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初临战场

猎杀全球 +A -A

  子弹穿透枪膛射出的弹道在空中交织出一道道,枪炮声随即而来打破夜幕下属于北非沙漠上空的平静。

  位于地中海苏尔特湾东侧海岸线上的班加西是利比亚的第二大城市,然而此时此刻整个城市却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骤然就化作地狱一般。

  冲天的火光和被炮弹摧毁的建筑成片地塌陷,炸飞的碎石和瓦砾淹没残垣断壁,子弹横飞,在眨眼间人群就成片地倒在血泊中,犹如末日一般,而就在不到片刻之前,这些人还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街道上四处都是逃逸的民众和来不及撤离的游客,状若无头苍蝇四处乱窜,肤色各异的人种喊叫着哭声震天,白色的,黑色的,黄色的。

  这显然并不是好莱坞大片!

  而是在打响一场战争!

  RPG拖着长长的尾焰轰然而至,撞击在理发店外墙上轰地炸响,浓烟混杂着水泥和砖块的碎屑四处横飞。

  李长江来不及吐槽,立马又是一声炸响,整个人随即被气浪卷飞。

  落地的瞬间脑中思维陡然一滞,他很想站起来继续往前跑,但是脑袋突然间就变得很沉很沉,四肢仿佛失去知觉一般,如同潮水一般袭来的记忆和画面瞬间就淹没了脑中的恐惧感。

  对于家境并不富裕,刚刚经历高考落榜还不到一年的李长江来说,如果就这么被炸死未免有些遗憾。

  就在脑中的画面定格在被人群冲散的父亲李林身上时,浓郁的睡意终于彻底淹没了最后一丝意识,除了仍在持续的战火,整个世界骤然就变得无比安静。

  城市上空,天色渐渐变暗。

  废墟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长江指尖缓缓动了动。

  费力地睁开眼,眼前的景象让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迷离,还有一丝陌生。

  浑身的酸痛令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随着脑中的意识渐渐复苏,李长江慢慢地开始记起了昏迷之前的画面。

  竟然打仗了!

  他有些愕然,但是随即就发现自己脑中的思绪竟然变得有些天马行空起来,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心底竟然隐隐有些兴奋。

  “大概是被炸傻了吧,为什么老子会这么高兴呢!”

  自言自语地吐槽了一句。

  轰隆一声。

  远处传来的炸响彻底拉回了李长江已经有些偏离正常的思绪。

  “不行,必须去找我爸。”

  听到爆炸的声音,李长江仿佛天生就有这种敏锐马上就做出了判断,身体贴近墙根,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之后就开始往西挪动。

  有些陌生的说话声突然在空旷的街道拐角处响起来,他连大气都不敢出,整个人立马就趴在地上装死,只留下眼角的一抹余光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真特么憋屈!

  过了不到十秒钟,视线里就出现几道人影。

  是反对派!

  浑身卡其色灰不拉几的军装,如果那也算军装的话。

  一共是3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扒拉着一条AK47步枪,前面两个人一直在说话,后面那个高个子则有些警惕地朝四周看。

  伏在地上。

  李长江突然闻到一阵腥臭得有些恶心的味道扑入鼻中。

  但是随即就变得狂喜起来。

  是枪!

  真枪!

  冰凉的触觉从木质枪托经由手掌传至大脑神经中枢。

  李长江的心跳突然就开始加剧,血液流动速度加快,眼球充血,腹腔里发出一阵阵鼓动,手掌微微有些发抖。

  紧张。

  还有兴奋。

  不过尸体上黏黏的血水还是让他喉咙里开始一阵阵地涌出一股子恶心的冲动,但是摸到真枪的那种兴奋最终还是压过了血腥味和眼前的尸体带来的恶心感觉。

  趁着三人慢慢走远,李长江强忍着恶心从那具尸体的手里掰下步枪,极不熟练地拉开枪膛和弹夹,但是随即他就傻眼了。

  枪里竟然没子弹!

  这特么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就跟身下压着一个绝色美女但是竟然解不开腰带一样恶心。

  不过李长江并没有死心,继续强忍着肚子里翻涌的感觉往尸体胸口上摸了摸,一直到手指碰到一个硬壳。

  弹夹!

  抓到弹夹的一瞬,李长江心底猛然一紧。

  不好!

  虽然天黑看不远,但是像他这么傻不拉几地拉开枪膛,那声音简直就跟明着喊“老子就在这里,你来呀你来呀”差不多。

  听到脚步声,很快视线中就再次出现那三人往回走的身影。

  李长江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思考,更顾不上是否会暴露,抓起步枪和弹夹,撅起屁股撒丫子就跑。

  嘭嘭嘭!

  叮-叮-叮!

  就在他跳开的一刹那,一梭子子弹已经点到了身后刚刚潜伏的地方。

  嘭!

  砰~砰~

  身后3人紧追不舍,距离李长江只有不到50米的距离。

  作为世界上最为杰出的短距离突击步枪之王,AK系列的突击步枪最有效的射击距离是400米,而在50米这样的距离内,杀伤力绝对很可观。

  但是他们显然要比李长江想象中更土鳖,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利比亚叛军完全就是一帮拿起枪的农民。

  没有经过任何思索,在子弹贴着屁股扫射过来的瞬间李长江已经顺势往地上一滚窜进了街对面一栋破败的民房里。

  噗噗噗!

  身后,子弹击中木门发出沉闷的声音让人一阵头皮发麻。

  可怕!

  太可怕了!

  跌坐在地上,李长江浑身的肌肉都开始剧烈的发抖,手脚不停地颤动,眼脸上露出一副骇然的表情,但是眼里竟然还隐隐看得到一丝极度兴奋的闪光。

  真特么刺激!

  见敌人已经躲进建筑物里面,在不明形势的情况下,那3个叛军并没有试图继续追击,而是站在门外试探着往里面射击。

  缓缓平复心底的紧张和恐惧。

  李长江一只手死死地扣住手里的AK步枪。

  过了好一会儿才壮大了胆子挪动身子从墙壁上的缝隙里往外看了过去。

  啪啪啪啪!

  该死!运气太衰了!

  刚伸出头,外面那3个叛军竟然就端着枪朝里面胡乱扫射一通,如果不是准度不够的话,李长江毫不怀疑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即便如此,他还是差点就吓尿了,脸色变得一片死灰。

  特么的这要是尿裤子了绝逼一万年都抬不起头。

  呸呸!

  吐了几口飞溅进嘴里的泥沙,李长江迅速挪动身子换了一个位置,此时枪声已经停歇,不过那3个叛军还没有走。

  摸出弹夹。

  看到里面仅剩的5发子弹,李长江顿时就兴奋得有些发颤。

  动作极为生涩地换上弹夹,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然后才举枪上墙,但是就在他凑上去眯着眼的那一瞬,李长江愣住了,脸上一片骇然。

  (新书初上阵,求一切包养支持,票票给力,更新给力!)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