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美金才是好东西

猎杀全球 +A -A

  (火力不够啊,推荐票顶起来,求四面八方的兄弟们到来给米饭支持一票,一个收藏,一个点击。)

  夜色渐渐褪去。

  东边的天幕上也多了一丝亮光。

  利比亚地处临海的沙漠边缘,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利比亚强烈的沙漠性气候。

  在位于苏尔特湾附近的沿海公路上,漫长的公路线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人影,不过路边上时不时就看得到被弃置的汽车。

  有些吃力地把孟瑶放在地上,刘波从腰上取下一个水壶喝了口水,又站起来朝四处看了看,然后才坐下来稍作休息。

  他已经背着孟瑶持续走了四五个钟头,如果不是自己还活着,刘波自己都无法想象他竟然有这么大的毅力。

  他现在前所未有地相信人只有在求生的时候才会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意志力。

  “唔―”

  突然。

  耳边响起一声低吟。

  刘波立马转头一看,原来是孟瑶醒了。

  “啊―刘哥。”

  “孟瑶,你醒了,来,喝点水。”

  把水壶嘴凑到孟瑶嘴边让她喝了几口。

  咳咳―

  “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孟瑶摇了摇头。

  睁开眼看到尽管天色仍旧有些昏暗,但是远处的海面上已经出现一丝亮光的情形,她缓了缓脑中有些混沌的思绪,随即就想到自己应该是昏过去了。

  “刘哥,我们现在是在哪?”

  “我也不知道,出城后我按照长江告诉我的方向背着你沿海岸线一直往西边走,现在我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刘波心里有些苦涩。

  “长江?”

  孟瑶似乎有些狐疑。

  “就是救了我们两个的人。”

  想到李长江离开时说的话,刘波一愣就从怀里摸出那个红绳子穿着的袁大头递给了孟瑶。

  “喏,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他说这是给你道歉的礼物。”

  道歉?

  想到先前那个碰到自己胸口的男子,孟瑶的脸色不禁一红,胸口似乎还有一股隐隐的灼热感。

  接过刘波手里的红绳,孟瑶用力攥紧。

  “他去哪了?”

  问这句话的时候孟瑶心里突然一紧却仍旧存着几分侥幸。

  但是看到刘波突然黯淡下来的脸色和沉默不语的表情,心里马上就一阵抽痛仿佛有些痉挛一般。

  “你放心,他不一定牺牲了。”

  随即刘波就跟孟瑶简单地说了一下她昏迷之后的事情,想到自己竟然被李长江抱着一路冲出城,孟瑶脸上立刻就多了一丝酡红色。

  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很温馨,但是无疑,李长江给自己的印象实在是太过于深刻了。

  她仍然记得自己在黑暗中听到他的声音瞬间就软下来的情形。

  那是一种信任,一种毫无保留的信任。

  缓缓将红绳套在脖子上,刘波看得出来,孟瑶已经对李长江动了感情,他并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毕竟李长江一个人单枪匹马杀进城里,有很大的可能再也不会出来,但是不管如何,他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是自己的兄弟。

  没有经历过战火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那种从血与火中一起杀出来的感情究竟有多么珍贵。

  “吉人自有天相的。”

  刘波更清楚孟瑶有多么优秀。

  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官方媒体。

  华新社向来只从几个顶尖的高校里面招收实习生,北方大学虽然也是名校,但是显然比不上首都大学和清华大学这样的顶尖大学。

  但是无疑。

  能够从众多名校的学生里面杀出重围获得这个实习名额,孟瑶绝对是极为出色的,更不提这个女孩子本身的样貌条件就极为出色。

  即使是现在狼狈至极也难掩她的出色。

  爱上李长江。

  结果如何,刘波并不想去猜测,也不愿意去揣测未来会是怎样的。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按照李长江吩咐的,带着孟瑶把她平安地带回国去,如果李长江真的阵亡了,或许这也是他最后的一个心愿。

  想到这里。

  刘波的眼圈不禁有些泛红。

  他不知道李长江为什么一定要杀回战场,但是肯定不是单纯地为了就那些华人。

  但是仅此就够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勇气。

  “我们继续走吧,天快亮了,我们必须在叛军往西边进攻之前赶到的黎波里。”

  “嗯!”

  稍作休息之后,两人就起身继续往前走。

  “快趴下!”

  突然,刘波几乎是有些粗暴地把孟瑶拉倒在地上,两人就那么直挺挺地趴在了公路边上,转瞬之间就听到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

  是车!

  刘波缓缓探起头往来时的方向看了一眼,一辆皮卡极快地开过来,车上的人有些看不大清,一直到车开到附近,才认出来开车的似乎是一个利比亚人打扮的女性。

  “你在这里等着不要出声,我出去看看,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也不要出来。”

  不等孟瑶说话。

  刘波已经飞快地窜了出去跑到路中央。

  “嘿!嘿―快停车,嘿!”

  一阵紧急刹车。

  轮胎和地面滑动时发出的那种几乎令人崩溃的声音让刘波的心跳猛地开始加剧狂跳。

  但是他并没有避开。

  车停下来了。

  嘭!

  车门被推开。

  就在刘波迟疑之际,他突然猛地跳开。

  哒哒哒!

  一梭子弹打过来,如果不是刘波见机不妙躲开,恐怕就直接打到他身上了。那个利比亚妇女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举起枪就要继续射击时,刘波已经用英语喊了出来。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我是难民,华夏人!”

  半信半疑地放下枪。

  “你是华夏人?”

  “yes,yes,我是一个华夏人,你看,我没有武器。”

  听到对方竟然听得懂英语,刘波不禁有些侥幸,示意了一下自己身上是真的没有武器,那个利比亚女人这才收起枪走过来。

  “你好,我是华夏人,刘波。”

  “你好。”

  “我-我们想搭你的车,可以吗?我给你钱,美元要吗?”

  刘波朝草丛里招了招手,孟瑶就站起来走了过来,看到竟然还有一个人,那个利比亚妇女立马举起枪,吓得刘波连连摇头。

  “no,no,她是我的同伴,不是敌人。”

  不过似乎不用刘波解释,看到是一个华夏女孩,那个利比亚妇女已经主动放下枪,此时刘波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美元,都是之前李长江交给他的,不过他也没有全部拿出来,只是抽了大概1000多美金的样子。

  利比亚妇女现在的处境看起来也不是很好,看到她有些迟疑地接过这些钱,刘波这才笑了笑,林涛那小子竟然猜对了了,还是美元好使。

  拉开车门钻上车。

  刘波和孟瑶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利比亚女人会这么敏感了,原来在车后座上竟然还有两个孩子,似乎是一对兄妹。

  “嘿,你们好。”

  刘波问了句好,不过似乎没有人搭理他,刘波有些怏怏地闭上嘴不再说话。

  发动车子。

  很快。

  他们离的黎波里就越来越近。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