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入异世

星际之女神攻略 +A -A

  意识回笼,蓦然睁开眼,恩?白洛有些迷茫,星空?

  额,她上次下线的地方应该是仙族所在的灵霄大殿吧。

  难不成是灵霄大殿的瓦被人掀了?!不会吧,这可是仙庭所在,哪个不长眼的敢在仙庭安全区动武那是要被系统天兵抓起来的。

  一定是她睁眼的方式不对。

  闭眼,深吸一口气,再次睁眼,还是一片星空?

  白洛惊愕的微微张嘴,难道是系统BUG了,她被丢到了某个野外地图上,只有野外才能看见这么美丽的星空吧。

  不对,她在棺材里!微微抬头左右看了看,白洛手心冒出一丝丝冷汗,她在一个顶上透明似玻璃,四周却犹如金属般的棺材内!而且她可以百分之百分确定,这不是她的游戏仓。

  再次闭眼,白洛心中默念,‘退出游戏’

  忐忑不安的等了十几秒,始终没有任何动静,黑暗中,只能听见自己心脏有力的,越跳越快的‘砰砰砰’声。

  咬咬牙,白洛压下心中的慌乱,决定面对现实,再次睁眼,还是那片星空。

  ‘客服!客服!快出来客服!’白洛有些不知所措的在内心呼唤客服,可惜毫无反应。

  “靠!”低声咒骂一声,白洛再次深吸一口气决定发绝招,双手握成喇叭状放在嘴边,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老子要开赌局了!赌/博!赌/博了!”

  平日在游戏里,只要一喊赌/博二字,那系统NPC就会犹如天兵天将般神速降临到该玩家身边,雷厉风行的出手把该玩家丢进系统监狱。

  这一次,白洛无比期望自己被抓起来扔进系统监狱,可惜等了半分钟,依旧静悄悄的毫无反应。

  暗自默哀了三分钟,白洛接受了她可能穿越了的现实。

  说好的高端避雷针呢!她这情况绝对是被雷劈死了穿越了!

  暗自咒骂一阵贼老天后,白洛微微起身,准备确定她周围的情况。

  摸着棺材顶上的玻璃盖子,白洛开始用力往外推,恩,推不动?

  不相信的使出了吃奶劲,还是纹丝不动?

  不能以蛮力打开,那就是有机关!

  眼珠子一转,白洛开始仔细观察棺材内的情景,几秒后就很顺利的在顶端,也就是她躺着时的头顶上方位置发现了一个硬币大小的凸出圆形按钮。

  尝试性的按了下,白洛眼中闪过惊喜,棺材上方的玻璃盖犹如翻盖手机的盖子般打开了。

  坐起身子,白洛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一片沙滩?

  沙滩上还有乌龟?

  等等!

  有牙齿的乌龟!

  背上全是棱刺的乌龟!

  数量巨大的乌龟!

  体型犹如一个卡车轮胎大小的乌龟!

  月光下,一口口森森白牙反射着令人恐怖的光泽。

  右手捂紧自己的嘴巴,白洛条件反射的缩回身子,左手在第一时间再次按了那个按钮,索性,玻璃盖再次盖了下来。

  躺在封闭的四方棺材空间内,担惊受怕了几分钟,发现没有任何异常后,白洛重重松了口气,开始安慰自己,这是吃素的乌龟,对,吃素的乌龟。

  挪了挪姿势令自己躺得更舒服点,白洛决定还是不要冒险,先静观其变,那么大的乌龟若是吃肉的,她绝对会被咬成肉渣渣的。

  借着透过玻璃盖顶洒进棺材内的月光,白洛观察起了自身的情况,一身银白色不知何种材料的紧身衣,明显不属于《仙界》任何一款服饰的装扮使她再次确认自己穿越了。

  仔细观察了身上的配置,白洛发现右手腕上有一个类似于手表的精致装饰,一看就科技感十足。

  白洛微微眯了眯眼,难道这是手机?

  目光仔细扫视几圈后,眼尖的,白洛发现了一个类似于开关的按钮,带着一丝好奇用手指轻轻按了下去。

  一束柔和的白光,三秒后,白洛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这是传说中的精灵?

  只见手表表盘1cm上方,悬浮着一个面容精致的只有10cm长短打扮的犹如芭比娃娃般的小人。

  “您好,万分荣幸为您服务。”左手放置胸前,右手垂在一侧,弯下腰恭敬的行了个礼后,小人开口了,声音稚嫩而又糯糯。

  作为一只从地球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白洛此刻的神情完全跟见了鬼一样。

  对于白洛的神情,小人仿佛看不见般,自顾自的,语气平淡,面容不带一丝情绪的再次开口道:“请核实开机密码。”

  额!?白洛有点回不过神来,“什么?”

  “请核实开机密码。”

  “你是电脑?还是手机?”

  “请核实开机密码。”

  “密码我忘了。”

  “请核实开机密码。”

  ........

  仿佛复读机般,无论白洛说什么,小人的那句话始终不变。

  郁闷的想要用手指戳戳它,而手指却直接穿透而过,这是虚拟三维立体影像?白洛微微一愣,手指转了几个圈,确定了这就是一个虚拟影像。

  这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手机吧,毕竟手机有开机密码很寻常。

  这么高端的科技难道她穿越到了未来?

  不过,刚才它说的是中文呢,白洛心下微微松了口气,总算沟通没有障碍,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再次尝试了一会儿,依旧无法开机后,白洛有些泄气的用修长的食指再次按上了那个开机按钮,下一秒,芭比娃娃小人便消失了。

  微微叹了口气,白洛双手枕在后脑上,心绪复杂的看着上方的星空。

  眼前的一切告诉她,她穿越了,那么原来的她呢?死了?真的被雷劈死了?

  那么她是不是会收到《仙界》所属的七染公司的赔偿,毕竟她是在游戏仓内死亡的,她这么敬业的玩游戏,游戏公司总该表示一下吧。

  有些苦涩的笑了笑,怕是弟弟买房的钱有着落了。就算游戏公司不肯赔钱,自家那对唯利是图的父母也会揪着她死在游戏仓这点不放去七染公司闹吧,为了公司的民声,最终他们肯定能拿到一笔可观的赔偿金也就是封口费。

  白洛心中愈发苦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和父母变得这么没有感情?不由自主的白洛眼眶微微有些发酸,曾经她也是一个小公主,过得无忧无虑,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有着父母宠爱。

  可惜一切都变了,从那个小了她十二岁的弟弟出生后,她就变成了将会泼出去的水,一个赔钱货。

  有时候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捡来的,可惜大学偷偷去做的那次DNA鉴定表明自己真的是亲生的。

  那对父母的重男轻女思想简直太深了。

  心酸的回想了一阵从前的生活,白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呼出一口浊气,吸了吸鼻子,压下心中酸涩。

  最终白洛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她这么死了也算是废物利用为自家贡献了一比横财呢,既然已经穿越了,再想这些也没有意义了,还是想想眼前的情况比较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