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一场经典的夜间伏击战 (4)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当李明瑞带着两个排气喘吁吁的赶到的时候,杨震带着那一个连已经与rì军混战成了一团。杨震身上佩戴的是手枪,胸前还挂着一副望远镜,自然连白痴都会知道他是指挥员。所以杨震身边围着的rì军是最多的。

    虽说自己周围围上来五六个rì军士兵,但杨震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害怕。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在他手中上下翻飞。不仅仅是刺刀,就是枪托、枪身都成了武器。而刺刀的功能不单单是刺杀,甚至一般白刃战时根本就不用,只开刃了三分之一刀刃都成了他的武器。

    这支上了刺刀的三八步枪在他手中就像是活了一般。虽不是标准的刺杀动作,但却从来就没有走空过。只要是杨震一出手,刺刀上就会见血。

    杨震一刺刀刺倒一个率先发动进攻的rì军士兵后,反手又是一枪托,将一个试图在他背后偷袭的鬼子的整个脸都砸进了脑袋里面。

    看着在自己包围之下的杨震居然一出手便干掉了自己一方的两个人,周围的rì军士兵的兽xìng被彻底的击发出来。三个rì军士兵同时举起了枪想着杨震恶狠狠的刺了过来。

    杨震用枪身格开三把同时刺向自己的刺刀,还没有等几个rì军士兵将手中被挡开的步枪收回,杨震手中的步枪顺势一划,刺刀的刀刃自己划开了一个rì军士兵的脖子。

    这个时候与矮小的rì军士兵相比,身高臂长的杨震身体上的优势便显示了出来。杨震步枪上的刺刀在划破了一个rì军士兵的喉咙后,顺手一转又一刺刀捅进了另外一个rì军士兵的脖子。同时杨震抬起左脚一脚狠狠的踢中了最后一个rì军士兵的胯下。

    这个倒霉的,被杨震一脚踢倒胯部的家伙当时脸sè就变得铁青,手中的步枪也丢在了地上,捂着胯部跪倒在地,没用一会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估计杨震这足可以将一块砖头踹碎的一脚将他下面那两个蛋都给踢碎了。

    出手就干掉五个rì军,杨震身边仅剩的那个rì军士兵脸都吓得白了,端着枪的双手也不自然的哆嗦了起来。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勇猛的人,不仅在六个rì军士兵的包围中全身而退,还一举干掉了自己一方五个人。

    要知道道,在白刃战中战术配合得当的六个rì军士兵,至少可以抵挡住一个排的中国士兵。而今儿,却是一个照面就被干掉了五个。别说向来骄横的rì军士兵,就是那些在五道岭子铁矿后参军的那些战士,看到杨震大发神威,也禁不住气势高涨。

    杨震露出的这几手不仅震住了rì军,还将自己的部分部下也震惊了。反倒是那些在集中营中一起冲出来,早就见识到杨震白刃战中本事的老兵倒还是一脸寻常的,见怪不怪的表情了。

    看着这个脸上露怯意的rì军士兵,杨震却是没有时间和他耽搁,手中的步枪又一次从一个常人无法理解的角度刺出,轻易的解决了这个既不敢跑,也更不敢发动进攻,双腿开始不由自主的打着哆嗦的rì军士兵。

    几乎在一眨眼的时间内,便以少敌多,干掉了眼前的六个围攻自己的rì军士兵。杨震这一手杀的即便是号称最顽强的rì军,也有些胆寒。杨震周围三尺之内,几乎没有rì军敢靠近。

    没有人赶来找自己挑衅,杨震便穿梭在混战的两军之中。近的用刺刀挑,远用手枪打,在鬼子的刺刀下救了不少战士的命。在他身边,小虎子也不时用冲锋枪准确的点shè,打倒了不少试图给被刺倒在地的战士补上一刺刀的鬼子。只是杨震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始终没有能将聚集在一起的鬼子冲散。

    李明瑞赶到之后,看到正在与鬼子拼刺刀的杨震,不敢怠慢,连忙用手中的快慢机打出一个准确的点shè,将徘徊在杨震身边,想要控制住他对自己战友下手,但却是始终不敢上的几个鬼子打倒。

    看到李明瑞赶到,杨震只是略微的点了点头之后,便立即命令部队与rì军脱离接触。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了携带了大量冲锋枪、快慢机的李明瑞手下的那两个排去解决。

    本来看到对手的援军赶到,还有些紧张的rì军士兵见到对手与自己脱离接触,虽不知道对手这一举动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大多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些rì军还以为自己能够稍微喘上一口气的时候,一看到自己的兄弟已经与rì军完全脱离了接触,没有片刻的犹豫,李明瑞手中的冲锋枪便响了起来。

    背靠背,组成战术组合,准备再次进行白刃战,几乎毫无防备的rì军被大量集中的冲锋枪与快慢机成片的打倒。这么近的距离,几乎不用瞄准,更是冲锋枪发挥xìng能的最佳距离。而李明瑞采取的交叉shè击,以冲锋枪、平端起来的轻机枪主,快慢机捡漏和掩护冲锋枪的战术,更是让这些鬼子连一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当对面的rì军反应过来这些狡猾的支那人究竟想干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想要突围的rì军士兵被冲锋枪子弹一片一片的打到。

    最后一声枪声落下后,战场之上已经再无一名还能够站起来的rì军。杨震示意部队上去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并给满地的rì军尸体、伤员补刺刀后,才对着李明瑞道:“你那边都解决了?伤亡怎么样?”

    听到杨震询问自己战况,李明瑞马上回答道:“司令员,对付没有几支枪的鬼子炮兵,以及二十几个jǐng卫,您又给我加强了这么多的冲锋枪与快慢机,我要是还弄出大量的伤亡,我可就真的没有脸见您了。”

    “司令员,鬼子的炮兵全部解决。缴获鬼子九四式山炮六门,炮弹一部。只是缴获的炮弹详细的数目,还没有来得及清点,数目不详。我部参与突袭鬼子炮兵的一个连,只付出一人牺牲,两人轻伤的代价。”

    “你们将鬼子的炮兵完整的缴获了?在那里?”听到李明瑞居然将鬼子的火炮全部完整的缴获,杨震眼睛不由得一亮。

    听到杨震有些不敢相信的语气,李明瑞却是没有丝毫的自满,而是以敬佩的眼光看向杨震道:“这还多亏司令员您的眼光准。小鬼子的炮兵阵地真的与您设想的一样,就设置在那块山间的平地之处,可以说就设置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您这边爆炸声一响,我们趁着鬼子炮兵被这边爆炸声吸引的功夫,马上出击,加上手中这些花机关与快慢机密集的火力,才能以几乎不计的伤亡数量取得怎么大的战果。”

    “司令员,为了增援主战场,我只留下一个排掩护那些火炮转移,而我带着主力先行赶过来。不过按照时候估算,他们也应该快到了。”

    听罢李明瑞的汇报,杨震略微沉思了一下,将炮兵连长邱金堂召到身边到:“金堂,你是川军老炮兵出身,你会不会使用山野炮?”

    邱金堂刚刚听到李明瑞缴获了六门完整的山炮,当即大喜。可一听杨震询问他会不会使用山炮,却是当时便苦了脸,有些尴尬的道:“司令员,咱原来在川军虽然干的是炮兵,可那用的是迫击炮。山炮这种高档的武器装备,川军装备的太少,我根本就不会用。尤其是rì式山炮,更是见都没有见过。”

    “川军原来装备的山、野炮大多以沪造或是汉阳造的老式火炮为主,另有少量的法国造野炮,甚至还有部分意大利造的老式山炮。rì式装备,川军中根本就没有。所以司令员,这些山炮我真的不会用。”

    听到邱金堂的话,杨震眉头皱了起来。缴获了山炮,却是没有人会用,这与缴获了一堆废铁有什么两样。

    看着杨震有些不豫的脸sè,邱金堂小心翼翼的道:“司令员,什么枪到您手上,只要略微一琢磨就知道怎么用。缴获的rì式迫击炮,您只琢磨了一会就比我这个老炮兵出身的人用的还要熟练。要不,您琢磨、琢磨这些炮怎么用后再教给我们?”

    杨震听罢邱金堂的话,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要说测定炮兵的密位度、划定标尺shè界,这种观测的活自己倒是擅长。为炮兵指示目标,这自己在后世学过,也是必修课。

    可要是说cāo作火炮,尤其是九四式山炮这种古董火炮,杨震还真不会。要说迫击炮,他虽不是极为jīng通,可至少他会使用。但他不是全才,不可能什么都会。

    看着杨震沉默不语,邱金堂也感觉自己的想法可笑。要是连火炮cāo作都会,那司令员不成了神仙了?

    当缴获的六门山炮被运回来的时候,杨震轻轻的抚摸了一阵子黝黑的炮身,叹息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李明瑞道:“明瑞,将这几门火炮统统的炸掉。牵引火炮的这几十匹马全部补充给迫击炮连与重机枪连。”

    “什么,全部炸掉?司令员,您要将这些火炮全部炸掉,我没有听错吧?司令员,咱们在关内与鬼子作战的时候,吃了鬼子炮兵多少亏?现在好不容易弄来几门炮,这一发炮弹还没有打出去,您就居然要炸掉,我实在有些想不通。”听到杨震居然要将这些火炮全部炸掉,李明瑞很是想不通,也更舍不得。

    李明瑞舍不得,杨震又何尝能舍得这些得来不易的火炮。现在战争打的就是两个字火力,有了这些炮,在攻打鬼子设置严密的集团部落的时候,就不用让战士扛着炸药包去炸围墙了。在与敌人作战的时候,火力支援能力也大大的提升了。有了炮兵的支援,部队就可以少付出很多无谓的牺牲。

    但没有会使用这些火炮的炮兵,这些火炮在自己手中就与废铁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带走,又增添了部队的负担。与其最终因为无用而丢弃,还不如早早的炸掉。这些火炮别说自己不会用,就算会用,可自己现在哪有那个时间去慢慢培养炮兵?

    看到杨震不为所动,李明瑞着急的道:“司令员,有了这些火炮,我们以后在作战之中可以少死很多的弟兄。在攻坚的时候,也有了足够的火力支援。司令员,算我求您了,将这些火炮带走吧。我跟您保证,只要有我李明瑞在,这些火炮我连一个螺丝钉都不会丢下。也绝对不给部队增添负担。”

    对于李明瑞的坚持,杨震叹息了一声,拍了拍他肩膀道:“明瑞,你说的那些我又何尝不知道。但我们现在连一个炮兵都没有,就算现培养都不赶趟。与其让这些无人会用的火炮成为负担,还不如现在炸掉。省的以后带不动的时候,还是要抛弃。”

    杨震的话音落下,已经击溃从两翼山地进攻的rì伪军,此时已经下山,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已经不知道在他身边站了多久的郭邴勋听到他说完这番话之后,走到杨震的面前道:“司令员,这些山炮也不一定必须炸掉。咱们不会用,可不见得有的人不会用。”

    说罢,郭邴勋将已经放下枪,却因为杨震还没有拿出处理意见而被一个班的战士看守着的,此刻正站在一边远远的看着他们的那几十个伪满军中的那个中尉军官招到自己身边,对着杨震道:“刚刚我下山的时候,和那个人聊了一会。这小子是原东北军炮兵的,后来随同原吉林公署参谋长熙洽一起在吉林投降的。”

    这个跑过来的伪满军中尉听到郭邴勋向眼前这个这支部队最大的官介绍自己,连忙对着杨震敬礼道:“报告长官,我叫马其昌,是原来东北军炮兵第十团穆纯昌所部中尉炮兵连长。”

    “在九一八之后,rì军进攻吉林,我们随同长官一起投降了关东军。后来rì本人对我们不放心,就将我们手中的大炮收了回去,将我们改成了步兵。至于现在满洲**中的炮兵,是小鬼子专门挑人重新组建的。”

    “我们东北军所使用的大部分火炮都是仿造的rì本火炮。我在东北军炮十团的时候,使用的就是奉天兵工厂仿造的rì式四一式山炮。虽然没有使用过九四式山炮,但这些火炮的结构、xìng能都大同小异。对这些火炮,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还有我的这些弟兄都是和我一起从炮十团出来的,甚至大部分都是原来一个连的老兄弟。”

    “你会用使用这些山炮?”对于这个人杨震很好奇。东北军炮兵第十团他知道,这是东北军在入关之后留在东北仅有的两个炮兵团之一。后来在吉林随同吉林公署参谋长熙洽一起投敌。

    杨震看着眼前的这个马其昌道:“怎么样,有没有心思参加我们的部队?你刚刚也看到了,我现在需要炮兵人才。”

    王光宇那边已经有些坚持不住,几次来电请示下一步作战计划。但连续两战,部队虽然伤亡不算太大,但重武器以及弹药损失严重,且连续作战部队已经极度疲劳,现在实在没有连续作战的能力了。

    说实话,连着两战打成现在这个局面,对于杨震来说已经是超额完成目标了。但让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部队在连续作战下去,别说部队,就是杨震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

    而且杨震最担忧的不单单是部队的弹药与体力的消耗问题,他最担忧的就是rì军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隐藏在那里的伏兵。小鬼子今儿的部署很明显就是摆明了要将自己向南挤压,审讯俘虏的结果也是如此。

    杨震可没有认为小鬼子向南挤压自己,是要逼着自己进关,将麻烦甩手给华北方面军。在审讯了击溃正面之敌战斗中俘获的伪满军jǐng之后,杨震更加坚定了不南下的决心。

    杨震有些担忧,鬼子的情报、通讯能力远远的超过自己。一旦南边设伏的鬼子得知三路rì伪军部队中自己已经击溃两路,很有可能会转变作战模式。原来设伏的部队倾巢北上。相对于自己已经击溃的两路rì伪军,杨震相信部署在南边的鬼子恐怕才是这次进剿的主力。

    如果在鬼子主力上来之前,自己不能摆脱敌人撤退,一旦被鬼子缠上,就凭自己现在弹药消耗过大,部队疲劳到极点的状态,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在得知李明瑞将鬼子的火炮全部缴获后,杨震就动了心思。有了这六门山炮和相对还充足的炮弹,至少可以用炮火压制王光宇方向的rì伪军,将王光宇掩护下来。

    一是争取时间,二就是为了减小伤亡。只是这些火炮没有人会cāo作,却是让杨震伤透了脑筋。放着利器不用,难道真的让部队再去拼一次刺刀吗?

    看着马其昌有些犹豫的面sè,沉思了一下,杨震又道:“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这样,你和你的弟兄们帮我们一次。我们还有一支部队在与rì伪军作战,只要你用这些火炮将他们掩护下来,我就放你们走。而且,这次我也不白用你们,你们在完成任务之后,我可以付给你们每人一百伪满货。”

    听到杨震这个建议,不单单一旁的邱金堂目瞪口呆,就连郭邴勋也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怎么突然想起来雇佣这些前东北军炮兵?

    尤其是邱金堂对于杨震提出的雇佣这些人实在不理解。在他看来,司令员不杀他们,还用这些汉jiān已经是给他们天大的恩赐了。这些人不老实,不愿意效力,这没有什么。一会开炮的时候,一个人身后站上一个端着上了刺刀的战士,就不信他们不会老实的卖命?怎么还要付给他们钱?还答应在事后放他们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