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血色残阳(4)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虽然杨震让郭邴勋与王光宇尽快的寻找机会撤退,然而二人的回电对于杨震来说,却是极为不理想。二人在电报上都道自己虽然伤亡不大,但已经被rì伪军牢牢的粘住,很难撤下来。至少在天黑之前根本就无法撤退。

    郭邴勋在电报上告诉杨震,这次rì伪军的行动很奇怪。对遇到的阻击,并不发起强攻。而是采取了一线平推,步步为营,一点点的挤压战术。大部分时间之内只用兵力紧紧的黏住阻击部队,极少发动强攻。

    而且这股子rì伪军行动极为谨慎,一遇到风吹草动便使用炮火进行狂轰滥炸。虽然进展缓慢但却是极为有效。阻击部队几次试图伏击其一部分,但却始终未能得手。反倒是给自己带了一定的伤亡。虽按照杨震事先安排的战术拖住了rì伪军的进攻速度,但却也被rì伪军给粘住,很难摆脱。

    看着郭邴勋的电报,杨震的眉头越皱越紧。从郭邴勋这封电报上杨震得一个对自己很不利的结论,就是rì伪军已经摸出自己作战的规律以及特点,尤其是自己惯用机动设伏,爱打伏击战的作战特点。

    更让杨震担忧的是同样阻击尾随自己rì伪军的王光宇也发来了同样的电报。看着两封内容大同小异的电报,杨震不禁暗自惊叹rì军的反应速度好快。自己自出击以来真正的战斗只打了苇安山与周家营子两战而已,鬼子居然如此之快便摸清了自己作战的特点。

    杨震不怕rì伪军采取重兵合围的战术,因为再多的兵力都不可能同步进行,总还是有缝隙可以钻的。他更不担心rì伪军采取分兵合围的战术,这样自己倒是可以较为方便的寻找战机。

    他最担心的便是rì伪军采取现在这种步步为营,一线平推的战术。而从郭邴勋与王光宇发来的电报看,rì伪军采取的恰恰就是这种虽然虽然极为耗时,但也是最为稳妥,也是对付游击战、运动战最实用的战术。

    杨震放下手中的电报,打开地图迅速找到,并标出自己所处的位置与郭邴勋、王光宇的位置。在做完了图上作业之后,杨震感觉自己现在最庆幸的是孤注一掷击溃了自己正面的rì伪军。否则一旦rì伪军合围完成,不管自己愿不愿意,自己只能往小鬼子设置圈套里面钻了。按照眼下的情况分析,杨震已经可以肯定小鬼子在南边设置了一个包围圈在等待自己。

    看着面sè凝重的杨震,一旁的李延平接过电报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道:“老杨,我们现在最好是以最快的速度从已经打开的突破口冲出去。我们击溃了眼见的敌人,却没有全歼,消息并不能隐瞒多久。一旦鬼子调集重兵填补上这个漏洞,我们将面临被鬼子挤压、合围的危险。”

    “你说的道理我明白,战机稍逊即逝。但老郭和王副参谋长那里怎么办?我们突出去了,被rì伪军粘住了的他们怎么办?放弃?”对于李延平的话,杨震那里不明白的道理。但让他抛弃掉被rì伪军黏住的郭、王二人,根本就不可能。这不单单是涉及到感情的事情,更涉及到军心、士气,甚至部队的稳定。

    王光宇是抗联的人,部队中抗联的人少,到不至于引起部队的不安。而郭邴勋就不一样了,他是与自己一起从鬼子那个魔鬼集中营冲出来的人。

    抛下个人感情不说,部队中现如今的骨干都还是前战俘。郭邴勋在他们中间尤其是占据大多数的那些前**战俘中威望极高。若是将郭邴勋留下掩护,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很容易引起部队的动荡。甚至这支刚刚建立不久的部队瓦解掉的可能xìng都有。

    除了稳定军心的考虑外,杨震自己也不想抛弃任何一个战友,弟兄。前世杨震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无论再艰险、再困难,也从来没有抛弃过一个战友。在这个时代他也不会轻易的抛弃下任何一个人。

    杨震盯着地图沉默了很长时间,又看了看表道:“政委,无论从那里来说,我们都不能这么就走了。将老郭与老王留在这里孤军奋战。你知道若是将他们孤军留在这里,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们是我们的战友,更是我们患难与共的兄弟。如今远还没有到绝望的边缘,我们不能抛弃他们。”

    “这样,我带三个连以及全部的重武器先支援王副参谋长。两路rì伪军人数虽多,但采取的更多的是挤压的战术,攻势并不紧。老郭那里还可以坚持,先支援老王那里,争取先将老王当面之敌击溃。”

    “我们击溃了正面的rì伪军,就算鬼子的通讯能力远高于我们,但鬼子调集援军至少也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样就给我们带来一个时间差。只要我们利用好这个时间差,在打垮两路中的一路,我们的整盘棋就全活了。”

    “政委,如果我们不能彻底的打垮rì伪军的这次对我们的合围,就算我们在老郭与老王掩护之下能够将主力带出鬼子的包围圈,我们也会始终被动。政委,你带着其余的人员以及所有伤员从已经打开的突破口向东北撤退,进入珠河境内隐蔽。”

    “我们从苇河县城缴获的粮食还有不少,足够支撑你们在山中隐蔽一段时rì。你们进入珠河境内之后,不要与任何人尤其当地的百姓进行接触。待我接应出他们之后,再与你汇合。你把电台带走,有什么情况我们在相互沟通。”

    李延平沉思了一下道:“老杨,形势很严峻。无论从老郭那边,还是老王那边,就算加上你带去的三个连,兵力上也占据绝对的劣势。从他们的电报上报的情况来看,在火力上也占据绝对的劣势。你这一去无异于羊入虎口。你是军事指挥员,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而且你更应该明白,就算老郭与老王不幸牺牲了,我们还有可以替代他们的人。如果你牺牲了,至少现在这支部队中还寻找不到可以代替你的人。”

    “老杨,你和老郭的感情我知道,也理解。我和老王早就相识,自他调到四军之后又一起战斗、生活了这么多年,感情又何尝比你与老郭少?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我们的实力虽有进步,但还远远无法与rì伪军相比。”

    “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以一部牺牲为代价,换得主力的生存,这是必须的。你是部队的指挥员,是这支部队的军事主官,你不能意气用事。你要负责的不单单是你个人,还有这支部队,还有党的事业。”

    说到这里,李延平顿了一顿道:“况且老杨,老郭他们也不见得一定会出什么事情。天快黑了,他们的部队人少,目标也小,这里又是山林地带。只要把握住机会,坚持到天黑他们还是很容易脱身的。”

    “而且老杨,就算你坚持要去,也不能去王副参谋长那里。老王在东北打了多年的游击,虽然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但临战经验丰富。尤其擅长游击战,对这一带的地形、气候、民情也熟悉,应付这种情况,他有过经验。即便部队被打散了,但只要不牺牲,他也有办法脱身。”

    “而老郭,我与他接触的虽然还不算多,但对他的情况也大致有了个了解。他虽然理论上很有一套,又是法国圣西尔军校的高材生。但回国之后一直在国民党部队任参谋,并未任过军事指挥员,临战经验远不如老王丰富。”

    “若单单论军事理论,或是打阵地战与常规作战,可能我们都远不如他。但对于游击战,几乎是一窍不通。所以你即便要去,也要去老郭那里。”

    杨震摇摇头道:“政委,我要救他们不单单是感情。先从部队稳定上来说,现在部队的骨干、各级指挥员绝大多数都是原**战俘,而老郭在他们这些人之中威望很高。如果我们放弃老郭,很容易引起一些人认为见死不救,这样一来极为可能引起部队的动摇。”

    “再次,我刚刚说过了。如果我们以老郭他们为代价随能换取一定的突围的时间,但对于我们来说只是赢得了暂时的喘息之机,并未能从根本上摆脱被动的局面。”

    “鬼子天上有飞机,地上有骑兵、装甲车,而且有大量的汉jiān、特务的协助,对这一带的地形熟悉的程不在我们之下。就算在山地中,如果不将鬼子打疼了,我们也很难摆脱rì伪军的追击。我认为既然已经打了就一次打痛他们。”

    “我们此次西进并不是要攻城略地,更不是要显示我们的军威,是要掩饰我们真正的战术意图,也是为了将正在向下江地区进攻的rì伪军吸引过来,对坚持在吉东地区的抗联反围剿给予策应。更是能为我们争取部分休整时间。”

    “而我们在刚刚的战斗中,击溃正面之敌的时候付出的代价并不大,并非没有一战的能力。我们击溃了正面的rì伪军,鬼子一时还不能摸清我们后续的战术意图究竟是什么?是以一部为掩护,主力突围还是其他的目的。”

    “政委,我们现在手中有三部电台,相互联系极为方便。你带着打鬼子集团部落时候扩充的那两个新兵连与伤员以及缴获的武器弹药去珠河境内隐蔽。我带着主力在这里在趁鬼子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打上一仗,以尽快摆脱我们目前被动的情况。”

    李延平听罢杨震的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道:“好吧,老杨你说服了我。我同意你的意见,不过我还是认为你应该去老郭那里。从老郭与老王发来的情况,以及我们刚刚那一战来看,老郭那边应该是鬼子此次出动的主力部队。老郭那里的情况比老王那边要严峻的多。”

    对于李延平的看法,杨震点点头表示赞同。李延平说的没有错,论军事理论知识,部队中所有的人恐怕没有一个比的上郭邴勋。就连来自后世的杨震都认为就算自己,在军事理论上,尤其是参谋专业上也不见得超过郭邴勋。

    但论实战经验,尤其是临阵一线指挥经验,久在上层任参谋的郭邴勋却是远不如王光宇。王光宇虽然未经过正规军事院校的培训,但实战经验却是丰富异常。尤其是在北满这种地形下的山地作战,远不是郭邴勋可以相比的。

    而且王光宇原本在抗联二路军中以骁勇善战,军政双全闻名。否则二路军总指挥不会在也算得上战星云集的二路军中单单挑中他却配合李延平整顿抗联四军了。

    出于对形势的判断,杨震原意本是想去策应郭邴勋,而不是支援王光宇。在杨震看来,相对于伪满军jǐng占大多数的东线王光宇处,郭邴勋面对的应该是rì伪军的主力。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打,那么打就打狠的,就打他的主力。只要能寻找战机吃掉西路rì伪军一部,虽然被动的局面不会完全的被扭转过来,但至少也会缓和的多。

    但在李延平面前为了表现对所有参加队伍的人一视同仁,不已先后为远近,杨震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出先去支援王光宇。

    李延平的表态,让杨震松了一口气,心中不禁多少有些惭愧自己多少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小看了这些老党员的胸怀了。

    杨震与李延平都不是战场上的菜鸟了,对于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这个要素还是都了解的。既然已经下了决心,杨震就立即着手开始布置。

    就在李延平带着两个新兵连以及伤员和部分缴获的物资,在一个连的掩护之下开始北撤,杨震也即将率主力三个连准备东进策应郭邴勋作战的时候,一封从郭邴勋那里发来的电报让他停止住了准备增援的脚步。

    看着手中的电报,杨震快速的看了一眼地图之后对着通讯员道:“给郭参谋长回电,让他不要与鬼子硬拼,还是采取层层阻击的战术,将他那里的鬼子引到这里来。”

    说罢杨震对着站在自己身边等待自己下达出发命令的三个连长道:“我们不去增援参谋长了,准备就在这里打。你们马上集合部队,准备战斗。”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