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诈尸了(求首定)

星际之女神攻略 +A -A

    可能是过久没打理,刘海显得有点偏长,已经遮住了眉头,挺直的鼻梁,紧闭着的双眼上睫毛密长,嘴唇依旧是没有血色的泛白,可能是因为军人这个身份长期在外的关系,皮肤没有那么白皙细腻,近看之下有一点粗糙和暗淡,但不会给人粗犷的感觉,反而显得很有男人味。

    白洛不得不说,这只金龟婿长得真是令人遐想,简直就是时下流行的长腿俊脸军长型。

    可惜,目前半死不活。

    依旧是那个横抱着的姿势,白洛看着低头在房间内整理床铺的王晓琪,眼眸一垂,眼神深邃起来,要不给他丢个技能试试?

    这金龟婿老是这么半死不活的也不是事,说不定王晓琪姑娘一脑残又去买那高价却没用的恢复药剂了,这种事她绝对干得出来。万一真死了,分解似乎不可行,万一这姑娘寻死觅活怎么办?而且她还是很期待看到唐悠雅那悔恨万分的脸色的。

    这么一想,趁着王晓琪不注意间,白洛微微偏了偏身子,在她看不见的角度,抱着金龟婿的右手上白光闪了两下,在一秒间两个技能用了上去。

    救死扶伤

    功效:恢复单个目标的伤势

    使用条件:自身等级达到10级

    消耗:50点魔法

    技能冷却时间:10s

    生生不息

    功效:恢复单个目标的气血

    使用条件:自身等级达到10级

    消耗:50点魔法

    技能冷却时间:5s

    丢完了技能,白洛自然是准备使用‘查看’观察技能效果。

    只是还不待‘查’字在心中默念出来,猛然的,对上一道凌厉如刀锋般的视线。

    几乎是在白洛用完技能的同一时间,某只一直处于活死人状态的金龟婿豁然睁眼,黑白分明的眼珠,犀利的直视着白洛。

    这感觉,完全可以用诈尸来形容!

    猛的被这么一吓,条件反射完全不经过思考的,白洛直接把抱着的某只丢了出去。

    是的,丢出去!

    也不知道她力气大到了什么程度,总之在她一个用力下,金龟婿被她扔了出去。

    一个漂亮的落地动作,摔个狗啃泥的姿势并没有出现。

    白洛只觉的眼前一花,金龟婿就站在了她的不远处,可能是因为受伤实在太重,站定后扶着胸口猛然咳了起来。

    第一时间,一个龟派气功给自己套了个乌龟盾,三太子也藏在了她宽大袖口下的手臂上,一副蓄势待发,随时可以冲出去一口吞掉敌人的样子。

    做好了准备,白洛依然后退了一步再次拉开两人间距离,然后一脸审视,‘查看’自然也是用了起来,金龟婿的伤势少了那么一点,而血条史无前例的超过了十分之一。

    想来是血量多了点,人就醒了。

    不动声色,满目戒备的盯着已经有些站立不稳靠上了墙的金龟婿,白洛暗自计算着,她没加什么提高治疗效果的法宝道具,所以她的治疗效果应该是根据治疗强度18来的,救死扶伤恢复180点伤势,生生不息恢复360点气血,这么一算,白洛便计算出了这只金龟婿的气血总量在4000以上。

    想到自家三太子那63的等级只有3214的血量,白洛心中有些凝重起来,这只金龟婿可能有70级以上!也就是这个世界的七阶!

    白洛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大意了,她原本认为有了63级的三太子就可以安枕无忧了,果然戒备心什么的要时刻保持,不过,70级?只有十分之一血量、蓝条全空的70级!呵呵,她会怕吗?而且这只金龟婿绝壁是中毒了,啧啧,咳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

    这不是个威胁,警报解除,白洛绷紧的神经微微松了松,然后一脸淡然无动于衷的继续看金龟婿似乎很难受的咳。

    可能是晕的太久了,显然金龟婿还没恢复过状态来,一阵压抑的咳嗽后,借着墙壁站稳了身形,然后便抬头望向了白洛。

    目光凌厉,眼神冷冽,面上不带任何表情,但白洛就是读出了他有点茫然的状态,显然金龟婿对于自己为什么在这里有点困惑。

    面色坦荡的,白洛直接对着他挑了挑眉,意思很明显,‘你想问什么?’

    “……”挪了挪那泛白无血色仿佛重病患者般的嘴唇,金龟婿似乎想说什么,只是被一道很是兴奋的声音打断了。

    “程大哥,你醒了?”

    金龟婿咳得虽然很是沉闷动静不大,但是一间屋子内,不是耳背的王晓琪显然听得到动静。

    白洛觉得此刻王晓琪的目光之亮是前所未有的,脸上那种欣喜之色甚至超过了当初她同意租房子的情形,简直就是重色轻友啊!

    不自觉的,白洛脑补了一副男友重病,女友不离不弃守候,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了,男友痊愈,皆大欢喜的画面。

    当然以上纯属瞎想,事态的接下来发展是……

    金龟婿的下一句话,成功让王晓琪僵了脸色,表情龟裂。

    那人声音醇厚、低沉,似乎是久未说话带着浓浓的沙哑,却显得更加磁性,只是金龟婿对着她说的是:“你是谁?”

    是的,你是谁!毫不带一丝情绪,冷冰冰的问句,面色依旧是那副冷冽的不带表情样。

    白洛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某个少女的玻璃心呐,一定碎成了一地的玻璃渣啊。

    不过,白洛觉得王晓琪有点自作自受了,事实上,这只金龟婿压根就不认她。唉,可怜的姑娘。

    “程大哥,我、我是唐悠雅的表妹,我叫王晓琪,表姐让我照顾你。”似乎王晓琪也想到了金龟婿并不认识她的事实,很快便调整了情绪,可能是因为害羞的关系,头低垂着,压根不敢看金龟婿,声音轻轻的。

    “我怎么会在这里?”虽然对于自己目前的处境很困惑,但是显然金龟婿是个沉着冷静的人,依旧是那面无表情的,问话也是公式化的不带一丝情绪,只是一句问话的问话。

    “表姐、表姐把房子卖了,但是你的伤一直不好……”低着头,王晓琪绞着自己的衣摆有些支支吾吾。

    “唐悠雅那女人觉得你要死了,所以你被她抛弃了,晓琪觉得你可怜就收留了你,为了给你治伤,连自己的房子都卖了。”白洛觉得自己听不下去了,这姑娘傻啊,唐悠雅显然甩手了,她还提她干嘛。这会儿就要提自己卖房给他治病的深情厚义。

    “她这是违法,我和中介公司签了合同的。”金龟婿依旧没有表情,声音依旧是平静无波澜,然后低头似乎是在想什么,沉默了那么三、四秒,仿佛是想通了什么般再次抬头,对着王晓琪道,“多少钱?”

    “什么?”王晓琪显然怔怔的,一时没反应过来。

    而白洛还在回想着金龟婿的前一句话,中介公司?合同?果然他和唐悠雅的关系有猫腻啊。男女朋友什么的,有很大可疑性。

    “身份卡账号!”见王晓琪不明白,金龟婿提了提声音,声音依旧清冷,却带上了一股压迫感。

    不自觉得,王晓琪把自己的身份卡账号报了上去。

    然后白洛就见金龟婿低头对着他的智脑比划了一阵,此时白洛已经知道,光屏式身份卡是可以设置成对外不可见的,也就是说操作的时候只有主人能看到屏幕,显然金龟婿在操控身份卡。

    大概半分钟后,金龟婿抬起了头,“300万,就当这段时间的医药费。”

    王晓琪有些木然然的摸出了身份卡,在看到上面的转账信息后也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失落,总之,白洛觉得她的神情很复杂,她难以描述。

    不过,瞥了金龟婿一眼,白洛心中感慨,这真的是只壕啊!而且是纯金壕!转账300万都不带眨眼的!

    而且,缺心眼吧?她就这么一说,他就转了300万?

    还是说真的钱太多?那她要不要搜刮点?!

    还在白洛思考着如何从纯金壕那坑点钱出来时,只听到那只壕再次开口了,依旧是清冷的磁性的声音,只是很明显透出了一股急切之意,毫不留情的赶人的话语,“你先出去,我有事和她谈,单独谈!”

    等等!那只纯金壕的手指指着她?和她谈?谈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