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狙击手的战争

猎杀全球 +A -A

  (礼拜一,求推荐求收藏!没有你们的支持,米饭已经扑死在路上了!)

  挂断电话。

  斯隆皱了皱眉头,点了一根烟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作为驻扎在北非的美国陆军行动指挥官,他很清楚电话对面的迪尔?卡恩在美国国内有多大的权势,但是从他拨通这个电话开始,两个人其实就已经绑在了一根绳子上。

  华夏人?

  华夏人只不过搅乱利比亚局势的工具而已。

  他还没有傻到想利用一支不超过10个人的华人小队来威胁华夏那个庞然大物,更何况那支小队已经离开利比亚,现在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个华人雇佣兵而已。

  既然是雇佣兵,那就应该遵守雇佣兵的规则。

  这一次美国出击利比亚已经渐渐被证明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谁都没有料到利比亚人竟然会如此无能。

  内讧不说,竟然哈米斯那只到手的鸭子都飞了,真是一帮废物。

  不过既然美国得不到最大的战争利益,那这个责任总是需要人来承担的。

  所以现在他们的目的就是确认华夏人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并不介意把作用夸大一点。

  回到指挥室。

  很多人都隐隐发现了上校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给我接夜莺小队!”

  “yes,sir!”

  “夜莺,夜莺!这里是老鹰!”

  “夜莺收到,夜莺收到!”

  “上尉,我命令你,必要之下可以击毙目标!”

  “yes,sir!重复命令:可以击毙目标,可以击毙目标!”

  “嘿!”

  “嘿-嘿!”

  小石碓后面,李长江拍了拍依丽萨的脸,但是对方并没有任何动静,这让他有些烦躁。

  现在这支队伍里面除了依丽萨之外,他并不认识其他人。

  咻-噗!

  就在李长江试图唤醒依丽萨的时候,公路左侧的火力突然变得极为猛烈,子弹仿佛不要钱一般地倾泻到公路上面。

  嘭!

  一枚手雷直接在运兵车的油箱附近爆炸,火光顿时冲天而起,几个躲避不及的凯撒佣兵团成员一瞬间就被飞溅出来的汽油沾上。

  啊!

  “****!见鬼了!快退开。”

  “隐蔽!注意隐蔽!”

  真特么的憋屈。

  李长江虽然躲在石堆后面暂时没有任何危险,但是他很清楚,不管他跟凯撒的人之间是不是有仇,但是目前他们还是同处一个战壕的,如果对方被一一击毙的话,那他也逃不了。

  所以等他扯开嗓子喊的时候,不少人也趁机往石碓后面跑了过来。

  李长江顿时就急了!

  真特么的是一群猪,这个时候冲过来不是找死么!

  “趴下!”

  “快给我趴下!”

  没人理会他。

  情急之下,李长江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立马端起枪在最快的时间里找准目标,右眼中,自动瞄准系统瞬间捕捉到对方的火力点。

  瞄准!

  扣动扳机!

  嘭!

  咔嚓!

  极快地拉动枪栓!

  再扣扳机!

  嘭!

  嘭!

  一连数枪!

  等枪声结束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整个手臂都有些发酸。

  呼呼!

  而边上那几个已经趴下来的白人也在呼哧地喘着粗气。

  十几个人同时往后冲,但是真正能够成功的却不到10人,其余人都被狙击手击毙。

  如果不是李长江开枪牵制了其中2个火力点,恐怕死的人会更多。

  冲过来的几乎都是凯撒的人,利比亚政府军的那帮混蛋仍然躲在越野车后面,稍稍一露头就有人被击毙。

  “谢谢你!”

  尽管认出了李长江就是之前他们在班加西阻击的对手,但是为首的那个白人男子还是道了声谢。

  但是李长江诧异的是,巴蒂?桑切斯竟然不见了。

  “告诉我,巴蒂在哪?”

  李长江的话让对方有些面面相觑。

  “你是华夏人?”

  “yes!”

  李长江有些诧异的是,那几个白人似乎有些迟疑,他并不知道巴蒂不在这里,不仅如此,更不知道不仅仅巴蒂不在,就连凯撒的副团长考克1莱文斯以及第一狙击手卢比奥?卡恩也不在这里。

  之前在的黎波里,他们的第二狙击手已经被该死的利比亚人击毙,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其实被人卖了。

  “ok,华夏人,我们现在想跟你做一个交易,我知道你是狙击手,我们的狙击手已经阵亡了,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新的狙击手帮我们射杀他们的火力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活下去。”

  “还有吗?”

  李长江的话让那个白人男子有些听不明白。

  “噢噢!我叫马科斯,突击手!”

  “莱恩!爆破手!”

  “你可以叫我医生!”

  “--”

  在李长江一阵目瞪口呆中,那几个白人竟然把自己都介绍了一遍,不得不说美国人还真是够乐观的。

  “李长江!华夏人,你们可以叫我李!谁能告诉我巴蒂在哪?”

  又是一阵沉默。

  知道对方不会告诉自己关于巴蒂的事情,李长江也不多问,继续持枪寻找目标。

  至于巴蒂。

  他迟早会找到的。

  嘭!

  噗!

  Fuck!

  “我的手!”

  李长江刚刚瞄准就看到一名敌人露出了一条手臂,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该死,沃尔夫受伤了!”

  “军医!军医!”

  另一侧。

  通讯频道里面开始出现霍布斯的声音,而那个名为沃尔夫的士兵左手臂已经被重伤。

  被7.6毫米的狙击步枪子弹击中,后果可想而知。

  “****!”

  行动指挥室内,斯隆上校的眉头紧皱,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一次的行动极有可能会遭遇失败。

  “上尉,继续反击,重复,继续反击!不惜一切代价歼灭他们!”

  “收到!重复命令:歼灭敌人!”

  关闭通讯频道。

  霍布斯的脸色有些凝重。

  在指挥室内,上校根本不可能知道刚才的情形有多么惊险,对方有狙击手,而且是高手。

  这无疑极大地增加了任务的难度。

  一名受过系统训练的狙击手在战场上甚至有可能会全歼他们这支20余人的行动小队。

  击中目标之后,李长江立刻转移到另一个射击点,他很清楚,对方也有高手,而且受过的射击训练远甚于他。

  李长江仍在不停地喘着粗气。

  高强度的射击让他的体能开始急剧下降,尤其是神经紧绷的情况下,对方的狙击手可不只是一个人,还有观察员。

  而他完成一次狙击,不仅仅要射击还要进行观察,如果不是有自动瞄准系统相助,他也很难在这种情况下完成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