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猎杀(第一更)

猎杀全球 +A -A

  米苏拉塔。

  李长江和尼古拉斯绕了一段小路从营地后面找到那栋庞大得有些吓人的建筑入口的时候,耳边的枪声已经变得很微弱了,但是他并没有放松警惕,甚至整个人的神经崩得更紧。

  鬼才知道利比亚人会不会突然从某个地方冲出来给他一梭子。

  现在整个米苏拉塔已经变成了一个火药桶,不点火都有可能摩擦爆炸,更何况现在战斗已经打响了。

  美国人!

  政府军!!

  利比亚叛军!!!

  那些雇佣兵!!!

  甚至还有李长江现在还不知道的华夏特种行动小组!!!

  这加起来就是一场混战。

  “这是什么地方?”

  “监狱,米苏拉塔最严密的监狱,你要找的华夏人和美军的俘虏都在里面,我找的目标也在这里。我们分头行动!”

  分头行动?

  尼古拉斯说完,李长江立马就愣住了。

  分头行动?他倒是不会怕,但是他是路痴啊!

  “你从那里进去,我从这里!”

  看到尼古拉斯指了指另一侧的大门,又指了指左侧的那堵墙,李长江顿时就不说话了,面前这堵墙有将近3米高,而且除了窗口也没什么明显的入口,他压根就上不去,但是他却眼睁睁地看到尼古拉斯竟然就那么两只脚撑着两侧的直壁三两下就翻过去了。

  真特么的日了利比亚的哈巴狗了!

  “真是属猴的!”

  嘴里嘟囔了一句,不过李长江很快就打起十二分精神。

  紧贴着墙壁,等他挪动到前门的时候,令他有些诧异的是,大门两侧竟然只有两个利比亚士兵在把守大门。

  李长江正要冲进去。

  突然噗噗两声闷响。

  那两个利比亚士兵立马就应声而倒,随即一队全副武装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就从另一侧的墙角处冲出来,大约有十余人的样子。

  连气都不敢大声地喘。

  李长江其实很有些忌惮美国人,人的名树的影,他虽然对美国的士兵了解得并不多,更多一点,在两个月之前他甚至不知道战争是为何物。

  但是这两个月在生死边缘挣扎着求生的经历却让李长江很快就认识到系统科学的军事训练的重要性。

  譬如眼前。

  除了躲在墙角一动不动,甚至只能坐以待毙以外,他没有任何办法。

  当然,美国人也不会料到墙脚处竟然藏着另外一个人。

  “go!go!go!”

  “障碍清除!”

  美国人的行动非常迅速,甚至有些令人眼花缭乱。

  如果不是眼前的形势太过于紧迫了,李长江其实真的不想跟美国人动手。

  所以当他极快地挪动到对面的窗口举起枪的时候,心底都有些发颤。

  他很清楚,这一枪打出去,那就是战争,就是狂风暴雨。

  但是箭已在弦,不得不发。

  否则尼古拉斯那个王八蛋肯定会被美国人逮个正着。

  嘭!

  金属撞针发出的声音人耳几乎微不可闻。

  但是高速旋转的子弹射出枪膛,穿透空气时发出噗地一声却在瞬间就让美国人立马意识到了危险。

  人的反映时间几乎不到一秒钟。

  而经过高强度训练的特种部队更快,但是却快不过子弹。

  噗!

  透过自动瞄准系统观察到鲜血从对面的士兵眉心溅射出来的时候,李长江甚至连眼都没有眨一下。

  从他找准的射击点到对面的建筑不过二十米的距离,在这种距离之内,拥有自动瞄准系统辅助的李长江几乎就是无敌的。

  美军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

  噗-噗!

  连续两枪。

  另外两个躲避不够迅速的士兵再次倒下,不过李长江很清楚,这两人并没有死亡,而是被他刻意击中腿部。

  围点打援的战术在任何时候都足以让敌人束手无策。

  这是人性使然。

  如果是依照李长江的性子,他绝对不会使用这一招的,这无疑是在毁灭人性,但是战争就是战争。

  所以当脑中回忆起路易斯第一次告诉他,作为一个合格的狙击手必须使用这一招的时候,李长江并没有迟疑。

  在战场上,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高度不负责。

  “fuck!是狙击手!”

  “躲开!”

  “沃尔特!沃尔特!”

  “我的腿!我的腿!”

  而另外一个白人士兵则直接晕死了过去。

  由于这栋建筑是典型的欧式风格,院子内两侧的视线都被墙挡住了,所以其余人躲在墙后面李长江根本就无计可施。

  但是那两个被他击中的美国士兵则完全暴露在视线中,而且从院子里到建筑大门只有一个入口,这个入口恰好被李长江的视线覆盖,他们要想冲过去基本不可能。

  所以当他的目光极快地捕捉到一个人影从墙后面冲出来的时候,食指立马就扣动了扳机。

  咻!

  噗!

  “fuck!”

  “混蛋!福克斯!福克斯!”

  那个冲出来的美国人躺在地上毫无生气。

  不远处,李长江甚至能清晰地听到美国人的声音。

  建筑内。

  听到连续出现的枪声,尼古拉斯立马就明白那个华夏人肯定遇到麻烦了,越过窗户立刻就往前面冲过来。

  躲在侧门后面,李长江射击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他正好赶过来,看到躺在院子里的美国人,又看了看李长江藏身的那栋建筑竟然伸出大拇指朝李长江比了比。

  这个混蛋!

  透过瞄准镜,李长江也明白对方肯定是知道自己在这里了,抿嘴笑了笑。

  噗!

  再次射出一发子弹将一个试图冲到建筑内部的陆战队员逼回去。

  “嘿,琼!”

  院墙后。

  剩下的8名陆战队员挤在一起根本就不敢动。

  为首的是一个黑人指挥官。

  “军士长,你说什么?”

  “狙击手!该死的!”

  “嘿,霍尔,你能观察到那个该死的狙击手在哪吗?”

  那个叫霍尔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家伙。

  背上同样是一把狙击枪,显然也是狙击手,但是此刻他却被压制得有些憋屈,别说开枪了,就连对方的位置都找不到。

  “我可以试试!”

  随即就看到他从怀里掏出一枚军用反光镜,缓缓地从墙边举起来,很快就找到了瞄准他们的枪口在什么位置。

  咻!

  啪地一声,镜子直接被击碎。

  “该死!”

  “汤姆,我们现在怎么办?”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整个小队的士气都开始变得有些低落,甚至有些颓废。

  终于那个黑人指挥官做了一个从两侧同时出击的手势,其他人相视一眼纷纷点了点头。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在李长江潜伏的位置,除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之外,李长江的人影早就已经消失了。

  (早上在办公室码了这一章--被领导抓住批评了!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