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有我无敌

猎杀全球 +A -A

  (这一章是米饭码到将近凌晨1点的,晚到的加更,但是还是做到了,真的想休息了!安!)

  一个人压制一支突击部队,尽管对方的战斗力并不如想象中的强悍,但是依丽萨同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啊--”

  处于昏迷状态的哈米斯喉咙里突然发出一阵低沉的呻吟。

  依丽萨和另外一个女兵立马变得紧张起来。

  “不好!”

  “依丽萨,哈米斯将军的伤口开始感染了。”

  扒开哈米斯腰上的衣服一看。

  果然。

  血迹已经完全浸透了包扎伤口的纱带,从哈米斯被击中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2个多小时,高达三十八九度甚至更高的温度,伤口感染得很快。

  “依丽萨,如果不赶紧把将军送到医院,他不会撑得太久的。”

  那个女兵抿了抿嘴唇还是说了出来。

  依丽萨沉默了片刻,抬头往那个华夏人的方向瞥了一眼,此时此刻,李长江并没有意识到哈米斯已经陷入生死困境。

  再一次打光3个弹夹,他手上还有最后一个弹夹,加上枪膛里所剩不多的子弹也只有不到50发。

  如果是平时,50发子弹足够他射杀所有的敌人,但是现在对方根本就不冒头,而且双方的射击距离已经超过了狙击瞄准系统的有效射程。

  单凭自己的射击能力,李长江并不认为他能够击中。

  事实上生死关头李长江并没有考虑太多,否则他刚才那一枪也不可能击中那个机枪手。

  长时间高强度地处于神经紧绷的射击状态他甚至有些麻木,根本就不管自己能不能击中对方,只要看到对方冒头就会凭借直觉扣动扳机。

  在某一时间内,瞄准射击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机械的本能,而不是一种意识。

  嘭!

  哒哒哒哒!

  平息了不到三十秒钟,那挺机枪继续开始扫射,这一次对方似乎变聪明了,竟然把机枪挪到了越野车的后面,只是这样一来,除了横飞的子弹能够造成一点威胁以外,几乎不可能击中趴在那两具尸体背后的李长江。

  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李长江这才把喉咙里的那口几乎翻涌出来的胃液吞下去。

  但是还没等他完全消化掉那种恶心的味道,哇地一声已经吐了出来。

  偶哇!

  Fuck!

  Fuck!

  鼻涕眼泪流了一把。

  如果不是求生的欲望战胜了腹腔里那股子翻涌的恶心感觉,李长江极有可能已经冲了出去。

  那两具尸体几乎已经被打烂,流出来的血水被沙尘吸收,但是鼻息间充斥着一股子血腥的味道。

  李长江甚至可以想象到自己脸上被溅满的血迹。

  “狗娘养的,你们就祈祷着别被老子逮到。”

  有些愤愤的暗骂了一句。

  李长江再一次潜伏下来,但是紧绷的神经并没有松懈,仍然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注视着不远处的空白地带。

  他在等。

  显然,对方也在等。

  就看谁最先忍不住了。

  但是李长江并不知道,身后依丽萨已经抿着嘴唇要做出决定了。

  “依丽萨!”

  咔嚓!

  猛地拉动枪栓的声音吧依丽萨的注意力突然就拉到了眼前。

  那个蒙面女兵的说话声开始有些发颤,被面罩掩饰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容,如果熟悉她的人自然就会知道这种表情只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或许有时候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绵绵不绝似乎看不到尽头的痛苦,死反倒成了一种奢望。

  哈米斯如果死了。

  那她们接下来面对的并不是死亡,而是比死亡可怕十倍百倍的大恐怖。

  被她用枪指着额头,依丽萨却显得很平静,她在迟疑着。

  “莫蒂!你干什么,快放下枪。”

  “no,no!no!no!依丽萨,你别想我这么做,我们必须走,否则哈米斯就会死在这里,你知道如果哈米斯将军死在这里我们会面临什么,我要回去,我还有弟弟妹妹,我必须回去。”

  女兵似乎陷入了某种极为恐惧的状态,嘴里的话开始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依丽萨看了她一眼,眼神突然就变得有些冷漠,但是那个女兵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女伴似乎做出了某种可怕的决定。

  “ok!ok!莫蒂,把枪挪开好吗?我不想死在这里,也不想面对总统先生,我跟你走,过来帮我一把,我们必须把哈米斯将军带回去。”

  叫做莫蒂的女兵有些半信半疑地看了看依丽萨,又看了看躺在地上脸色已经有些泛白的哈米斯,随即就放下枪凑过去弯腰试图托起哈米斯的身体。

  嘭!

  空旷的戈壁上。

  沉寂了许久的平静被突然响起的枪声打破,依丽萨眼里闪过一丝歉意,缓缓地扶着被自己击中的女兵把她平躺着放在地上。

  “抱歉,莫蒂,没有他我们冲不出去的。”

  Fuck!

  听到身后的枪声,李长江乍猛似地抬起头往后看了一眼。

  该死!

  发生什么了。

  而此时,不仅仅是李长江听到了枪声,对面的敌人也被突然出现的这道枪声惊醒,竟然不顾眼前的危险径直冲了出来。

  尽管看起来很有些难以理解,但是李长江知道,如果左臂上的痛感还警醒着他现在是什么情况,恐怕他也会冲出去。

  头顶的太阳散发出极高的温度,他已经长达数个小时候没有喝过一口水了,嗓子发干,长时间的神经紧张头有些发晕。

  300米!

  200米!

  100米!

  但是还没到最后的时刻,手心里的汗水黏黏地有些让他心悸。

  嘭!

  终于,地一声枪响再次拉开了进攻的序幕,这一次那些敌人似乎学聪明了,在枪声响起之后,立马四散着多开往最后50米距离冲刺过去。

  李长江的速度就是再快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击毙6个人。

  嘭!1个!

  嘭嘭嘭!2个!

  嘭!3个!

  -----!

  等李长江一口气打光枪里所有的子弹,最后一个人终于突破了最后的防防线。

  啊啊!!!

  突然嚎叫起来扣动扳机。

  啪啪啪啪!

  李长江根本就没有往两侧躲避,也没有试图后退,而是猛地往前面滚了下去,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对方胯下直接把人顶起来,手里的枪掉落,一脚把枪踢出去,随即就陷入肉搏之中。

  “啊!!我艹尼玛的狗娘养的,今天有你没我啊!!”

  没有人会料到最后竟然会变成这样一个局面,但是李长江和最后的那个敌人都没有选择,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对方置于死地。

  死死地攥住对方的脖子,李长江只觉得自己下腹的位置一阵剧痛,一股子酸水就要冲上喉头,但是他仍旧没有松手。

  “啊―死吧!”

  啊---

  尖叫了足足好几分钟之后,终于声嘶力竭了。

  机械地松开手,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半直接躺了下来,眼前一黑,李长江没有任何知觉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