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又见坦克

猎杀全球 +A -A

  如果连自己的老子都护持不了,他日又怎么为人子,为人父。

  李长江断然不是那种人。

  老李家人丁兴旺,并不缺他这一脉传宗接代,但是李长江几乎可以想象到刘芬痛不欲生的情形,为人子女,又怎么忍得下心见到此景。

  所以在跳下使馆围墙的那一瞬。

  李长江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冷静,老辣,甚至有些冷酷起来,他很清楚,这一去不是生就是死,没有其余的选择。

  只是可惜了身后那些美好的东西。

  如果这一趟大难不死,他将会用尽一生来守护那些东西。

  身形没入黑夜中。

  肚子上还有些隐隐作痛,使馆的卫生人员已经帮他消毒包扎过,伤口基本上没什么大碍。

  此时的的黎波里显得有些安静。

  一路沿着使馆街出来,李长江掏出地图,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要去的目的地。

  塔朱拉。

  这是靠近的黎波里东侧的一个城镇,也是通往班加西的沿海公路必经之地。

  但是现在卡扎菲政府已经在这一带布置了重兵把守,自己要过去的话很难。

  李长江花了200美元拦了一辆车直接赶到的黎波里市郊的岗哨附近。

  “布拉布拉?”

  “你说什么?”

  那个当地人叽里呱啦了一阵,李长江见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前面的岗哨,然后才用一个跳跃的动作,立马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yes,我要从哪里过去,过去,你明白吗?”

  手语带着猜测,两人总算是达成了一致,不过李长江还是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一直看到那个当地人手里掏出一张刚才自己给他的美元,才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你是说用钱收买他们?收买,你懂吗?”

  摇了摇头,两人之间毫无共同语言。

  “吉拉,呜哩哇啦--”

  那个利比亚人又一阵抽疯不知道说些什么,李长江正要继续跟他理论,但是他竟然已经一脚踩下油门,轰地一声发动机猛然发出一阵轰鸣声,在略显得宁静的夜晚犹如一道炸响。

  啪啪啪!

  哒哒哒!

  子弹横飞过来。

  噼里啪啦地冒出一阵火星子,远处的哨卡的利比亚政府军竟然直接往这边包抄了过来。

  但是让李长江有些愕然的是,那些政府军竟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径直朝他们身后的一溜车队扑了过去。

  嗖!

  远处,一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白色尾焰从一辆皮卡上射出猛然冲到哨卡的防御工事上,轰地一声浓烟骤然升起。

  哒哒哒!

  啪啪啪啪!

  嘭!

  砰砰!

  浓密的枪声犹如骤雨一般倾盆而下,等李长江踹开车门出去的时候发现那个利比亚本地的司机竟然已经被打死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暗骂了一声。

  李长江极快地躲过双方交火的视线跑到靠近哨卡的防御工事一侧打算伺机冲出去,但是眼前的形势让他不禁有些心生后怕。

  两挺大口径机枪躲在水泥加固的掩体后面呈90度角交叉射击,射击面几乎覆盖了整个正面的路线,如果不敲掉这两挺机枪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冲的出去。

  那群不知道身份的家伙火力虽然很猛,但是正面强攻的方式很难凑效,而且这一队政府军似乎是有意在这里等他们,火力并不弱。

  咻!

  嘭!

  突然。

  一道极为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是狙击步枪。

  李长江趴在地上,抬头顺着声音的传来的方向往外围看了过去,灯光太暗,看不大清楚。

  咻!

  噗!

  枪声极为特殊,李长江屏住呼吸脑子里立马就浮现出在影视作品里面听到过的枪声。

  巴雷特!

  这绝对是巴雷特特有的枪声。

  12.7毫米的大口径穿甲弹射出枪膛,击中水泥工事简直就像是一颗重型炸弹,但是即使如此仍然很难穿透厚度可达几十公分的钢筋混泥土防御墙体。

  巴雷特的型号很多,即使是穿甲弹也有不同类型,李长江无法判断对方是使用什么型号,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在理论上都是可以击穿这堵墙的。

  当然。

  前提是枪手必须连续击中同一个地方,这对于射手的要求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

  “fuck,头儿,无法穿透,无法穿透!”

  李长江并不清楚王牌狙击手是什么水准,但是如果是他的话,凭借自动瞄准系统,在不到30米的距离内要连续几枪击中同一个地方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对方显然没有这个水准。

  事实上李长江的认识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即使是王牌狙击手也很难确保在一定的距离内连续几枪击中同一点,他之所以能够击中并不是因为他的射击水平已经达到王牌狙击手的层次,而是因为那个神奇的瞄准系统加上距离。

  这也就是为什么杨建勇认为他已经进入精准射击手层次的原因,因为杨建勇忽略了距离,一旦超出自动瞄准系统判断的有效射击距离,那么李长江的射击精度就会大大降低。

  甚至脱靶。

  “fuck!”

  “路易斯,快敲掉那个火力点,他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

  “****,我根本就无法穿透防御工事。”

  “蒂姆,你有什么办法?”

  “快看,那里有人。”

  “金,你快看是不是亚洲人。”

  在正面的进攻点上,几个身形极为精悍,脸上涂着迷彩的西方男子突然把目光对准了正从政府军防御工事下面缓缓爬行的李长江。

  “****,怎么会有人在这里。”

  “鲍勃,你去救他。”

  “fuck,为什么是我,来不及了,头儿,你拿主意?”

  几人相视了一眼。

  都等着为首的那个白人男子做决定,他们是一群雇佣兵,根本就不用顾忌什么人道主义。

  但是无法否认的是,他们都是从各国的军队里退役的精英,滥杀并不是他们的天性。

  “fuck,该死的家伙,你们继续输出火力,我去救他。”

  说完整个人就窜出去,同时,其他人的火力开始大增,顿时就压得政府军一侧抬不起头来,除了那两挺大口径机枪仍在射击以外。

  李长江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看到一个身形异常高大的男子往自己扑了过来,随即腰上一紧,整个人就被抱着翻滚了出去。

  噗噗噗!

  一溜子弹击中在自己刚才趴着的地方,心底不禁一阵后怕。

  “Thankyou!”

  “Fuck!You,你是谁?”

  李长江学了十来年的英语总算是头一次派上用场。

  不过对方可并没有领情,开口就是一句fuck。

  李长江其实很想问候他全家的,但是人家毕竟救了自己一命,只好忍了。

  不远处。

  政府军已经开始骚动起来。

  而在两人身后,李长江几乎已经听到了装甲车发动机声,还有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嘎嘎声响。

  这种声音特么的太熟悉了。

  “我艹,又是坦克。”

  (排名狂降,求推荐票多来一张!欢迎加入猎杀Q群:121162553)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