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一场经典的夜间伏击战(5)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的这番话说完,被他弄呆,没有搞明白他久经是什么意思的不仅仅是郭邴勋与邱金堂二人,便是另外一个当事人马其昌也被他弄的一愣,明显有些不知所措。

    反应过来的马其昌连忙摆摆手,面容有些苦涩的道:“长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当汉jiān这些年跟着小鬼子欺压、屠杀我们的同胞,早就当够了,早就想加入抗联和你们打鬼子了。”

    “可是,您能相信我们吗?自古忠臣不侍二主,我们这些人当过汉jiān,对国家、民族都犯过罪。我们这些人身上是有污点的。我们还与抗联做过战。”

    听到马其昌的这番话,杨震与郭邴勋相对摇头后,叹息一声道:“当初当汉jiān不是你们自愿的,是在长官的逼迫、蒙蔽之下。你们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只要你们今后铁了心打鬼子,我们就是同生共死的战友、兄弟。”

    杨震这番话说完,刚刚还在低着头的马其昌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的道:“您真的还信任我们?”

    “为什么不?只要有心杀鬼子,我们都欢迎。”说罢,杨震向马其昌伸出手道:“欢迎你的到来。”

    马其昌紧紧的攥住杨震递过来的手,激动不已的对着正向这边看过来的部下道:“兄弟们,我们从今天开始,就不是汉jiān了,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是抗联了。”

    喊罢,马其昌没有看同样兴奋不已的手下兄弟,而是转过头抬起手给杨震敬一个标准的军礼道:“请长官下命令,您让我们打那我们就打那。”

    杨震点点头道:“好。我们的炮兵正需要人手,从今儿起你就是我们的炮兵连副连长,兼炮兵教导队队长。不过现在你的任务是用准确的炮火将我们一支正在阻援的部队掩护下来。我亲自上去给你当观察员。”

    说罢,杨震又笑笑摆了摆手制止了郭邴勋和身边几个人想要劝说自己打消这个念头的举动,对着马其昌道:“我这个人虽然不是炮兵出身,但对于炮兵业务也学过一些。虽然不会使用这种rì式山炮,但自信做一个炮兵观察员还是勉强合格的。正好,我在前边也可以看看你的本事究竟有多大。”

    杨震话都说道这里,马其昌还能有什么好说的。他有些激动的对着杨震与郭邴勋道:“请二位长官看好,我今天一定保证完成任务。”

    听罢他的保证,杨震点点头道:“好,是骡子是马咱们战场上见见真章。”

    说罢转过头对郭邴勋道:“老郭,给我留下一个连。你带着其他的人掩护伤员和战利品去与政委汇合。还有这六门山炮给我留下两门就可以,其余的全部带走。我带着人去接应王副参谋长。“

    “老杨,你是部队最高的指挥员,不是一个连长或是营长,我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你的身上担负的是这支部队全体官兵的命运与前途,而不是某一支部队的前途与命运。我希望你能摆正自己的地位,时刻呆在自己的指挥位置上。老王那里我去,你带着部队先撤与政委汇合。”对于杨震的安排,郭邴勋显得很不满意。

    在他看来,杨震这个军事主官很不务正业。他是这支部队的司令员,总指挥,不是一个营连长。他应该是在自己的指挥位置上,而不是去一些本该他部下去做的事情。

    对于郭邴勋的话,杨震摇摇头道:“老郭,我何尝不知道我的位置在那里。但老郭,炮兵的密位度、方位shè界的测算你会吗?我们这里还有其他的人会用吗?迫击炮的使用与山野炮的使用,差别可是不小。就像是步枪与重机枪一般,虽然都是枪,但这构造与使用上却是天差地别。”

    “我们现在缺的不仅仅是战士、装备,更是奇缺的是各种指挥、技术人才。缴获了火炮却不会使用,你不觉得这是一个讽刺吗?”

    “今儿若不是有马其昌,本来就缺乏重火力支援的我们缴获了这些火炮,却是只能炸掉或是埋起来。因为我们对于山野炮的使用,根本就无人会用。”

    “老郭,我也不想。但在必须的人才培养出来之前,有些事情我也只能多分担一些。老郭,你就不要争执了,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见到杨震已经下定决心,郭邴勋只能微微的叹口气道:“好吧,我服从。不过,刚刚清点战利品的时候,我们缴获了鬼子一部十五瓦电台,和两部五瓦电台,你全部都带走。我在给挑两个最好的报务员。这里是山地,十五瓦的电台功率稍微大一些,信号比五瓦的强。”

    “不用,那两部五瓦的我带走,十五瓦的你带着。老王那里还有一部电台,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将情况发到他那里。还有,你带的那部电台被鬼子炮火给炸毁了,你没有通讯手段不行。”

    说罢,杨震拍了拍郭邴勋的肩膀道:“老郭,我先走了。你一定要将伤员安全的带到政委那里。如果出现紧急情况,就是把战利品,甚至火炮丢掉,也不能丢掉一个伤员。

    “还有,你与老彭沟通一下,此战过后,我们准备撤回老黑顶子休整。另外,你还要多费费心,想办法多编制几套密码。我们现在的密码太单一,很容易被鬼子破译的。小鬼子这方面的人才不少,我们必须提防。好了,不说了,我们政委处见。”

    当杨震赶到王光宇阻击阵地的时候,才发现情况要比王光宇在电报上说的恶劣的多。王光宇这边面对的rì伪军虽然只有少部分是rì军,大部分兵力都是伪满军jǐng,而且人数也不及郭邴勋那边多,只有七八百。但这股子伪满军jǐng的jīng神头,却是与杨震之前遇到的那些伪满军jǐng差别极大。

    这些伪满军不仅战术动作干净利落,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老兵。而且每次进攻被打退之后,极少出现溃退的情况,进退极为有序。攻击失败后,没有死的就趴在原地,与山上的阻击部队对shè,显得极为顽强。而且枪法也准的很。火炮虽然没有山野炮,但掩护攻击的迫击炮数量却是达到了十几门。

    看着山下正在照明弹掩护之下,打着手电正拼命进攻的rì伪军,一起到一线阵地,此时正用炮队镜观察山下动向的马其昌也不禁一阵阵的感叹,对着杨震道:“长官,这山下的这些伪军可不是我们这些老东北军能比的,都是小鬼子亲手训练出来的,各级军官清一sè的都是rì本人,装备也比我们强的多,都是清一sè的rì式最新装备。”

    “妈的,这是小鬼子为了围剿南满地区的抗联而专门训练的靖安军?您看他们的袖头上都有一个红箭头,这是靖安军的标志。小鬼子这次居然将他们调了过来了?”

    “这些靖安军不是被小鬼子调到关内去打国民zhèng fǔ了吗?长官,这个靖安军是伪满军中战斗力最强,装备最好的部队,各种待遇也是一般伪满军无法相比的。听说去年在关内配合rì军作战的时候,打了不少胜仗,就是国民zhèng fǔ的正规军都不是他的对手。”

    杨震听到马其昌的汇报连忙举起望远镜一看,果然不错,这些伪军的军装袖头上都绣着一个红箭头。他虽然不知道这个靖安军究竟是什么来头,但从这些伪满军作战的劲头来看,他知道这些伪军绝对不可小视。

    杨震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却是没有深说,而是对着身边的马其昌道:“怎么样,有没有信心,用炮火将他们打垮?”

    马其昌没有立即回答杨震,而是举起了望远镜又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山下伪军的进攻队形之后才道:“长官,我们这次虽然只带了两门山炮,但炮弹却带了六十发。”

    “您看这些靖安军很骄横,进攻的时候队形排的很密集,散兵线拉的也不是很开。这两门rì式九四式山炮shè程远、威力大、杀伤效果也比四一式山炮大。他们的主力集结点、甚至弹药停放点都在我们的shè程之内。”

    “您看是不是我用炮火打他的后续梯队和主力集结的地方,至于他们的攻击部队,我看还是用轻重机枪从正面压制为好。我们以炮兵火力压制其后续梯队,同时前沿固守的部队在趁机发动反击,我想我们应该可以一举击溃眼前的这些伪军。他们虽是关东军一手训练出来的,但战斗力毕竟还是与鬼子有区别的。”

    杨震听罢马其昌的建议,沉思了一下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王光宇后道:“老王,你看怎么样?”

    王光宇看了一眼正在与拼命攻击的伪军苦战的前沿部队后,犹豫了一下道:“司令员,受以前的条件和装备的限制,步炮协同的战术我们并没有用过,对其不是很了解。不过,司令员,我们现在手头的兵力有限。”

    “自与这些什么靖安军交火以来,打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带来的刘长顺的那一个连,现在就是连能行动的轻伤员加在一起已经不足一个半排。就算加上您带来的那一个也不满编的连,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加强连的兵力。”

    “而且,我们的火力有限。我带来的两门迫击炮现在炮弹早已经打光,而轻重机枪剩余的加在一起只剩下六挺,关键是弹药也不多了。这还是加上您带来的那一个连的机枪加在一起都算上。”

    “司令员,我们现在可以说已经丧失了反击的能力。我与鬼子打了多年的游击,对他们的战术还是很清楚的。我们击溃了鬼子三路合围中的两路,恐怕小鬼子的援军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按照马连长的战术击溃这路伪军倒不是不难。但您也看到了这路伪军的劲头,虽说不如正牌的rì军,但也不差多少。一旦我们被他们缠上,鬼子援军在赶到。按照我们手头上的兵力数量来说,就很难摆脱掉。”

    “司令员,以后的rì子长着,不能在于这一时。我们不能因为一时的贪多,而断送了这支部队。我建议,还是以炮火给其一定的杀伤,掩护部队撤退,与主力汇合。至于这些伪满军还是先放一放。司令员,吃多了可容易撑到。”

    听完王光宇的话,杨震又举起了望远镜看了看山下的rì伪军之后,沉默了一会才咬咬牙对着身边的马其昌道:“听王副参谋长的,你集中全部炮火给我打他们的主力,掩护前沿部队撤下来。这些伪满军,先让他们多活几天。今后收拾他们的机会有的是。”

    对于杨震的命令,马其昌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收起了与火炮一起缴获的炮队镜,转身下了山,向着已经做好shè击准备的炮兵阵地跑了过去。

    杨震对着跟在身边的报务员道:“一会你要准确的把我报出的数字给马连长发过去。记住,你发错一个字,这炮弹落下的地方也许就是我们自己的脑袋上。算错了,杀我的头。报错了,杀你的头。”

    看到报务员听完自己的话后,忙不迭的点头,杨震又转过头对着王光宇道:“老王,你马上给部队下命令,一会炮声响起的时候,让部队马上趁着炮火掩护撤下来。所有带不走的物资、武器全部炸掉。”

    连续下完两道命令后,杨震举起望远镜一边接着山下伪满军打出的照明弹仔细观察着rì伪军的动向,一边在心中快速的测算着炮击所需的各种数据。

    山下的rì伪军没有防备着山上这些虽然战斗力相对凶狠一些,但装备与他们相比,简陋的多,最多只有两门迫击炮的悍匪一下子会冒出来这么多火炮来。当第一发用来修正弹道的炮弹落下的时候,这些刚刚还凶悍之极的靖安军一下子便被打糟了。

    马其昌的技术果然过硬。在第一发炮弹打偏之后,马上根据杨震报出来的数据迅速的修正了弹道。后续的炮弹犹如长了眼睛一般,一发接着一发的准确的落入靖安军大队人马的队列之中。

    马其昌过硬的技术,杨震不停的报出的准确数据,组成了一个最佳的组合。刚刚还凶悍无比,不顾阻击在拼命进攻的靖安军的散兵线与后续队列被这阵子密集而准确的炮火炸的七零八落。

    当一直担任掩护的靖安军炮兵努力想找出对手的炮兵阵地,与对手打一场炮战,将被炸的步兵掩护回来的时候,才悲哀的发现自己手头迫击炮的shè程远不是人家的对手。打出的炮弹连给人家挠痒痒都够不着。自己反倒连人带炮,被人家转移过来的炮火炸的飞上了天。

    就在杨震与马其昌二人组成的双剑合壁,用猛烈而准确的炮火将靖安军炸的死伤一片,乱成一团的时候,王光宇没有丝毫的耽搁,立即组织前沿部队撤了下来。

    杨震看着王光宇已经撤下来,而山下之前毫无防备的靖安军也被这阵子炮火炸的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也没有丝毫犹豫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尽管至少在部队中大部分干部战士看来,山下的那些在被整整六十发炮弹轰击过的靖安军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此时下山摸一把应该能取得一个不小的战果。

    尤其是一直被这些靖安军压着打的刘长顺,更是强烈的要求实施一次哪怕是战术反击,就算不能彻底的打垮山下的这些骄横的伪军,但也要狠狠的咬下他们一块肉来。

    对于刘长顺的出击请求,杨震没有丝毫犹豫的便拒绝了。甚至因为时间的关系,连解释都没有过多的解释。

    看到司令员态度强硬,尽管心有不甘,但刘长顺只能按照杨震的命令带着部队,抬着伤员撤离了一线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