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毒计(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佐佐木到一在石原莞尔大概交待完为何植田谦吉大将急着将自己调回来的原因之后,本来有些转晴的脸sè又变得极为yīn沉。

    待石原莞尔的话音落下,他极为不满的道:“石原君,是我听错了,还是关东军的情报收集能力下降了?对手已经吃掉了我们那么多的兵力,还连续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两次,关东军到现在居然还没有查清楚他们的隐蔽地在那里?石原君,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关东军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废物了?”

    听到佐佐木到一语带讽刺的话,石原莞尔不禁微微有些脸红的道:“阁下,这是我的失职。可目前,我们对五常、阿城、珠河、苇河境内的所有山区几乎已经搜遍了,也没有能寻找到他们的踪迹。只是在苇河苇安山一带找到了被其伏击阵亡的rì满两军阵亡将士的遗体。”

    “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着手改变了侦察的计划。不仅派遣了大批的探子化妆成樵夫、采参客甚至猎人进山搜寻。还派遣了大批的侦察机,扩大搜索范围。对宁安、延寿、舒兰等地的老爷岭、张广才岭一带的山区进行空中侦察。请阁下放心,只要给我们一定的时间,一定会将这些该死的支那人揪出来。我相信这些人尚未跑出这些地区,肯定还躲在某个隐秘的角落中。”

    “现在天气已经渐渐的转凉,而躲藏着这些支那人的山区更是已经寒风刺骨。这些支那人白天还能坚持,等到了夜间,势必要点燃篝火取暖。在北满夜晚漆黑一片的山林之中,若是有人点燃篝火,我们的夜航侦察机会很容易发现他们的踪迹的。”

    “阁下虽调离关东军一段时间,但阁下制定的归屯并户、民匪分离的政策,将匪活动区域,尤其是山中的居民强制迁出的计划却一直没有停顿,一直在得到大力的实施。”

    “经过去年到今年的努力。现在北满的山林,特别是那些反满抗rì分子活动的区域,除了帝国经营的伐木场之外,已经可谓是没有任何的人烟。”

    “如果还有人在夜间的山林之中点燃篝火取暖,那么可以确定就是这些人无疑。因为原本活动在这一区域的反满抗rì分子在关东军连续不断的打击之下已经北上或是南下。”

    听到石原莞尔的回答,佐佐木到一还算是勉强认同的点了点头。但又心有不甘的问道:“难道对战俘审讯也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吗?要知道,尽管支那人中有不少的硬骨头,但贪生怕死的人也同样很多。在严刑之下,能够坚持不张嘴的有几个。”

    佐佐木到一询问起战俘的事情,石原莞尔却是显得一脸的愧sè,有些尴尬的道:“很抱歉阁下,在与这股悍匪的作战之中,我们至今尚未能捕获一名活的,能来得及询问口供的战俘。当时在阿什河一线追击的时候,曾经捕获一名重伤战俘,只可惜那个家伙还没有等开口询问,就扯断自己的肠子自尽了。”

    说到这里,石原莞尔深深的低下了头向佐佐木到一深鞠一躬道:“阁下,这支支那部队行动飘忽不定,尤其擅长采用伏击战术。虽战斗力远逊帝国陆军士兵,甚至满洲**,但因为其狡诈而被其屡屡得手。我军在与其战斗之中伤亡惨重,不仅损失了大量的士兵、装备,还损失了大批训练有素的军官。就连野副昌得少将也以身殉职。”

    “关东军曾几次设伏想要一举歼灭之,却未想到屡次被其逃脱。我军攻击不成,反倒是伤亡惨重。不算其他的战斗,以及满洲**和jǐng察部队的伤亡,仅仅在五常、阿城交界地区一战,我忠勇的帝国士兵就伤亡千余人。”

    “阁下多年在满洲国担任最高军事顾问,在关东军内部更是号称满洲**之父。对付各种反满抗rì分子经验在关东军之内无出其右者。所以这次植田谦吉大将将阁下调回关东军,也是希望能借助阁下的经验,将这股掌握着帝国最高核心机密的悍匪全部剿灭。拜托了,阁下。”

    “帝国最高机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听到石原莞尔少将居然提起自己即将面对的对手居然掌握帝国最高的机密,佐佐木到一不由的一愣。

    到了这个份上,石原莞尔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也就干脆竹筒倒豆子一干二脆的全部都说了:“在这些支那人从防疫给水部逃脱之后,关东军在检查现场的时候,发现防疫给水部之前在五常背荫河基地获得的资料全部丢失。而现场并未留下任何焚烧的痕迹。”

    “而且随同化学兵部专家前往平房地区的帝国一些最新化学战武器的资料也全部丢失。不单单这些只要一星半点宣扬出去,便会给帝国带来严重危害的资料丢失,防疫给水部的同关东军司令部以及东京军部联络使用的密码、电台也全部丢失。”

    “八噶,混蛋。”听到石原莞尔的话,佐佐木到一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作为一名rì军高级将领,之前又在国民zhèng fǔ担任过多年的军事顾问、外交使节的佐佐木到一自然明白这些资料一旦泄露出去,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全世界都知道堂堂大rì本帝国居然用活人做人体实验,培养可以毁灭整个世界的细菌武器,那么大rì本帝国将会成为全世界的公敌。这不是推出一两个替罪羊可以解决的事情。

    大rì本帝国在亚洲是头号强国,但也就是在亚洲。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大rì本帝国的国力还远远没有能到与西方那些老牌强国相提并论地步。一旦这些资料被泄露出去,将会给帝国带来难以预测的后果。

    这不是帝国陆军攻陷南京之后,杀十几万人后只推出一个替罪羊便可以解决的。要知道帝国陆军在南京杀了十几万人,毕竟是在支那的领土上,而且只是杀的支那人而已。

    对于一贯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态度,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核心利益,那些虚伪的西方人最多也就是抗议两句来说,就算rì军在支那一地杀上百万人,也不过中rì两国的事情而已。

    去年为了威慑还在敢于抵抗的支那人,帝国陆军在南京大展雄风,处决了十几万人,西方人也没有停止对帝国出口战略物资。甚至连一品脱的汽油,一公斤的钢铁都没有少卖过。那些干巴巴的口头抗议,连隔靴搔痒都算不上。

    但细菌这东西可没有国界,一旦传播开来,倒霉的可不单单是支那人。用人体做武器实验,即便是泄露出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一旦帝国研制大规模杀伤xìng细菌武器的事情传播开来,那些西方人在感觉到自身也面临威胁的情况之下,可就不会单单口头上抗议那么简单了。

    对于细菌战这种成本低廉,但威力巨大的武器,佐佐木到一相信不会单单只有rì本一家在研制。恐怕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尸山血海弄的至今还心有余悸的西方列强那个都没有少研制。但丑事家家有,不漏是好手。人家也在研制,但掩盖的好,没有漏出去,就没有什么事情。自己这漏出去,就会成了全世界的公敌。

    若是单单资料被这些人得到倒也无妨。以帝国对满洲的控制来说,这些支那人即便拿了资料也跑不出去。但这些可恶的支那人现在的手中居然有电台,这就了不得了。有了电台,与外界的沟通就方便的多了。任何再隐秘的事情,一个通电全世界就都知道了。

    佐佐木到一不愧是老jiān巨猾的家伙,他一眼就看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关东军急着将自己调回来,并非是因为这些人打死了一个陆军少将,更不是因为这些人战力强悍,其他人无法制服。而是因为急于将其彻底的消灭掉,以防止这些绝密资料外泄。

    实际上佐佐木到一中将那里知道,他未来的对手此时正为空有电台,却因为没有密码而无法与关内取得联系而苦恼。还有所有电台之中,防疫给水部丢掉的那几部可以与关内联系的大功率电台,也因为缴获的少量用于发电的汽油消耗余烬而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

    五十瓦和一百瓦的电台可不是干电池与手摇马达产生的那点电量可以支撑的。对于五十瓦的电台,手摇马达产生的那点电量也只能听,至于发报,根本就无法支撑。

    而一百瓦的电台,那更是想都不要想。那种功率的电台,要想使用,在无固定电源的情况之下,只能采用汽油发电机产生的电量才能支撑其使用。

    毕竟不是学通讯的,更不是专业人员。很是在为仅有的几部大功率电台失去用处而头疼的杨震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犯了一个经验错误。在杨震看来,在现在通讯手段落后,没有卫星电话,没有手机的情况之下,可以进行长途联络只能使用使用五十瓦以上的大功率电台。至于十五瓦的电台,因为作用距离的关系根本无法进行长途联络。

    杨震却没有想到他在后世的电磁环境远远无法与现在相比。不说别的一个几乎是无处不在的手机信号,就能有效的干扰电台信号。虽说杨震在后世使用的是跳频电台,但后世可以造成干扰的信号却也是多种多样,种类繁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找不到的。

    除了数量大的惊人的手机之外,仅仅各种公开的,地下的电台信号几乎是无处不在,对电台信号造成了极大的干扰。杨震在后世曾经听过一个真实的笑话,在台湾装备了美国鹰眼预jǐng机之后,却因为几乎是无处不在地下电台的信号干扰,使得这种极为先进的装备除了飞到公海上空之外,在台湾上空使用效率大打折扣。

    台湾空军曾经发生过预jǐng机工作人员因通信频率被干扰,无可奈何的在天上听了足足半个小时的卖药广告的事件。这个事情虽然有些荒唐,但也足以说明后世电磁环境的复杂xìng。

    但这个时候的电磁环境却远比后世干净的多,除了少量的广播电台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信号干扰。即便是使用十五瓦的电台,只要有足够长的天线,也能与延安甚至chóng qìng取得联系。当然,前提是要有通信密码。

    杨震犯了常识xìng的错误,至于部队中另外一个对电台了解很深的郭炳勋却是犯了经验错误。他的这些知识都是在国外学的,尤其是在以军事上循规守旧著称的法国学的。

    在圣西尔军校,没有一个教官告诉过他用十五瓦电台,通过有一定的办法也可以进行远距离通讯。因为作为当世最发达国家的法国,对于电台这种基本的军事物资并不短缺,各种功率的电台,尤其是大功率电台是应有尽有。没有必要去硬用在他们眼中算是小功率电台的十五瓦电台进行长途通讯。

    两个勉强称的上半jīng通的人都没有想到,至于其他对电台了解不深,尤其是缺乏高素质的专业人才的人更是没有人想到。就算郭炳勋的那个速成班培养出的报务员中最出sè的,也只能算是半瓶子水。自身业务训练都还需要加强,那里还能想到去改动天线?所以在缴获的汽油消耗干净之后,杨震最头疼的便是失去了唯一可能与关内能联系上手段。

    对于杨震的苦恼,佐佐木到一与石原莞尔自然不知道,关东军司令部也不知道。相对于杨震给他们带来的难堪,他们更在乎的是杨震手头上那些防疫给水部的资料会不会外泄。

    摸清了事情关键的佐佐木到一反倒是冷静了下来。看着眼前正用期待目光看着他的石原莞尔少将,佐佐木到一笑了笑道:“石原君不要着急,回去转告植田司令官,至少到现在那些资料还没有泄露出去。”

    “如今帝**队已经攻占了支那除了南京之外,最重要城市武汉。而对于已经被降级为了地方zhèng fǔ的支那zhèng fǔ来说,其少量的现代工业基地已经全部落入皇军之手。”

    “如今已经西迁到了chóng qìng的支那zhèng fǔ手头上的现代工业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远远无法为自己虽然庞大,但却装备落后的军队提供足够武器装备。”

    “支那虽然富裕,但那说的是资源。对于一个农业国家来说,支那的经济基础还远远支撑不了一场现代化战争。战争虽然打了不过一年半,但失去了最富庶地方的支那zhèng fǔ已经可以说是山穷水尽。如果得到了这些资料,急于寻求国际上支援的支那zhèng fǔ那里不会将这些资料公诸于世,还会像现在这般保持沉默?”

    “那些敢于造反的支那人的头领的头脑很清晰,他知道这些资料在还没有与他的zhèng fǔ取得沟通之前,并没有比一堆废纸好到那里去。在接触不到外界的情况之下,他的这些资料即便用通电发布出去,又有几个人会相信?没有了zhèng fǔ的支持,他就算发出通电又有什么用?”

    “所以,对于这些资料的丢失,关东军不用太紧张。即便那些支那人用明码电报公布出去,我们一个这些支那人为了引起国际关注,而造谣的声明,便可以将责任推的干干净净。反正帝国外务部官员的脸皮也足够的厚,不会在乎这一次的。”

    说到这里,佐佐木到一脸sè一变,严肃的道:“不过也不能小看了这些人将来会带来的危害,将所有危险因素遏制在萌芽之中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

    “请石原君回去转告植田司令官,让他下令全线封锁满苏边境。只要这些人不将这些资料带到苏俄去,目前来说,对我们的威胁并不大。”

    说罢,佐佐木到一走到密室挂着的大幅地图前,拿起指挥棒指着地图道:“至于对这些人的清剿,我想在摸清楚他们具体的藏身地之前,我们要改变一下战术。”

    “按照石原君的叙述来看,这个人是打游击战的高手,很值得我们重视。在北满茂密的山林之中,在没有人的带领之下,尤其在没有变节份子的配合之下,贸然进山清剿,我们会很被动。”

    “而且其活动的范围东满、北满地域广大,若是我们拉网进剿,这需要多少兵力?若是调动太多部队,其他的反满抗rì武装还要不要清剿?如今rì趋紧张的满苏边界形势允许不允许我们抽调过多的兵力?”

    “支那有句古诗叫做野火烧不尽,chūn风吹又生。若是因为这支小部队而放松对其他反满抗rì武装的清剿,那么那些同样会给我们带来危害,经过我们严厉打击之后,已经元气大声的反满武装很快就会恢复起来。到时候再清剿,那就事倍功半了。”

    “要知道眼下的情况与前年,甚至去年都不同。至少在目前我们不可能为这么一支小部队投入太大的兵力。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变被动为主动,也就是说事情发展的主动权要牢牢的掌握在我们手中。”

    “至于怎么变被动为主动,这个问题很简单。他们不是藏在深山之中不出来吗?那么我们就赶他们出来,逼迫他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