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定策(4)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听到李明瑞的汇报,杨震心中不由的一惊。自己脑袋顶上出现了鬼子的飞机在盘旋,难道鬼子已经怀疑到这里了?杨震没有丝毫犹豫的抓起望远镜跑了出来。

    杨震并没有跑出去,木楞子外边是一小片面积大约十平米的开阔地。自己这一跑去,无异于自己暴露目标。对于自己亲手设计的这个隐蔽良好的木楞子的隐蔽xìng,杨震还是有信心的。只要自己不主动暴露目标,鬼子的飞机在天上轻易是看不出来的。毕竟这个年代的飞机,没有后世那些先进的雷达、热成像仪、红外探测仪之类先进的装备。

    杨震伏在门口小心的举起望远镜看向李明瑞指着的方向。果然在自己的正北方,有几架飞机以擦着树梢的高度,在不同的区域上空不住的盘旋。飞机带起的气浪,将树梢吹的来回直晃。是侦察机,杨震一打眼就发现了。

    也许是知道地面上没有防空火力可以威胁到自己,这几架飞机飞的嚣张的很。由于这几架侦察机飞的太低,杨震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飞机上的编号。

    看着这几架不住盘旋的侦察机,杨震回过头问李明瑞道:“这几架飞机盘旋有多长时间了?我们的部队都隐蔽好没有?”

    李明瑞听到杨震的询问,马上爬了过来道:“这几架飞机盘旋了有一阵子了。不过,司令员放心,我们在山头上的防控哨很早就发现了这几架飞机。”

    “这东西对咱们的威胁虽大,但山林里面静,它飞的又低,动静老远就听到了。山头上的防空哨一发jǐng报,各连就按照您事先要求的,躲进了各自的营房。就是那些驮马也都牵了进去。”

    “我们营房修建的时候,您就特地强调过防空,这隐蔽xìng极佳。就算小鬼子飞机飞的再低,只要它不下来,也发现不了我们。而且就目前形势看,我也估计鬼子的侦察机并未发现我们的部队。否则鬼子的飞机早就回去报信了。”

    听到李明瑞的汇报,杨震略微沉思一下道:“小鬼子这是在找我们。你去通知各连连长,敌机不走,谁也不许露头。另外,告诉部队准备干粮,这两天绝对不许生火、冒烟。尤其是夜间也不允许,夜间现在冷了,就给哨兵多加衣服,实在不行就去郭主任那里领几件大衣,给哨兵穿。另外,这几天明、暗哨全部加成双岗。值班火力也要加强。小鬼子这次来没有发现什么,但是他们没有找到我们是不会死心的。”

    杨震交待完李明瑞后,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塞到李明瑞手中道:“都是侦察机,小心一点便是了,你继续观察。我和政委他们继续开会,你盯着点,有什么情况再汇报。”

    杨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几个人,笑了笑道:“是小鬼子的侦察机,没有什么威胁,咱们不用搭理它。继续说咱们的。”

    说罢,杨震对这李延平道:“政委,我还是那句话,不管总指挥来不来,这电台一定要想法子送到他那里去。我们不能单单的依靠交通员,这样既不安全,消息传递的也慢。有些事情,等交通员千里迢迢的赶到,黄花菜都凉了。不过,还是尽量劝说总指挥过来为好。“”

    听到杨震语气坚决,李延平犹豫了一下道:“既然司令员坚持,那么还是我去吧。别人去,可能说不清楚。今天我们讨论的这些,我回去也可以向总指挥汇报一下。”

    说到这里,李延平迟疑了一下又道:“我回去,也许还有机会能说服总指挥将总部迁移过来休整。毕竟我在总指挥那里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我的话,总指挥能听得进去。”

    听到李延平毛遂自荐,杨震有些犹豫,良久才道:“政委,你还是考虑、考虑。部队本身政工干部就少,整训期间,单就政工干部培训这一块就离不开你。去总指挥那里,难道真的就没有人能替代你了吗?”

    李延平听罢杨震的话,沉默了一会,没有表态,却是摇摇头。李延平的坚持,杨震却多少有些明白原因在那里。实际上并不是没有人可以替代他回二路军总指挥部。此刻就坐在他身边的作为总指挥创建五军时候,便跟着他的老部下,原四军副军长,现任部队副参谋长的王光宇要比他适合的多。

    李延平坚持回去见总指挥,其中固然有事关重大,别人去他不放心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他想回去,向此时作为吉东党政军最高领导人的总指挥解释,甚至是请罪。

    李延平自加入杨震所部以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从西征失败的yīn影中走了出来。但心细如发的杨震却从点点滴滴的迹象看出来,他只是将失败压制在心中而已。否则,他也不会一夜一夜的吸烟,失眠。

    曾经与五军一同作为二路军主力,一度兵强马壮,在高峰的时候拥有过两千多人枪的四军,在此次总指挥希望很大的西征中,可以说全军覆灭,成为抗联各军中第一个完全失败的军。作为一军之长,李延平不痛苦那是不可能的。甚至在他心中很有可能将失败的完全原因归罪给自己。

    在杨震看来,李延平坚持要回去,不单单是要劝说总指挥撤到老黑顶子秘营休整,更多的是回去请罪。只是这个原因李延平不说,杨震也无法替他说出来,只能选择了沉默。

    李延平的沉默一下子让会场沉寂了下来。良久,一边一直没有出声的王光宇道:“司令员、政委,总指挥那里还是我去吧。”

    “我参军就一直在五军工作,当过多年的政治部主任和师长。调到四军工作之前,还担任过五军的党委委员。五军是总指挥一手创建的部队,我在那里工作多年,也算总指挥的老部下。我去,还是比较合适的。”

    “而且我跟随总指挥多年,对总指挥的为人和xìng格很了解,总指挥部的几处秘营我也都很清楚。小鬼子此次调集重兵对下江地区围剿,总指挥部肯定处于不断的转移之中。我虽已经调到四军工作,但也能大致猜的出来总指挥部的转移路线。我去,找总指挥也会快的多。”

    说到这里,王光宇突然声音大了许多道:“政委,四军失败的原因,我作为副军长很清楚,责任不在你。要说有责任,也是我们大家的共同的责任,不能由你各人承担。您放心,我以我的党xìng担保,此次西征失败的原因,回去我会向总指挥详细汇报的。”

    听到王光宇毛遂自荐,杨震看了一眼不说话,就在那里吸烟的李延平后迅速的拍板道:“好,就你去。护送部队你自己选,挑中那个就给你那个。”

    王光宇摇摇头道:“不用多,一个班足够了。鬼子虽一时还没有进山搜捕我们,只是还没有摸清楚我们的动向而已。宁安境内肯定会集结大批部队。部队带的多了,很容易被鬼子发现。而且我随总指挥在宁安境内打过多年的游击,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人少可以从鬼子的缝隙中钻出去。”

    说罢,王光宇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道:“况且,我们部队现在人员充实。一个班的兵力顶上我们过去在四军一个连了。我说挑选一个班,实际上是带着一个连。”

    玩笑开过之后,王光宇又严肃的道:“不过,这一个班的战士必须要挑选最可靠的。按照我的感觉,总指挥部现在应该活动在刁翎、依东一带。”

    “我们虽然通过连续作战取得了一些胜利,将rì伪军在下江地区的兵力牵制,调回一部分。但没有消灭抗联二路军,小鬼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那里恐怕rì伪军依旧还是重兵云集,封锁严密,我这一路很可能与rì伪军遭遇。”

    “所以这护送的战士不用多,但必须是坚定、可靠的人员。因为我们吃叛徒的亏太多了。一旦任何一个人叛变,这老黑顶子秘营就完全可能暴露。失去了老黑顶子秘营,我们也就是失去了在即将到来的冬季的最后一块栖身之地。”

    听罢王光宇的话,杨震点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样,护送我给你挑,给你配备最好的装备。还有这一路走的都是山地,我给你带上足够的给养。只要不与生人接触,暴露的可能xìng不会太大。”

    “不过从这里到刁翎几乎要穿越整个老爷岭与张广才岭,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每天晚上十时,我们要进行一次电台联络。”

    说到这里,杨震制止了王光宇想要说话的举动道:“最起码,我们得知道你是不是安全。老王,你这一路上我刚刚看了一下,基本上都是在深山老林中行军。”

    “鬼子无论找到还是找不到我们,肯定会对这一带的山地进行严密的封锁。普通百姓在rì伪军的封锁之下,很难进山。而且鬼子基本上已经完成对这一代的归屯并户,山中的村庄基本上已经被迁移余烬。在rì伪军严密的封锁之下,一般百姓也很难长时间的呆在山里。”

    “你如果在山林之中遇到什么所谓采参人或是猎户,很有可能是鬼子派出的探子。你一定要对陌生人多加提防,只要此人身份不明,可以违反群众纪律就地处决。将来有人追究,一切有我负责。”

    “一切以你的安全为重。因为你身上不单单关系到我们与二路军总部沟通一事,更加关系到二路军总部的生死存亡。所以你必须谨慎、小心。必要的时候,不要有忌讳。”

    “另外,我还有一句话你要替我带给总指挥。你告诉他,若是想找党,不必非得派部队西征打通进关路线,更不要将希望寄托在苏联人身上。希望还是要把握在自己手中,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总归会是一场空的。无论是老大哥也好,还是什么其他的人也好,自己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

    “你转告总指挥,请他派出得力的人手,不经过沿线党组织,去大连坐船到山东。我们十八集团军在山东有部队,zhōng yāng为了打开山东局面,自去年便派遣不少干部到山东工作。”

    “你们派出的人可以直接找他们联系,通过他们转道延安。这个派出去的人最好是与已经调回zhōng yāng工作的原四军军长熟悉的人,以免发生误会。毕竟我们与zhōng yāng已经失去联系很长时间,而且敌情又是这么的复杂。当然走的时候最好是带上一本密码,以备今后我们能直接与zhōng yāng联系上。”

    “记住,千万不要通过地方党组织。因为我们现在消息太闭塞,地方党组织的情况很不清楚。而且,rì伪对地方党组织的破坏力度越来越大,我们不知道地方党组织的情况,贸然与其联系,很有可能会暴露。”

    “还有,请转告总指挥,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无论什么时候,身边都要留下一支得力的部队。还有,在事情实在不可为的情况之下,除了留下小部队坚持游击之外,全军退到苏联。至少要能获得一个短暂的休整、喘息的时机,避免全军覆灭。”

    “苏联人不会帮助我们与zhōng yāng联系,但在眼下与rì伪军摩擦rì益增多,尤其前一段rì苏两军在张鼓峰一带爆发严重冲突之时,我想他们不会介意通过我们获得一个稳定的情报来源。毕竟苏联人不是瞎子,对于关东军陆续增兵的举动不会视而不见。”

    “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帮他们摸清楚关东军在东北,尤其与苏交界之地兵力部署情况,苏联人是不会介意给我们提供一个休养生息的地方的。”

    对于杨震的这番话,王光宇郑重的点点头道:“司令员请放心,您的话我一定一字不差的转告给总指挥。”

    说罢,王光宇站起身来,给杨震、李延平、郭炳勋、彭定杰几个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道:“司令员、政委,既然已经决定我去总指挥部汇报,那么事情就宜早不宜迟。今晚我们就出发,我先下去做准备了。”

    杨震闻言点点头,拍了拍王光宇的肩膀后转过头对着彭定杰道:“老彭,你一会挑选一匹最好的驮马,实在不行就从炮兵那里挑选。再把在苇河县城缴获的rì本罐头带上两箱,还有nǎi粉、炼rǔ除了给伤员留下一部分之外,都给老王带上。哦,对了还有盐和药品。鬼子反复拉锯、扫荡,总指挥那里恐怕会很艰苦。这些物资给总指挥部的同志补一补。”

    说罢,又对郭炳勋道:“老郭,你去挑一部最好的电台,再选一个最好的报务员。另外在给护送的部队调剂一下,要挑选一些军事过硬的老兵,实在不行就从班长中选拔。要保证给这个班装备两支冲锋枪,每人一支手枪。还有,这个班长就让刘长顺去当。”

    “你告诉他,不管如何一定要将王副参谋长和电台安全护送到制定的地点。就算这个班都打光了,我也不怪他。只要能将王副参谋长安全护送到指定地点,我就给他记一大功。”

    杨震给彭定杰与郭炳勋布置完任务,正要对王光宇再交待一些路上需要注意的事项的时候,外边却传来了一声声的爆炸声。听到爆炸声,杨震打住了话头,几步赶到了木楞子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