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相遇

凶陵 +A -A


  原来就在我刚才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时候,在这里掉根针都能环境下,吕哥居然听到那洞穴深处似乎有点动静,吓得他赶紧就把火给灭了,然后便是叫醒我了。

  我仔细一听,在洞穴深处还真的有些动静,听那噶哒噶哒的声音,似乎是皮鞋的声音,有谁会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穿着皮鞋走来走去呢?

  就在我心里正在思考为什么会有这声音的时候,我们的前方竟然亮起了手电筒的亮光,吓得我们赶紧隐蔽在一旁。

  “豪子,不对,你听听,这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我听到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吕哥小声地对我说。

  在这个时间点,在这个地点,来者不善,但是目前我们处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就算是阎王爷来了,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噶哒......噶哒......”所以离我越来越近,我的手上被冷汗湿透了,而吕哥紧握着匕首的手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噶哒......噶哒......”这声音就好像阎王爷催命的号角似得,又有点像安静时刻秒钟转动的滴答声,象征着生命即将到来的终结。

  “豪子,你待在这儿,把手电筒给我,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千万不要管我,拼命地往那地下工事里面冲就行了,那下头准有出口。”易昌大交代我要好好待在这儿,可是在我看来,怎么都像交代遗言似的。

  看到易昌大的手电筒光慢慢离我远去,我才发现自己是有多窝囊,那么大的人了还需要别人拿命来保护你,我还是不是男人啊?一种负罪的心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对面的灯光似乎也看到了这边吕哥的灯光,脚步慢慢地停了下来,脚步声戛然而止,顿时我的心便跳到了嗓子眼,全世界

  在这如此安静的地底,安静得连跟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见,不过这时,我只能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和吕哥逐渐远去的脚步声,一切都被无尽的黑暗渲染的十分诡异。

  看到吕哥的灯光离对面的灯光越来越近,我的心绷得越来越紧,简直就要跳到嗓子眼了。全世界就只剩下我心跳的声音了。我吓得浑身发抖,脸色如那手电筒光一样苍白。

  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两个灯光迅速靠近,灯光开始凌乱,仅仅两三秒,吕哥的灯光就灭了。灯灭了,难道吕哥已经遇害了吗?还是他想要关灯躲避敌人。千万种可能在我的脑海里不断闪过,不过我还是希望是第二种可能。我心底的刺痛在扩大,扩大成了一片迷惘的、怆恻的情绪。

  事实从来不按照我想象的情节来发展,两个神秘人的灯光没有一丝停滞,似乎刚才吕哥的出手并没有带来什么结果,他们就像解决了一只小蚂蚁一样简单。

  愤怒可以让人忘记恐惧,此时我心中愤怒的火光似乎都要盖过对面手电筒发出的光了,任何描述都是苍白的,此时我反而冷静了下来,我重新隐入黑暗之中,手里的匕首握得更紧了。

  白光越来越近了,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知是吓的还是憋的,虽然我自己希望是第二种。但是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杀了那王八蛋替昌大报仇。

  我摸了摸身上仅有的打火机,心想着就算死也要做一个明白鬼,最好在拉个垫背的。抱着这样的心态,在他们靠近我的时候,我猛然打开了打火机。

  我惊讶地捂住嘴巴,那两个人,不!应该说是三个人,这三个人除了易昌大竟然还有刚才在上面候着的胡月海,还有一个人居然是在这里失踪多时的吕哥。

  他们一个两个都阴沉着脸,仿佛经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得。

  “你们怎么在这儿?为什么我和易昌大会没有看到你们?老胡你不是在上面吗?”我的脸不由自主地抽搐着,双手烦躁地把弄着手里的打火机,问道。

  “呵呵......我们也不知道啊!”吕哥摆摆手,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胡月海蹲在地上点了根烟,缓缓说道:“原本我是在上面侯着的,我在洞口等着,闻到一股很奇特的香味,醒来就在一个满是日文的地方,身边多了同样晕倒的吕哥,我和他找了半宿都没找出来路。”

  “意思是,鬼子工事那边也没路?”我尝试着问道,希望得到那边有路的答案,但是答案还是在我意料之内,那边压根没路。

  胡月海思索片刻,摸了摸下巴,说道:“对了,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当年我和老爷子便是在那儿进入鬼子军火库的,那里的老鼠屎让我不想再进第二次了。”

  正当气氛显得有些尴尬的时候,沉默许久的吕哥终于发话了:“老胡,当年你和老爷子走的那条路现在还走得吗?”

  老胡摸了摸头,脸部抽搐了一下:“要不,咱再去走一趟老鼠屎?”

  人一多自然胆子也就特别大,我一路往里走,一路把玩着路旁捡到的鬼子留下的早已生满铁锈的军刀。

  正当我准备继续走的时候,吕哥搭住了我的肩膀,示意我往下看,我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俨然是一颗保养得很好的反步兵地雷,我再往下踩上一点就完了。

  吕哥蹲了下来,用手抓了抓地雷旁的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这是新土。”

  种种迹象都表明,有人在这儿,至少不久前来过这儿,他还在离我们的不远处静静地注视着我们。

  为了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反步兵地雷,我一路低着头向前走,走着走着却一不小心撞上了前面的易昌大,正想开口骂他,他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手指前方。

  一看前方,我的嘴巴顿时张得跟鲸鱼一样大,吓得我立马把手里的手电筒关了,并立刻打手势叫后面的人关手电并且小声行动,前面那些东西如果被惊扰了,谁也不能活着出去。

  “我的乖乖。”吕哥望着前方惊讶地叫道,在场的人一个个不敢吱声。

  吕哥反应那么大也是情有可原的,在我们的面前的确是军火库没错,可是这地方现在俨然已经成了老鼠的巢穴,千万只老鼠挤在一起,在黑暗的灯光下看来就是千万个肉团在地上蠕动着,空气中传来一阵阵恶臭。

  “看来这里的情况我们应该是过不去了吧?”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说道。

  胡月海向四周望了望,然后指向一个废弃的通风管道,说道:“不,还有路,你看那里。”

  其实在胡月海的手指指向那通风管道的时候我就知道要爬那里了,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还是得爬。

  那通风管道倒不是太狭窄,只是在那地方,无论哪个位置,顶上吊着的,地上铺着的,墙上粘着的,都是密密麻麻、黏糊糊的老鼠屎。

  由于我是一个新手,所以被他们夹在中间保护着,但是他们却保护不了我受到通风管道顶部的老鼠屎的威胁,大家都掉了满头都是老鼠屎。

  因为地方狭小,大家都是跪着爬过去的,所以我们的膝盖都沾满了黏糊糊的老鼠屎,甚至有一些还粘在了手上,这次怕通风管道的经历让我一辈子都不想记起。

  正在我脑子胡思乱想待会吐前面爬着的吕哥一屁股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这个通风管道的尽头。

  我们合力扒开身下的铁,鬼子生产的东西质量就是好,那么多年还如此坚固,扒开铁后,吕哥率先跳了下去。

  “吕哥,什么情况?”我把手电朝下照去,朝吕哥问道。

  “这里很安全,大家下来吧。”吕哥拿着手电筒朝四周望了望,确定周围安全了以后才叫我们下来。

  在电影里从高处跳下去不会疼那是假的,我跳下去时重心一下子没找准,跳下去那一摔着实让我屁股疼了半天,再加上先前腰部受的伤,着实让我疼痛了好久。

  铁下面是一个类似办公室的房间,地面上、桌子上散落着许多文件,这些文件有的好像被灼烧过,不过都是日文,我也看不懂。台底下,天花板,就连门口都是结满了蜘蛛,让我感觉盘丝洞是不是就在这儿了。

  易昌大看了看四周,低头说道:“文件都没来得及销毁,看来日军走得很匆忙。”

  “慢着,我闻到了火药的味道。”吕哥兴奋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