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殿后的都是属牛的

猎杀全球 +A -A

  身后。

  两名刚刚站起来朝鲍勃射击的叛军士兵立马应声而倒,李长江可以清晰地看到两人胸口喷出的血花。

  天色仍然很暗。

  听到敌人的惨叫声。

  威廉姆斯和那个手持AK射击的男子一边惊讶于李长江惊人的枪法,一边连连射击,但是跟李长江相比,准头就差远了,并不是两人的枪法不好,而是肉眼很难在这种几乎没有光线的空间里捕捉到目标,几乎完全是凭借直觉在射击。

  其实枪声一响,他们就明白遭到攻击了。

  但是黎明时分是人的意识最为脆弱和放松的时候,睡意很浓,而且鲍勃那个混蛋竟然站起来,仅仅被击中肩膀已经算是幸运了。

  “fuck!头儿,我受伤了!fuck!fuck!”

  “你给我闭嘴!”

  蒂姆有些神经质地猛喝了一声,把蒂姆扑倒在地之后,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立刻开始举枪射击。

  哒哒哒!

  枪管里吐出一条条火舌,几人同时开枪,尽管找不准方向,但是叛军的火力还是在瞬间就被压制了下来。

  但是李长江并没有因为骤然安静下来的局势而变得放松,反而越发地警惕起来。

  果然。

  还没等他找到叛军的位置,一道火红色的尾焰已经一闪而现,随即就往这边冲了过来。

  Fuck!

  “快躲开,是RPG。”

  狗娘养的!

  李长江不禁暗骂了一声。

  他甚至在某一刻开始在心底痛骂制造出RPG的德国人和苏联人,真是狗娘养的,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被人用RPG炸了。

  非洲的士兵似乎尤为偏爱这种威力大,操作简单,最重要的是成本低廉的单兵武器,但是被炸的人可就不怎么嗨皮了。

  吐了一口唾沫,嘴里一股沙子的味道。

  “fuck,头儿,我们必须马上撤退,鲍勃的伤势很重,似乎打中血管了。”

  李长江一把拉开枪栓换上一个新的弹夹,同时扭头往不远处的鲍勃看过去,光线很暗,看不大清楚伤口的情况,但是鲍勃那个大汉竟然已经不动了,伤势显然比想象中要严重。

  心头一阵突兀,立马就有些不好的预感。

  现在蒂姆和鲍勃受伤,他和威廉姆斯,以及金和那个被叛军俘虏的陌生男子目前并无大碍,但是同样叛军的情况现在也根本摸不清楚。

  不过李长江心底很有些愕然,他有些搞不清楚叛军究竟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个地方的。

  按照他们射击的方向来看,似乎并不是在正后方,也就是说,叛军不可能是从身后一路追击过来的,排除追踪的可能,那就只剩下偶遇。

  也就是说,他们竟然跟叛军偶遇了。

  真特么的FUCK!

  “大家注意隐蔽。”

  哒哒哒!

  嘭!

  RPG炸响之后,叛军终于再次开始攻击了,火力更加猛烈,那个显得有些镇定的男子突然开口,众人立马把头埋进沙堆里。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开始有了一丝光亮,借着极为朦胧的光线,他们已经隐约看得见火力点的位置和方向。

  “注意,敌人在前方300米处,方位左侧10点钟方向,人数不知。”

  作为观察手的蒂姆立马就喊出了能够识别的信息,但是并没有多大的价值,他们甚至甚至弄不清到底有多少人,这样开阔地地带,如果对方的人数太多的话,在弹药不充足的情况下,他们极有可能被团灭。

  “注意节省弹药!”

  “不要轻易开枪!”

  威廉姆斯几乎是跟李长江同时喊出来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但是在他们趴下去之后,对面的叛军见不可能击中目标,打了一阵冷枪之后竟然也沉寂了下来,双方立马陷入一种诡异的平静之中。

  李长江也挺纳闷的。

  按理说叛军碰到他们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击毙的,怎么对方竟然突然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实在是看不透。

  “蒂姆,鲍勃怎么样了?

  转身朝蒂姆喊了一句。

  “fuck!我没事,只是昏迷了一下。”

  是鲍勃的声音,虽然有些衰弱不过这个大块头竟然已经醒了,看来身体好就是经得住伤痛。

  “头儿,我们该撤了,否则等天一亮我们就只能等死。”

  这个蠢货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李长江不由得暗自有些讶异。

  “威廉,你们先走,我必须留在这里吸引他们的火力,等你们走远了我随后就到。”

  威廉姆斯稍稍沉默了一下,但是一扭头看到躺在地上的鲍勃和极为狼狈的蒂姆,心底突然一紧。

  “行,你小心点!李,我们又欠你一条命。”

  说完就开始匍匐着往后撤,等撤出叛军的射击视线后才把鲍勃扶起来往远处跑,金带着蒂姆跟在后面。

  “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华夏人。”

  等几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身边的男子冷不丁地突然开口,李长江有些诧异于对方竟然一口流利的英语。

  “那你为什么不走?”

  “走?我为什么要走,你知不知道就是他们把我从的黎波里抓到班加西的,如果不是你,可能我已经死在班加西的监狱离了。”

  额----

  李长江顿时有些无语。

  真是个无比强大的理由,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很聪明,威廉姆斯和鲍勃等人尽管现在跟他同处于一条阵线,但是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尽管并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对自己另眼相待,但是雇佣兵就是雇佣兵,既然可以为了钱潜入的黎波里抓俘虏,自然也会为了钱不惜杀人。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似乎察觉到什么,对面的叛军突然再次射击,枪声在空旷的原野里很快就消散,没有一丝痕迹。

  李长江和那名陌生男子都没有开枪,而是紧紧地盯着那个方向。

  果然。

  见没有任何动静,对面两道人影突然就冒出头,李长江眼神一凝,手指头正要扣下扳机,但是耳边已经传来了两道枪声。

  砰砰!

  间隔极短,快而简单。

  刚冒出头的两人立刻倒地纹丝不动。

  好精准的枪法!

  看来殿后的都是属牛的。

  李长江顿时就对身边的陌生男子有些好奇起来。

  在利比亚战场上呆了这么长时间,就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种枪法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有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叫哈米斯!”

  哈米斯是什么鬼?

  李长江毫无反应。

  (再来一炮,趁着时间还早,本米饭要继续码一章出来,新的一周,强烈求推荐票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