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阴谋(第3更!)

猎杀全球 +A -A

  (这是今天的第3更了!尽管有人喷,但是米饭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按照自己的设想写下去,求一**荐票,让《猎杀全球》起来吧!证明它不是水!而是----米饭!是粮食!)

  有人说,战争是一场阴谋家的游戏!

  也有人说,战争只是战争,仅此而已!

  阴谋!

  杀戮!

  似乎这二者总是纠缠在一起。

  而战争又总是残酷的。

  对于一群不过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生命走到尽头,或许是永恒的遗憾,但是这场战争从来就不应该是他们的。

  “卡尔森!”

  “卡尔森!”

  fuck!

  该死!

  “医务官!”

  “医务官,comehere!”

  嘭!

  嘭嘭嘭!

  在美军驻北非行动指挥部外的巨大装备库里,一架架黑鹰直升机被拖车拖出机库。

  巨大的金属台子上,堆积如山的弹药、手雷,泛着金黄光泽的弹壳,几十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围在一起死死地盯着金属台子上的那通讯机,从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让他们捏了一把汗的同时,也变得战意燃烧起来。

  Fuck!

  随着扬声器里传出一声咒骂,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有些异常的躁动,无疑就在刚才他们再次失去了一位兄弟。

  卡尔森?皮尔斯!

  一位年轻的父亲,也是一个军人,一个兄弟。

  “moveout!”

  “go!go!go!”

  整个基地瞬间就变得沸腾起来,机器的轰鸣声和奔跑时身上的器械撞击发出的声音嘈杂如雨。

  “fuck!快快快!每个人都尽可能多地携带子弹和手雷,减少不必要的负重,我们是去加入战争,不是去看演出,都明白吗?”

  “yessir!”

  “ok,go!”

  一声令下,几十名海军陆战队员立马开始检查枪支弹药,大量的弹夹被装进子弹袋里,没有人迟疑。

  在不到2分钟后,一支由十余辆悍马装甲车和4架黑鹰直升机,3架救援直升机,2加武装侦察直升机组成的快速反应部队迅速离开驻地奔往利比亚境内。

  指挥部内,斯隆?艾伦很清楚,他必然会为这一次的突击行动负责,但是绝对不是现在,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那就没有必要遮掩了。

  嘭!

  一枪击毙一个试图冲上来的利比亚人,安德森再次请求支援。

  “上校,请求支援!我们需要支援。”

  “fuck!安德森!安德森!”

  “what?”

  扔掉手里的通话器,安德森极快地挪到另一侧两个士兵身边。

  该死!

  “克拉克!克拉克!”

  恨恨地骂了一声,那个叫做克拉克的士兵已经毫无声息,手臂从他手里一滑掉落在地上,随即脚下就渗出来一团血水。直接被击中脖子上的大动脉,显然已经活不下来了。

  整个公路上都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哒哒哒!

  Fuck!

  “亚当斯,你发什么疯!”

  “该死的利比亚人,我要干掉他们,干掉他们!”

  那个叫亚当的士兵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憋着一股劲冲出去,安德森还来不及按住对方。

  噗!

  噗噗!

  连续数枪击中亚当斯的胸口,其中一枚子弹直接将他的左肩穿透,噗地一声鲜血溅射在脸上。

  不到1分钟的时间,3条生命已经戛然而止。

  没有人会赞美他们,也没有人会在此刻铭记他们。

  透过瞄准镜看到这一幕,李长江尽管心头有些憋得慌,但是他并没有任何任何动静。

  接过他递过来的瞄准镜,依丽萨很快就往另一侧方向的装甲车队看了过去。

  “嘿!我们都被骗了,他们不是哈米斯将军的人。”

  “fuck!what?”

  听到她的话,莱恩的语气里满是不可思议,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竟然不是利比亚政府军。

  反倒是李长江一脸的平静,其实他刚刚已经隐约猜到了些什么东西。

  如果说这是利比亚政府军的话,那么在看到那些利比亚人仿佛不要命地朝美国人冲击的时候,他就开始有些怀疑了。这似乎并不是政府军的风格,换句话说,卡渣非的部队没有这种勇气。

  尽管在这个时候怀疑卡渣非的部队战斗力不行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李长江肯定,这绝对不会是政府军的人。

  “依丽萨!我想我们都被骗了!他们想激怒美国人,让他们对的黎波里采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

  很快。

  李长江马上就想到叛军的意图。

  只是他很震惊的是,如此大胆的计划并且付诸实施,对方如果不是天才就是疯子。

  “该死!我们现在怎么办?”

  莱恩的情绪变得有些慌乱。

  “嘿,伙计,保持冷静,ok?我们会活着出去的。”

  李长江试图安抚他的情绪,但是突然,一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乍猛似的猛地从公路对面的叛军方向直射过来。

  轰!

  剧烈的爆炸声带着烈焰掀起一阵气浪径直把李长江和依丽萨卷开。

  嗤!

  “快躲开!”

  “RPG!”

  然而他还是迟了一步,第二枚RPG直接穿透莱恩胸口,猛地炸开,两人脸上顿时就被蒙上一片血雾,李长江舔了舔舌头,嘴里甚至感觉到了一阵恶心的血腥味,偶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

  恶心!

  这特么的太恶心了!

  狂吐了一会儿,一直到感觉整个腹腔里除了酸水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时李长江才稍稍缓了缓神。

  但是一想到自己特么的嘴里竟然有莱恩的血水,胃里面立马又是一阵痉挛地抽搐。

  晃了晃水壶,李长江按耐住用所剩无几的水冲把脸的打算,拉着依丽萨很快地转移到另一处之后,举起枪就开始射击。

  砰砰!

  嘭!

  两个试图往这边冲过来的叛军士兵立即应声而倒,极快地换上一个新弹夹,李长江连半点迟疑都没有就连连扣动扳机。

  嘭嘭嘭!

  一时间对面位于美军快速反映小队左侧的利比亚叛军竟然被他一人一枪压得动惮不得。

  依丽萨有些神经紧张地从四周的尸体身上摸出一个个弹夹堆到李长江身侧,金属弹壳随着他射击次数的增加极快地就在他脚下堆起来一个小堆,如果不是眼前倒下的尸体,依丽萨都极难相信眼前的华夏人竟然单枪匹马就压制了整个左侧的火力点。

  但是此时最郁闷的无疑是李长江。

  真特么的太操蛋了,就在不到半个小时之前,他还在射杀美国士兵,眨眼间他竟然跟美国人站到了同一条阵线上。

  这特么简直就是一场笑话。

  不过郁闷归郁闷,李长江手上的动作还是不慢,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在一起,只要利比亚人一冒头冲进自己的有效射程内,他立马就会扣动扳机。

  被他这么一阵射杀,利比亚人的攻势竟然被缓了下来,耳边的枪声渐渐冷却下来。

  李长江刚刚松了口气。

  耳边突然就听到一阵刺耳的轰鸣声。

  立马调转枪口往公路对面的半空中看了过去。

  透过瞄准镜一看,他顿时就懵了!嘴里更是忍不住骂了出来。

  “我艹!”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