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长沙堂口

凶陵 +A -A


  在街上游荡了半天,好不容易盼到了下午,我就往那纸上的地址去了。

  到这的时候也是晚上了这路也只有像我那么有耐心的人才找得出来,这破地方位于北京六环这个可以被称为郊区的地方,看样子像一个废弃的工厂,规模不大,也就半个足球场大小。

  这也的确是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阴阴森森的,要不是我看过资料,知道那是一家正式的公司,肯定会以为他是杀人劫财的。

  我推开那结满了蜘蛛的大门,灰尘呛得我直咳嗽,只是里面别说人了,连根毛都没有,难不成是我来错地方了?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我脚下那山寨皮鞋走出的嗒嗒的声音。

  正在我在脑补自己深入工厂营救美眉的时候,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工厂角落发出。

  由不得我再往好的方向去想,在这个场景如果我还是那样吊儿郎当的话,搞不好今晚就要折在这,经过今天白天的风波,对于这点我还是深信不疑的

  “哈哈,怂蛋……胆子那么小。”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人走了出来,从他出来的地方,我看见了一个纸箱,纸箱下面是个漆黑的地道。

  我喃喃地骂了一声:“扑街,吓佐阿叔一跳。”

  “你他妈说啥呢?”那年轻人推了我一下,推得我腿崴了一下,身子立刻就撞到了墙上,所幸没有受伤。

  我被撞到墙上,再加上今天经历的那些破事,我胸腔里充满了怒气,像一颗拉断了引线马上就要爆炸的地雷,而这一推就是这个引线。

  我眼里迸射出仇恨的火花,手却哆嗦得像那萧索的落叶,骨子里的我还是懦弱的,面前的年轻人让我有一种惹不起的感觉。

  那年轻人也知道自己玩得有点过火了,立即扶我起来。

  “兄弟,你是广东人吧?我在广州蹲过几年,听得懂,刚刚手重了些,对不起啊兄弟。”那年轻人摸了摸头,憨憨地笑了起来。

  “能叔在下头候着呢,别在这耽搁时间了。”那年轻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儿,赶紧拉起了我,朝他出来的入口走去。

  我没有说一句话,一路无言。

  这地道还真的和以前看过的地道有些不同,也幸亏是北方气候干燥,这地方才没有渗水。这地道约莫一米五高,成年人必须低着头才能进去,在这条地道里走着,手电筒昏昏沉沉的照着,人也有点昏昏沉沉的,鞋底与泥地亲吻,发出一种无病呻吟的病态声音。

  连走带爬大概走了十来分钟,我终于看到了路的尽头,那是一个铁门,这铁门的生锈程度至少有二十年的历史了,就算你跟我说这门是毛主席用过的我也相信。那年轻人有节奏地把这门敲了三次之后,铁门发出尖刻刺耳的声音,似乎在蔑视着所有的人,门打开了,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露出脸来,他朝我嘿嘿一笑,我赶紧回以握手礼。

  此时的我其实也是很明白了,经历了这些事,什么都不知道就真的是智商有问题了,很明显我的智商是不在此列的,目前来说是这样的。

  我接过那个被称为吕哥的汉子递来的一根烟,深吸了一口,这烟劲头也忒大了,呛得我一阵咳嗽。整理整理自己的仪表和衣领,我便开始进去见那老板了。

  那老板是个已经接近花甲的中年人,两鬓上悄然爬上的两抹灰白并不会影响他的精神矍铄;身材虽然瘦小,但是从他凌厉无比的眼神我可以看出,这人不简单,至少肯定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他右手把玩着两枚核桃,左手则死死地藏在袖子里,两只眼睛像只狐狸一样,正在上下打量着我。

  “小伙子,怎么称呼啊?”老板放下核桃,亲切地问道,面目和蔼得很,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老板的架子,如果把那双狐狸般的目光收起,倒还是有点邻家老爷爷的味道。

  “哦,老板,我叫骆豪。”我赶紧回答,只恨爹妈少生两张嘴啊,生的唯一一只嘴也给用来贫嘴了。

  老板清了清嗓子,点起一根香烟,同时抛给我一根,我熟练地接住,并且夹在耳朵上。

  “你身上有土腥味。说,哪来的?”

  一辆不算太过显眼的五菱宏光停在了这栋有些破败的二层房子前,能叔那老爷子竟然提着行李,亲自送了我、吕哥还有那天给我引路的年轻人上车。

  那年轻小伙子和我一样也是个大学生,还是个广东人,和我还算是老乡呢。他入伙比我早,所以经验也比我多。在他递来的名片上,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他的名字还不是一般的傻--易昌大,外省人还真看不出门道,因为昌这个字是广东人常取的名字,例如番薯昌之类的。

  听说这次下的斗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所以下斗的远远不止我们这几个人,但是这次下斗也是我的处女斗,多少也会有一些紧张的。

  吕哥看到我两只手一直在使劲搓着,知道我是紧张了,便安慰我道:“怕毛呀?看你吕哥我也是这么走过来的,也不见我缺胳膊少腿,你把下斗全当旅游不是行了吗?”

  车是早上九点的,我们的目的地是长沙,那里有能叔的一个堂口,我们的装备就是快递到哪里,所以我们也要在那里休整休整再出发。

  易昌大叫我眼睛尖一点,小心条子,我们这一群人如果逮着了可是枪毙十次都不够的。我心想都还没开始倒斗,装备又不在这里,条子抓我们干嘛,就你才做贼心虚?

  车子在路上颠簸,我的整个身子也随着车子摇摇晃晃,像秋风中疯狂摆动的树叶,又像路边草,风吹两边倒。我发誓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坐车了。

  经过一路舟车劳顿,我们终于来到了这湖南的省会,娱乐之都长沙。此时正是八月天,天气闷热得就像那憋得慌的王八一样,让我们这三个从北京来的爷们挥汗如雨,我和易昌大是广东长大的还好,吕哥这个标准的东北大汉那可是叫苦连天了。

  来接车的是一个看起来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瘦瘦弱弱的,看起来就像肾虚似的,虽然这个人给我的第一印象不太好,但是这个人的豪爽真的是没话说的。

  这人儿是个自来熟,没聊几句就称兄道弟了,据说这主以前还是跟着能叔的铁杆呢。在住的地方放下包,他开着他那辆得过哮喘一样的吉普开到了一家大排档里。

  看来他对这里真的很熟悉了,下车走进去,脚步都不带停一下的,径直走向了里面的一个小包间。

  “喂,老李,给老子来几斤白的,上点儿好菜,今儿我好兄弟来长沙,炒得不好吃我不结账啊。”那瘦弱男朝外头挥了挥手,喊道。

  “好嘞,大爷您就坐着吧。”外面那位被称作老李的人拿着菜单应道。

  好酒好菜伺候着,旅途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酒席上这个名为胡月海的瘦瘦弱弱的男人,拼命地给我灌酒,幸好我大学时在宿舍号称“千杯不倒”,就也比街上那些酒鬼强上一些,不到半夜便醉得不省人事了,我们几个人就这么在大排档过夜了。

  半夜里我醒来,口舌非常干燥,像长了一层硬壳;头里剧痛,说不来怎么个痛法;身体彻骨地冷,身体像盖着一条棉被又好像没有盖什么;我感到四肢都发酸,无论怎么伸直,还是不舒服。

  我感觉到情况有点儿不对劲,身体这难受劲可不是喝酒能喝出来的。借着桌子,我缓缓站起身来,头还是恍恍惚惚的,觉得自己的头仿佛是在脖子上旋转,天地黑成了一团。

  等到缓过来时,我扶着墙走出包厢,这才注意到,这原本热闹喧嚣的大排档,此时居然空无一人。

  天才蒙蒙亮,街上也没有行人,我拍醒昏睡过去的这几个人,这个情况下我们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互相搀扶着,回堂口从长计议。

  这是一个破败的清朝老屋,两层楼的建筑,古朴的大门没有掩饰那百年的味道,但是这些都已经在今天化作乌有。断壁残垣中还冒着一股烧焦的味道,老屋外面一层已经被警戒线围住了,胡月海的几个伙计也都神秘消失,看样子这里昨晚发生了一场大火。

  胡月海紧握着拳头,头上青筋暴现,他深吸了一口满是焦炭味道的空气,淡淡地说道:“这一次的意外没有那么简单,这次下斗我们应该从长计议。”

  从昨晚开始,我们就好像陷入了一个局里,从醉酒到莫名其妙地晕倒,空无一人的大排档,再到现在我们面前这个已经被大火付之一炬的堂口,这一切都是个阴谋。

  易昌大此时也略显沉闷,他低着头沉思着:“不会又是我们死对头干的吧?”

  “你说的是他们?”吕哥惊讶地道。

  我满是疑惑,他们是谁?

  我把我的疑惑告诉了他们,换来的只是一句话:“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你不该涉的那么深。”

  看来新人真的不应该打听秘密,我以为经过昨天我们应该很熟了呢……

  胡月海是长沙堂口的堂主,这一次长沙堂口被端了,他的责任可是重大,所以能叔老爷子直接电话指示他和我们一起下斗了,这可能也算是一种惩罚吧。

  别看胡月海是坐堂口的,他以前可是跟着能叔出生入死的,进过的古墓比我们进过的吧还要多,而且做堂口这些年,看明器的眼光利得很。能叔可是真的很疼他的,如果换做是其他堂主自家堂口被人烧了,能叔还不把他剁成肉饼,这还算好的了,甚至有的连他的家人都不放过,可见能叔他老人家当年能叱咤倒斗界靠的不仅仅是技术啊。

  当我以为再也不会发生比这更糟的事情的时候,很遗憾,后面的事情颠覆了我的世界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