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血色残阳(5)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说完这几句话后,杨震抬起头看着天边那一抹血一般红,即将消失在地平线下的残阳,沉默了一下道:“有些事情我想你们作为我的部下,应该有知情权。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我们虽击溃了当面的rì伪军,但其他两路的rì伪军正东西对进的夹击我们。我们虽然首战获胜,但我们面临的被动形势并没有得到根本上的缓解。”

    “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如果我们现在丢下一起生死与共的兄弟,与伤员和新兵一起撤离,我们还将会有一线生机。若是留下将正陷入苦战的那两个连的兄弟们一起同生共死,等待我们的这一战将会是我们的生死之战。”

    说罢,杨震转过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等着自己布置任务的几个连长、指导员道:“这些事情我不想隐瞒你们,对于我个人来说让我放弃与我们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我做不到。”

    “我要么就不走,要走就带着兄弟们一起离开。你们有没有信心留下与我一同将郭参谋长与王副参谋长接应出来?并最终挫败鬼子对我们的这次围剿?”

    “当然你们之中有人若是不愿意,现在就可以去追赶政委,我杨震绝对不强留。因为我没有权利带着大家一起陪我明知道是火坑,还要往里跳。请大家放心,若是此战过后我能活下来,也绝对不会报复要走的人。”

    杨震的话音落下,几个连长、指导员相互看了一下才由一个连长道:“司令员,您说怎么打吧,我们坚决服从命令。跟着您打仗,就算形势在险恶我们心中也有底。再说,现在的形势再险恶还能有咱们在鬼子的集中营中险恶?那里我们都闯出来了,眼下这点小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他的话说完,其余的几个连长、指导员也都七嘴八舌的道:“司令员,您就说怎么做吧?咱们自当兵的那天起就预备这一天了,当兵的要还怕死,那还当什么兵?”

    听诊几个连长、指导员七嘴八舌的回答,杨震微微笑了笑道:“那好,既然大家已经下定决心,那我就部署了。”

    杨震指了指山谷中的道路对着一直随着自己行动的二营重机枪连连长程子善、指导员高继良道:“子善,你和继良每人各带三挺重机枪埋伏在山路两侧山上的山腰处。”

    “这个方向的rì伪军足足有一千多人。按照他们的战术要求,这条并不算宽的山路之上是挤不下这么多人。小鬼子要采取挤压战术,势必要采取山腰、山头与山路平行推进。”

    “这里的地形是两山夹一沟的地形,可以说的上是打伏击的天然战场。不过这里的地形虽然对我们有利,但这里山势平缓也不算高,除了我们脚下的这个山头之外,其余的山上植被与其他地方相比也算不上茂密。”

    “这里的山上大部分地方都是杂草丛或是灌木,高大的树木并不多。倒是山脚下长满了茂密的灌木丛与桦树林。所以我断定rì伪军势必要采取多路挤压的战术,不仅仅从山路上追击,还是走山腰与山头。”

    “你们的任务是待郭参谋长带队撤下来之后,只要rì伪军一出现,便用火力死死的压制住两侧山腰以及山头上的rì伪军。不要顾及节省子弹,现在不是节省子弹的时候。”

    说罢杨震又对着身边的两个步兵连长、指导员道:“鬼子怕中伏击,轻易不会进树林。若是单走山路,鬼子兵力施展不开。刚刚我说过,按照参谋长发来的此次鬼子战术特点来看,他们一定会分兵走山腰或是山头追击。”

    “就算他们的战术有变化,但他为了避免中埋伏,势必要派出部分部队从山腰或是山头上行进。这样一来对于他们眼皮子底下的山路两侧的灌木丛不见得重视。”

    “你们各自带领部队埋伏在山路两边山脚下的灌木丛之中,但不要进桦树林。记住绝对不能进桦树林。”

    “我看了一下,山脚距离山路的直线距离不过二十米。这个距离足够你们将手榴弹扔到鬼子的行军队列中了。而且灌木丛很茂盛,足够你们隐蔽的了。”

    “记住,鬼子的尖兵不许打。放过他们的尖兵,打他的行军大队。告诉部队,投掷手榴弹的时候,记住拔下保险栓后过三秒中后在投。”

    “鬼子来了,先不要急着打。就算山腰上的机枪火力先打响,但你们也不要动。我一会会安排人在山路上埋上炸药,等炸药爆炸之后,我会命令炮兵集中火力打他的行军大队。”

    “你们的任务是在炮声一停,就将手头上全部的手榴弹都扔出去,一个都不要留。一会你们去将我们携带的所有的手榴弹都发下去,每一个战士能拿几个就拿几个。”

    “手榴弹打光之后,在用机枪与排子枪火力给猛扫。但没有命令轻易不要出击,尽量用火力杀伤鬼子。天马上就要黑了,先用手榴弹招呼他们,鬼子不见得能够摸的到你们的确切位置。”

    交待完两个连长,杨震对最后剩下的一个还没有分配到任务的步兵连长、指导员,还有身边的李明瑞道:“交给你们几个任务,你们敢不敢去做?”

    李明瑞与二人对望一眼都意识到这肯定是有特别的任务交给自己,连忙道:“有什么不敢的,只要司令员下指示,您指那我们就打那。就算刀山火海也没有二话。”

    “好,我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我要交给你们的任务虽然危险了些,但并不算太困难。一会打响之后,你们去将鬼子的炮兵给我端了。怎么样,有没有信心与把握完成这个任务?”

    三人并未因为杨震交待这个可算得上有些棘手的任务而稍有片刻的犹豫,听到命令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齐声道:“请司令员放心,我们坚决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

    尽管三个人都知道以步兵去摧毁通常布置在纵深的炮兵阵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这个任务对于他们来说可谓是九死一生。尽管知道这个任务很艰巨,也许会付出很大,甚至全军覆灭的代价,但三个人也许是对杨震的信任,却依旧没有丝毫的犹豫。

    对于三个人的表现,杨震满意的点点头道:“好,作为一名指挥员就要有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豪气。军人,尤其是一名指挥员,需要的不单单勇气,更需要的是魄力,要有一股子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魄。狭路相逢勇者胜。”

    杨震说完这番话,换了一种语气又道:“不过我并不是让你们去死打硬拼。你们每一个人都是jīng华,我可舍不得你们白白的牺牲在这里。尽管摧毁鬼子的炮兵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但我也不会轻易的让你们去牺牲。”

    说到这里,杨震拧亮手电,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道:“你们不要在这里设伏,尽可能的向参谋长阻击方向靠拢。”

    “你们看距离这里大约五里之处有一处不大山间的开阔地。按照参谋长上报的情况来看,这路鬼子携带了六门山炮。这么多的火炮也只有这里能同时展开。天黑下来,鬼子怕咱们摸他的夜螺丝,不会将火炮分散开,一定会集中布置。你们就埋伏在这片开阔地边上的灌木丛中。”

    “你们即不要与参谋长联系,也不要暴露目标,就地在开阔地两侧的灌木丛中隐蔽下来。记住,绝对不允许上山设伏。而且有一点,就算鬼子踩到你们的脑袋顶上,但只要他们没有发现,就绝对不允许开枪。”

    “你们发起攻击的时候不要等炮声落下。只要我们这边爆炸声一起,你们立即发起攻击,以最快的速度打掉鬼子的炮兵。按照一般的行军规律,在鬼子的行军队列中,炮兵势必要走在后边。你们的任务就是在战斗打响之后第一时间摧毁鬼子的炮兵,以尽量减少我们的伤亡。”

    “另外,我把jǐng卫排和全军的冲锋枪与快慢机都调拨给你们。你们不要将他们分散开,要集中使用,尽全力做到局部的火力优势。在炸掉鬼子的炮兵之后,你们不要停留,从rì伪军的屁股后边发起攻击。动作一定要猛,要快。记住我在老黑顶子秘营教授过你们的三猛战术吗?”

    看到三个人都在点头,杨震才继续道:“记住就好,到时候一定要这三猛战术发挥出来。”

    说到这里,杨震抬起头看了看已经逐渐暗下来的天sè道:“从天sè看来,我们即将面对的这场战斗注定将会是一场夜战。不过虽然是夜战,但我们绝对不能对鬼子的炮兵掉以轻心。在第一时间打掉鬼子的火力威胁,对于这场战斗能不能取胜可以说得上至关重要。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

    听到杨震最后一句话,几个人对望一眼之后异口同声的道:“请您放心,我们一定坚决保证完成任务。”

    对于几个人的表现,杨震没有在交待什么,他知道眼前这三个人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送走李明瑞一行之后,转过头又对身边剩下的最后几名军官中的直属工兵排长曲向前道:“我们手中还有多少炸药?”

    比较爱动脑筋,正琢磨杨震战术安排有些失神的曲向前听到杨震这么一问连忙道:“报告司令员,自从苇河县城撤退之后,经过连续的使用,在加上彭主任带走一部分外,我们现在手头上还有不到两百公斤的炸药。虽说数量不多,但我想应该够实施您的战术设想了。”

    作为一起与杨震在五道岭子铁矿经历过那场震撼人心爆炸的老兵,更作为在老黑顶子山秘营之中杨震的得意弟子之一,曲向前之前虽然有些失神,一直在琢磨杨震这番部署的战术意图。但杨震的话音落下之后,他马上便明白杨震的意思了。

    对于曲向前的反应速度还是很满意的杨震知道对于这个极爱思考的部下不用讲太多。杨震拧亮了手中的手电指着整个山路目视范围之内上唯一突出,紧邻山路的一处山脚上的一大片已经有了些风化的石壁道:“你在那处石壁下按上五十公斤炸药。一会等鬼子的行军大队过来的时候,炸掉他。记住,你的任务与其他的人一样,鬼子的尖兵不要管他,只炸他的行军大队。”

    “另外,你将手头上剩余的所有炸药都埋在山路上。不过要计算好每一个埋藏点的当量与杀伤范围。既要最大限度的杀伤行军中的鬼子,也不要误伤埋伏在山路两侧灌木丛中的兄弟。”

    交待完曲向前,杨震又对正在等他交待自己任务的炮兵连连长邱金堂道:“你带着人趁现在还有一丝余亮,马上估算表尺、shè界。一会战斗打响之后,你将你手头上的所有炮弹都给我打出去,一发也不要留。曲向前的炸药爆炸之后,我就要要看到你的炮声响起。”

    ”司令员,炮弹全部打出去,您这不过了?咱们的携行能力有限,咱们这次出战一共就带了不到三百发炮弹。几次作战使用,尤其是刚刚那一战过后,咱们现在就剩下不到六十发炮弹。这要是都打光了,下场战斗怎么办?”

    “您难道忘记了咱们在老黑顶子山秘营的时候,那木头充当迫击炮使用的rì子?司令员,这没有了火炮咱们还能那木头做一门假炮训练,这没有了炮弹,您总不能让我轮着迫击炮去砸鬼子吧?”听到杨震让把手头的所有炮弹都打出去,邱金堂多少有些心疼。

    作为参加过藤县保卫战原川军四十一军迫击炮连一员,在藤县突围时被俘的邱金堂是部队中唯一的老炮兵出身的人。参加藤县保卫战的时候,他们参战的那个唯一唯一藤县城内的迫击炮连所有炮弹加一起也不过才几十发。当兵数年,一直都在炮兵的他虽然也打了不少的仗,但在历次作战之中拥有的炮弹从来没有达到过一个基数。

    对于缺乏弹药有过切肤之痛的邱金堂来说,每一发炮弹都像是眼珠子一样的宝贵。在苇河县城一下子缴获了那么多rì制迫击炮弹,曾经让他兴奋的连着两天在休息的时候都抱着一颗卸下了引信的迫击炮弹。若不是郭邴勋怕他出事,强令他将那发炮弹送回去,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多了一个抱着炮弹睡觉的习惯。

    听到邱金堂的话,虽然知道这个家伙心疼弹药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杨震却依旧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说你怎么不动动脑子?炮弹没有了,只要部队在,我们随时都可以再缴获。若是部队没有了,你留着再多的炮弹又有什么用?”

    “我们现在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减少部队在战斗中的伤亡。炮弹是金贵,但相对于这些炮弹来说,我们的战士更珍贵。去吧,鬼子的枪炮声越来越近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只要部队在,我们的炮弹这次打光了,还会再缴获的。”

    杨震将话说到这个分上,就算邱金堂再心疼炮弹,也不敢在多说什么了。没有再争执,邱金城默默的向杨震敬了一个军礼后,接过杨震递过来的手电,转身下去按照杨震的吩咐去布置了。

    杨震说的那些道理,在藤县与鬼子打过交道,没有少挨鬼子炮弹的他那里不知道,他只是心疼这些来之不易的炮弹而已。因为在他看来,部队若是继续整rì在这深山老林中转悠,这炮弹打光了可真没有地方去补充。

    邱金堂下去布置后,刚刚在部下面前还表现着一副镇静样子的杨震听着越来越近的枪炮声,心中却是很焦急。郭邴勋自从上次的那封电报之后,再未能联系上。

    尽管知道这个年代的电台还很笨重,不似自己后世使用的那种步谈机方便,在近距离行军、作战的时候并不耽误相互之间的联系,在行军,尤其是像现在这般边打边撤的时候根本就无法开机。

    现在联系的中断,也许是正在向这边进行撤退的郭邴勋无法架设电台。但杨震却在深深为郭邴勋担忧着,内心不断的祈祷郭邴勋带的阻击部队尽快的出现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