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钱!好多钱钱!

猎杀全球 +A -A

  (再来一波,然后睡觉了!求推荐票和支持!)

  地点:北非,地中海沿岸苏尔特湾地区,米苏拉特。

  当地时间:凌晨5点整。

  战火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夜。

  肺叶就像是拉动的风箱,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李长江高度紧张的神经并没有因为远离战场中心的位置而变得松懈下来,反而越发地小心翼翼。

  整个城市里几乎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他现在只想找到尼古拉斯确认那两个华夏人以及父亲李林的下落,然后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该死!”

  几乎是下意识地猛然低下身子往左侧的建筑里冲进去。

  咻地一声!

  李长江立马就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噗!

  一声闷响,子弹极快地击穿身侧的木门板直接穿透进去。

  不由得一阵后怕,有些唏嘘地躲到墙根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是狙击手!

  该死!已经远离交火的中心了怎么还会碰到狙击手。

  平息了内心的情绪之后,大脑立马就开始快速的转动起来,往周身看了一眼,李长江很快就找到一处绝佳的位置。

  但是他还是不敢动。

  对方既然已经捕捉到他的位置了就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死角,刚才那一枪如果不是自己提前预警到了危险毫无意识地弯下腰极有可能就躲不过去了。

  李长江试着把身边的一块碎木板扔过去。

  咻!--噗!

  果然。

  对方并没有离开,看着那块木板上面的弹眼,李长江没辙了。

  就这么冲过去绝对是死路一条。

  “没打中!”

  “什么?”

  黑暗中。

  两句字正圆腔的华夏语响起来,极其微弱但是却清晰可闻,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女人。

  依丽萨并不能判断身边的这个华夏人究竟是不是狙击手,但是刚才那一枪比她见过的李长江的枪法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施军强有些无语。

  这个利比亚女人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竟然敢质疑他的射击水准,但是一想到如果不是对方自己极有可能被那个利比亚小孩给突突了,已经到了舌尖上的话只好立马又咽下肚子里去。

  “跟你的同胞相比,你的枪法太烂了!”

  “what?”

  “我的枪法烂?你有本事那你来呀!”

  当然,这句话还是烂在了肚子里,不过他很好奇这个利比亚女人说的是谁?他的同胞?那也是华夏人了?难道这个该死的地方还有其他华夏人?

  施军强脑子里真是闪得极快,他被困在这个令人无语又抓狂的地方已经好快2天了。

  但是这个女人说的其实并不差,他的枪法的确不怎么样,但是如果明白让一个突击手来进行将近400米的远程狙击是什么感觉的话就不会这么想了,而且现在天色也不明亮,狙击镜里只看得到一个人影。

  施军强是雇佣兵!

  枪法毋庸置疑,作为华夏人里面的另类,施军强在法国大学毕业就瞒着家里参加了法国外籍兵团,退役后就进入局势紧张的西亚和北非地区成为一名自有佣兵。

  这一次进入米苏拉塔原本是为了赚钱的,但是谁知道利比亚那帮蠢蛋竟然去惹美国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雇佣兵大多数时候都不会选择主动跟美国俄罗斯这种强国为敌,当然也不乏有人为了钱铤而走险,但是至少没有人向利比亚人这样跟美国人对攻。

  秋后算账向来就是美国人的风格。

  所以几乎是在预知到美国人肯定会卷土重来之前,他就选择退出了,但是那些该死的利比亚人显然并不打算让他全身而退,幸好美国人来得及时搅乱了这趟浑水,否则还真不知道这一趟能不能活着出去。

  “你是说这里还有华夏人?”

  施军强非常诧异!

  这个时候出现在米苏拉塔的外国人只有两种人,雇佣兵,或者俘虏,但是这个利比亚女人口中的华夏人显然不是后者,他自然非常诧异。

  据他所知,华夏人出现在佣兵界的概率那是少之又少,像他这样的另类微乎其微,基本不存在。

  “有!”

  依丽萨的话很简单,但是很明白。

  施军强还想继续问,但是一看她那副冷冷的样子就果断打住了。

  另一侧。

  试出对方还在盯着自己之后,李长江果断掐掉了想冲出去的打算,现在只能等,跟对方耗时间。

  但是就在李长江刚刚平复心绪的时候,外面突然就传来一道枪声。

  咻!

  噗!

  “Fuck!”

  突然一声咒骂传入耳中,随即就看到一个人影踉跄着往屋子里窜进来,两人陡然打了一个照面,那个人影立马掏出枪,但是李长江更快。

  “ok,不管你是什么人,请不要开枪!”

  “你是什么人?”

  李长江听到声音就蒙了。

  “艹!老毛子!”

  “李!fuck!”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始骂娘。

  “****养的,我被击中了,李,你怎么会在这里?”

  尼古拉斯的声音有些痛苦,看来刚才那一枪的确击中他了。

  “我给你看看!”

  尼古拉斯可不清楚李长江有随身携带的夜视系统,有些稀里糊涂地被李长江逮着手臂。

  幸好,子弹并没有留在伤口里面,而是直接穿透了手臂上的肌肉,但是止血可就麻烦了,当初他给哈米斯止血是直接来一把灰尘,差点把那王八蛋给弄死,现在可不敢这么干。

  “我包里有止血带!”

  李长江闻言这才注意到老毛子背后还背着个大旅行包,真特么无语,这可是战场不是来旅游的。

  把包拉过来。

  艹!真特么的重。

  “fuck!”

  刚拉开拉链,尼古拉斯就提醒他。

  “在最外面的那个夹层里。”

  找到止血带,李长江动作极快,随手从俄罗斯人身上撕下一块布把伤口上的血迹擦掉找到枪伤用止血带绷住,两人然后才有些无力地倒在墙根处。

  两人都很安静,没有说话,只听得到节奏感很均匀的呼吸声,一直到天边隐隐出现一丝亮光的时候,李长江才试着爬起来从包里摸出来两根巧克力。

  “thanku!”

  尼古拉斯并不客气,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接过巧克力塞进嘴里直接咬掉包装,李长江甚至没看清这家伙就直接咽了下去。

  “还有吗?”

  又给了他一根!

  接着就是第二根,第三根!

  “fuck,没有了!”

  一直到第五根吃完之后,李长江才拒绝了!

  但是等李长江的目光突然落到身边老毛子带回来的那个旅行包上时,顿时就呆住了。

  卧槽!

  钱!

  满满的一大包钱!全是花花绿绿的美金。

  这个混蛋,特么的难怪背着这么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