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老乡见老乡

猎杀全球 +A -A

  1个!

  2个!

  --

  一共是9人,加上之前那个逃进巷子里还有被击毙的那一个,一共是9人。

  透过瞄准镜,李长江能够清楚地数清楚下面华夏人的数量,但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里面并没有他老子李林。

  “爸,你到底在哪里?”

  难道出城了?

  不可能啊!

  东边根本就不可能冲得出去,难道从西边出去了?

  李长江只能尽量往好的地方去想。

  这一次来利比亚做工其实也是迫不得已,老李家家境一般,不说是家徒四壁吧,但是在村里也算是贫困户。

  加上自己去年高考没考上,压力顿时一下子就上来了,儿子要结婚要成家,李林和李长江他妈妈刘芬一个是初中文化只会做泥工活,一个是小学文化做了一辈子农民,也不会其他的什么手艺。

  刚好邻村的一个包工头春节的时候招人去国外做工,包吃包住,来回的机票报销,一天将近300块钱的工钱。

  这么大的一笔收入,李林和李长江父子俩都有些心动,合计了一下年初的时候就过来了,谁知道会正好碰上利比亚的形势发生巨变。

  甩了甩脑袋把思绪清空。

  李长江再一次把注意力拉回现实。

  连续击毙几人。

  此时下面已经没有人敢冒头了。

  但是让李长江愕然的是,那些华人竟然动也不动,他简直有些想骂娘,这么好的机会不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个个都是猪啊!

  咻!

  叮~

  子弹打到不远处的铁管上,发出叮的一声。

  忍不住他又朝那帮人开了一枪。

  杨建勇这一次确定了。

  是狙击手。

  “都给我趴下!”

  手一扬,身后众人立刻靠墙蹲了下来。

  其实李长江和杨建勇之间形成了一个美妙的误会。

  李长江连续两枪过去,杨建勇很难辨别对方是敌是友,而李长江则自动脑补为对方知道自己是华夏人,所以潜意识里认为那些话人肯定会不防备自己使劲跑。

  但是事实恰恰相反。

  杨建勇正是因为不能分清敌友,所以这才潜伏下来。

  这栋房子是临街的一处死角,而叛军又恰巧都跑到了左侧的巷子里被李想打得抬不起头来,所以杨建勇他们暂时是处于相对安全的位置。

  只是这突然出现的两枪让杨建勇顿时有些迷糊。

  “队长,是他!”

  “不要轻举妄动,现在敌友未分,我们还是小心点好。”

  过了半晌。

  枪声似乎完全停歇了下来。

  李长江没有继续开枪,而叛军和左侧巷子里的田伟亮也没有开枪,几方人马竟然就这么僵持了下来,但是紧张的气氛却在不断地压缩凝固。

  不出意料的话,一旦这种压抑达到某种临界点,那肯定会爆发成生死之战。

  李长江已经有些焦躁了,毕竟没有参过军当过兵,心态还是有些沉不住气。

  咻!

  又一枪。

  这一次子弹击中的是离杨建勇不远处一辆已经烧得只剩下外壳的小汽车,杨建勇还没明白过来,咻地一声第4枪也响了。

  他有些疑惑地往弹着点看过去,脑中似乎想到了什么。

  4枪。

  但是一枪未中,不仅仅没有打中,而且一枪比一枪偏离得远,对方在干什么?

  突然。

  杨建勇眼前一亮,似乎发现了什么。

  不对!

  对方不是敌人!!

  他猛然醒悟过来。

  难道对方是在给他寻找路线。

  再一次朝李长江射击的几个地方观察了一次。

  这一次杨建勇彻底确定了。

  对方的确是在给自己指路。

  差点误了大事了。

  该死!

  透过瞄准镜。

  看到为首的华人突然朝自己竖起大拇指,李长江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对方还没有蠢到极点,总算是看出了自己的意图。

  李长江的意图很简单,就是希望对方过来。他就是再厉害一个人也不可能击毙剩下的20余人,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且他已经观察到这群叛军手里有通讯器材。

  再不走的话,叛军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就真的没有一丁点希望了。

  而另一侧。

  杨建勇也不再迟疑。

  “李小毛,你跟滕飞和杨胜带着他们从右侧迂回跟田伟亮汇合,记住,汇合后就赶紧去城西,现在只有的黎波里方向能撤出去。”

  杨建勇跟李长江做出了几乎是同样的判断,身后三人闻言也不迟疑,立刻带着其余的华人开始缓缓后撤,连那个已经被击毙的华人尸体也一起带走了。

  等他们都离开之后,杨建勇才从地上爬起来观察了一下,见叛军仍然不敢冒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冲了出去。

  然而还没等他跑出几步远,枪声就响起来了。

  砰砰!

  哒哒哒!

  ****的,竟然是微冲!

  嘭!

  “狗娘养的,给老子等着。”

  咻!

  咻!

  黑暗中,狙击步枪特有的声音让人不禁有些头皮发麻,几声枪响,叛军的火力顿时又哑火了。

  杨建勇知道是那个狙击手在给自己护航,浑身紧绷,枪声刚落,整个人就箭射而出直接往对面冲了过去。

  这一次根本没有任何阻碍就直接冲到对面的建筑然后直接豁了出去横穿十字路口一头扎进了李长江所在的那栋楼。

  一口气跑到二楼。

  冷不丁地被一管枪指着脑袋,额头上瞬间就冒出一层冷汗。

  高手!

  能够无声无息地靠近自己,绝对是高手,但是就在下一刻李长江一开口,杨建勇顿时就懵了,随即就是一阵狂喜。

  “你是什么人?”

  话语!

  艹!

  竟然是华人。

  “你是华夏人?”

  这一下李长江彻底尴尬了,对方一口流利的华夏普通话。

  “对,我是华夏人,你们又是干什么的?怎么会在这里?”

  反问了一句,李长江并没有放松警惕,手指紧扣扳机的声音在漆黑的环境里尤为清晰,只要对方的话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他毫不怀疑自己会扣下去击穿对方的脑袋。

  “这是机密,不便奉告!”

  咔嚓!

  黑暗中,将子弹推入枪膛的声音极为清楚,杨建勇甚至听得见自己急剧加快的心跳声。

  他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

  高手!

  而且还是一名精准级的狙击手!

  最重要的是,对方是华夏人。

  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对方的手里,杨建勇并不怀疑对方会真的开枪。

  但是他是一名军人。

  军人的职责重于泰山,高于个人的生死,即使对方是华夏人他也不能开口泄露任何有关这一次任务的消息。

  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压抑。

  沉默了好一会儿。

  杨建勇突然感觉到脑后的枪口突然被移开,然后就听到一句几乎让他整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的话。

  “那我就信你一回,给,子弹自己拿,这一次我们能不能冲出去就看你的本事了。”

  还没明白过来冷冰冰的枪身竟然已经递到了他手里。

  AK47!

  杨建勇几乎不用低头看就知道这种熟悉的感觉。

  (合同已快递出去,即将签约,求一波推荐票,另:多谢书友发了红包,但是米饭恳求新书期间不要发推包了,我想看看这本书到底有没有潜力,用力冲!冲出个榜首,冲出个明天来!哈哈哈!)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