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一场经典的夜间伏击战(3)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已经成了所谓的神的池田浩二自然不知道,在他的身体别如雨般的手榴弹撕裂成四五块的时候,他的炮兵也正在步上他的后尘。在爆炸声刚刚落下,李明瑞便指挥部队以选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rì军的炮兵。

    刚刚转移到新阵地,一边正拼命的打着照明弹,想要知道前边久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正拼命的安抚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弄的有些惊恐不安的牵引马匹的rì军炮兵根本就无暇顾及到自己周围出现了什么情况。手忙脚乱的rì军炮兵直到李明瑞带人已经扑到身边的时候才发现。

    杨震临时抽调给李明瑞的大量冲锋枪与快慢机在这场偷袭战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密集的冲锋枪与快慢机的火力,再加上达到了战术的突然xìng,形成了完美的战术组合,将毫无防备的rì军炮兵成片的打倒。

    只是他的枪口始终有意的避开鬼子炮兵阵地上那些成堆的炮弹与驭马。在偷袭鬼子炮兵阵地的时候,他甚至专门派出了一个班的战士在第一时间内控制住鬼子那几十匹驭马。

    李明瑞太眼馋这些火炮了。在川军的时候,他吃够了rì军炮兵的苦头。他一看到这些火炮就想起了徐州会战时成片、成片倒在rì军炮火下的战友、兄弟。在徐州会战期间,他听郭邴勋说的最多的话便是:“若是我们哪怕有鬼子一半的火力,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弟兄白白牺牲。”

    郭邴勋的那些话,李明瑞一辈子也忘不了。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些火炮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将这些火炮搞到手。而鬼子炮兵阵地上的jǐng戒兵力连一个小队都算不上情况,更让他坚定了将这些火炮完成的搞到手的决心。

    鬼子对伪满军不信任,又在兵力有限的情况之下抽调不了太多的兵力jǐng戒炮兵阵地,所以在鬼子炮兵阵地上的jǐng戒兵力不过只有二十多个人。而且配备的清一sè都是步枪,便是连轻机枪都没有一挺。

    而且此时的鬼子jǐng戒兵力也同鬼子的炮兵一样,注意力都被前边的爆炸给吸引过去。正是看着鬼子阵地上不过这点jǐng卫兵力,李明瑞才下定决心将鬼子的这几门山炮搞到手。

    李明瑞的偷袭行动进行的很顺利,没费多少力气便解决了鬼子的炮兵和那二十几个卫兵。在杨震再三命令不到万不得已不与鬼子拼刺刀的情况之下,只用子弹说话,倒也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

    近战中,不过二十几个看到身边突然出现的大量所谓土匪,按照条令上好刺刀退掉子弹准备白刃战的rì军士兵,在与冲锋枪加快慢机的战术组合的较量中明显不是对手。

    退光了枪膛中的子弹的rì军士兵,在距离近到不需要瞄准的冲锋枪加快慢机火力密集的火力面前很快便处于下风。甚至没有坚持多久,顷刻之间便被吃的干干净净。

    更是由于李明瑞的动作极快,使得鬼子炮兵还没有来得及炸毁火炮便被击毙余烬。在杨震那边针对鬼子主力战斗刚刚开始狂甩手榴弹的时候,李明瑞这边已经将鬼子炮兵加上jǐng卫兵力吃的一干二净,除了有意保存下来的那六门山炮之外,便连一个渣都没有剩下。

    没有管正给按照这支部队的老习惯,倒在地上的鬼子兵补上一枪或是一刺刀的那些战士。看着几乎是完整无缺落在自己手中的六门八成新的94式山炮,李明瑞兴奋的两眼只冒jīng光。用配合他作战的那个连长事后的话来形容:“就像一只饿了很久的狼看到一堆肥的流油的肥肉一般。”

    对这些山炮垂涎不已的李明瑞这边的战斗一结束,马上便兴匆匆的招呼兄弟们七手八脚的将这六门山炮套上炮车与牵引马匹,准备将这些史无前例的战利品拉回去。

    若不是配属他指挥的那个连的指导员还冷静些,记得临战的时候杨震交待给自己打完鬼子炮兵之后,立即转向抄鬼子屁股的任务,恐怕乐的都快开了花的李明瑞和那个连长什么都给忘记了。

    听到提醒才想起杨震布置的任务不是单单摧毁鬼子炮兵阵地一项,李明瑞在心中不由暗暗的骂了自己几句糊涂,有些兴奋过度。虽说不是科班出身,但跟随郭邴勋已经几年的他军情如火,什么叫做战机还是知道的。若是真的因为自己行动缓慢,贻误了战机,那自己可就将功变成罪了。

    可看到这些完整无缺的火炮,让李明瑞放弃,他又实在是有些不甘心。虽说有些不甘心,但李明瑞也知道,就算那些正手忙脚乱套着炮车与火炮的兄弟们动作在快,在熟练,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些火炮套上驭马,自己也不可能带着这些对于他们这支小部队来说,还是过于笨重的火炮走的太快。

    犹豫了一下,实在是不甘心的李明瑞虽然不敢在耽搁时间,但还是留下了一个排看管、保护这些火炮,自己则带着其余兵力按照杨震事前的吩咐,向鬼子屁股后边兜了过去。

    鬼子的阵地上虽然存放了大量的照明弹,但这种李明瑞只见过鬼子使用,而从来没有见过实物的高科技玩意,李明瑞不知道该怎么用。甚至这东西久经是什么他都不知道。

    急于挽回自己失误造成的时间上的损失,也担心手中冲锋枪的火力不分敌我的将前边很有可能陷入混战的双方一网打尽,李明瑞也顾及不到会不会会不会暴露目标了,下令打起火把,以最快的速度赶奔主战场。

    反正这边鬼子的大炮哑巴了,就是傻子都会知道这边出了什么问题。暴露不暴露目标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对于眼下的李明瑞来说,争取时间才是最重要的。

    也真亏得那个指导员提醒的及时,才让李明瑞没有犯错误,更没有让杨震陷入他最不愿意打的白刃战。也亏得前边的连续爆炸让rì伪军陷入了混乱。否则就李明瑞这么干,在鬼子老兵jīng准的枪法面前,还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伤亡。

    就在李明瑞带队一路以密集的火力向鬼子主力方向杀去的同时,杨震那边的战斗也见了分晓。杨震先是以大当量的炸药制造了连环爆炸,继以几十发迫击炮弹密集的火力来了一个严严实实的覆盖。

    最后再来上一场密集的手榴弹凌空爆炸形成的对正卧倒躲避迫击炮弹还未来得及起身的rì伪军极具杀伤力的破片雨。

    等这一连环招数下来,近千人的rì伪军行军队列中还能站起来的,已经剩下不足两成。绝大部分rì伪军甚至连枪都没有来得及开,便被这一场连环袭击送回了老家。

    虽说位于追击中的鬼子jǐng惕xìng很高,但他们没有一个人会想到的事最先的袭击居然会是在他们身后以及脚下开始。在这场袭击中,rì伪军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不仅带队的军官损失余烬,就连步兵都死的七七八八,没有剩下多少人。

    看着四面冲上来的这些身上穿着制式的rì军军装,甚至相当多的人头上还带着rì军制式的90式钢盔,若不是没有佩戴军衔,猛的一看与关东军士兵没有什么区别,在原来一直被他们轻蔑的称之为土匪的武装。

    到底是号称皇军之花的关东军士兵,虽然大部分军官在刚刚的爆炸和炮击之中损失惨重,但队伍中的rì军士兵并未表现出丝毫的惧sè。干净利落的退掉枪膛中的子弹,做好了肉搏战的准备。

    而侥幸逃过一劫的那些伪满军jǐng表现则差得多。虽然也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看似已经做好肉搏战,但直打哆嗦的双腿却暴露出了内心的恐惧。

    借着部队燃起的火把,杨震皱着眉头看着已经被自己合围的一百多rì伪军,心中很不满意。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如暴风骤雨的打击之中,rì伪军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人还保持着战斗力。而且存活下来的rì伪军居然以rì军居多。

    眼下这个局面却是杨震最不愿意看到的。在双方几乎已经刺刀碰到刺刀的情况之下,所有的轻重火力已经失去了意义。而与rì军拼刺刀,是杨震最不愿意看到的。在哈尔滨的那场同样是夜战中的白刃战,让杨震记忆深刻。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是不愿意让缺乏针对xìng白刃战训练的部队去与鬼子拼刺刀。若说对于格斗、shè击、各种轻武器的cāo作,甚至是各种车辆的驾驶和部分火炮的使用,在后世受过专业训练的杨震都懂得一些。

    但唯独像现在面临的这种在后世已经淘汰了白刃战,他却是一点也不明白。别说后世刺刀的功能早就已经不是进行白刃战了,就是是,又有那支部队舍得用几乎可以称的上万一挑一,每个人的价值甚至不比飞行员低的特种兵去和敌人拼刺刀?

    若说用刺刀进行一对一,甚至一对二的单兵格斗,恐怕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人能胜过杨震。但若是说用刺刀去进行白刃战,杨震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在那个魔窟中的那次白刃战,杨震全凭的是在后世多年养成的格斗技巧,加上多年训练过的,在必要的时候对使用一切可以找到的武器进行肉搏战的训练。而且自己会的这些不经过长时间的严格训练,一般人很难掌握。

    杨震很清楚,自己的这些战术,单兵作战还可以,但是进行有组织的,像是今天这样的大规模白刃战,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要知道rì军的白刃战能力突出靠的可不单单是单兵作战能力,更多的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战术组合,以及相互之间的战术配合。

    没有经过长时间训练出的各种战术组合,以及相互之间默契的配合,单凭单兵作战能力,想要在这种大规模的白刃战中获胜,基本上是不可能。

    而同样从集中营中冲出来的那些前**杂牌部队士兵,按照他们之前表现出的白刃战水平来看,杨震知道,若是将眼前这些rì伪军全部干掉,恐怕自己部队也要拼光。这些前**士兵拼刺刀的水平,没有比惨不忍睹好到那里。与rì军相比,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们拼刺刀的能力与其说是白刃战,还不如说是仗着人多,一窝蜂的上,能拼掉几个是几个的打法。其相互之间的必要战术配合不能说一点没有,但也没有比没有好到那里去。否则,在那场夜战之中,也不会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之下,还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也许是从未占据过火力上的优势,反倒是靠近战、夜战起家的那几个前十八集团军的人白刃战的能力勉强还值得一提。但与rì军相比,也是差的太多。

    这也是杨震为什么明知道在弹药补充困难的情况之下,还宁愿冒着打光弹药的危险,也不愿意与rì军拼刺刀。至少在部队获得与rì军对等的白刃战能力之前,杨震不愿意与rì军进行白刃战。因为他知道,在能获得充足的补充兵源之前,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本钱。

    只是眼前的情况却是几乎将杨震逼到了绝境之上。在按照命令打光了手榴弹后,原本就埋伏在距离山路不足二十米之处的伏击部队,在未接到命令的情况之下就头脑发热的发起了攻击。

    因为攻势过猛加之双方本就可以说近在咫尺的距离,等杨震赶过来的时候,双方的距离已经近到了刀尖碰刀尖的地步。一发子弹打出去,按照三八式步枪弹的弹道xìng能来说,恐怕在杀伤rì伪军的时候,自己人也会遭遇到池鱼之灾。

    按照现在正处于对峙中的双方的距离,杨震可绝对不敢下令开枪。他们没有关内十八集团军在拼刺刀开枪时那种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还赚一个的本钱。拼消耗,在眼下这种情况之下,他拼不起。

    至于杨震在那个恶魔集中营中使用过的近战中以手枪为主,配合步枪、刺刀,看起来很奇怪,但对付rì军的白刃战很有效的战术,现在却是无法采用。

    无他,在哈尔滨缴获的那些有些娇气的南部式手枪经过几次战斗的损耗,加上本身的保养不善,数量已经严重不足。而且现在的部队也比原来扩大了许多,根本就无法向上次那样配备那么多的手枪。

    至于中**队的传统近战利器冲锋枪和各种盒子炮,数量虽然不少,但已经都被杨震调拨给了李明瑞。现在除了小虎子身上那支被李明瑞坚决留下来冲锋枪,以及该连连长与指导员身上佩戴的两只之前缴获的二把盒子之外,所有的人手头上的武器都是清一sè的三八大盖。

    虽说双方手中的武器型号都是一样,论长短没有谁会吃亏。但在一个连被杨震调过去,由郭邴勋指挥,支援山上正在顽强阻击听到爆炸声,向这里拼命赶过来增援的rì伪军。

    现在手头兵力只剩下加上郭邴勋带回来的那一个排也不过一个加强连,兵力对比基本上达到一比一的情况之下,杨震根本就不敢奢望自己能以较小的代价,甚至不敢保证能消灭眼前的这些rì伪军。

    一时没有想出有什么办法用最小的代价消灭眼前这些rì伪军的情况之下,为了减少伤亡,杨震只能自己亲自出马。自己虽然也没有受过白刃战训练,但是自己却是受过利用各种武器进行近身格斗的训练。知道该怎么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手中的武器。

    而且自己也打过不止一次的白刃战,有过一定的心得。相对于那些在五道岭子铁矿新入伍的战士来说,自己的水平却是远在他们之上。

    知道那边王光宇正在苦苦的阻击另外一个方向的rì伪军,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的杨震,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就算他在不想打白刃战,但为了尽快解决战斗,也只能面对现实。

    想到这里,杨震瞪了一眼那边猜出他的心思,正在那里心头有些忐忑不安的这个连的连长和指导员。要不是这两个家伙和现在被郭邴勋带走的那两个家伙打的过于兴奋了,违令出击,自己何苦要冒这个险。本来稳拿稳的战斗,现在却不得不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看到眼前这个僵持局面,再看看在火光照耀下杨震铁青的脸sè,略微一琢磨,一想想战斗之前杨震的再三交待,知道自己两个人冲动要让部队付出的代价,两个人不由的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杨震。

    杨震伸手在地上捡起一支被rì军丢弃的三八式步枪,干净利落的退掉子弹后,对着站在自己身边,面露愧sè的两个人道:“一会你们与虎子组成一个支援组,用你们手中的那两支手枪与他的冲锋枪专门策应、支援。记住了,要手疾眼快,尽量做到降低部队的伤亡。”

    交待完两个人,杨震转过头看了看现场那几十个试图与鬼子一起负隅顽抗的伪满军jǐng怒道:“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眼下的情况。你们他妈的要是还认自己祖宗,还想活命,就都他妈的给老子放下枪,滚一边去。谁要是铁了心给鬼子卖命,一会老子非活剥了他不可。”

    在一连串的爆炸中侥幸存活下来的三十几个伪满军jǐng被杨震这一声怒喝吓的不由自主的一哆嗦。一个肩膀上挂着中尉军衔的伪满军官犹豫了一下,率先丢下手中的枪道:“长官,兄弟们也知道当汉jiān不是人该做的事情,只是我们都身不由己。只要您答应放过我的这些弟兄,我就命令他们缴枪。”

    “只要你们放下手中的枪,我可以放过你们。想必苇河县城的那些伪满军jǐng的事情你也听说过,只要不是铁了心给鬼子卖命的铁杆汉jiān,我们既往不咎。”为了减小无谓的伤亡,杨震没有犹豫点头答应了这个伪满军官的要求。

    那个伪满军官见到杨震答应放过他们,叹了一口气对着身边的伪满军士兵道:“兄弟们,这位长官的话没有错。眼下这个情况,咱们没有必要再给rì本人卖命,听这位长官的话放下手中的枪,咱们走。”

    这个伪满军官看起来在这些伪满军jǐng之中倒是还有些威望。他的命令一下,那些伪满军士兵纷纷丢下了手中的枪,在杨震部下的掩护之下,退出了战场。

    看着缴枪的伪满军jǐng退出战场,杨震举起手中的步枪对着围住这些rì伪军的部队,大喊一声:“兄弟们,杀鬼子。”说罢第一个举枪,迎着见到伪满军退出战场,知道事情不妙而抢先发动的rì军士兵冲了上去。

    看到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员亲自冲了上去,尽管只受了很少的白刃战训练,但这个连队却没有一个人退缩,纷纷举着上好了刺刀的步枪迎着rì军冲了上去。

    (不好意思,之前将rì军制式的94式山炮与95式野炮搞混了,修改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实在抱歉。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

    高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