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好戏上场

猎杀全球 +A -A

  (码字的速度还是太渣,不过总算是弄出来了,凌晨一更,看完大家伙们就睡吧,睡不着可以来群里跟米饭唠会磕!另外别忘了推荐票哒!猎杀群号:121162553)

  “该死!”

  “这些混蛋!”

  强忍住腹中一阵翻滚的吐意,李长江死死地拉住依丽萨的手臂,而后两人极快地从拉布拉卡边缘地带撤出来。

  身后冲天的火光和零星的枪声让人有些麻木。

  或许是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经历了太多的战争,李长江的确麻木了。

  但是就在不到片刻之前,他再次刷新了自己对战争残酷性的认识,还有人性。

  太特么的不是人了。

  眼前浮现出刚才的那幅画面,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长江很难想象利比亚人竟然会亲手屠杀自己的民众。

  男人!

  女人!

  还有小孩子!

  真特么畜生都不如!

  “依丽萨!嘿,依丽萨!”

  “别碰我!”

  “嘿!”

  啪!

  一声脆响,李长江脸上立马就浮现出一个极为清晰的手印,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让他顿时就清醒了不少。

  两人随即陷入一阵沉默。

  随着哽咽声,依丽萨的双肩不停地颤抖,李长江并没有再次试图去安慰她,作为一个利比亚人,看到自己的同胞屠杀自己的同胞,那种滋味他绝对是想象不到的。

  但是李长江心中的那颗种子却第一次开始萌动。

  他想变强!

  想变得更快,更准确,更敏锐!

  因为他明白,在战场上,只有比敌人更快更准才能活下来!

  而这一切都需要去学习。

  甚至更重要的是,他一个人再强都无法改变一场战争的结局,必须有千千万万个像他一样渴望变强的人,才能确保一个国家的强大。

  李长江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清晰地体会到“国强才能安居乐业”这句话的含义。

  只有当你身后的祖国无比强大的时候,才能给你强大的勇气和活下去的希望。

  随着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清晰,李长江心中的这颗种子也在悄然之间破土发芽,尽管他自己并不知道,但是随着时间不断向前,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

  沉默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一直到耳边再也听不见枪声的时候,李长江才站起来往沙丘上走了几步朝拉布拉卡的方向看了看。

  视野中仍然是火光如炬,冲天的烟柱即使是在夜晚也看得极为清楚。

  可以想象,在拉布拉卡到底会是一幅怎样的景象,李长江并不是圣人,既不博爱,也不会毫无理由的去施舍他的怜悯之心。

  战争就是战争,没有那么多的感慨。

  “依丽萨,我们必须离开了!”

  “依丽萨!”

  身后并没有声音。

  李长江立马转身一看,顿时就懵了!

  “我艹!混蛋!”

  “依丽萨!依丽萨!”

  身后已然没有了依丽萨的影子,李长江朝两人刚刚坐着的位置扫了一眼,麻痹,枪也不见了!

  毫无疑问,那个疯女人肯定是去拉布拉卡了。

  李长江没有任何迟疑,抓起自己的狙击步枪就往拉布拉卡的方向冲了进去,他的确不会滥施怜悯,但是依丽萨毕竟跟他同生共死了好几次,而且没有这个利比亚女人的帮助,他也很难在这个地方找准前进的方向。

  嘭!

  哒哒哒!哒哒哒!

  轰!

  密集的枪声很快就落入耳中,李长江顿时就有些懵了。

  其实他完全没有冷静下来思考,如果李长江此刻能稍稍淡定一些可能就会意识到,依丽萨的速度绝对不可能这么快。

  他们之前没命地跑了十几分钟才冲出来,而依丽萨才不见了眨眼的功夫。

  砰砰!

  枪声就像是急促的鼓点,让李长江浑身的血液开始沸腾的同时,神经也变得越发紧绷起来。

  另一侧。

  听到枪声,依丽萨并没有傻愣愣地一脑袋扎进拉布拉卡,而是小心翼翼地从外围突击进去,沿途的情形令她腹腔内一阵阵地涌出恶心的感觉。

  被刺破肚皮的女人!

  炸断手脚的尸体!

  流了一地的内脏!

  不忍直视!

  这些该死的家伙!她很难相信这竟然是自己一直为之抗争的政府军所为。

  “虎队,现在怎么办?对方的火力太猛了!”

  噗噗!

  两声闷响,迎面冲上来的两个利比亚士兵立即应声而倒。

  二十余道身影交叉射击,火力毫无死角,利比亚人野狗似的打法根本就连他们最外围的防线都突不破,更别说造成伤亡了。

  不过利比亚人也不是傻子,冲锋了几次,见难以凑效之后就不再使劲进攻而是转为死守拉布拉卡通往米苏拉塔的进出口。

  这一下关虎他们就麻烦了。

  “我们先撤,咱们的目标不是他们,没必要在这里跟他们死磕!”

  “队长,这-这难得真刀真枪地来一回,咱们就干了吧?”

  “虎队,要不听机关枪的,搞一次!”

  “对啊,弄他一次吧!”

  “你们以为这是闹着玩的?混账东西,这是命令,马上撤退!”

  恋战归恋战,但是听到命令两个字之后,再也没人说话了,而是极为迅速地交替掩护从进攻点上撤出去。

  不过片刻就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枪声一熄。

  对面的利比亚人试探着攻击了几次,见真的没有人了,立即就冲出掩体往米苏拉塔的方向狂奔过去。

  等李长江赶到的时候,除了看到几具尸体以外,毫无发现。

  嗯?

  “这是?”

  突然听到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李长江弯腰在地上找了找就捡起来一个翻着银色的徽章。

  “银鹰徽章?难道真的是哈米斯的人?不可能!”

  李长江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其实刚才他转念一想就想通了,哈米斯的人不可能现在进攻米苏拉塔,至少在进攻班加西的那支政府军没有撤回来之前是不可能。

  排除这一点,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叛军在试图抹黑政府军的行为!

  想到这里,李长江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有些怪异。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之前美国人的那些尸体还有俘虏似乎也被这些家伙弄走了,如果他们真的想嫁祸给政府军逼美国人和西方联军出动地面部队的话,那----

  那估计接下来美国人就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