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救人

猎杀全球 +A -A

  (新书期第三更了,求推荐收藏一切支持!)

  班加西地处沙漠深处,是典型的热带沙漠气候,昼夜温差极大。

  晚上室外温度极有可能在10余摄氏度左右,尤其是经过高强度的运动和出汗之后,冷风一吹直打寒颤。

  跟高楼林立的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相比,眼前的班加西就仿佛是处于同一个地平线两端的另一个世界。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李长江带着刘波避开人群一路狂奔到城西郊区的一处人工密林才停下来稍作休息。

  把背上的SVD和AK步枪解下来,李长江清点了一下所有的缴获,除了两人带着的4把AK步枪以外,还有一把SVD狙击步枪和若干弹夹。

  当然,对于家境并不好的李长江而言,从那几个反政府军手上弄到的4枚金戒指和一沓面值不等的美金他也毫不客气的塞进了贴身的口袋里。

  鬼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带出去,但是看见了就不能浪费。

  刘波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李长江把那些钱仔细地数了一遍,好几次想开口说话都没能说出来。

  他自然知道李长江的行为并不符合自己所一贯坚持的道德伦理,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贪财?

  还是低俗?

  在战场上,这些都不是理由,更何况李长江三番两次救了他和孟瑶。

  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一共是4千多美元。

  把钱塞入贴身的口袋,撕下一个裤袋的外边,李长江仔细把枪管擦拭了一遍,动作生涩地推入弹夹,试着瞄准了一下,感觉还不错。

  有枪在手,他的胆气也大了不少。

  在军人眼中,枪就是第二生命,失去枪对于军人来说无异于少了一次生存的机会。

  李长江并不是军人,但是打蛇用棍,这都是常识。

  稍作休息之后。

  两人也慢慢地回复了一些精力,只有孟瑶仍然在继续昏迷。

  实际上她已经不光是休克,而是昏睡,长时间的高度紧张和惊吓,对于一个没有经过任何军事训练的人来说,极容易导致休克和昏睡。

  从她时不时就说梦话就看得出来,休息够了自然就会醒,现在已经脱离了最危险的巷道,李长江当然也不介意继续抱着。

  温香软玉在怀,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给!”

  “谢谢!”

  看到李长江竟然还有一块巧克力,刘波略有些惊讶,不过也没有多想,接过来就一点点地咬在嘴里。

  带着一丝苦涩的朱古力味在口腔里化开,浓郁的巧克力香味沁入心脾。

  他其实并不喜欢这种高热量的食品,但是此时此刻却觉手上这半块巧克力堪比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

  两人都极为安静地把手上的巧克力每一点碎屑都吞进肚子里,能补充能量就绝对不能错过。

  “你过来,我看看你的伤。”

  刘波依言贴过来。

  看到刘波手臂的伤口上竟然还打了一个蝴蝶结,李长江不禁有些愕然,女人啊!

  还真不是上战场的料!

  “怎么样?”

  刘波对自己的伤势还是很在乎的,他并不确定自己的手现在处于怎样的状况,但是现在似乎已经麻木了。

  “运气还不错,子弹直接穿过肌肉没有留在里面,而且没打中主血管,否则以咱们现在的处境,这只手肯定是保不住,现在血已经止住了,就看能不能及时找到医院让医生给你处理。

  如果拖的时间太长的话,有可能会造成血管堵塞,最后不废也废了,现在这只手是不是很麻木?”

  刘波点了点头,心底不由得有些忐忑。

  何止麻木,早就已经没有知觉了。

  李长江自然不懂医术,但是伤口有没有穿透有没有打中动脉,那是个人就看得出来。

  “当务之急就是去的黎波里,那里有中国大使馆,尽快赶到那里还有可能赶上撤侨的队伍,如果晚了那就不一定了。”

  沉默了一会,李长江突然说了一句。

  从班加西到的黎波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如果是平时直接飞过去不过一个小时左右,至于现在,那就不一定了,在叛军已经攻占班加西的情况下,卡扎菲只要不傻就知道封锁所有从班加西出来的通道。

  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希望卡扎菲那王八蛋还遵守那么一点点国际规则,看在他们是华夏人的份上放行。

  否则就只能坐等被班加西叛军宰杀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更显得低沉。

  “你是什么人?”

  沉默了半响之后刘波忽然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他一路上其实忍了很久。

  “我叫李长江,我刚来这边做工,你们呢?”

  沉默了一下,李长江还是坦诚地告诉了刘波,现在两人也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

  “我叫刘波,是华新社的记者,她叫孟瑶,是北方大学来我们社里实习的学生,这一次我们来利比亚是为了做一个系列报道的,谁知道正好碰上这种事情。”

  刘波不由得有些唏嘘不已。

  “就你们俩?”

  “不是,还有其他几个人,不过叛军打进来的时候冲散了,我们俩跟着当地一个向导,就是之前被打死的那个。”

  李长江点了点头。

  之前那个狙击手在击中刘波之前的确打死过一个白人,应该就是刘波口中的向导。

  不过现在想来,是自己高估那个狙击手了。

  暗自笑了笑,但是随即像是意识到什么,李长江突然问了一句。

  “你是说还有其他华夏人在班加西?”

  看到刘波竟然点了点头,他立马就懵了!

  “我们不是早就开始撤侨了,怎么还有人留在这里?”

  李长江并没有说错,世界各国里面,华夏是第一个开始展开撤侨行动的,几乎是利比亚局势刚动荡起来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但是怎么现在还有人在离毕业。

  刘波闻言不禁有些苦涩。

  说到底还是他们低估了利比亚冲突的风险,由于太过于深入,他们根本就没赶上撤侨,等赶到班加西的时候,战争已经打响了。

  李长江彻底懵了。

  顿时就迟疑起来!

  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救,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很难成功。

  不救?

  但是自己老子李林肯定也还在里面,先前两人被人群冲散,李长江现在越发地肯定李林还在城里。

  救!

  他必须救!

  “你~你想去救他们?”

  刘波有些不确定。

  但是看到李长江猛地点头,脸上顿时就变得一片骇然,但是转念想到李长江之前毫不犹豫地冲出来救了他和孟瑶,心里立马又平静了下来。

  毫无疑问,尽管不知道李长江的真实身份,但是这绝对是一个真汉子。

  即使是到现在,刘波其实还不相信李长江真的是来利比亚做工的。

  他哪里知道李长江和李林父子俩是年初的时候刚刚跟着国内一个工程公司来利比亚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