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财帛动人心

猎杀全球 +A -A

  (下班回来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开始码字,呜呜,饿死我了,更完吃饭去,饭前求一**荐票。)

  金钱总是会成为原罪,这世界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东西比金钱更容易令人疯狂。

  钱帛动人心。

  所以当李长江拐弯进入地道,看到鲍勃和金手里抓着满满的一大把美元还有自己不认识的纸币时,他的眉头立马就皱在一起。

  Fuck!

  “这么多钱!”

  当然,没有人不喜欢钱。

  也包括李长江自己,比之鲍勃等人,他对金钱的渴望绝对只高不低,但是跟钱相比,他更想活下来。

  眼前的这条地道并不宽敞,看得出来应该是匆忙之间挖出来的,墙上还看得到那种新的痕迹,从时间点上来看,极有可能是反政府军在占领班加西之后作业完成。

  除了威廉姆斯等人脚下有几个看起来鼓鼓的包裹以外,其余的东西都随意地被堆积在地道两侧的地上,瓷器,首饰,还有大量的艺术品。

  这些东西应该是反政府军在攻占班加西之后从城里搜出来的,阿卜勒那个混蛋竟然全部兜在自己口袋里,如果不是他们这一次误打误撞竟然冲进了反叛军的老巢,恐怕没有人会发现这些东西都被他藏在地下通道里。

  只是令人诧异的是,阿卜勒竟然没有带走这些东西。

  “头儿,怎么办?”

  鲍勃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兴奋,甚至有些浮夸。

  他们是雇佣兵,雇佣兵在战场上舍身忘死为的不就是这些东西。

  所以即使是威廉姆斯也无法抗拒眼前的诱惑。

  “拿,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随即整个通道里,除了李长江和那个看起来对眼前的东西并不在意的俘虏之外,威廉姆斯和鲍勃等人则开始疯狂地往包里装。

  钱。

  金子。

  项链,甚至瓷器。

  看到眼前的这幅情形,李长江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

  “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就应该把那些东西丢掉。”

  冷冷地一句话,突然就打断了正在拼命地装东西的威廉姆斯等人。

  “李?”

  “what?”

  但是不等几人继续说话,李长江已经径直从人群里穿了过去,死死地盯着鲍勃背在左肩上的包裹和右手上的一大串项链。

  在众人一阵目瞪口呆中直接把鲍勃肩膀上的包裹给拉了下来。

  “fuck!”

  “给我滚开!”

  “李?”

  “鲍勃,住手!”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李长江尽管早就有所准备,但是猝不及防之下,脸上还是被鲍勃反手一拳给砸了下去。

  脸上火辣辣地疼,李长江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眼泪痛得不住地往外冒。

  但是看到鲍勃那头蠢猪竟然还在往袋子里装东西,心底顿时就亦真火大,但是转即又有些无奈。

  真特么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威廉姆斯瞥了李长江一眼,随即看了看眼前那些钱,竟然一咬牙又开始往袋子里面装。

  咔嚓!

  诡异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气氛顿时就显得有些压抑。

  等几人再次抬头望李长江看过来时,眼里一片惊惧。

  “李,你想干什么?”

  “嘿,伙计,放下枪好吗?”

  “嘿,李!李!”

  “****!”

  “fuck,混蛋,你想干什么?”

  李长江面色冷峻,但是持枪的那只手却纹丝不动,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几人。

  耳边已经隐约听得到叛军的脚步声了。

  “把身上的东西都扔了,快!”

  “李--”

  “快扔掉,fuck!”

  “ok�ok!”

  “ok,李,我们按照你说的做,但是请把枪挪开一点好吗?伙计,你可不要走火。”

  威廉姆斯第一个扔掉手上的包裹,鲍勃似乎还想赌一次,但是被旁边的金拉着也扔掉了手上装得满满的包裹,脸色异常难看,林涛甚至能看清楚他眼里的愤怒。

  但是他并不为之所动,眼下的局面容不得他迟疑。

  “金,你把那些钱全拿上!”

  指了指一个并不大的包裹,金依言拿起来有些不解地看着李长江。

  “威廉,你把这里的水带上,快!”

  枪口转而对着威廉姆斯,他只好把脚下袋子里的东西全倒掉,然后开始装水,大概装了七八瓶矿泉水之后,李长江才让他站起来。

  “鲍勃,你扶着蒂姆走在前面,威廉,你们跟着他,快走!”

  被李长江用枪指着,尽管心里不乐意,但是几人还是照办。

  哐当一声。

  李长江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转身一看,竟然是一个金碗一样的东西,里面还掉下来一个蓝色的布袋,巴掌大小,上面绣着一面五星红旗,真是特么的少见。

  弯腰把布袋捡起来,有些沉,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李长江正想拉开看看,身后突然一阵骚动。

  砰砰!

  子弹几乎是贴着头皮射入地道墙壁上。

  李长江一阵胆寒,顾不上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了,一把塞进口袋里就开始往前冲。

  “fuck!快跑!”

  其实听到枪声,不用李长江用枪指着,众人就开始一路狂奔,一口气足足跑了十来分钟后才看到一堵门。

  炸开门冲出去之后,众人发现外面似乎是一处漫无边际的沙地,天色很暗,但是仍能隐约看得清地上的砂砾,除了一辆废旧的军车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

  嘭嘭!

  身后的地道里再次传出枪声,叛军已经不远了。

  “头儿,快做决定往哪边跑。”

  威廉姆斯看了看四周,身后是班加西城,肯定不能回去了,左右两侧都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再加上是深夜,一时间很难判断。

  “往这边,快走!”

  他只能凭借直觉往右侧跑,如果没有错误的话,的黎波里应该就是这个方向。

  众人随即开始玩命似地往前跑,李长江还不忘了往出口里面扔了一颗手雷,轰地炸响,但是除了炸死几个追兵以外,似乎并没对地道造成太大的损伤,将近百来个叛军士兵直接冲出来紧紧地吊在几人身后穷追不舍,简直就跟磕了药差不多。

  不知道跑了多久,李长江只觉得浑身都有些虚脱,两条腿跟灌了铅似的,如果不是后面的追兵让神经一直紧绷着,他甚至想直接躺下去。

  夜色越发地浓郁。

  已经是凌晨3点钟,温度变得极低。

  “不行,我跑不动了,休息一会儿吧!”

  终于,第一个坚持不住的是已经受伤的蒂姆,随即众人也开始纷纷停下来,直愣愣地就往沙地上四仰八叉地躺了下去。

  趁着众人休息的间隙,李长江举起枪透过瞄准镜往身后看了看,在可视距离内确定并没有人追上来之后才松了口气。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