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杂种狗

猎杀全球 +A -A

  (说我更新不给力,只好码字到1点,米饭尽力了!求推荐票!)

  “嘶----”

  睁开眼。

  这一次李长江并没有在房间里看到依丽萨,房间里空无一人,耳边隐约听得到外面的声音略显嘈杂。

  刚刚挪动了一下,后脑上突然就传来一阵剧痛,立场顿时倒吸了口凉气整个人都变得清醒了,等疼痛稍稍缓解之后,他才从床上爬起来。

  门并没有关,他试着推了推

  哄地一声。

  嘈杂的声音轰然而入,耳中顿时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

  军号。

  喊杀。

  还有远处不时传来的枪声和爆炸声响。

  四周匆匆走过的利比亚人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这个突然推开门冲到外面的陌生人,李长江也注意到了,他身处的地方确切地说并不是什么监狱,而是一处营地,而且还是野外营地。

  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建筑,又看了看不远处似乎是顶着烈日在训练的利比亚人,心里马上就活络开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银鹰卫队的军营了。

  “怎么样?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李长江猛地转身。

  是她!

  身后,依丽萨跟当初在班加西城外一样的打扮,脸上蒙着一层纱巾。

  “不需要!”

  冷冷地说了一句。

  看到依丽萨,李长江没来由地就是一阵火大。

  他并不喜欢被人欺骗,尤其是本应该信任的人,在班加西鹰狮佣兵团的经历已经让他清楚了战场上求生的原则。

  在战场上他能信任的,只有手中的枪。

  转身返回房间,嘭地把门关上。

  依丽萨刚想跟进去,但是看着眼前离自己的鼻尖只有不到半个手掌宽的门,眼里不禁有些失落。

  她很清楚。

  李长江真的有些怒了。

  不远处。

  哈米斯坐在轮椅上,看着远处进行射击训练的利比亚士兵,脸上的表情拧在一起显得很严肃,作为银鹰卫队的最高领导人以及利比亚军方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哈米斯肩膀上的压力很大。

  战争的形势已经越来越严峻了。

  西方强国在国际上屡次公开发表战争动员,希望整个国际社会一起联手打击利比亚政府军。

  联合国已经在不久前正式决定对利比亚进行封锁和制裁,尽管这份决议并没有允许西方国家派军队进行地面攻击,但是空袭行动却越来越频繁,在法国人首次进行空袭行动后,多国部队的战机和导弹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的黎波里的上空。

  现在政府军手中控制的防空系统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半,其余的都已经被联军的战斗炸毁。

  哈米斯甚至猜测,多国部队下一步打击的目标极有可能就是利比亚政府军,而银鹰卫队也极有可能首当其冲成为下一步被攻击的对象。

  “哈米斯将军!”

  “嗯?他醒了?”

  哈米斯抬头看了依丽萨一眼,从语气里听不出喜怒。

  “醒了,不过似乎并不高兴。哈米斯将军,我不懂您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华夏人,他一个人的力量并不能改变一场战争的局势。”

  依丽萨似乎突然变得很大胆,就连哈米斯身边站着的那个利比亚士兵都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依丽萨,你问的太多了。”

  眼神突然一拧。

  依丽萨顿时就有些不敢说话。

  “把他的东西都还给他,另外告诉他,我已经找到鹰狮佣兵团的人了,他会明白的。”

  李长江的确非常明白。

  嘭地声巨响,一脚踢到眼前的金属架子上,顿时就哗啦一声,架子上的东西掉了一地。

  他的脸色很难看。

  “fuck!”

  “告诉哈米斯,我答应他的条件,记住,是2个月!”

  2个月足够了。

  依丽萨笑了笑。

  几天后。

  李长江再次出现在训练场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阴霾。

  哈米斯的确遵守约定并没有找鹰狮佣兵团的麻烦,但是让他恼火的是,他竟然然军营北侧的雇佣兵驻地里看到了凯撒佣兵团的人。

  凯撒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真特么的该死。

  “哟,这不是那个该死的黄皮猴子嘛,哈哈哈!”

  “看来你的运气比较好,竟然活着走出了班加西,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好运。”

  巴蒂?桑切斯的确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跟这个华夏人见面了。

  班加西那一战让他认识到了李长江的可怕之处。

  精准级的枪法!

  坚韧的耐力!这些都足以确保这个华夏人有成为高手的潜力。

  “巴蒂?桑切斯?”

  这是李长江第一次叫这个名字。

  “你可以叫我巴蒂。”

  “叫****更好一些。”

  Fuck!

  “fucku!”

  听到李长江的话,巴蒂身后的伊万卡和考克?莱文斯顿时就冲上来,但是却被巴蒂拦住了。

  尽管隐藏得很好,但是他还是看出来了那个华夏人似乎有意挑衅自己,在没有摸清楚对方的底子的情况下,他并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李长江显然不打算这么揭过去。

  “哈哈哈,华夏人,你很有意思,我期待跟你再次见面。”

  “不必了,杂种狗。”

  听到这句话,巴蒂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

  杂种狗!

  这绝对是在触动他的底线,巴蒂是混血儿的事情是威廉告诉李长江的,而且还是白人和黄种人的混血儿,只不过身上的亚洲人特点并不显眼。

  这也是巴蒂对黄种人尤其厌恶的原因之一,他一直认为是黄种人的血统玷污了他的身份,但是却抹杀不了他有黄种人血统的事实。

  “你找死!”

  巴蒂的语气冷得有些刺骨。

  不过李长江仍然不为所动,只是紧紧盯着巴蒂的眼睛,脸上挂着一丝嘲笑。

  人都是有血性的。

  更何况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火,路易斯的死尽管没有跟杀手对峙,但是绝对是凯撒的人无疑,再加上巴蒂数次挑衅,如果有机会下手,他绝对不会手软。

  “李!巴蒂先生,原来你们认识。”

  突然出现的哈米斯脸上的笑容有些诡异。

  如果说他不清楚鹰狮佣兵团和凯撒佣兵团之间的矛盾的话,那肯定不可能,但是毫无疑问可以肯定的是,哈米斯绝对不喜欢把他从的黎波里抓到班加西的鹰狮佣兵团。

  如果不是跟李长江之间的约定,他极有可能会对鹰狮的人赶尽杀绝。

  至于雇佣凯撒佣兵团。

  这似乎是一笔很合算的买卖。

  凯撒的人给他带来的消息绝对让人难以拒绝,最重要的是,对方跟鹰狮的人有矛盾,哈米斯并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杀意。

  只不过他并不会在李长江面前表现得过于明显。

  他看中的可不仅仅只是李长江的个人能力,更看中的是他身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