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血色残阳(3)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就在杨震紧张的调整部署准备着手进行反击之时,山脚下rì伪军的阵地上却响起了一声接着一声响亮的打嘴巴声音。

    脸上被连续扇了十多个嘴巴,痛的都快麻木却连捂都不敢捂一下的rì军驻哈尔滨dú lì第五守备队第三中队长福田刚夫在无力反抗的情况之下,也只能自认倒霉。

    从听到这边山上响起密集的枪声,到发现对方并非友军立即发起攻击到现在,连续实施的四次波浪似攻击虽然占领了半山腰,将那些土匪赶到了山头之上,但却始终无法将那些土匪从山顶驱逐下去。自己却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除了随行的伪满军jǐng在那些反满抗rì分子密集的机枪火力之下,伤亡过半失去战斗力之外,自己中队也付出了整整一个小队倒在对手重机枪密集的火力下的代价。活见鬼了,对方那里来的那些重机枪?

    倒不是说福田刚夫孤陋寡闻,但只不过是一个中队长的他,自然不会知道此刻在山顶上与他对shè的对手在苇河车站缴获了整整一列的运满了军火与弹药的列车。而小次郎原二少佐虽然知道,却是从没有对他讲明过。

    付出了代价却换来了有限的战果,被临时任命统一指挥rì伪军的dú lì第五守备队少佐作战参谋小次原郎二自然是不会满意的。在当场砍杀了两个作战不利的伪满军官之后,指挥唯一一个参战rì军中队的福田刚夫自然成了另外一个出气筒。

    小次郎原二少佐此时岂止是不满意?简直可以说是愤怒到了极点,否则他也不会违背惯例,当着伪满军jǐng的面砍杀伪满军官。

    对于伪满洲国这个rì军苦心经营的殖民地来说,rì军对待所谓的满洲**虽说控制的力度要比此时关内刚刚成型的伪军要大的多,也严密的多,但却极少随意处置。

    对于那些所谓作战不利的伪满军官,一般都先送交军事法庭。虽说基本上就是走走过场,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至少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装装的。

    此时小次郎原二少佐非但当场砍杀了两个至少在他眼中作战不利的伪满军官,还不顾所谓的皇军军威,当着在场的伪满军jǐng的面将手下的中队长的脸扇成了猪,这已经说明了他心中是何等的愤怒。

    让小次郎原二少佐愤怒的并不是为了抢占这个山头所付出的伤亡。第三中队损失的那一个小队的人马,让福田刚夫心疼不已,但在小次郎原二少佐看来,这些士兵只不过是属于战争的损耗品而已。对于rì本人他不心疼,更何况那些在他眼中连狗都不如的伪满军jǐng?

    而让他如此暴怒的原因是在他眼中足够击溃支那正规军一个团甚至一个师的堂堂大rì本皇军足足一个中队的人马亲自出马,连续攻击数次却是连一个被土匪占据的小小山头都没有能拿下来。几次冲锋都被对手的火力死死的压制在半山腰上动弹不得,实在有损皇军的军威。

    攻击失败有损皇军军威只是他能说出口的一个理由。至于让他暴怒如此更多的还是那几个不能说出口的理由。此次进剿围三阙一,采取三面合围,虚留生路,将这些在以前历次清剿之中总是有漏网之鱼的这些反满抗rì分子赶向南边已经设置好的一个大包围圈力求全歼的战术,就是他身为dú lì第五jǐng备队作战参谋在冥思苦想了一夜之后一手制定出来。

    如今却是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些在他眼中只会打打埋伏,从不敢与皇军堂堂正正较量的土匪武装居然如此强硬。在大量伪满军jǐng的配合之下的皇军一个中队接连发起四次足以击溃任何军队抵抗的波状攻势面前,居然坚持了下来。非但坚持下来,居然还能反咬一口,给皇军士兵带来不小的杀伤。

    如果迟迟不能击溃眼前的这些土匪,自己在新任司令官佐佐木到一少将即将上任的这一刻之前苦心设计的作战计划整个落空不说,还要落得一个让别人耻笑的下场。笑不笑的他虽然不是很在意,但他更知道,如果这个计划失败,自己的前途也将彻底的无亮。

    而且在小次郎原二看来,让他不能容忍部下迟迟徒劳无功的原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自己迟迟不能摧毁对手的抵抗,让两翼迂回包抄的部队赶到击溃对手,那才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很简单,此刻正在与郭邴勋激战,指挥东路进剿rì伪军部队的那个dú lì第五jǐng备队第一大队大队长池田浩二中佐是他自陆军士官学校便结下的死敌。

    此人不仅仅抢去了原本属于他的同期毕业第一名的资格,更在相互竞争追求一位将军的女儿的时候,再一次让他成为失败者。而成了将军乘龙快婿的池田浩二此后更是在仕途之上更是青云直上,屡屡压制小次郎原二一头。在小次郎原二以及他同期的士官学校绝大部分同学军衔还是少佐,甚至大尉的时候,已经坐上了中佐大队长的职位。

    听说此次清剿完事之后,这位即抢去了小次郎原二榜首又抢去了他心中女神和登天梯的同学,即将调任正规野战师团任联队长。也就是说即将晋升大佐。

    人家都马上要晋升大佐联队长了,自己却还是一个小小的少佐参谋。自己虽然在同期同学中也算混的不错,少见的做到了少佐的职位上,但毕竟只是一介小小的幕僚,没有担任过任何部队的长官。别说联队长,就是升任主任参谋至少现在看来还都遥遥无期,

    一想到这里,小次郎原二的心就一阵阵的作痛。在他看来这些本应该都是属于他的,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仗着自己有一个作为大学教授的爹,半路出现横刀夺爱。将军的女儿、大佐联队长的职务,这一切都本应该是他的。

    在皇军中裙带关系虽然不像支那军中那样盛行,但在上边有一个将军的岳父或是家人照应,升迁的速度还是平民子弟无法相提并论的。小次郎原二固执的认为,自己那个对手能即将做到大佐联队长的位置,肯定是与那个本应该是属于他的岳父照应不无关系。

    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小次郎原二也不想想,他只是北九州一个渔民的儿子,在门阀盛行,讲究门当户对的rì本,根本就没有可能去娶上一位身居高位的将军的女儿。

    尽管那位将军曾经对士官学校刚刚毕业的他也曾经算是另眼相看,也曾表示过对他的才华的肯定。但要说因为肯定他就有心招他为女婿,可就是他一厢情愿了。

    人有野心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被野心冲昏了头脑。在接到号称满洲**之父的佐佐木到一中将即将调任dú lì第五jǐng备队司令官的消息之后,原本应该在jǐng备队本部坐办公室,轻易轮不到上战场的小次郎原二认为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身为dú lì第五jǐng备队作战参谋的小次郎原二对关东军司令部对这股反满抗rì分子的重视知道的一清二楚。他还知道在苇河县城丢失之后,尤其是刚刚调入满洲的第四师团的军列在苇河县城以北受到伏击,整整两个大队的第四师团部队与军列一起被炸上天之后,关东军司令部受到了来自国内的极大压力。

    第四师团师团长泽田茂中将甚至扬言,如果关东军司令部不能给第四师团就军列遇袭,上千帝国将士死伤一事给第四师团一个圆满的答复,他将直接向天皇进言要求严厉追究关东军的责任,并严厉追究事情责任人。

    作为在高级司令部担任作战参谋的小次郎原二在第一时间得知事情知此事之后,立即感觉到这是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所以他在苦心的拿出了这一份作战计划。

    甚至为了给将军阁下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给那个抢了原本属于他的位置的家伙一个教训,身为作战参谋的小次郎原二少佐以此次作战计划由自己拟定为借口,说服了jǐng备队那位在佐佐木到一中将还未到任之前,暂时代理司令官的参谋长派自己来协调各部作战。

    只是让小次郎原二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次在他眼中的一搏,虽然将那个自己的仇人送回了天照大神的怀抱,洗刷了被横刀夺爱的耻辱。但却因为让那位曾对他表示过欣赏的将军的女儿做了寡妇,却在战后被勒令终生退出现役。而他自己也因为在战斗中身负重伤,虽然命抢救回来了,但却因为丢掉了一支胳膊而成了终生的残废。

    此刻夹杂在攻击失利的暴怒情绪中,一再威逼部下迅速的攻占眼前这座山头的小次郎原二却是没有注意到,在他的右翼不到三百米的一条因为被良好的植被覆盖而显得很隐蔽的山沟中,一支部队正悄悄的接近他的阵地。而正在手舞足蹈挥舞着军刀恐吓部下,态度可谓及其嚣张的他也被一支本国设计制造的三八式步枪牢牢的套在准星中。

    李延平也算是久经战阵,不知道一回事,这次在他的战斗生涯中很普通的一次突袭却是让他多少微微显得紧张。

    在压下了一个老兵伸出已经上好膛的步枪,准备将鬼子阵地上那个正挥舞着军刀手舞足蹈的家伙干掉的举动。李延平大致估算了一下敌我距离之后,示意部队继续尽可能的隐蔽接敌。

    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当身上插满了树枝做伪装的部队,极其小心的一点点的匍匐前进到已经距敌不过一百米的距离时候,李延平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却是突然放松了下来。

    转过头看着已经架好的几挺轻重机枪,李延平拔出手枪之后,对着跟在自己身边的两个连长小声的交待道:“告诉部队,不许冲锋,只用火力杀伤敌人。那里人多就向那里开枪。记住集中全部火力先打步兵,鬼子的炮兵交给司令员对付。”

    看到两个连长点头,李延平又抬起头仔细观察了一下正向山头阵地又一次发起攻击的rì伪军后,手中那支驳壳枪率先打响。

    在他的手枪打响之后,迂回部队的集中全部的轻重火力向着正在小次郎原**迫之下,正拼命向着山顶上的守军攻击的rì伪军横扫过去。

    正向山头上拼命攻击rì伪军被侧翼突然出现的火力一下子就给打蒙了。催不及防的rì伪军被身后这股子突然冒出来的密集火力成片的打到。在两面夹击之下,只经过短暂的抵抗便溃不成军。

    山头上一直指挥部队在抗击rì伪军近似乎发疯攻击的杨震,见到李延平已经迂回到位,并已经率先打响,当下也马上命令早已经测定好shè界的炮兵立即开炮,密集的炮火优先砸向rì伪军的炮兵阵地。

    rì伪军的步兵炮阵地就设置在一片山间的平地之上,急于建功立业的小次郎原二实在是太大意了,也太急躁了些。在他发现了眼前这些被关东军司令部严令务必歼灭的所谓的反满抗rì分子后,便立即开始发动攻击。为了抢先击溃这些捣乱分子,他甚至连最基本的工事都没有做。担任火力支援的几门步兵炮就安置在光秃秃的平地之上。

    尽管他知道关东军有一列满载着军火和物资,尤其是装载了关东军准备新组建的一个迫击炮大队部分装备的列车在苇河车站加煤的时候落入土匪手中,但却依然没有在意。

    在他内心之中,他不认为这些土匪武装会使用火炮。因为在之前这支反满抗rì武装在对开拓团以及集团部落进行袭扰的时候,从未使用过迫击炮这种武器。

    小次郎原二的大意和过于膨胀的野心,带来的后果便是他的炮兵在第一时间便被越过山脊飞来的密集的迫击炮弹炸成了一堆废铁。

    在突如其来的打击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火炮连同炮兵一起被还原成了零件,自士官学校毕业之后,就一直在指挥机关服役,没有担任过部队主官的小次郎原二少佐缺乏临战经验的毛病暴露无疑。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的表现居然还不如他被虽打蒙,但很快便清醒过来,在失去了指挥官的情况之下,自发的在军曹的指挥之下展开抵抗的部下,竟然发起呆来。

    若是福田刚夫还活着,小次郎原二在这个关键时刻发呆还不至于给rì伪军带来致命的威胁。作为rì军部队中极少数由士兵提拔起来的军官,实战经验丰富的福田刚夫至少知道他该怎么去做。

    不过可惜的是这位时运相当不济的中队长阁下在李延平指挥迂回部队发起攻击的时候,连同身边的几个士兵一起,在第一时间内便被机枪子弹打成了马蜂窝。

    福田刚夫在第一时间之内的阵亡,小次郎原二的不知所措。让整个rì伪军部队失去了指挥。当杨震指挥的迫击炮群干掉了rì军的炮兵,开始转火力,将炮弹砸向rì伪军步兵的时候,失去了指挥的rì伪军在也扛不住两面夹击。在战斗力相对较弱的伪满军jǐng开始崩溃不久,一向强悍的rì军也渐渐的支撑不住,呈现出崩溃的态势。

    渐渐从突然打击之中清醒过来的小次郎原二本来还想做最后的努力,试图稳住部队,但一发从天而降的迫击炮弹让他闭上了嘴。

    看到最高指挥官倒在了迫击炮弹雨之中,本来就已经呈现出崩溃态势的rì军再也支撑不住,在仅剩的一个少尉小队长的带领之下,抬起还有一口气的小次郎原二溃退了。

    击溃了山下的rì伪军,杨震制止了李延平想要追击的念头,对着身后的李明瑞吩咐道:“给参谋长和王副参谋长发报,告诉他我这里已经解决了rì伪军,询问他们那里的战况如何?告诉他们可以撤退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