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无解

凶陵 +A -A


  “糟糕!堂口后的地窖,桃源的地图在那儿!”胡月海拍了拍自己的头说道:“快去看地图有没有丢。”

  我们赶紧就往那地窖赶去。那地窖藏得还真够隐秘,胡月海把我们带到堂口后的菜园子里,然后吩咐我和易昌大在一个大白菜旁边一直挖,十来分钟一个通道才依稀可见,可见这地窖是有多么隐秘了。

  吕哥领先进入地窖探路,谁也知道,这活就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的事情了。吕哥看起来也是个身手不错的主,只见他左手拿着手电,右手抓着匕首,全然不顾身后的冷汗直流。我把绳子绑在他身上,他接过我递给他的烟深吸了一口又还给了我,看他迷茫的眼神,仿佛从那腾起的烟雾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一点也不美好的未来。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里面连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敲击洞壁的声音都没有发出。

  我们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赶紧把绳子往回拉,我们很清楚的感觉到,绳子上已经没人了,吕哥这次凶多吉少。

  气氛又一次阴沉了下来,对于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是不知所措,只能以求助的眼神看着易昌大。

  “昌……昌哥,这怎么办,要么你下去?”胡月海双手颤抖着指着这个洞口,这深邃的黑暗中仿佛有着吃人的怪物隐藏着,等待着他的美食送上门来。

  “妈了个巴子的,我去!豪子跟我来,帮我打手电,免得老子看不清,被下面那货干掉。”易昌大脱下身上的外套往地上一扔,露出一身排骨。

  易昌大摸了摸胸前那骇人的旧伤疤,抄起刀就往下走,我也赶紧跟了下去。

  这洞里的坡度比想象中的陡,简直就是一个竖直向下的井口了,我们只得攀着这水井粗细的的洞口入内,对于我这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这可算是大动作了,但我硬是没吭声,克服住了身体上的困难,手电照着易昌大下面的黑暗区域,生怕这黑暗中会跳出什么东西会突然要了我们俩的性命。

  易昌大直喘着粗气,我估摸着他应该是被吓的,毕竟我们是倒斗的人,夜路走多了,难免会碰上鬼,谁知道下面会不会突然冒出个人头?

  不知道是因为石壁太滑还是因为易昌大心里太过紧张,吕哥脚底竟然一时没有踩稳,径直朝下跌去,这一跌可连累和他一条绳的我了,石壁让我的胳膊肘基本磨掉了一层皮。

  那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让我不至于坐着等死了,我用尽吃奶的力气将手扣着石壁上的坑坑洼洼的小洞来减缓下滑,可是这基本上没什么作用,正当我以为自己要摔死的时候,再离地面仅仅五六米的地方,我终于停了下来,他也是吊在三四米的空中惊魂未定。

  地上有一个破布,看样子应该是吕哥刚才下来时划破的,我把这衣服片收了起来,站起身来,腰部一阵剧痛,看来是扭着腰了。

  易昌大扶着我沿着血迹一直往洞的深处走去,他说那里才是储藏这桃源地图与其他明器的地方。

  “昌大……我腰上好痛,咱还是休息一下吧。”我喘着粗气对这里个摇摇手,表示我不行了。

  “好吧,小豪子,叫你平时注意一下锻炼身体,就你这身体素质碰着个大点的斗你都不知道死几回了。”易昌大还是不忘数落我几句。

  我不说话,只是掏出烟,抛给了易昌大一根。

  易昌大还是不忘调侃我:“是啊,我们的豪哥以后下个地下室都要带齐倒斗的装备呀,不然都不敢下。”

  我用极其鄙视的眼神望了他一眼,他只好默不作声地抽他的闷烟了。

  “昌大,这是什么地方,放明器的的地方是这样的吗?我看这是地下工事吧。”我有点不相信这是放明器的地方了。

  易昌大很神秘地忘了我一眼:“隐藏得那么隐秘,这都被你发现了。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个地下工事,还是当年小鬼子留下来的,规模还算挺大的,比得上一个斗了。”

  “嘿,昌大,你说这鬼地方还有没有其他出口啦?”我想到了这点可能,便立马告诉了易昌大,本以为会得到他的夸奖。

  “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会想不到?你什么逻辑呀?猪逻辑呀?”易昌大拍了一下我的头,然后卟哧一笑,在这一瞬间我竟然觉得他有点儿娘。

  易昌大告诉我,再往前走五六百米就是这地下工事的大门了,里面的东西除了能叔堆明器的那一片地方,其他地方基本没有动过。

  “喂,先别走,我觉得我们现在有必要先理清一下思路,我刚才想到了一些可能性。”我叫住了在前头开路的昌大。

  “嗯?”他转过头,点头示意我讲。

  “昌大,我认为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敌在暗,我在明,我们现在情况十分被动。问题是现在还有一种可能,这儿有没有可能进来人?”我沉着冷静地道,我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了。

  易昌大被我说得冷汗直流,至于失踪的事她也摸不着头脑,毕竟那么多年来倒了那么多次斗,倒斗失踪的人太多了,他试探着问我道:“有那么邪门吗?”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绳子已经断了......”我深吸一口烟,把最坏的打算说了出来。

  “走!”易昌大忽然想到了什么,叫我赶紧快跑:“上面可能已经出事了!”

  跑回去仅仅只花了十分钟,我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却是在这十分钟内全部用完了,好想就这么一把栽倒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了。

  可是......已经晚了......绳子已经断了。

  易昌大当时并没有慌张,而是朝上面叫了几声,见没有人回应,他又尝试着晚上爬,可是仅仅爬了几次,他就放弃了,因为这石壁实在太滑了。

  “我上去后第一件事肯定是在这里装一个楼梯。”我无奈笑道。

  我们又尝试着回到刚才的地方......

  易昌大一路上都没怎么吱声,我们俩又沿着刚才的路,穿过一人宽的石道,返回了刚才路上休息的地方。

  想起自己和易昌大可能就要困死在这里了,我仿佛又看见了那隐藏在暗处的眼睛,那空洞而又绝望的眼神深深的腐蚀着我的心灵。

  我们俩走了大约两个小时,这洞仿佛是个无限的空洞,自从能叔当年带人进入后,就再也没有人进过去了。

  我突然听见前面传来哗哗的水流声,看水势不大也不小,估计是个小溪流。有水流就有出口,我高兴兴冲冲地拍了拍易昌大的背:“昌大,前头有条不小的水道,沿着下去估计就能找到出口。”

  走近一看,的确是一条两米来宽的小溪流,小溪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能流动的看来不是死水,应该能喝的。我捧了一把水洗了洗脸,水冰凉冰凉的,刺激着我干燥的皮肤,让我精神为之一振。

  我看了看头上,心想这地底究竟是有多深?照解放后的建设速度,这地方也应该被挖出来了吧?除非这地下深度在两百米一下。

  易昌大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并递给了我一根,在这阴冷的地下抽烟暖和暖和对身体还是好的。我们在一旁扯了些破烂的不成样子的帆布,再捡了些零零散散的枯树枝,不一会儿,火就升起来了。作为文明世界的人,待在火光笼罩之内的地方就很有安全感,待到平静下来,我感觉一股疲倦感袭来,不过多久就睡得跟那啥一样了。

  正当我梦见隔壁家的小萝莉的时候,就被人一把推醒了,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小萝莉,而是一个满脸胡渣的青年,不是易昌大还能是谁。昌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便知道事情不太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