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好--软

猎杀全球 +A -A

  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拳头大小的枪眼,李长江一阵心悸。

  竟然是狙击手!

  在战场上被狙击手盯上绝对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在号称“绞肉机”的巷战中。

  “你大爷的,老子只是一个土鳖啊,用得着大炮打蚊子,用狙击手来对我嘛。”

  这一次李长江是真的快吓哭了。

  但是经历了先前的那一幕,整个人也开始变得理性起来,战争无疑是锻炼人的最佳去处,不管你是什么人,在战争中都会极快地成长,你不杀人就会被杀,别无选择。

  李长江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轻轻伏在地上,尽量把身体蜷缩着压低躲在墙根下屏住呼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变故,李长江需要冷静下来理一理思路,他现在必须设法找一个不会被发现的地方用光幕上的瞄准镜观察对方的方位和距离。

  但是这个动作的危险系数绝对是高达100%的,那个狙击手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位置,哪怕是任何一个动静都不会逃离对方的视线。

  “不能慌~不能慌~”

  李长江嘴里开始魔怔一般不停地念叨,随即又是一愣。

  极快地把上半身的夹克衫脱下来,看着不远处的那几把AK步枪,李长江打算再赌一把。

  成了就活。

  不成就死!

  慢慢挪动左腿把那把已经被自己卸下弹夹的AK步枪勾过来,然后用枪把夹克衫撑起来靠在墙上,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袖子的半截耷拉在对方可见的视线内,随即就从地上摸索着爬到屋子另外一侧的窗口。

  子弹上膛。

  刚刚把枪口探出去。

  咻!

  子弹已经“噗”地一声直接没入了夹克衫发出一声闷响,但是并没有倒下去,只是袖子斜了一些半耷拉在那半截墙壁上。

  见对方上当,李长江不由得暗自一喜。

  “咻~”

  又是一枪。

  这一次子弹直接命中了夹克衫内的枪身。

  紧接着AK步枪连带着夹克衫就径直倒了下去。

  弹道转瞬即逝,但是李长江仍然极为敏锐地透过显示屏上的瞄准镜捕捉到了子弹射过来的方向,是位于西北位置,街对面2楼的一处窗口。

  目标射击距离:18米。

  而此时,在有效射击距离一栏里,亮着的数字仍然只有一个10。

  撤下枪口身子往里缩了缩。

  等了好一会,想象中的狙击枪声并没有响起,李长江不由得有些狐疑。

  难道对方离开了?

  不可能。

  狙击手不确认目标死亡断然是不可能会离开战场的。

  就在他迟疑之际,突然。

  密集的枪声再次响起来。

  李长江毫不犹豫立刻趴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让他错愕的是,枪声竟然似乎是从墙外传来的。

  一咬牙攀上窗口,视线里李长江能清楚地看到三个人影竟然就那么显眼地从对面径直冲了过来。

  他顿时就懵了!

  这~这特么找死啊!

  有狙击手在侧,李长江根本就不认为这3人会活下来,在战场上,尤其是这种敌暗我明的巷战,一个狙击手造成的伤亡恐怕要高于一支精英突击小队。

  像这样暴露在射击手的视线里奔跑无疑是在自杀。

  果然,咻地一声枪响!

  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立刻应声而倒。

  咻!

  又一个。

  不过最后面被击中的人似乎没死,只是捂着手臂倒了下去,看到跑在前面的人又折回去,李长江脑子里不禁冒出来一句话。

  “围点打援!”

  遇见高手了!这下完蛋了。

  但是让李长江差点暴走的是,那个跑回去的人影竟然说了一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话。

  “刘哥-刘哥~”

  卧槽!

  华夏人!

  怎么会有华夏人!

  李长江顿时就懵逼了!

  救还是不救?

  生死一瞬。

  直接扯掉身前的伪装,李长江根本没有多做考虑就冲出掩体完成了射击姿势,他知道这是在赌是命,现在只希望那个狙击手的注意力放到了那两人身上。

  果然,他赌对了。

  枪声没有响起!

  李长江毫不迟疑地端起AK朝着早就已经确定的窗口瞄准,还来不及窃喜,右手食指已经扣下了扳机。

  嘭!

  砰~砰~砰~

  一个点射,一个三连发。

  那名狙击手显然并没有李长江想象中的那么高手,听到第一声枪响,对方立刻还击,咻地一声子弹擦着李长江的左脸打在了他身侧的位置。

  他还想继续射击,但是李长江显然并没有给他机会,显示屏上的准星校正完毕,一个三连发已经将他击毙了。

  收枪!

  起身!

  狂奔出去!

  整套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快走!”

  扶起被击中手臂的男子,朝另外一个人喝了一声,转即就反身往街对面的一个商店里狂奔了过去。

  等三人躲进店里,那两人身后的追兵也到了,又是十余个叛军,噼里啪啦地在外面扫射了一通之后,就开始叽里呱啦地喊起来。

  “快解开他的袖子!”

  说话的间隙,李长江开始反击。

  嘭~砰砰!

  三个点射,在显示屏的有效射击距离内,血花应声喷出,看到黑暗中的敌人竟然瞬间击毙数人,剩余的叛军顿时就吓得四散趴下来不敢起身。

  见已经失去了最佳的射击机会,李长江也把身体低了下来,朝没受伤的那个人吼了一句,见半响都没什么动静忍不住就是一阵火起。

  “你磨蹭个屁啊,快解开!”

  “我-我撕不开!”

  我--

  对方一开口,李长江顿时就傻眼了。

  竟然是个女的。

  真特么的~你说一个女人你没事跑这儿来干屁啊!

  自己还是个半吊子,现在倒好,来了一个伤患不说,还带一个拖油瓶,真特么的作死。

  刺啦!

  什么破衣服,竟然这么牢固。

  牙根有些发酸,但是李长江也顾不上了,撕开那个男子的袖子,他立刻转身再次进入射击状态监视着窗外。

  男子已经痛得昏迷过去。

  “还愣个屁啊,你如果不想他失血过多而死的话,赶紧帮他把伤口包扎起来。”

  “哦~哦~好!”

  女子的声音有些发颤,她的年纪应该不大,其实遭遇这种情形忍着没哭出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不过战场上可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还能喘气的,那就是攻击目标。

  夜色开始越发地浓郁起来,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李长江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声,什么破东西,一堆鸡爪一样的字母,真特么的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幸好时针还认识,此时已经凌晨2点多钟。

  而此时外面的叛军也错误地估计里面藏着一个高手,趴下之后并没有轻举妄动,双方就这样对峙着,但是留给李长江的时间显然已经不多了。

  等天一亮,神仙都救不了他们。

  他数了一下。

  除去被他击毙的,外面现在应该还剩下6人左右,武器都是清一色的AK系列。

  “你过来。”

  没有回头,李长江突然伸手朝身后招了招手。

  但是身后的女人突然一阵低呼。

  李长江顿时又懵了。

  “--好软!”

  (军事萌新一枚求推荐票冲榜咯!)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