惊无险,能叔在盗洞上固定了下来,头距离宝顶不过一臂的距离,不过这也正是进行接下来工作的最好办法。

  能叔从背包里掏出一包银针,这银针和中医用的银针可不是一个东西,平时就是普通银针大小,拼接起来也有一米上下,拼接这玩意可是个技术活,必须细心无比,一丝错误就有可能导致银针断裂,银针断裂可大可小,这得看命。

  银针头锋利无比,而且是由特殊材料铸成,到了近代,新型合成金属的发明,促进了盗墓行业工具的改朝换代。

  指尖在银针尾以及针身,摸索了几下,轻轻一推,银针像刺豆腐似得就从青砖缝里刺了进去……

  就在此时,这位于两米深处的青砖下传出了猫的呻吟声,这声音就和隔壁街头墙角下**的野猫,这声音出现在此处,总是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能叔被吓得汗毛耸立,因为此时的他发现,银针已经是不受控制,在原地打转着,那细小的孔洞中也不断有黑气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