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定策(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尽管内心也想吃掉眼前的这块肥肉,但理智告诉杨震,王光宇的想法是对的。现在连续作战,已经相当疲劳,且不算还未经过训练的两个攻打集团部落组成的新兵连之外,从老黑顶子山秘营带出的老底子伤亡几乎已经达到了三分之一,弹药已经所剩无多的部队已经根本就无力再打下去了。

    一旦无法快速的解决掉当面的这些伪满军,而被其缠上,恐无脱身之力。所以尽管眼前的这块已经陷入混乱的肥肉很诱人,但杨震还是拒绝了两个连长出击一下的请求。

    见王光宇当面之敌在炮火之中陷入混乱,杨震丝毫没有犹豫的带着部队迅速在马其昌的炮火掩护之下脱离与敌的接触。迅速北上,与郭邴勋已经先期带领的主力汇合。

    在与先期到达的郭邴勋与李延平带领的部队汇合之后,觉得已经将滨江的rì军搅和够了,自己连续几战,应该已经将rì军部署在下江地区围剿抗联的部队吸引回来的杨震正如出击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带队撤回了宁安老黑顶子山秘营。

    为了避开rì军的眼线与空中侦查,杨震带队晓宿夜行,避开了一切有人迹活动的地区,甚至避开了来路。所有行军路线几乎全部选定于深山老林之中,小心翼翼的撤退。至少在现在,杨震认为老黑顶子秘营还绝对不能暴露。

    至于李延平提出的趁现在下江地区的rì军已经被大幅度调动,其所构筑的包围圈已经松动的机会,带领部队直接撤回下江地区,与抗联二方面军汇合的建议,杨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暂时先搁置。

    部队连续作战急需休整,作战中暴露的各种问题也急需解决不说,杨震决定暂时不去与抗联还有一点原因就是杨震知道经过连续作战,部队的体力、人员消耗极大,现在无法翻越山高林密的老爷岭。至少在休整一段时间之前,没有这个能力。

    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杨震暂时还不想去穿越几百里深山老林,强渡牡丹江去与抗联二路军主力汇合。如果说在四军已经全军覆灭,五军损失惨重的情况之下,二路军所剩的部队与自己部队相比还能算主力的情况之下。

    在目前部队的实际情况之下,穿越几百里的山路,还要渡过海浪河、牡丹江等多处rì军重兵封锁的河流,杨震真的没有多少把握。

    抗联二路军西征几乎已经将其所有行军路线暴露。虽无确切的情报,但是杨震相信此时自己由宁安东进、北上至抗联二路军主要活动地区,甚至南下与抗联一路军所有可能的所有道路,包括河流、山口,恐怕已经被rì军严密封锁。

    rì军不是傻子,不会不想到自己会在滨江省搅他一个天翻地覆之后,还傻傻的呆在滨江一带,这种回旋余地并不算大的地方,不去与抗联主力会师。

    另外,通过苇河一战,老黑顶子秘营如今储备了大量的武器弹药以及粮食、药品、冬装等部队急需的物资。有了这些物资,部队可以至少安稳的在秘营中休整两个月在做打算。而这些物资在要穿越大量封锁线,走几百里深山老林的情况之下,根本就无力一次xìng全部运走。携带了这么多物资的部队根本就无法边作战、边行军。

    此外最根本是杨震决定通过这两个月的休整,一是解决部队在此次作战中暴露出的弱点。二也是要仔细琢磨一下下一步的斗争方向。通过此次为策应抗联西征而发起的作战暴露出的一系列问题,杨震一直在考虑今后长远的斗争方向。

    此次作战中杨震感觉虽说战术主动权一直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战略的主动权还是一直掌握在rì伪军的手中。自己虽取得连续作战的胜利,却是除了刚一开始之外,始终处于被动之中。战术上的一时主动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归根到底取得战略上的主动权才是自己以及这支部队生存下去的根本。

    自己部队的今后发展方向,下一步该怎么做,这个问题杨震觉得是该讨论一下了。杨震不想像抗联一样在陷入先是自己主动出击,然后又被rì伪军重兵围剿。或是rì伪军对自己重兵围剿,自己跳出外线之后,再被追击上来的rì伪军再一次次合围围剿,几次试图打破僵局的外线出击,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倒是损失惨重这一怪圈了。

    下定决心的杨震在撤回老黑顶子秘营之后的第三天便召开了他、郭邴勋、李延平、彭定杰、王光宇参加的在后来被称为决定了东北走向的五大巨头会议的会议。

    对于面前的四个部队的主要军政领导人,杨震直言不讳的谈起了自己的想法。这次会议事关部队今后的前途,他没有什么好忌讳的。眼前这几个人郭邴勋与彭定杰是与自己一起突出来的生死战友。而李延平与王光宇又是抗联的高层领导人,他们没有那么肤浅。有些事情先谈出来,总比事后在被动好的多。

    听到杨震谈起来今后部队的发展方向,几个人相互看一眼后还是作为政委的李延平先道:“老杨,你说的这些我这几天也在一直琢磨。在今后的斗争之中怎么才是我们最有利的发展方向。我想归根结底还是我们要不断的发展、壮大自己。只有我们壮大了自己,才能与鬼子血战到底。”

    “我们眼下最优先的是扩充兵员,壮大自己部队的实力。改善武器装备,加强军政干部的培养,提高部队的作战能力,这是我们首先最应该做的。”

    “政委你说的很有道理,这的确是我们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之一。不过这北满地区本就地广人稀,少数的人口密集与物产丰富的地方都在rì伪军的严密控制之下,我们的活动大部分时间之内又一直被限制在深山老林之中。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怎么发展、壮大我们自己?”

    “武器、兵员,以及部队发展所需要的物资等等所有的一切都从那里来?这其中大部分都需要民众的支持。我们怎么才能获得百姓的支持?政委你考虑过没有?”对于李延平的回答,杨震笑了笑。

    李延平道:“怎么发展?我觉得还是按照抗联的老办法,联系一切可以联系的抗rì武装。通过与鬼子不断的战斗,不断的缴获物资来补充自己。另外我们要相信百姓的抗rì热情。我想只要我们多打胜仗,我想一切困难都不会是困难。”

    对于李延平的话,杨震摇摇头道:“政委,抗联之前的胜仗也打了不少,然而为什么一直发展不起来,甚至总是陷入被动?部队总是散了又聚,聚了又散。收编的山林队也算不少,但在形势严峻的时候叛变的又有多少?”

    “我们要的是一支铁打的部队,不是那种调不动,不听指挥,在关键的时候甚至反水的纸上部队。我们要发展,要壮大,只能通过不断的战斗,通过不断的打胜仗这种观点是正确的。但落实到实处,我们该怎么去做?”

    杨震略微沉思了一下继续道:“部队的发展我的思路很简单。我们在完全打开局面之前,现将兵员扩充的重点放在劳工身上。北满地广人稀,人烟密集的地方又为rì伪军严密控制之地,我们在无法取得绝对优势之前,在不影响地方农业生产的情况之下,我们扩充兵员很吃力。”

    说到这里,杨震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要吃饭的不单单是鬼子,我们也是一样。所以在扩充兵员的时候,我的想法是至少在目前还是以劳工为主。我们在五道岭子铁矿已经见到劳工的悲惨境地,而整个东北地区劳工的数量非常巨大。我想这些劳工会是我们一个稳定的兵源。”

    “对于坚决抗rì的山林队可以收编,但必须要服从我们的命令,接受我们的领导。最关键的是他们必须接受我们派遣的政工人员。”

    “东北的形势与关内不同,所以我们不能盲目的套用关内的做法。但有一点关内外却是相同的,就是我们都要建立一个稳固的根据地。使得部队至少要有一个休养生息的地方。”

    “我之前在集中营的时候,曾经与老彭探讨过抗联自建立到今天的战斗、发展经过。对于老彭的描述,我的感觉只有一点,那就是抗联的实力相对来说太分散了。”

    “就那么一点人马,与关内相比,连一个整编师都够不上的兵力,居然建立起好几个军、十几个师的编制。政委,说句你不愿意听的话,你们抗联四军是二路军的主力。可你们整个一个军兵力全加在一起还不及关内十八集团军的一个团人多,甚至说是一个加强营都勉强。”

    “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之下,分散游击的确是一种相对还算有效的战术。但根据部队的情况不同,分别设置编制,没有上下主次之分,就有些过了。分散游击那是在部队能够散的开,收的回,各部能够严格服从上级命令的情况之下,才会是一种有效的战术。”

    “你们将编制搞的那么大,而基层部队作战人员又相对严重不足,以及在通讯手段落后,甚至只能依靠单一的,很不可靠的交通员的情况之下,造成了各军dú lìxìng太大。相互之间的配合一是始终未能形成默契,二是在必要的时候相互干扰指挥。”

    “抗联各军实力过于分散,之间相互协同作战虽不能说没有,但却是不算多,始终造成无法攥成一个有力的拳头打人。而各军本身实力又不足,无论任何一支部队也只能小打小闹,根本无力给rì伪军带来致命的威胁。”

    “这样一来看起来是声势浩大了,也减轻了补给的压力。但却因为部队实力分散,很容易被占据绝对优势的rì伪军各个击破。而且也容易引起指挥层次过多,带来作战上的不便。”

    “而我认为我们除了应该保持一支实力强大的野战军之外,我们还必须组建一些地方部队。集中一批jīng锐编成一支专门负责野战的野战军,担负外线与rì伪军主力作战任务。而地方部队则负责打击辖区内的那些伪满jǐng察、伪自卫团等伪满地方武装。野战军与地方部队,内外线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往往要比那一方单打独斗好的多。”

    “我们不仅要建设野战部队与地方部队相协同的作战体制,还要大力加强地方政权的建设。我们不仅仅要建设自己的地方政权,还要摧毁rì伪军建立的地方政权。”

    “通过这几次作战,我有一种感觉,与正规的rì军野战部队相比,对于我们来说威胁更大的便是作为rì伪军耳目的这些伪政权。他们熟悉本地情况,耳目灵敏。没有了这些地方伪政权、伪jǐng察的配合,无论鬼子出动再多的rì伪军,对我们清剿行动都是盲人摸象。”

    “至于鬼子的归屯并户计划,无论我们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必须摧毁之。如果将我们比做鱼的话,那老百姓就是水。让鬼子把水放光了,我们这些鱼怎么活?政委,这一点你应该有感受。自去年rì伪开始实施归屯并户以来,抗联的境遇怎么样?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还有对于铁了心当汉jiān的那些伪满基层官吏、伪满军jǐng我们就一个字杀。杀的这些人胆寒,杀的这些人对我们闻风丧胆,杀的这些人一提起我们就感到恐惧。对于rì伪军的恐怖手段,我们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当然,我们也不是要对所有的伪满官吏、jǐng察统统的杀光。那些可以争取的,我们还是要争取。需要情报的不单单是鬼子,我们也是一样。”

    “这些人耳目灵敏,rì军如果有什么针对我们的大的动静,离开了他们根本就无法执行。所以这些人能争取的尽量要争取,他们可以为我们弄到我们很难弄到的情报。”

    “至于那些宁愿抱着花岗岩脑袋去见阎王爷的铁杆汉jiān,绝对不能手下留情。还有那些什么伪自卫团的伪满地方武装,我们必须消灭。这些人与汉jiān一样,对本地情况熟悉,对我们的威胁甚至还大于正规的rì伪军。”

    “我们不仅要对付鬼子、汉jiān采取这种手段,对付那些不请自来,明抢豪夺的所谓的rì本开拓团,也同样不要心慈手软。鬼子不是在归屯并户的时候只给老百姓留下三天的粮食吗?好,那我就去找你们开拓团要粮食,要物资。”

    “鬼子为了长期占据东北,对付我们可以不择手段,为什么我们还要循规蹈矩,对他们讲究仁义道德?鬼子杀起我中华儿女的时候,可从未心慈手软过。狗要咬人,躲不是办法,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狠狠的揍它一顿,让它以后见到你就夹着尾巴跑,不敢在看你一眼。”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