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杨震的新对手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听到外边传来的爆炸声,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门口处。接过李明瑞递过来的望远镜观察后,才发现爆炸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赶过来的几架rì军轻型轰炸机正在对着周围的山林漫无目标的乱投掷炸弹。

    听到爆炸声后,一同赶过来的李延平见到天上的rì军飞机正在投掷炸弹,有些急了。李延平焦急的对着站在杨震身边的李明瑞道:“赶快去通知部队,马上全部撤出营房,分散隐蔽。都挤在一起,只要一枚炸弹命中,这损失就大了。”

    听到李延平的话,一直举着望远镜在仔细观察的杨震却摇摇头道:“鬼子的炸弹的落点离我们还远着,先不着急,看看再说。”

    杨震放下望远镜,指了指不远处山头上被炸的横飞的树木道:“政委你看,鬼子飞机投的炸弹落点极为分散,并没有具体目标。小鬼子这漫步边际的乱炸,应该是想采取赶蛇出洞的战术,想要将我们从隐蔽的地方赶出来,好确定我们的具体位置。他们的侦察机现在还在天上盘旋,不会是已经确定了目标。”

    对于杨震的想法,李延平很是不赞同:“那也不行。鬼子现在就算是漫无目标的一通乱炸,但谁能保证炸弹始终不会落到咱们这里?他们轰炸的目标不会转向这里?”

    “部队现在以连为建制挤在木楞子里,只要一枚炸弹击中了一处木楞子,咱们就至少损失一个连。让部队撤出来,分散隐蔽在林子里,就算鬼子炸弹落到脑袋顶上,这损失也要小的多。”

    对于李延平的坚持,杨震不由的苦笑道:“政委,你看鬼子新来的这几架轰炸机都是轻型飞机,带不了多少炸弹的。真正对我们威胁的是那些擦着树梢飞的侦察机。”

    “咱们一旦撤出来,按照现在部队的战术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在鬼子侦察机发现之前隐蔽好。鬼子的侦察机又飞的这么低,几乎是擦着树梢。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很难逃脱他们的贼眼。就算一个人被发现,也就意味着这个秘营暴露了。秘营暴露了,这片山林我们也就呆不下去了。”

    “没有了秘营的掩护,我们怎么整训部队?现在已经进入了十月份,天气已经逐渐开始转凉。没有了秘营储备的物资,我们怎么熬过这个冬天?”

    “现在炸弹的落点还在山的另外一侧,鬼子来的又都是轻型轰炸机,带不了多少炸弹,而且现在天又快要黑了,所以你放心他们炸不到我们这里来。况且鬼子又是一贯小气,是不会舍得拿太多的炸弹来浪费的。我估计这几架飞机丢完炸弹,他们也都该撤了。”

    大概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看法之后,杨震对着身边的李明瑞道:“你去通知部队,稳定住情绪。告诉他们鬼子的炸弹离我们这里还远,只要炸弹没有落到脑袋顶上,谁也不许出隐蔽部。你身手敏捷,在鬼子侦察机飞的这么低的情况之下,只有你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之下,可以快速的到达各个隐蔽部。”

    对于杨震的命令,李明瑞没有任何犹豫的马上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司令员您是不是也和政委、参谋长他们撤出来,撤到后面的树林子里隐蔽一下?不管怎么说,这里还是太危险了。”

    “我那也不去,就站在这里。我命令部队不得出隐蔽部,我自己反倒是先撤了,这像什么话?你少啰嗦,让你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快去。”对于李明瑞的撤离建议,杨震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的便拒绝了。

    李明瑞走后,杨震又举起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子天上盘旋的鬼子飞机,心中充满了疑问:“鬼子这么做难道真的是要敲山震虎,将我们从隐蔽的部位驱赶出来?还是他们已经发现了什么?”

    “在没有确定目标之前,派出侦察机寻找对手的踪迹这正常。可是小鬼子居然除了侦察机之外,居然还派出了轰炸机,到处一通乱炸,这可不像rì本人平时的作风了。”

    沉默良久,杨震转过头对着一边的王光宇,也包括现在在自己身边所有的人道:“老王,不要耽搁了。一会晚饭后你们就走。路上一定要注意,尽量避免与鬼子遭遇。我估计鬼子既然已经派出飞机侦察,还下了这么大的血本,那也就预示着鬼子的大扫荡也就不远了。”

    “从目前鬼子的举动来看,弄不好鬼子应该已经怀疑到我们就藏在这一带了。鬼子是不会无的放矢的。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做好反扫荡的准备了。”

    看着头上不断盘旋的rì军飞机,心中一直有些疑惑rì军此举真实意图杨震却知道,就在他与李延平等人在开作战总结会几乎同一时间,驻哈尔滨关东军第五dú lìjǐng备队司令部的一间密室内,刚刚由北平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飞抵哈尔滨的佐佐木到一中将也同样在与正在哈尔滨指挥进剿的关东军副参谋长石原莞尔少将密谈。

    在中国驻屯军宪兵司令的位置上屁股还没有做热,就被又调回关东军dú lì第五jǐng备队司令官的原伪满最高军事顾问,曾经一手炮制了归屯并户等所谓匪、民分离政策,给抗联带来极大损失,并在去年的进攻南京的战役中犯下严重的大屠杀罪行佐佐木到一中将很明显对于这个调令很不满意。

    在佐佐木到一中将看来,自己对这个所谓的满洲帝国做出的贡献已经够多了。而自己作为一名真正的军人,现在的他应该在支那战场上与支那zhèng fǔ的正规军面对面的厮杀,建立一名武士应该有的功勋。而不是又回到这个该死的满洲国,整天与那些不甘心臣服的土匪没完没了的钻山沟。

    拉着个脸不说话的佐佐木到一面对热情之极的石原莞尔少将明显不买账。一直在用拒人三尺的表情,告诉石原莞尔少将这个自己被调回来的始作俑者,自己对他的好意很不高兴。

    看着驴着一张脸的佐佐木到一中将,对他因何不满意心知肚明的石原莞尔少将对他的难看脸sè却没有表示出一丝一毫的在意。便是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减少半分。

    两人沉默了半天,还是由石原莞尔少将率先打破了僵局,毕竟不能老这么的沉默着:“佐佐木阁下在去年支那事变中横扫北支那以及在攻陷支那首都南京时表现的英勇气概和超人的胆识,以及再次建立的赫赫武功,令在下极为佩服。”

    “佐佐木阁下的胆识惊人,不仅在支那派遣军,就是在关东军也是屡建功勋的。满洲**正是在佐佐木阁下的大力整顿之下,才成为一支正规的,有战斗力,并能dú lì承担剿匪的武装。佐佐木阁下此举为帝国保存了一大批皇军士兵的生命,真不愧为我们这些晚辈的楷模。”

    听着石原莞尔这些恭维的让人有些肉麻的话,佐佐木到一自下飞机之后一直yīn沉的脸sè终于有些放晴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子上了,自己若是再摆脸sè给人家看,就是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毕竟大家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还是都要在关东军一个屋檐下边混饭吃,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弄得太僵也不好。尤其是眼前这个一手策划了九一八事变的家伙,还是极得军部某些上层人士另眼相看的。自己也不好得罪他太深。

    见到佐佐木到一的脸sè有些缓和下来,石原莞尔微微一笑道:“这次将佐佐木阁下从华北方面军宪兵司令这样一个重要职务上调回来,实在是有一些迫不得已的理由,还请阁下多多谅解。佐佐木到一阁下任满洲国最高军事顾问多年,对于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不陌生吧?”

    听到石原莞尔少将提起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佐佐木到一轻轻哼了一声,语气有些不屑的道:“不就是那个叫什么石井四郎的花花公子军医搞的什么细菌战实验的地方吗?怎么他们在平房的那个耗费巨大的基地建完了?”

    佐佐木到一有此一问,倒也不能怪他。因为事关重大,对于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出现的事情,关东军与东京军部进行了严格的保密。除了少数人之外,别说已经调离关东军的佐佐木到一中将,便是除了关东军少数上层涉及到的人物之外,关东军一般将领都不知道。

    对于自己提及石井四郎时候,佐佐木到一极为轻视的语气,石原莞尔微微的摇了摇头,却是没有反驳的道:“石井四郎死了,整个防疫给水部的所有细菌战专家,连同关东军化学战部的所有被派到平房执行新式化学武器实验的专家全部都被杀了。现在防疫给水部已经基本瘫痪,因为所有执行这一计划的科学家都让人家给一锅端了。”

    自去年被调任十六师团三十旅团长后,便极少与关东军内旧顾联系的佐佐木到一听到这个消息不由的一愣:“这么一回事情?那个什么防疫给水部的防卫极为严密,又有驻扎在哈尔滨的第二师团与dú lì第五jǐng备队的相互支援,怎么会所有的专家都被人轻易的杀掉了?那支抗联能有这么大的能力?”

    说到这里,任满洲**最高军事顾问多年,曾经多次指挥所谓的满洲**队抗联进行过大举清剿,对抗联实力有很深了解的佐佐木到一又迅速的摇了摇头:“不对,无论是北满的赵尚志还是吉东的周保中、南满的杨靖宇,他们都没有在皇军眼皮子底下,能够击溃一个完整的加强步兵中队,而攻陷这个戒备森严基地的力量吧?”

    对于佐佐木到一的疑惑,也曾多次对防疫给水部遇袭原因百思不得其解的石原莞尔也不由得苦笑:“不是抗联那些反满抗rì分子干的。这次防疫给水部之所以全军覆灭,不是因为遇到了外部强敌,而是来自内部。是那些准备用来做实验的马路大,也就是从关内运来的支那战俘举行了暴动,杀掉了所有专家,全歼了jǐng备中队。”

    石原莞尔的话音落下,佐佐木到一的眉头不由的紧紧的皱了起来。那些战俘在抵达哈尔滨的时候应该是手无寸铁,他们怎么会在戒备森严的情况之下,杀掉一个加强中队的jǐng备力量和所有的专家?

    参加过南京之役,曾在占领南京之后,下令处理掉在南京俘获的大批战俘的他,自认为对支那军队的战俘很了解。他不认为这些一旦被俘之后,便成了一群绵羊般温顺,任人宰割的战俘会有勇气反抗。

    在佐佐木到一看来,这些支那战俘在作战的时候,固然勇敢、顽强,但一旦长官战死或是失踪,脱离部队,就成了一群群的绵羊,他们怎么会有勇气反抗?

    更何况这些战俘的武器早已经被收缴一空,分别关押,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又是戒备森严,他们怎么会有机会逃脱出牢房,甚至还能反噬一口?这在佐佐木到一中将看来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看着佐佐木到一中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石原莞尔笑道:“我当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些支那战俘是怎么做的,也是不敢相信。可经过现场勘察之后得出的结论确实如此。佐佐木阁下,您应该知道帝**人不是欺上瞒下的支那军队,一切结论都是极为严谨的。现场勘察的结果却是显示遇袭是来自内部。”

    “这些支那人利用我们到目前还不得而知的手段,悄无声息的杀掉了所有的看守,并夺取了看守的武器。甚至利用在特设监狱缴获的用来应付意外事件的毒气除掉了特设监狱的jǐng备部队。”

    “之后他们利用缴获的大批武器、弹药,消灭了闻风赶去镇压的担任jǐng戒的步兵中队后。又利用石井四郎也许大意,也许是想将这件事情刻意隐瞒下来的心态,造成的预jǐng不及时的时间差。居然在除掉所有看守之后不逃脱,反倒胆大包天的奔袭防疫给水部的住宅区,将居住在那里的所有专家全部杀死。石井四郎也在这次袭击之中丧生,而且那些支那人对其下手极为狠毒。”

    一想到自己见到死状极为恐怖的石井四郎的尸体,石原莞尔有些心有余悸的道:“石井四郎的死状极为凄惨,我饶是自认为是见惯了生死的帝**人,也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但一想起石井四郎尸体的样子,也不禁有些后怕。”

    看到一向号称胆大包天的石原莞尔脸上露出的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佐佐木到一的眉头却是越皱越深。他虽然感觉到很震惊,却暂时并未发表任何看法,只是示意石原莞尔继续。

    因为他知道单单防疫给水部一个事件并不足以让身为关东军司令官的植田谦吉大将急三火四的将自己从华北方面军调回来。自己虽然在关东军也建立过不少的功勋,但并非是不可替代的人物。这其中肯定还有别的隐情。

    果然,石原莞尔下边的话让他感觉到的不仅仅是震惊而是愤怒了。堂堂一个帝国陆军少将居然没打几枪,甚至连敌人的确切位置都没有摸清楚,连同上千帝国士兵以及满洲**jīng锐便被炸上了天。

    偌大一个关东军不仅被人家从眼皮子底下逃脱,还让人家在悄无声息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反手吃掉了一个步兵中队,还丢掉了苇河县城。甚至滨江省的jǐng察厅的副厅长也被打死。更严重的是一列正停靠在苇河车站的军火列车连同车上的大批装备也被人家缴获。

    而在后续的围剿之中,关东军又是损失惨重。合围圈被人家打了一个稀烂不说,便是连自己陆大老师的乘龙快婿也葬送在人家的手中。最后让人家又一次消失的无影无踪,便是连人家现在有可能躲藏的位置都没有查出来。

    听完这些,佐佐木到一彻底明白了关东军为什么舍近求远的将自己从华北方面军调过来了。被一群乌合之众揍了一个鼻青脸肿,还丢掉了一个少将,关东军这次丢人丢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