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背后一刀

猎杀全球 +A -A

  (求推荐票啦啦啦啦!推荐票给力起来,米饭等着推荐票爆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长江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的整条左臂已经开始变得麻木,如果不是心中憋着一股气,他恐怕早就已经松懈下来。

  不远处。

  眼前的画面仍旧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还是那些建筑,断壁残垣一般,掩盖着一切繁华和虚伪,只剩下平静以及暗藏在平静背后浓郁的杀机。

  夜色渐渐临近。

  傍晚的班加西温度开始急剧下降,李长江微微觉得身上有些寒意,冷冷地盯着那处楼宇唯一的出入口屏气凝神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他确信没有任何人从那栋大楼里出来,所以枪手仍然在楼宇内并没有变换位置。

  而现在,自己就是那个猎人。

  “fuck!”

  “汉,那个华夏人肯定就在附近。”

  “我知道。”

  “我们的情报有错误,那个华夏人是一个高手。”

  尽管嘴上对李长江无比轻视,但是汉并不会真的蠢到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初上战场的菜鸟。

  如果没有长期在战场上形成的敏锐意识,他根本就不可能躲开自己刚才的那一枪。

  但是因为情报错误,现在他已经错失了最佳的射击机会。

  而另一侧。

  威廉姆斯等人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头儿!”

  “头儿。”

  鲍勃喊了两声,但是并没有听到威廉姆斯的回答,他不禁有些奇怪。

  “蒂姆!”

  “what?”

  “头儿呢?”

  鲍勃一转身竟然发现已经不见了威廉姆斯的踪迹顿时大惊。

  嘘!

  金突然嘘了一声。

  随即低着身子往右侧的排水沟指了指。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淡淡的夜色下,威廉姆斯竟然沿着排水沟缓缓地往另一侧的建筑爬了过去。

  “头儿想干什么?”

  金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看到威廉姆斯离对面建筑的大门越来越近,几人不由得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气氛骤然就变得极为紧促起来。

  威廉姆斯的确是在冒险,因为谁都不清楚对面楼宇内的枪手是不是仍然在找准时机进行射击。

  排水沟尽管能够遮住半个身子,但是风险仍然极大,威廉姆斯等到天黑才行动也是忌惮这一点。

  他现在是在赌。

  赌对方没有携带夜视仪。

  但是这可能吗?

  楼上。

  见天色已经变暗,汉和同伴迅速地从随着携带的作战工具包里拿出红外夜视仪,墨绿色的画面落入眼帘时,他很快就发现了藏匿在下面排水沟后的蒂姆等人身上。

  “咦?”

  那个叫汉的白人男子突然惊异地叫了一声。

  “汉,发现什么了?”

  “你看下面,怎么只有3个人?”

  另外一个白人男子随即看过去。

  1―2―3--

  3个?

  “不好!”

  心头一跳,他突然就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但是等他四处搜寻另外一个人的踪迹时已经晚了。

  借着夜色之便,威廉姆斯已经成功潜入到右侧的楼宇内,随即就地潜伏进行射击。

  嘭!

  哒哒哒!

  嘭嘭!

  枪声骤然响起。

  李长江心头立马一跳。

  而楼宇里面,枪声刚一响起,汉和同伴立马就意识到了危险。

  “Fuck!”

  “快闪开!”

  砰砰!

  两声枪响。

  子弹已经穿透窗帘啪地一声竟然直接击中了两人身侧的狙击架子,枪口移动,汉竟然在慌乱之下扣动了扳机。

  咻地一声。

  冰冷的金属撞针以一种肉眼难见的速度猛烈地撞击到子弹上,火药瞬间燃烧释放出强大的能量体将子弹推出枪膛。

  火光一闪。

  李长江双眸猛地睁大。

  等的就是你。

  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

  咻!

  拉动枪栓。

  再次扣下扳机。

  咻!

  子弹带着一丝愤怒,不到50米的距离几乎是瞬息及至,等汉察觉到自己的错误并想去修正时,他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胸口突然多了一丝凉意,随即意识就已经渐渐消散。

  “汉!”

  “汉!”

  “fuck!该死的华夏人,fuck,fuck!”

  剩下的那个白人男子见汉竟然直愣愣地倒了下来,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再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了。

  有些手忙脚乱地地上的东西收起来,端着手中的突击步枪就开始从楼下撤退。

  他很明白。

  汉已经死了,如果再待下去的话,除了死他没有第二种可能。

  黑暗中。

  透过瞄准镜,李长江已经看到了那一丝飞溅出来的血花,一击得手,他没有停留,而是拔腿就开始朝楼宇内冲刺。

  另一测。

  鲍勃和蒂姆三人见状,也不在遮掩了,拔腿就从排水沟里起来冲了出去。

  但是还没等几人来得及跟李长江汇合。

  一道光束猛地从左侧的街口照射过来,随即就是一波大口径机枪射击的火舌猛地喷发出来。

  哒哒哒哒!

  Fuck!

  快隐蔽!

  “鲍勃,快过来!”

  看到那串骤然喷发出来的火舌几乎是在瞬间就把李长江刚刚的藏身之地犁清,威廉姆斯不禁一阵心惊肉跳。

  太可怕了!

  该死的利比亚人竟然背后开枪,就知道他们靠不住。

  从来人的装束上,威廉姆斯的确已经发现来人正是利比亚叛军,但是在突然冲过来的队伍里面,他也发现了凯撒佣兵队的队长巴蒂。

  心头暗自一动。

  “果然是他!”

  “头儿,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还在里面。”

  看到眼前的情形,鲍勃等人就是傻子也看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凯撒那帮王八蛋竟然对他们出手了。

  “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先等等,李还在里面。”

  眼前。

  那两挺被夹在皮卡上的大口径机枪足足扫射数分钟之后才渐渐停息下来,轰地一声,之前汉藏身的那栋大楼发出一道巨响,随即就看到一阵灰尘从里面喷涌出来。

  “****!”

  “头儿,李--”

  蒂姆和鲍勃的脸色很快就为之一变。

  此刻李长江的处境的确不怎么好,子弹压得他很难挪动半分位置,整个人都将头埋在墙根。

  大楼内部烟尘四起。

  枪声停歇下来。

  街道上,巴蒂看着不远处已经变得千疮百孔的建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在他身边站着的赫然就是之前跟威廉姆斯接触的那个利比亚军官。

  “halide上校,如果能够歼灭鹰狮佣兵团,我想您的大名一定会传遍整个佣兵界的。”

  巴蒂的笑容怎么都看起来有些谄媚。

  “非常好。”

  那个名为halide的上校似乎对巴蒂的话极为满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