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一线生机

猎杀全球 +A -A

  李长江的确值得信任。

  如果连一个人求生的欲望都不足以信任的话,那恐怕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信任的东西了。

  嘭!

  嘭嘭嘭!

  一口气将弹夹中的子弹全部打光,他甚至连一刻都没有来得及迟疑,立刻换上新的弹夹然后再次进入射击状态。

  打蛇不死,后患不止。

  李长江并不懂什么战术,也不懂所谓的战术规则,他只知道,在战场上要想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想方设法把敌人弄死。

  冷血?

  他并不是圣母婊!只是一个普通的求生者。

  “老子还年轻,还没活够,还没找到我爸,老子不会死的!”

  李长江似乎有些魔怔。

  持枪的左手微微有些发抖,甚至很难在再一次端起枪的时候保持平衡的状态进行射击,有些懊恼地把枪放到身侧背对着沙丘喘了口气,而后才再次端起枪。

  瞄准!

  射击。

  手指轻轻叩动扳机,嘭!

  子弹飞射而出,可惜只射中了掩体,除了击起一团沙尘以外一无所获。

  啪啪啪!

  噗噗噗!

  夜莺的人很快就捕捉到李长江所在的位置。

  一连串子弹打到面前的掩体上,溅起的沙子让他有些灰头土脸。

  迅速从掩体上滚到一侧。

  他抱着枪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种强度的战争对于从未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李长江来说还是太过于剧烈了一些,尽管此前已经经历了班加西的磨练,但是那种对手的战斗力远远比不上现在对面的那一支精锐部队。

  掩体后面。

  急促的呼吸声渐渐消退。

  李长江用力地咽了口口水,持枪的右手仍然有些轻微地发抖,但是眼前的局势刻不容缓,每多拖上一分钟变数就会增加。

  其实他这边的枪声刚一消停,美国人那边的压力骤然就轻松了很多,至少没有增加新的伤亡。

  但是即使如此。

  二十余人的快速反应小队,现在还剩下的战斗力仍然不足10人。

  而且几乎没有伤员,被李长江击中的,没有活口。

  战争太过于残酷,没有人会在生和死面前迟疑,做敌人就要有被杀死的觉悟,不管对面的是美国人还是华夏人或者利比亚人。

  嘭!

  Fuck!

  “医生!!”

  “医生!沃尔夫!沃尔夫!”

  左侧的沙丘背面。

  负责此次行动的指挥官霍布斯上尉迅速爬到后面,地上一片狼藉,七八个被击毙的美军士兵被堆在一起惨不忍视。

  “what?”

  “沃尔夫不行了!该死!该死利比亚人!”

  “沃尔夫!”

  “沃尔夫!医生,comehere!”

  “上尉,什么事情?”

  快速反应小队的随队军医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白人男子,他脸上和手上已经沾满了血迹,眼神显得有些慌乱。

  这是他的第一次行动,对于一个从未参加过实战的新兵来说,眼前的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得有些应接不暇。

  而眼前血腥的局面也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修斯!冷静点!ok?沃尔夫现在需要帮助!明白吗?”

  “yes!上尉,我明白,yes!”

  “ok!”

  霍布斯仅仅只是看了躺在地上,整个左臂都完全被子弹切断的沃尔夫一眼,其实他已经有了判断。

  摇了摇头。

  那个年轻的军医摇了摇头。

  “失血过多!上尉,沃尔夫已经没救了!”

  嘭!

  狠狠地一拳头砸进沙坑里。

  通讯频道内很快就想起霍布斯的声音。

  “沃尔夫已经死亡!确认:沃尔夫已经死亡!over!”

  sh-it!

  在位于埃及境内的北非美军军事基地行动指挥室内,听到霍布斯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变得有些愤怒,随即就弥漫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所有人都感受得到霍布斯话里的无奈。

  这就是一次彻彻底底的失败!

  彻彻底底的耻辱!

  没有比这更遭到的局面!

  甚至不由得让人想到20年前的那场战争。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只不过20年前是发生在索马里,而现在却是在利比亚境内。

  斯隆?艾伦甚至感受到了一丝仿佛浸入骨子里的无力感。

  “游骑兵部队到哪了?”

  “上校,还有半个小时!”

  “告诉他们,加快速度挺近利比亚,否则他们找到的只会是尸体,明白吗?我要他们把霍布斯的人活着带回来。”

  “yes,sir!”

  “马科斯!”

  “马科斯!”

  “what?”

  战场上。

  在公路的右侧,剩下的利比亚人冲出来之后,马科斯他们的压力顿时就被分散了许多。

  而且那个华夏人出手干掉对方的狙击手,对面的美国人很难再次进行精确打击,但是随着枪声骤然停下来,这让他们马上就体会到了来自对面的火力。

  “他不见了!”

  “who!”

  轰!

  一枚高爆弹准确击中公路上的运兵车,马科斯亲眼看到两个试图从里面找出火箭筒的利比亚人被瞬间炸成碎片,根本就没听到喊些什么。

  “李!那个华夏人,李!”

  顿了一下,他似乎也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李长江那种快而迅速的枪声似乎听不见了!

  该死!

  暗骂了一声。

  “守住那里,我去看看!”

  刚起身试图从碎石子堆中间穿过去。

  噗地一声。

  马科斯随即就被子弹上巨大的惯性给甩了出去。

  混蛋!

  “马科斯!”

  “马科斯!”

  被击中了!

  嘭嘭嘭!

  轰!

  枪声顿时响成一片,凯撒其他的成员看到马科斯竟然被击中,躺在空地上一动不动跟死狗似的,顿时就变得有些疯狂起来。

  子弹不要命地往对面的阵地上倾泻过去,两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轰地炸开,虽然无法命中,但是也够美国人吃一壶的。

  就在他们换子弹的间隙。

  一阵清脆的枪声再次响起来。

  噗噗!

  又有两名成员被击中,其中一个脖子上直接咕咕地冒出血浆,眼看着是活不了,另一个则被击中左肩。

  马科斯缓慢地试着睁开眼,刺啦一声拉开胸口的衬衫,特么的竟然击中了防弹衣。

  该死!

  尽管捡回了一条命,但是胸口的剧痛还是让他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不远处。

  美国人的枪声很快就让恢复过来的李长江再次找到火力点的位置。

  通过瞄准镜,他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射击点,但是却很难捕捉到射手的位置,而且SVD的穿透力并不像大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步枪那么大。

  就在李长江试图瞄准射击的时候,不远处的天边突然出现几道黑影,随即轰隆隆的响声传入耳中。

  而另一侧。

  夜莺小队的成员听到耳边熟悉的声音,立马就抬头往身后的天际看了过去。

  对于他们来说。

  那几个小黑点无异于是一线生机。

  (谢谢大家的鼓励!欢迎加入猎杀全球Q群:121162553)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