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诡事

凶陵 +A -A


  车渐渐开进了一个小巷子,我们感觉到有什么不对,这个偏巷我们根本没来过,这司机是假的。

  坐在司机后面的我马上伸手箍着司机的脖子,车渐渐不受控制,装上了一旁的矮墙,提供了下来,这时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开始使劲掰我的手,但我硬是咬着牙打死不放手。

  内鬼就是那个给我们通风报信的伙计,此时我们位于长沙的堂口已经毁了,剩下没逃出来的人也被条子抓了,我们在长沙的后台彻底完了。

  “真是一部好棋啊。”胡月海拍手称快。

  吕哥掏出匕首,刺在那伙计的手上,钉在了出租车的靠背上,然后反手一划,这手算是废了。

  “我手机公费报销吗?”易昌大也没有闲着,拿出手机朝司机头上重重砸去,头上见血,这司机也晕了过去。

  “活着出去就报销。”吕哥冷冷说道。

  我顺着吕哥眼神示意的地方望去,巷子深处走出了十几个手拿砍刀,凶神恶煞的汉子,一米多长的砍刀在地上划着,发出刺耳的响声......

  “他娘的,快跑!”吕哥开了车门,背上背包就开始往回跑,我们几个硬是没反应过来。

  易昌大的军刀还背在身上,此时他也拿了出来,只见他英勇地挥起军刀,然后迅速往回跑,这速度也仅次于吕哥了。

  我也楞在了原地,看了大家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直到胡月海拉了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此时这群人离我们已经不足十米了。

  我牟足了劲,拿出当初高中时一百米十二秒的速度,像一条脱缰的疯狗一样跟随着胡月海的脚步朝易昌大跑去,不对,应该是野马,反正是很快就对了。

  后门有一条更窄的巷子,吕哥他们就是从这钻进去的,的确也是,窄的巷子有利于我们逃脱。

  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但是小巷让他们的速度减慢了一点儿,幸好大爷我大学体育没落下,天天和妹子走操场,拥有一双强有力的双腿还有中间一条同样强有力的......呸!

  巷子的两边是青灰色的矮墙,我赶紧抓着胡月海的手爬了上去。用尽吃奶的力气把后面追上的一个人一脚踹下去后,才缓缓爬了上来,腰间撕裂了的疼痛。

  我们沿着矮墙攀上了与矮墙尽头相连的平房,加上背上的背包,对于我来说负荷挺重的,要不是老子家伙什都在包里,早丢了。

  “哎呀呀。”我扶着腰在楼顶之间奔来跑去,就像......一只奔跑的野狗,背上还驮着一只乌龟。

  此时我看到对面有一只同样奔跑的野狗,手上还拿着一把军刀,后面追着的人被他甩得挺远的,看着看着,我腰间一阵火辣,疼痛激起我求生的欲望,我立刻停下,蹲下身,向前滚了一圈。

  后面的人没反应过来,脚一拌,整个人飞了出去,这时我才看清楚,追我的人有三个。妈的,这得有是多看不起我,才三个人。后来我才意识到我这个想法是有多幼稚。

  飞出去那个人撞在了墙砖上,看样子是晕了过去,后面的追兵还有一定距离,我一把跑过晕倒的人那儿,拿起他那把掉在一旁的大砍刀,马不停蹄地继续向前冲去,全然不顾已经没有知觉的腰了。

  “豪仔,你还好吧?”对面的易昌大显然是早就看到我了,不过他是等到我解决了危险才来问我,看来是怕我分心。

  其实他也只能干着急,两边楼顶还相差一定距离,他想跳过来帮我也是力不从心,何况他后面还有六个追兵,还是在被他解决掉两个的情况下。

  “还行。”因为肾上腺素的激素分泌,我的腰部感觉不到多少痛楚,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我要活着出去。

  “妈的,老子拼了。”我双眼通红,手上的麻木变成力量,回头就向那两个人冲去,拼还有得一线生机,不拼就一定会死。

  我放下背包,向那两个追兵冲去,这时的我才终于不像一只疯狗,后来听易昌大说,他那时候看到一匹狼,那个眼神,是从深山出来的王才拥有的。

  砍刀就像一把狼牙,刺入敌人的心脏,一个追兵被我削掉了手掌,掉在血泊中那握着砍刀的手还在轻微颤抖着。

  另外一个追兵也被吓破了胆,但是俗话说得好,恶从胆中生,他举起砍刀向我砍来,我赶紧横起刀,放在头上抵挡着。

  我虎口一疼,感觉像是被人从手腕连根剁去,看样子是脱臼了,我使着最后的力气把他向一旁没有护栏的地方推去,他从二楼高的地方摔到地上,痛苦地在地上呻吟打滚着。

  我松了口气,这时全身的酸痛涌上脑海,瘫倒在地上,眼皮上就像粘了强力磁铁,吸着上眼皮不断地往下合,最终贴在一起,无论如何也睁不开了。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是在床上了,腰间刺骨的痛,再加上左手腕脱臼,难道我注定右手就要变成麒麟臂了?

  疼痛过后我才开始注意身边的环境,环境很简陋,比起乡镇卫生院也是差上了不少,红砖砌成的墙壁中,水泥在红砖的压迫中不甘心地往外冒,一点点青苔也悄然附上了墙面。吕哥正站在门口抽着闷烟。

  我看了看右手,右手还打着点滴,易昌大趴在床边睡着了,看到这个场景,其实我心里还是挺暖的,虽然说相处还不久,但是心里已经把他当做自己人了。

  其实我身体大概是没什么事的,手上的都是一些皮外伤,伤口不深,只是稍微包扎了一下,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手腕脱臼。

  “这是哪?”我拍醒了床边趴着的易昌大,他右脸上还蒙着一层白白的纱布,白白的纱布上面还渗着血。

  易昌大摸了摸蓬乱的头发,拍了拍自己的脸,说道:“这是长沙城里的一个私人诊所,自己人开的,信得过。”

  原来昨天我晕了过去以后,像条死狗一样趴在楼顶上,有人看到落单的我,已经追上来了。易昌大心急也没办法,只能从一旁的水管爬了下去,爬下去的时候脸还被人划了一刀,但是易昌大身手敏捷,握住那个人的手,活生生利用自己的体重把追兵从二层楼的高度拖了下去。

  此时,吕哥从街巷深处跑了出来,追他的追兵全部被解决了,其实大家下手都是有点分寸的,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大家只是盗墓贼,不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

  都说了打架千万不要惹吕哥,这群手拿砍刀的小流氓还不信,不是犯傻吗?

  胡月海一直紧紧跟着吕哥,一看就是聪明人,一路上没动过手,当然他也不擅长动手,所以说四个人当中伤得最重的就是我了。

  易昌大喊来护士帮我拔了针,这针只不过是些葡萄糖掺了些消炎药罢了,怪不得醒来时我感觉精力充沛地。

  胡月海托朋友在长沙的一个城中村里租了套两房一厅的破房子,虽然破,但是好在不起眼,仇家暂时是找不上门的了。

  晚上,咱四个人聚在客厅,吃着泡面,配着啤酒,开始商量未来的路,总不能一直待在长沙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