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出其不意

猎杀全球 +A -A

  (求一个推荐票,米饭哭死在电饭锅里。)

  二三月的首都仍然显得有些春寒料峭,可能是气候太过于严寒,在南方柳枝已经渐渐突出新芽的时节,首都外环护城河两岸的柳枝仍然光秃秃的一片略显得萧索。

  西郊。

  北方大学的校园里已经多了许多年轻的面孔。

  春节刚过,新学期伊始。

  一辆黑色的长城越野稳稳地停在北方大学学生第五公寓楼下,车门推开,刘波从驾驶室里下来拉开另一侧的车门,只见里面走出来一个极为年轻的女郎。

  身材高挑挺拔。

  “小孟,有时间就去刘哥家里玩。”

  “嗯,好的,谢谢你,刘哥。”

  一件黑色的束腰羽绒服,淡蓝色的牛仔裤紧紧地包裹着盈盈一握的细腰,臀部微微翘起,孟瑶的脸色微微有些红润,不过整个人的精神恢复得还不错。

  从班加西撤出来之后,她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直接回学校,有关班加西的遭遇,她并不想告诉父母和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除了平添烦恼以外,应该没有任何作用。

  “你这是跟我见外了是吧?”

  刘波的脸色立马就拉了下来。

  “行了行了,摆脸色给谁看呢。”

  “小孟,你过来。”

  说话的是一个显得极为知性的年轻少妇,三十出头的样子,一对丹凤眼显得极为凌厉,不过此刻却满脸都是笑意,还微微带着一丝嗔怒地瞪了刘波一眼,随即走下车。

  孟瑶依言走过去。

  “小凤姐。”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叫我嫂子。”

  徐小凤眼波流转,显得很干练却一点都不失女人味。

  “嫂子。”

  “这还差不多,别听你刘哥瞎说,到周末了就打电话给我,我开车来接你,以后就把家里当自己家,嗯?”

  “嗯!”

  眼角一红,孟瑶有些忍不住地流出眼泪来,没有人知道这一路上她经历了怎样的处境,如果不是刘波一路鼓励她,她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回到这座校园。

  而徐小凤在经历了丈夫失而复得的心情之后,对这个跟刘波一路同生共死的小姑娘也喜欢到了极点。

  从利比亚回国后,刘波离开外交部之后就带孟瑶回去,这段时间孟瑶一直在他家里住。

  徐小凤也习惯了这个漂亮女孩子跟在自己后面忙活。

  “这张银行卡拿着,密码是你和你刘哥回国的日期。”

  徐小凤掏出一张银白色的卡片塞入孟瑶手里,但是她怎么也不肯接。

  “嫂子,我有钱,华新社还给我开了一笔工资呢。”

  其实孟瑶说少了,不光是工资,华新社还给了他们一笔不菲的安抚费用,只不过孟瑶把这些钱都寄回家了,老孟家同样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

  “小孟,你就收下吧,这些钱不是我和你嫂子给你的,这是长江给我的钱,我把它交给你,如果你还认他就收下吧。”

  孟瑶闻言没有半点迟疑,只是沉默了一下就接了卡片。

  但是听到李长江名字的时候,整个人不由得有些发颤。

  卡里的钱不多,但是也不少。

  李长江走的时候把身上将近一万多的美金都留下来了,加上之前给的那些有接近13000多美金。

  刘波回国后的这段时间里把这些钱都换成了人民币,一共有8万多将近9万块钱的存款。

  “刘哥,长江他--”

  “你放心,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嗯!”

  女孩的声音轻若蚊蚋。

  孟瑶不傻,她从刘波有些躲闪的眼神里看得出来希望很渺茫,但是她会一直等下去的。

  死死地攥着那张卡片,等孟瑶的身影完全没入楼道里,刘波和徐小凤才开车离开。

  两人一路上一言不发,显得很沉闷。

  “那孩子回来的概率是不是很小?”

  过了好一会儿,徐小凤才问了一句。

  “哎―我也不想骗她,但是----但是―你也看新闻了,现在班加西已经完全被反政府军控制了,他根本就不可能会成功,他怎么就那么傻呢!呜呜---”

  说到最后,刘波竟然忍不住把车停在路边熄火,把头埋在方向盘上就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是此时此刻,刘波是真的忍不住了。

  “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长江,不仅仅是我,就是孟瑶,还有其他的华夏人都活不了,是他救了我们啊!”

  刘波有些语无伦次。

  徐小凤轻轻拍着丈夫的后背,她其实也很后怕,一开始在新闻上看到利比亚爆发战争的消息,她几乎整个人都崩溃了。

  尤其是大使馆确认了刘波失踪之后,她几乎想到了死,但是在经历了锥心刺骨一般的痛苦之后,她竟然再一次接到了大使馆的电话,说丈夫已经平安找到并将顺利回国。

  这种煎熬她再也不想多承受一次了。

  而当刘波向她讲述了那些经历之后,她才明白,原来自己的丈夫能够回来,竟然是由于一个叫李长江的年轻人舍身忘死才捡回的一条命。

  她的确很感激李长江。

  或许也正是如此,才爱屋及乌地把这份感激之情都转移到了孟瑶身上。

  “要不我们去长江家里看看吧?”

  “再等等吧,万一长江真回不来我们在过去,现在去容易给他家人造成恐慌。”

  “嗯!”

  点了点头。

  刘波随即再次发动车子往外交部驶了过去,现在每天都去一趟外交部似乎已经成了刘波的习惯。

  他必须第一时间获知任何跟李长江可能有关系的信息。

  而此时。

  远在班加西,李长江不可能知道竟会有许多人在等自己回去。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岗哨,静静观察四周的情形,等确定无误之后才做了一个出击的动作。

  随即另外3个黑衣人才潜伏出来。

  “鲍勃,你跟金从那边,负责外围的警戒,随时准备接应我们撤退,我跟蒂姆进去找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一开枪我们就暴露了,到时候后整个班加西都会是我们的敌人。”

  “clear!”

  “clear!”

  “Iget!”

  几人校对了一下手腕上的钟表之后,马上就开始分头行动。

  四人都是全副武装,李长江和蒂姆猫腰进入一座营地的野营帐篷后,随即就传出几声闷响,等他们再次出来的时候赫然已经换了一身叛军的衣服。

  低着头往南部营区走过去,路上几波叛军巡逻队擦肩而过,但是对方显然并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

  金和鲍勃则同样换成了叛军士兵的装束站在营区的装甲车附近,一旦见机不妙马上就可以开车冲出去。

  “你们说那个华夏人会在哪?”

  在离南部营区几条街之外一处院落中,凯撒佣兵团的成员纷纷聚拢在一起讨论李长江的踪迹。

  巴蒂的脸上的神色显得很轻松,有威廉在手,只要鹰狮的其他人和那个华夏人还没死,明天对方就肯定会出现。

  但是巴蒂似乎笃定错误了一件事情。

  “头儿,如果他们今天晚上来救人的话---”

  巴蒂突然一愣。

  今晚?

  不好!

  他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抓起枪就开始往外冲。

  “快抄家伙。”

  该死的利比亚人!

  但是此时此刻,巴蒂只能寄希望在那些利比亚人身上,希望是自己多疑了。

  不过巴蒂很清楚。

  作为自己的老对手,鹰狮绝对会给那些利比亚人一个措手不及。

  (欢迎加入猎杀群:121162553)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