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为谁而战(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小虎子听到杨震的吩咐,在狠狠瞪了一眼那个胡说八道的兵后,气哄哄的走上前把杨震几个人饭盒摆到一块大石头上,让周围的战士轮流参观。

    看着杨震几个人的饭盒中与自己一样,并没有什么罐头,更没有什么nǎi粉的伙食,周围刚刚还很赞同那个人意见的战士都不吭声了。而那个战士则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

    看着都不说话的战士,杨震笑了笑道:“我和政委还有参谋长吃的和大家都是一样的伙食,并没有什么小灶。不过,他所说的罐头、nǎi粉的事情还是有的,不过可不是我们几个人都有那个口福。大家也看到了,我们的伙食与大家并无不同。”

    “因为彭主任受过鬼子的酷刑,被打坏了胃,高粱米又太粗,他消化不了,所以我们破例让他享受伤病员的待遇,吃些大米。而且他受刑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很虚弱,需要营养。所以才给了他一点照顾,搞了点特殊化。这一点是我事先没有跟大家说清楚,还请大家多多谅解。”

    说到这里,杨震拿起自己的饭盒席地而坐后,对着围在身边的战士道:“我们回到这里休整了已经数rì,一直没有和大家好好聊过。这样,趁着今天这个难得的机会,我和政委,还有参谋长就在这里,陪大家一起说说话。咱们边吃边聊怎么样?”

    说罢,杨震转过头对炊事班长道:“赶快给大家打饭。打完饭,你们也不要走,都坐在一起聊聊。”

    听罢杨震的话,炊事班长连忙答应道:“好嘞,司令员你们稍等,我这就给大家打饭。”

    看着战士们陆陆续续都打完饭,杨震示意大家都坐下之后道:“今儿在这里没有什么司令员、政委、参谋长等首长,大家都是平等的。我们几个就是大家的。”

    杨震本想说是兄长,可一看坐在自己面前的干部战士,自己的年龄虽不是最小的,但也绝对不能说是大的,自己的年龄,最多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下。而在干部中,自己的年龄却是最小的一个,便连忙改口道:“都是大家同甘共苦的兄弟。”

    “今天有什么心里话大家都可以直接和我们说,不必有什么忌讳。我们有什么缺点,工作上有什么不足,大家也可以公开的提出来。就像今儿这个同志说的,伙食满足不了大家训练的消耗。我虽然不太赞同他得提出意见的方式,但说出来就很好吗。”

    杨震的话音落下,捧着饭碗的战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谁也不说话。被杨震点名的那个战士的头更是深深的低了下来。

    看到战士们的神sè,杨震心中有数的笑了笑道:“既然大家都不说,那我就点名了?”

    说罢,指了指刚才说话的那个战士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我们在五常境内打集团部落后参军的吧?对了你的名字好像是叫牛二牤吧。那你就先说说你为什么明知道参军打鬼子很可能要牺牲,还要参加我们部队。”

    说完,杨震怕他有什么心理负担,口气尽量放缓的道:“你放心大胆的说,没事的。我说过今儿这里没有什么司令员、政委、参谋长,有的只有一起在一个锅里搅马勺,一个木楞子里睡觉,一块行军打仗的兄弟。”

    看到那个战士听完自己这番话后,脑袋沁的更低了。杨震笑了笑道:“怎么不说话了。刚刚给我和政委提意见的勇气那里去了?我今天说了,大家有什么话,尽管提出来。如果你说完了,回去你的连长和指导员要处分你的话,你可以直接来找我,我收拾他们。”

    那个战士听到杨震这番话后,犹豫了一下,把自己手中的饭盒塞到身边的人手中,站起来道:“司令员您没有记错,俺叫牛二牤,是在五常参的军。俺参军打鬼子,不是因为别的,是为了给自己和家人报仇。”

    “俺家原来在五常有十多亩熟地,平rì里在给地主家扛扛活,一年到头虽然辛苦点,可这弄个温饱没有什么问题。过年还能吃上肉,大年三十的时候还能包顿白面饺子吃。”

    “可前年小鬼子实行什么归屯并户,硬把俺们家刚刚盖好准备给我哥哥娶媳妇房子给扒了,把家里的人都赶进了什么集团部落里面。可到哪里连房子都不给。俺大哥找他们理论,被他们扣上一个反满抗rì份子的名义给抓走了,到现在生死不知。”

    “十冬腊月的,没有房子,全家人只能搭一个四面透风的窝棚栖身。可这冻掉下巴的冬天,一个窝棚哪能住得了人?被强行赶到集团部落没有几天,俺六岁的妹妹连冻带饿,没有几天就死了。”

    “去年冬天,俺爹出去打柴时候,因为回来晚了,看守的jǐng察不让进来,说是过了时辰,一律不允许进人。回不了家,为了取暖,俺爹只能在外边找一个窝风的地方引了一堆火。可那个rì本副jǐng长硬说我爹引火是为了给抗联报信,大三九天鬼呲牙的天气,把我爹扒光吊到大门上活活的冻死了。”

    “俺爹死后,俺娘本来身子就弱,连气带病的连大年都没有挺过去,也没有了。本来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就这么被鬼子活活的给拆散了。”

    “家里五口人除了生死不明的大哥,就剩下俺一个人了。俺参军,就是为了打鬼子,给俺爹娘,还有俺那个苦命的妹妹报仇。”想起自己家所受的苦处,牛二牤的眼睛都红了。

    杨震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他一下后,抬起头对着其余的战士道:“牛二牤说的很好,今天大家都把自己心里的苦水往外倒一倒,不要有什么忌讳,大家的身世都差不多。”

    听完牛二牤的话,与牛二牤一同参军,经历都差不多的战士大多眼睛一样都红通通的。一个战士也站出来道:“司令员、政委,俺的遭遇与二牤差不多。”

    “俺家不仅仅被赶进了集团部落,原来的地还被小鬼子给硬生生的用低价给买了去。这地是庄户人的命根子,那里肯卖?可不卖,他们就说你是反满抗rì分子,抓起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可要是卖,俺们除了给那些霸占了俺家地的小鬼子做苦工之外,就被送到北边开荒。北边都是生地,打出的粮食除了交出荷之外,连谷糠都吃不饱。”

    “俺爹娘都没有能熬过那个冬天,死的时候连一口高粱米汤都没有喝上。俺三个哥哥没有办法,只能将最小的两个弟弟、妹妹送人,自己去了鹤立岗下煤窑。俺琢磨就是死也要死到家乡,就回到这边给小鬼子扛活。可小鬼子当兵的不是人,这老百姓的更可恶。”

    “给他们扛活,非打即骂不说,还不给吃饱。你要是有一点反抗,就说你破坏rì满和谐,是反满抗rì分子,将你一捆送到宪兵队或是jǐng察署。被送到那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我曾亲眼看到一个被送到宪兵队的人,被他们扔到狼狗圈里活活喂了狼狗。”

    牛二牤与这个人的话音落下,刚刚还沉默的其他战士也七嘴八舌的说起自己家被迫害的事情。

    听着战士们述说自己家的遭遇,杨震一边听一边不住的点头。等大家的话音都落下,杨震才开口道:“大家都受过小鬼子的迫害,家里面几乎都有人死在小鬼子的手中。大家参军都是为了报仇。可大家想没有想过,我们打小鬼子难道就只是为自己家人报仇吗?”

    杨震这一席话落下,刚刚还七嘴八舌的战士都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杨震。

    看着身边战士的表情,杨震严肃的道:“大家都想一想,你们所有的人都遭受过鬼子的迫害,很多人甚至都是家破人亡。你们参军为了报仇,这没有错。可我们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就算你能杀一个鬼子,可你们能杀遍全东北的鬼子?不能。”

    “我们只有一条心,拧成一股绳子,将鬼子彻底的赶出中国去,才能给自己的家人报仇,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再也不会重蹈我们的覆辙,不在经历我们曾经经历的痛苦。”

    “小鬼子杀人放火,明抢豪夺,无恶不作。他们在东北做的这些只是他们在中国犯下的罪行之一。大家知道吗,小鬼子在侵略关内的时候,在占领南京后,整整杀了我们三十万骨肉同胞。被俘的**弟兄,普通的南京市民,甚至流落进南京的难民,几乎无人幸免。更有无数我们的姐妹被鬼子先jiān后杀。”

    “我们也想平平安安的过rì子,享受一下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舒服生活。可小鬼子他不让。他不仅仅要我们的粮食,要我们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资源,更把我们中国人视为任期宰割的猪狗。”

    “大家可以说南京发生的事情距离你们太远,与你们无关。甚至你们很多人连南京在那都不知道。可你们知道吗,南京是现在中华民国的首都,是聚集了很多外国使节的地方。是比哈尔滨、沈阳还要大的城市。”

    “小鬼子在那种举世瞩目的地方都敢大势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在他们控制严密的这个所谓的满洲国杀我们这些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奴才的中国人岂不更是小菜一碟,更无忌讳?”

    “大家都知道东北,哦,就是现在的满洲原来胡子很多,大家很多人也都受过胡子的侵扰。你们在面对胡子侵扰的时候,都是怎么做的?是奋起抵抗,还是任人宰割?”

    “想必我们这里很多战士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在面对胡子的时候,你越是老实越是不反抗,那些胡子越是张狂,越是拿你当成软柿子捏。他们先是拿了你家粮食,你不说话。糟蹋了你们的妻女,你们还是不说话。可下一步,他们就该将刀架在你们的脖子上了。”

    “如今这些小鬼子比那些胡子更可恶。用胡子来比喻他们,甚至都有些糟蹋了胡子。最起码,胡子还讲些规矩,知道不欺负老百姓。有些胡子还讲究杀富济贫。可小鬼子却是没有这么多规矩。”

    “他们今天可以将你们赶进集团部落,抢你们的地,明天他们就能抢走你们的妻女,后天他们就能直接杀人、放火。对于小鬼子来说,只要是中国人,他们杀人就不需要理由。就是你想当顺民,他们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很多人都认为小鬼子强横,为了活命,在小鬼子面前低头,任其宰割。可小鬼子给过我们活下去的机会吗?没有。原因很简单,只有杀光我们,他们才会更加方便的掠夺我们的财产。”

    “我们保护我们的家园,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在走我们同样的路,我们怎么办?只有拿起枪去战斗。往大了说是为了国家、民族,往小了说,就是为了我们自己能够活下去,为了我们的家人能够活下去,为了我们子子孙孙不在受欺凌。”

    说到这里,杨震喝了一口汤润了润喉咙后又道:“当兵打鬼子,要时刻面临牺牲,我想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得。但我要说一点,牺牲这是必不可免的。但我们为什么不能想法子减少我们的牺牲,活下来,杀更多的鬼子?”

    “大家可能觉得训练很苦,再加上我们的条件很艰苦,就像大家说过的,吃的便是连给地主扛活都比不上。可大家知不知道,我们定下的这些训练是为了让大家在战场上能活下来。”

    “只有训练好了,才能保护自己。而自己保护好自己,才能杀更多的鬼子。否则打起仗来,大家都一窝蜂的往上冲,死就死了,不死就拣着了。可你们想没有想过,这么做是痛快了。可你们都牺牲了,谁来保护你们的兄弟姐妹,谁来保护你们的爹娘,谁来保护你们的妻儿?只有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你们都是爹娘一把屎一把尿养活大的。爹娘养活我们这么大不容易,要cāo多少心,受多少累。无论是我们这些做指挥员的,还是你们自己,谁都没有资格没有必要的去死。”

    “不错,战斗中都要有牺牲这是必然的。但我还是那句话,我可以命令你们去死,但是我没有资格命令你们白白的去送死。在你们没有训练好之前,我就把你们送上战场,那是在犯罪。”

    “今天的事情是我们这些做指挥员的疏忽了,过于考虑敌特对我们的威胁,以及对今后我们可能遇到的困境估计过大,忽视了大家的需要。”

    “在现在条件困难的情况之下,艰苦一些这正常。储备的那些准备应对最危险局面的那些物资虽然不能动,但是我们总应该想想办法改善一下大家的伙食,为大家增添一些营养吗。”

    说到这里,杨震转过头对着炊事班长道:“咱们不是还有黄豆吗?你能不能想想办法,给大家做些豆腐?还有,这几天不能用枪打猎,但是可以找些猎户出身的战士弄些套子,去套些狍子、野鸡、兔子什么的。打猎不是只能用枪一条途径。”

    “就算数量不大,可给大家弄些肉汤也是好的。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吧,多想想办法,眼下的困难还是能克服的。这大山可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咱们总不能守着宝山饿肚子吧?”

    交待完炊事班长,杨震又转过头来对着牛二牤道:“不过,同志你有一句话说的可不对。我们几个人是不参加训练,不参加修工事,可你们在忙碌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歇着啊。”

    “我们要拟定作战计划,要时刻为应付突发事件做准备,还要考虑你改进你们的训练,更是还要考虑今后我们该怎么做。夜晚你们都睡了,我们还要查哨,还要查铺,还要研究我们今后面对的一切可能遇到的事情。我们几个人睡的比你们可晚多了,很多的时候,我们都是一夜无眠的。我想我们不参加修工事,是不是可以啊?这可是我们这几个人唯一的特权了。”

    杨震这些话说完,所有战士几乎都想起了杨震几个人居住的那间木楞子经常一夜一夜的亮灯直到天亮,再想想刚刚见到几位首长饭盒中与自己一样的伙食,都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其中一个连长更是瞪着牛二牤道:“看你提的鸟意见。”

    而那个牛二牤更是一下子跪在杨震面前,泣不成声的道:“司令员,我错了。我不该胡说八道,更不该冤枉您和政委、参谋长他们,您处罚我吧。”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牛二牤,杨震连忙一把拉起来道:“你这是做什么?作为一个战士要学会坚强,不能动不动就掉眼泪。况且,你提得意见并没有错,这件事情上本就是我的疏忽,怨不得你们的。”

    扶起牛二牤后,杨震正要继续说什么,李明瑞突然走过来打断了他的谈话,对着杨震道:“司令员,出去侦察的黄大力回来了,正在司令部等您和参谋长。”

    听到外出侦察已经数rì的黄大力回来了,杨震停止了与战士的谈话,招呼了一下郭炳勋之后,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李延平和彭定杰道:“政委,你们先继续与战士们谈心,黄大力回来了,我回去一下。战士们有什么想法和建议都要记下来。等事后,咱们研究一下。”

    等李延平点头后,杨震又对着围坐在自己面前的干部战士道:“我和参谋长还有些事情处理,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继续与政委还有彭主任说。请大家放心,大家的想法,我们一定会认真研究的。”

    说罢,杨震拉着郭炳勋急忙的离开谈话现场,向司令部的那座木楞子赶去。便是连只吃了几口的午饭也顾不得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