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一场经典的夜间伏击战(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池田浩二虽然改变了战术,但却没有改变谨慎的作风。对于晋升已经板上钉钉的他来说,这个时候更需要的是稳健,而不是像被嫉妒与野心冲昏了头脑的小次郎原二那样轻敌冒进。

    为了稳健,池田浩二虽一反常规的夜间大举挺进,但也大量使用照明弹开路,将行军路线照得一片雪亮。不仅如此,还在追击的时候只是以尖兵咬住对方,不使对手脱离自己的视线,而主力绝对不脱离炮火的掩护范围。

    不仅如此,他还一改rì军往rì在火力使用上的一贯小气的毛病,不时的动用炮火对山路两边一切可疑的目标,以及所有可能埋伏部队之处进行一次火力覆盖。

    反正临出发的时候,并没有与他说明所有事实真相的石原莞尔少将已经说过,只要能消灭这些胆敢捻关东军虎须的叛乱分子,消耗多少物资就给补充多少物资。正是有了石原副参谋长阁下的这句话,这位未来的大佐先生在火力使用之上大手大脚的很。

    只是池田浩二在选定进行火力覆盖的时候,选择了山路两边不时出现的茂密的白桦林,选择了山路两侧的山坡。然而他却是忽视了距离山路最近,甚至可以说在rì军眼皮子底下的那一丛一丛茂密的灌木林。

    到不是池田浩二有意忽视那些虽生长的极为茂盛,但即使对身材普遍不高的rì本人来说,也不足半人高的灌木丛。只是在他看来,对于那些以山林为基地的土匪来说,那些与山体相连,即便在照明弹下,也很难看清楚林内情况的桦树林更适合那些擅长偷袭的支那人藏身。

    至于眼皮子下边这些在照明弹下一览无遗,甚至不足以隐蔽一个正常人蹲坐的灌木丛,对于那些卑劣的,只会偷袭,从不敢与大rì本皇军面对面的进行战斗的支那人来说,太矮小了。

    池田浩二能在士官学校同期同学中第一做到大队长一职,并即将第一晋升为大佐联队长,而且第一考入号称rì本将军摇篮的陆军大学,并不是单单靠着自己岳父的关系,相反他本人也很jīng明。

    他虽顺势改变了战术但却没有像他那位被嫉妒冲昏头脑的同学一般,轻敌冒进。除了使用小股兵力顺着山势采取平行追击之外,主力却始终将进攻的节奏控制的很好。而且在追击的时候,炮兵始终可以对步兵实施有力的火力掩护。

    但这次却他的jīng明却弄错了地方。对手改变了作战方式,他却还在墨守成规,用老眼光看人。只盯着那些与山坡相连的桦树林,却忽视了那些同样可以隐藏人的灌木丛。谁说低矮的灌木丛就不可以藏人了,谁规定打伏击就必须得有一个良好的隐蔽之处?当连人带马被四处横飞的手榴弹炸上天的池田浩二想明白这些之时,却是已经无力回天了。

    不过此时站在炮兵阵地之上,借着打出的照明弹做着与杨震同样的事情,正用望远镜观察着不时落在山路两边桦树林中炮弹带来效果的池田浩二却是根本就没有想到,准备给他致命一击的对手就埋伏在他眼皮子底下。

    看着路两边不时出现的桦树林被炸的四处横飞落下的树枝,池田浩二得意拈了拈鼻子下边剃的整整齐齐的鼻涕胡,之前因为山路相对狭窄,无法容纳装甲汽车进入的郁闷早已经一扫而光。

    此时显得有些志得意满的池田浩二对着身边对他下令炮击那些也许空无一人的树林,而白白浪费帝国宝贵的炮弹此举而有些迷惑不解大队作战参谋和几个伪满军官道:“你们的战术的不懂。”

    “我们这次面临的对手很狡猾,他们的武士的不是。我观察了他们的几次战斗总结,发现这些支那人从来没有与清剿部队进行过面对面的阵地战。他们很擅长伏击战。而且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地形进行伏击战。”

    “而这里的地形是两山夹一沟,是一个打伏击战的良好所在。不过这里的山地有些特殊,山上多以低矮的灌木丛为主,山下却是有不少的白桦林。而且山下的这些白桦林大多与山地相通。这些与山地相连的白桦林不仅可以为这些人提供一个绝佳的隐蔽场所,还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进可供退可守之地。”

    “支那有句成语叫做打草惊蛇,还有一句叫做敲山震虎。我炮击那些白桦林,即可以说是打草惊蛇,也是可以敲山震虎。就是用炮火说话,让那些试图伏击我们的反满抗rì分子放弃他们懦弱的企图,正规的与我们打一场决战。”

    就在池田浩二的话音落下,旁边的几个伪满军官尽管心中对他的这番见解不以为然,但嘴上还是大拍马屁道:“高,实在是高。中佐阁下果然不愧为大rì本帝国陆军大学的高材生,此番见解实在令我等佩服之极。”

    听到身边的伪满军官的马屁,虽说平rì里这些恭维的话听多了,让池田浩二脸上显得有些不在乎,但心中却是着实很受用。

    池田浩二摆了摆手,制止了那几个伪满军官继续拍下去的意图,挥了挥手道:“命令炮兵前移,步兵抓紧时间,绝对不能让这些支那人逃跑。小次郎君指挥作战虽然能力低下,不过这次的作战计划还是制定的不错的。既然小次郎君已经无法指挥作战,那么他的这个作战计划还是由我们替他完成为好。命令部队,一定要抢在那些反满抗rì分子之前封闭住被打开的突破口。”

    池田浩二下命令了,周边的几个rì为军官自然没有人敢不遵守,连忙按照池田浩二的要求,给自己的部队下命令。

    看到rì伪军虽然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但却坚决的向着自己也算jīng心构筑的埋伏圈走进来,杨震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现在对于他来说,最担心的便是埋伏在那块风化石附近准备起爆的几个工兵,别被行进山路两侧山腰上的rì伪军发现。

    不过到目前为止,好运貌似还在继续站在杨震一边。虽说有照明弹的帮助,但照明弹发出的亮度毕竟与白天还是有差别的。在加上杨震在老黑顶子山秘营的时候,曾经jīng心训练过部队的隐蔽。工兵排的人都是老黑顶子山秘营出来的老兵,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怎么隐蔽自己最安全。

    不过好运不会总站在战场双方中的某一个人身上,命运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就在走在山路上的rì伪军主力一半已经走过那块风化石,进入伏击圈的时候,在山腰上行军的rì伪军却是与杨震布置在山腰上的重机枪阵地率先遭遇。

    当前边的重机枪声响起的时候,杨震心里猛然一跳:“不是山上、山下的rì伪军是平行推进的吗?怎么山上的鬼子怎么会抢先抵达?”

    现对于池田浩二来说,他的打草惊蛇战术虽说成功的不是他所想的地方,但毕竟也勉强算的上部分成功。至少他发现了对手的踪迹,而且他可以肯定是对手的主力部队。原因很简单,从两侧山腰上传来的枪声来判断,对手至少在两侧的山腰上布置了六挺重机枪。

    这个重机枪数量可不是之前阻击自己的那支小部队可以拥有的。若是按照关内支那军的配置来说,拥有这样数量重机枪的至少也是其zhōng yāng军jīng锐一个团。若是搁在他们所谓的杂牌部队中,弄不好一个师都有可能。

    作为受命担任此次围剿的总指挥,在池田浩二临行之前,暂时代理jǐng备队司令官的参谋长阁下曾再三交代他,这股反满抗rì分子在苇河车站俘获了帝国一列军火列车。虽然列车在事后被炸毁,暂时还不清楚究竟这些支那人缴获了多少武器。但有一点是无疑的,对于没有兵工厂,没有后勤补给的支那人来说,他们会尽可能的将列车上的武器装备带走。

    做为一名帝国陆军军官,池田浩二可以很轻易从枪声上判断出对手此刻布置在山腰上,正对着自己部队密集开火的那些机枪是帝国陆军制式92式重机枪。池田浩二甚至可以很容易的断定,这些重机枪正是在苇河车站被俘获的那列军火列车上运载的大量武器中的一部分。

    听着两侧山地上传来的密集的机枪声,池田浩二好不容易才没有让自己的眉头皱起来。在心中狠骂了那些铁路守备队都是废物,居然让如此多的武器弹药落入了那些反满抗rì分子手中,又被那些该死的反满抗rì分子用来对付大rì本皇军。这些废物真应该统统的切腹,向天皇陛下谢罪。

    山腰上的部队率先与敌接触,但却没有改变池田浩二的山路、山腰三路并行的作战计划。在他看来,那些反满抗rì分子主力虽然被自己抓住,但他们的主力并未布置在山腰上。

    没准,那些重机枪是那些可恶的反满抗rì分子使用的金蚕脱壳,用来摆脱自己的。甚至有可能用来设置伏击圈,阻击自己的追击,只不过恰巧被自己抢先发现了而已。

    池田浩二固执的认为山上正在抵抗的并不是对手的主力。因为他从枪声上判断出,对手虽然拥有大量的重机枪,但是步枪shè击的声音却是寥寥无几。

    而且在他往rì无论是与抗联,还是与其他各种反满抗rì武装作战的时候,对手大量使用的各种德国制造的,或是支那人自行仿制的被他们称之为快慢机或是盒子炮之类自动手枪那独特的枪声从未听到过。

    综合几个方面,在池田浩二看来,山腰上的抵抗火力,不过是这些叛匪用来准备设计一个小的伏击,以便迟滞自己脚步的棋子而已。他们真正的主力应该还是在准备向某一个方向逃窜。

    因为没有一支军队,会单单依靠指望几挺重机枪便能击溃敌人的进攻。没有了步兵,单靠机枪去解决战斗那将是极为愚蠢的事情。

    所以山腰上虽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但池田浩二却并未命令行进在山下上山支援山上的人,而是命令主力加速前进。

    在池田浩二看来,既然装备本身就很不足的对手,既然拿出一下子六挺重机枪阻击自己,还如此的不吝啬对他们来说打光了,甚至都没有地方去补充的子弹这么大的本钱,那么证明对手的主力一定就在附近。山上的那六挺重机枪不过是在给他们的主力争取时间。

    事实上无数的实践证明,在战场之上好运只是一瞬间。既然你没有把握住,那就永远不会再来。池田浩二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便拒绝了部下增援山上的建议,而是固执的命令部队迅速继续沿着原有路线追击。

    正当突然有些加速的rì伪军主力赶过那一片埋设了炸药遍布风化石的山腿,一声剧烈的爆炸,连同爆炸掀起的漫天飞石将rì军行军队列的后半部砸了一个乱七八糟。

    这些被剧烈爆炸掀起一阵石雨的已经风化的石头不能用来做任何建设,但用来砸人还是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的。整个rì军行军队列的后半部的上百rì伪军被铺天盖地砸来的碎石砸的头破血流。甚至不少倒霉蛋被飞来的较大的石块直接砸中脑袋,而上了西天。只能用来防单片的钢盔,对这些大的甚至有磨盘大的石头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还没有等走在队伍中间而逃过一劫的池田浩二在这阵子漫天的石雨中反应过来,前边的山路上又响起了一连串的剧烈爆炸。爆炸掀起的冲击波将这位刚刚还有些趾高气扬的大队长阁下,直接从马上给掀了下来。

    “巴嘎,这是怎么一回事?”当要不是卫兵得力,以最快的时间控制住他受惊的座骑一把拽住,差点被自己战马给拖跑死的池田浩二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被炸的死的死,伤的伤的部下,差点没有把满嘴的牙齿给咬碎。

    还没有等他从爆炸带来的震惊中缓过神来,空中又传来了丝丝的炮弹破空声。伴随着炮弹的破空声,与池田浩二一样,还没有从剧烈的爆炸中缓过神来的rì伪军又陷入了迫击炮弹雨密集的打击之中。

    “阁下,迫击炮。”还是那个手疾眼快的卫兵一把将看着死伤满地的部下,正发呆的池田浩二一把给按倒,并不顾rì军中森严的等级制度,快速的伏在自己长官的背上。

    好不容易等炮弹的爆炸声平息下来,等推开伏在自己背上,已经被四处横飞的弹片炸成了刺猬的卫兵,看到自己部下在又经历过这阵子迫击炮弹雨洗礼之后的惨状,池田浩二几乎都快哭了出来。

    在大量的炸药与迫击炮弹的袭击之下,池田浩二除去从两侧山地迂回后还剩下的上千部下,此时逃过一劫,还能站起来的不足原来的三成。就这三成中,至少还有一半的人多多少少的都带了伤。

    经过连续打击,伤亡不能说不惨重的池田浩二此时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趾高气扬。

    当池田浩二看着一地死伤的部下发呆,还没有想出应对眼前局势的办法。山路两边那些被他之前忽视的灌木丛中突然又飞出了密密麻麻的手榴弹。这些手榴弹与炮弹不同,他从投出到落地爆炸之前,几乎没有任何的声响。尤其是在漆黑一片的夜间,失去了照明弹,被打糟的rì伪军根本就不知道刚刚离去的死神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头上。

    这次没有了卫兵的掩护,池田浩二没有能再一次逃脱死神的威胁。当被四五枚手榴弹同时集中,而被炸成了四五块之后,池田浩二再也不用怎么击败这些卑劣的土匪扭转局势而苦恼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