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被动了

猎杀全球 +A -A

  (更新复更新,米饭码字急!求一**荐票可怜可怜我吧!给力起来的话今晚拼命也要码第3更。)

  眼前的这幅情形多少都有一点暧昧。

  论长相,依丽萨比李长江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漂亮,包括孟瑶,这是一种属于北非阿拉伯白人女性极为罕见的美丽。

  依丽萨的眉毛很浓,但是却并不粗,脸上有着阿拉伯女性常见的那种棱角,但是更精致。

  至于身形―

  李长江甚至不敢直视。

  “依丽萨--”

  “嘿,依丽萨---”

  看到身边的丽人竟然俯身往自己凑了过来,李长江不由得有些急了,他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啊,往常连跟女孩子说句话都会脸红。

  他刚刚想伸手却发现左臂似乎发麻了没有一点知觉,他自然并不知道左臂上的伤口已经感染,现在还处于恢复期,而右手则被依丽萨死死地按在小腹上。

  李长江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漂亮得有些过分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口中的呼吸开始变得非常急促,一张脸涨得通红,看着他这幅表情,依丽萨竟然变得极为大胆起来,抚着绸布的那只手不知不觉地松开,等李长江抽出手,他看到的赫然是已经裸露着上半身的依丽萨整个人都往自己胸前压了过来。

  依丽萨的唇上带着一丝凉意。

  湿湿的,似乎是茉莉花香,吸入鼻中,李长江脑子里不禁一片空白。

  男人是天生的感官动物。

  被依丽萨这么一撩拨,即使是未经人事,李长江体内的男性荷尔蒙也不禁开始极快地分泌,但是脑中突然闪过的一道人影却仿佛从他心头上浇了一盆冷水,整个人顿时就变得清明起来。

  终于抽出来的右手往前推过去,入手一片酥软。

  就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李长江就是再笨也知道自己手里摸到的东西是什么了。

  整个人犹如触电一般,那一丝原始的萌动顿时烟消云散,似乎察觉到了身下的男人身上发生的变化,依丽萨有些懊恼地看了李长江一眼,随即就拢起身上的披肩,一言不发地起身走到房间的另外一侧。

  激情退去。

  李长江脑子里也开始变得清醒,只是眼里看向依丽萨的眼神多少都有些躲闪。

  “我―特么的都干了什么。”

  心里暗骂了一句。

  “嘿,依丽萨,I’msorry!”

  “嗯哼?你们华夏人真的很奇怪。难道我不美吗?”

  “of,course,依丽萨,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性。”

  李长江斟酌了一下。

  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依丽萨嘴角一闪而过的那一丝狡黠。

  依丽萨的确对李长江很动心。

  这个华夏人跟她见过的任何一个男子都不同,尽管她能判断出来对方很年轻,但是他已经是一个男人了,不是吗?

  而且这个男人竟然看起来还是一个保留着第一次的家伙,这简直就让她有些难以置信。

  这在英国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

  天哪!

  太不可思议了。

  毫无疑问,李长江在战场上的表现彻底征服了依丽萨,女人总喜欢有力量的男性,这似乎是一种天生的习惯。

  依丽萨并没有那种纯正的宗教信仰,确切地说,她更渴望自由,真主对于她来说,仅仅只是一个被形象化和口语化的词语而已。

  所以她其实并不适合利比亚这个充满矛盾和****暴力的国家,这也是她为什么会远赴英国到剑桥求学的原因,但是这种行为在充满******信徒的利比亚无疑是极为叛逆,甚至是忤逆了伟大真主的行为。

  结果也显而易见。

  为了家人,依丽萨不得不回来,并且自愿成为银鹰卫队的一员。

  严格地说,银鹰卫队并非是一支军队,而仅仅只是一种安保力量,实际上也就是卡渣非家族的武装力量,外界媒体所报道的女保镖就是其中筛选出来的。

  “男人都只会说好听的话,不过你不一样。”

  一句话就让李长江有些不知所措,他可没有预料到眼前的这一幕,艳遇是不错,但是艳遇如果是发生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和地点的话,那恐怕就有些不好了。

  哈米斯现在生死未卜,利比亚人似乎对他们也没有更多的兴趣,除了偶尔有人来送吃的以外,几乎看不到人影。

  如果不是紧闭的门窗,李长江甚至有一种这里这并不是监狱的错觉。

  “哈米斯到底在哪?”

  李长江突然打量着依丽萨,他隐隐有一种错觉,似乎哈米斯在偷偷注视着这一切。

  果然。

  听到这句话,依丽萨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一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功夫,那扇一直紧闭的门突然被打开。

  “你是怎么发现的?”

  抿了抿嘴唇。

  依丽萨盯着李长江的眸子。

  这令李长江很难相信,眼前这个眼里透着一丝冰冷气息的女人就在不久前还在跟自己亲热。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有些可怕了。

  “直觉。”

  机械地说了一句话,李长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阵脚步声,随即立马看到一队全副武装的利比亚士兵涌进屋子里,没过一会儿,一辆轮椅就被人推进来,轮椅上坐着的赫然就是一脸笑意的哈米斯。

  该死的!

  真是混蛋!

  “fuck!哈米斯,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朋友和救了你的命的人?”

  李长江的目光冷得可怕。

  如果不是四周都是哈米斯的人,他甚至想冲上去干死这个混蛋,特么的竟然把他关在这里长达半个月的时间。

  用力扯掉身上的点滴,脚下有些发软,但是李长江很快就发现自己左臂和背部失去的意识竟然好像慢慢在恢复。

  不用说,这肯定也是这帮混蛋做的手脚。

  Fuck!

  “嘿!伙计,你冷静一下。”

  “冷静?你让我冷静?该死,****!”

  看到突然暴走的李长江,哈米斯顿时就有些色变,冷冷地瞪了依丽萨一眼,他一努嘴,身后蒙着脸的卫兵立马冲进去将依丽萨反手抓起来。

  “fuck!哈米斯,你干什么?”

  “fuck!该死,你干什么?”

  被人一拳头砸在后背上,李长江连叫都没法叫整个人就都软了下来,倒下之前,他隐隐看到一道人影冲过来把自己抱住。

  随即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再一次苏醒过来。

  这一次眼前的情形完全变了。

  睁开眼。

  李长江忍不住第一句话就开始骂娘。

  “玛的,我---!”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