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生死之间

猎杀全球 +A -A

  枪声响起来的时候。

  刘波看到孟瑶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孟瑶,等会你见机从后门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不要管我了。”

  嘭!

  再次扣下扳机。

  火星子从枪口溅射出来。

  AK系列的后坐力并不是非常大,但是刘波的手臂受伤,额头上仍然冒出了一层豆大的汗滴。

  打完10发子弹,即使是点射,刘波也有些急了。

  他跟李长江约定的是3分钟之后发起攻击。

  但是30发子弹已经打了3分之1,如果李长江还没有动静的话,那就真的危险了。

  叛军的火力不大,却足以压得他抬不起头来,刘波转身看了孟瑶一眼立马冲她喊了一句。

  “不行,刘哥,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跑!”

  “瞎扯淡,你留在这里有什么用?跟我一起死?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都死要好,快走!”

  “走啊!”

  嘭!

  嘴里喝了一句。

  瞄准,手上再次扣动扳机,又一发子弹射出枪膛。

  第11发了!

  枪肚子里还剩下最后的19发子弹,以现在的射击频率根本撑不了多久。

  人到危急之时,总会有一种发自灵魂的震颤,按理说刘波作为一个典型的新闻科班出身的文科男,应该算是比较细腻和胆小的,但是此时此刻却变得有些热血上涌。

  作为国内华新社的一名资深记者,从大学毕业加入华新社到现在变成一线记者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这期间他已经成家立业,如果现在死也算是没有什么遗憾。

  只是孟瑶正值花季,她不该死在这里。

  这一次华新社总共5个人来利比亚,其他3人在战争打响的时候失散,他和孟瑶跟着当地的向导一路逃到这边,那个在外面被狙击手打死的就是向导。

  本来中枪的时候刘波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第一次中枪,只知道疼得厉害,压根就不知道是哪里中枪。

  李长江说话的时候他刚好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跟孟瑶一样,尽管不知道李长江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在利比亚战场上,毕竟同胞要比其他人更值得信任一些,更何况对方还救了自己。

  所以刘波毫无保留地相信对方在正面吸引火力。

  只是现在看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扣动扳机,然后静静地等待,至于结果到底是死还是生,那就只能看天定了。

  “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孟瑶,你听刘哥的,从后门出去沿着我们前面冲出来的那条街道一直往西走,不能去东边,东边现在正在打仗。

  你记住,如果你逃出去了,回国把这块表交给我的家人,告诉他们,我很爱他们。”

  刘波把声音压低,但是说出这句话来,声音仍然掩饰不住地有些哽咽。

  孟瑶摇了摇头捂住嘴,原本白皙的脸上全是灰,眼眶里泪水打着转顺脸流下来映出清晰的两条痕迹。

  她虽然年轻,但是又不傻。

  自然知道这就算是刘波最后的遗言了。

  在此之前,她还是大学校园里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顿时就忍不住了。

  “刘哥-我一定保管好这块表!”

  把手表接过来攥紧,孟瑶回头看了一眼刘波,随即就学着之前李长江的样子从地板上爬到后门那边。

  已经是夜深。

  班加西地处热带沙漠气候带,日夜温差极大,白天高达三四十度,晚上只有十几度甚至几度。

  孟瑶下身是一件紧身牛仔,上半身却只穿着一件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短袖衬衫,外面还套着一件遮阳的白色长袖衬衫,只不过现在也跟短袖无异了。

  一股冷气下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手表上还残留着刘波的体温,顿了一下就猫着腰沿着后门的墙壁往西侧挪动。

  突然。

  她刚刚抬起腿。

  一连串的枪声就在身后响了起来。

  哒~哒~哒!

  嘭!

  “来吧!老子跟你们拼了!”

  是刘波的声音!

  嘭!

  砰~砰--

  紧接着是一连串零散的枪声,又急又快,跟刘波打枪的声音很像,不过快了很多,数息之后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子弹终于打完了!

  孟瑶忍不住闭上眼睛努力不让眼泪留下来,她知道刘波肯定已经遇害了,心里堵得慌,当即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这块表带回国交到他的家人手上,这可能是他们最后的慰藉了。

  壮大胆子。

  孟瑶低着身子沿着墙脚继续走。

  啊!

  突然,她猛地发出一声尖叫。

  随即右手就猛地转身往身后砸了过去。

  就在她挪开步子的一刹那,左臂竟然被人抓住了,心底轰地一下犹如天塌了一般,几乎是本能地反应打出右手。

  “好了,是我!”

  温润的声音从黑暗中传进耳中。

  是他!

  听到这道声音,孟瑶脑中立刻就浮现出李长江那张看不大清楚的脸,几乎是在瞬间就卸下了所有的防备,整个人都被这道声音里的暖意所包裹着,竟然犹如脱力一般直接倒了下去。

  骤然的紧张在听到李长江的声音时瞬间就放松了下来,紧绷的神经一张一弛,可不就直接休克了。

  暗骂了一声。

  李长江伸手把孟瑶揽入怀中,满手的酥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身上还是蛮香的。

  其实就在刘波打完第11颗子弹时他已经找到了最佳的射击点,枪法好不好是其次,不过十余米的距离,凭借光幕自带的瞄准镜,射杀那6个人并不难。

  拦腰把孟瑶横着抱回屋里,刘波脸上已经多了一丝血色,眸子里甚至有些兴奋。

  过瘾!

  真特么太过瘾了!

  刚才叛军冲进来时他也火了,想拼命一搏,啪啪啪就是一个三连发竟然真的干掉了一个离他最近的敌人。

  第一次杀人。

  刘波并没有想象中的后怕和恐惧,反而显得有些神经兮兮的兴奋。

  这一路上经历了各种情况,其实男人从骨子里都一样,都有天生的血性,只不过没被激发出来而已。

  死亡见得多了也就没那么可怕了,在和平的环境里呆久了自然会变得越来越胆小。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士兵才会成为精英的原因。

  “孟瑶她怎么了?”

  看到孟瑶竟然被李长江抱了回来,刘波顿时大惊。

  “没事,有些休克了!你赶快把他们的枪和子弹都找出来,我们带不走这么多,挑几把好的。”

  刘波依言把枪和子弹都搜集到一起,李长江挑了三条最好的,两条交叉着背在背上,不过像是想起来什么又放了下来。

  “你在这里等会,我马上回来。”

  说完不等刘波回答就消失在夜色里,不到五分钟之后,就看到他又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把刘波不认识的枪,还带着瞄准镜。

  俄制SVD!

  不错,这把枪正是之前那个被李长江击毙的狙击手用的家伙,狙击手死了,还留下来几十发子弹,李长江自然不客气全带了回来,往子弹袋里装了6个AK弹夹,选了一把还算不错的AK跟狙击步枪交叉背在背上。

  “你用这把,这一把背在身上,子弹全部带着,我们马上出城,走!”

  刘波也不迟疑,立刻按照李长江的吩咐背上子弹和枪,他也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个看不清长相的同胞极有可能是职业军人。

  至少他没见过哪个普通人在战场上还能这么冷静,而且枪法也太好了,几乎是一枪一个准。

  如果他知道李长江只是一个军迷脑残粉,不知道会不会打自己几个耳巴子。

  拾掇好。

  李长江弯腰把孟瑶横抱起来当先出门,刘波猫着腰也跟在后面,三人的身形极快地没入黑色的夜幕里消失不见。

  (节操都不要了,求推荐票啊!!!字数少知道大家都养着看,但是新书需要支持啊,不能养着养着就养死了,求票喂食!)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