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以父之名

猎杀全球 +A -A

  对李长江而言,这的确是生财有道。

  利比亚叛军实质上都是反政府组织拉起来的普通人,甚至不乏农民和小混混,按照新闻里面的说法。正是以M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对反政府武装的支持,才使得卡扎菲那个混蛋在被描述成一个大魔王的同时还无法打赢一场由农民和小混混参与的战争。

  当然。

  雇佣这些人打仗,反政府组织自然舍得花大价钱,所以几乎每个人手中都有个千儿八百甚至更多的美金,这一点都不稀奇。

  稀奇的是,李长江竟然还在一个混蛋口袋里掏出来了1块金表,不管真的假的先塞进口袋里再说。

  十几个叛军,加起来他一共找了有近万美金,这也是一笔不菲的财富了,李长江可不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钱有着什么作用。

  之前如果不是他从尸体上掏出来的那些钱,刘波和孟瑶还指不定跑不跑得出来。

  “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我们马上出发,此地不宜久留。”

  瞥了李长江一眼,杨建勇也没说什么,发死人财总比抢活人的好,只是心底却多少对李长江的判断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找到3辆车。

  刘波、孟瑶还有李长江和另外两个记者坐在一辆车里,汽车发动后,身后的硝烟渐渐变远,但是李长江心底却不由得一阵忐忑。

  几个小时后。

  等众人通过数道关卡进入的黎波里市区,众人脸上的神情才变得慢慢平静下来,但是越是临近的黎波里,李长江却越发地显得躁动。

  他老子李林到底逃出来没有!

  这是他最关注的问题。

  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赶到华夏驻的黎波里的大使馆,但是使馆的大门紧闭,不过幸好还有一位吴姓的官员带着一只小规模的使馆卫队在留守。

  一群人冲进使馆。

  喝水的喝水,吃东西的吃东西,吃相有些难看,但是却无人顾得上这些了。

  整整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如果不是求生的意志一直在撑着,恐怕早就已经倒下去了。

  “来,吃慢点。”

  把一小块面包塞进孟瑶嘴里,她不禁有些脸红。

  但是眼里的那种爱意谁都看得出来。

  眼前的李长江朴实无华,从外表看没有丝毫让人倾心之处,但是孟瑶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生死相托,而李长江却经受住了这种考验。

  没有人比她更明白李长江的可靠之处。

  在使馆二楼的办公室内。

  大门紧闭,两个警卫站在门外显得极其严肃。

  一口气喝光农夫山泉的矿泉水,郝兵这才缓了口气,扯下几片面包塞进嘴里。

  “老郝啊,你总算是回来了,国内已经打了几次电话过来了。”

  “差点就回不来了,现在形势怎么样?”

  嘴里嚼着有些干涩的法式面包,郝兵说话不是很清晰。

  “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一团糟,整个利比亚都乱了,难民都在往边境跑,埃及和******方面已经关闭边境了,不过目前国际局势很明朗,西方国家支持反政府组织以班加西为中心建立了武装政权,目的就是为了推翻卡扎菲政府。

  战争是不可能避免了,大使馆前几天一直在撤离,华人基本上都出去了,就剩我们几个在这里等你们,总算是让我给等到了。”

  “那我们的态度呢?据我所知利比亚可是有大量的华资企业的。”

  郝兵眉头一皱。

  “国内的态度你也知道,这是利比亚内政,我们不会干涉的,至于华资企业,等利比亚局势稳定下来再谈,你的任务完成了?”

  后面这句话其实是不该问的,那位吴主任其实说完这句话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违反规定。

  “你不用告诉我,我马上联系江州舰的陆谦上校,让他派人来接你。”

  “行,老吴,那就麻烦你了,还有一件事,利比亚华人名单你这里还有吧,我向你打听一个人,李林,江南省东平市人,你务必要帮我找到整个人现在在哪。”

  “这么严重?”

  吴波其实很清楚郝兵的为人,见他竟然如此慎重,不有的有些好奇这个李林究竟是什么人。

  “其他的事情你不要问了,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入夜后。

  整个的黎波里的夜空不再明亮,而是变得一片深沉,

  街头上时不时就会响起零星的枪声,即使明白反对派离这里还很远,但是对战争的恐惧还是让很多人选择离开这座城市。

  李长江辗转反侧地有些难以入睡。

  其实自从下午大使馆的人告诉他现在无法联系到华人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他老子李林极有可能还在班加西没有出来。

  杨建勇那个混蛋甚至在躲着自己。

  嘭!

  一拳头砸到墙上,骨节上隐隐有些酸痛。

  “不行,我必须回去,我要回去找到我爸,否则我该怎么回去面对我妈。”

  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脸上的表情在黑色的夜幕下狰狞得有些可怕。

  悉悉索索地穿好衣服,极为轻巧地拉开卧室的门看了一下马上又关上,门外的客厅里有人在值班,就这么出去肯定不行。

  来来回回地在卧室里走了几次。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窗户,李长江心底一动,立马凑到窗户上看了看,窗户外面就是使馆的围墙,如果能够跳到围墙上,那出去应该就不难了。

  极快地从行李包里掏出一把多功能军刀将窗户上的防盗卸开一道口子,李长江试了一下,刚好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脸上顿时一喜。

  随即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将包里面的东西清空,把那些美元全部塞进包里,拿了一只手表和一张利比亚地图,其余的东西除了一些巧克力和几瓶水以外什么都没拿,留了一张字条之后,就直接把包扔了下去。

  就在李长江的身形没入黑暗中不到片刻之后,一道全副武装的人影才从使馆二楼阳台的阴影里走出来,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

  “你怎么不拦着他?”

  “拦住有用吗?你比我还清楚,他这种人不到黄河不死心,你以为我们骗得了他吗?只要李林没又找到,他就不会罢休的。”

  转即又陷入一阵沉默。

  杨建勇比任何人都清楚。

  此时的李长江就像是一头受伤了但是无法被束缚的猛兽。

  这一战与他而言无可避免。

  即使不是为了别的,仅仅是以父之名就够了。

  “报告!”

  身后,李小毛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说!”

  “队长,武队长已经到了。”

  “武长顺到了?马上叫醒所有人,我们立即撤退。”

  “是!

  脚步声响起,事关的宁静顿时就被打破。

  (今天的收藏和推荐票真像是日了哈士奇的低迷,求推荐票!糯米饭给你吃。)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