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血色残阳(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的预料还是相当jīng准的。从rì伪军后续的动作来看,苇河县城一战当真算的上捅马蜂窝。即便自九一八事变后,便随兄长抗rì。随中间去苏联学习数年,但也算的上经验丰富的李延平在此战过后,也自叹数年内还从未见过鬼子对某一支抗联部队有如此大的动作。

    打下了苇河县城,杨震的确是可以说捅了马蜂窝。rì伪军针对其所部围剿所下的力度岂止是一个大字可以形容的。从rì伪军的兵力部署,以及调动兵力的数量来说,对付杨震这样不过区区近千人的部队,甚至可谓是下了血本。

    就在杨震撤离苇河县城的第三天下午,在行军之时,天上便出现了数架侦察机轮番交替的对杨震所部进行侦查、跟踪。而地上,仅仅从有限的情报来看,整个珠河、苇河、五常、阿城境内到处都是rì伪军运兵的车队。骑兵、步兵,甚至连战车部队都出动了。

    进入五常境内的杨震虽然打下了几个集团部落,烧毁了全部户籍资料,解救了一批百姓。但对于开拓团的动手,却始终因为rì伪军增援速度过快,以及兵力庞大而没有寻找到一个相对较好的战机。

    正准备由五常向阿城转移的杨震看着在自己头上不住盘旋的侦察机,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虽说自己有自己的战术意图,不在意暴露自己,但天上总有一双眼睛盯着的滋味不好受。

    况且,杨震知道要想在险境中求生存,必须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总是被侦察机盯着,自己的一切行踪都会被rì伪军掌握,将会陷入被动,更别提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

    杨震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番现在在自己脑袋上盘旋的这架侦察机的航迹后,唤过身边的李明瑞指着自己右前方两里地处的一个相对高耸一些的山头道:“明瑞,我把二营的重机枪连交给你。你带着这六挺重机枪到那个山包组成一个预伏阵地。”

    “我一会命令部队原地休息,给你创造战机。你一会按照我平rì教过你的方法,待鬼子飞机下滑、盘旋的时候,集中火力,算好提前量,把这架鬼子侦察机给我敲下来。记住,一定要算好提前量。鬼子飞机皮薄,只要捕捉到,用重机枪火力敲掉它一点问题也没有。”

    李明瑞看了看头上的侦察机,心中按照杨震曾特别教过他的计算方式心中大致的估算了一下后道:“司令员,你放心吧,我一定将鬼子这双贼眼给他挖下去。”

    杨震点点头,将自己那套从石井四郎那里缴获的那套德国制高倍望远镜塞给他道:“观察的时候用这个jīng确些,别用你那个小鬼子的产品。”

    李明瑞接过杨震递过来的望远镜,敬了一个礼后,匆匆带队去执行杨震的命令。

    看着李明瑞的背影,因为部队停止前进,而从后边特地赶上来的李延平有些好奇的道:“他们去做什么?怎么只带走了一个重机枪连?”

    杨震指了指天上那架侦察机道:“我让他去把那双贼眼敲下来。整天让它盯着,无论我们怎么变化行军路线,都会暴露无疑。我们搞大动静是为了掩护我们的真实意图。若是让这个家伙整天的盯着,我们什么意图都隐藏不了。”

    说罢,杨震走到路边一处树下将地图打开道:“政委,我们原定进入阿城的计划现在看必须得改变一下。鬼子的侦察机已经将我们的行踪暴露,按照鬼子的反应速度来看,鬼子恐怕在我们前边已经调集重兵。若是在继续按照原计划执行,我们会一头钻进鬼子的包围圈。所以我们原定的计划必须改变。”

    “那你看我们下一步的行动怎么改变?”听罢杨震的分析,李延平赞同的点了点头。也算是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就算大兵团指挥以及统筹全局的能力欠缺,但基本的军事素养还是有的。对于杨震的话,他还是很赞同的。

    杨震盯着地图沉思良久,叹息一声道:“政委,我们现在可用的情报实在太少。仅仅依靠黄大力所做的战术侦查远远不够。”

    “老郭那里现在对鬼子电台的监听,因为没有专门的破译人才,只能依靠缴获的部分rì伪军的密码,对rì伪军密码能破译的太少了。我们又整rì处于行军状态,架设电台的时间又很少。加之rì军的电台密码更换又很频繁,我们通过监听所能得到的情报实在称不上多。”

    “没有了情报来源,我们就像一个瞎子一般,只能摸索着行动。行军作战,单单凭感觉是不行的。取得一场战斗的胜利需要的不仅仅是装备jīng良、训练有素的部队。更多的还是需要得力情报的支撑。”

    “现在我们周边的rì伪军已经调集多少的兵力来针对我们?装备如何?rì伪军的兵力配比是多少?分几路对我们实行围攻?这我们都不知道。政委,我们可以说现在面临着出击之后最危险的情况。”

    杨震与李延平正说着话,刚刚进入休息便架设电台与秘营的彭定杰联系,以及对周边电台进行监听的郭邴勋过来将一张纸交给了杨震道:“老杨,刚刚我们在电台里监听到伪满军第四军管区与第六军管区相互联络的一份电报。这也是我们道目前为止利用缴获的那几本密码破译的唯一一份rì伪军电报。”

    “电报告诉其下属之伪满军第四军管区驻滨江之第十六、十七两个混成旅各一部,第六军管区骑兵一部以及滨江省境内的所有森林jǐng察部队、铁路jǐng察。牡丹江省之部分森林jǐng察部队、铁路护路军一个团,配属驻牡丹江、哈尔滨之rì军第四、五两个dú lìjǐng备队两个步兵大队对我部进行围追堵截。”

    “rì伪军的具体部署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现在有一点可以肯定,单单从纸面上看rì伪军此次为了消灭我军调集的兵力至少在六千人以上。而且那位于司令还特地强调,鬼子这次将已经调任rì军华北方面军dú lì第三混成旅团中将旅团长的原伪满军政部最高顾问佐佐木到一调回关东军出任第五dú lìjǐng备队司令官,全面负责对我们的清剿行动。”

    说到这里,郭邴勋抬起头看了看天上正不断的盘旋的rì军侦察机后又道:“这封由伪满军第四军管区司令于琛澄亲自署名发给第六军管区司令王殿忠的电报,还直言鬼子此次不仅调集了重兵,还调动了驻牡丹江的航空兵以及伪满军刚刚成立的所谓自动车队部分兵力。”

    听到郭邴勋的汇报,杨震与李延平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后,杨震道:“老郭,黄大力出去侦察回来没有?”

    郭邴勋摇摇头道:“还没有。不过他们已经走了快大半天了,应该快回来了。”

    杨震看了看地图之后抬起头对李延平与郭邴勋道:“这里不能在停留了,我们必须马上转移。趁现在鬼子一时还没有摸清楚我们的具体动向,待李明瑞敲掉我们脑袋顶上的那架侦察机后,我们马上转移。天快黑了,至少在明rì凌晨之前,我们要向北跳过滨绥线。”

    “说到这里,杨震指了指地图道:“我有一种预感,现在rì伪军合围我们的部队应该已经正向我们扑过来,而且现在应该已经不会距离我们太远了。”

    “自下午以来,鬼子的侦察机整rì在我们脑袋上盘旋,我们的行踪对鬼子来说至少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所以我们必须马上转移。”

    就在杨震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受命伏击鬼子侦察机的李明瑞那边也打响了。李明瑞这次没有让杨震失望,就在鬼子的侦察机发现杨震所部突然停止前进之后,下降了飞行高度准备仔细查看一下原因的时候,李明瑞指挥埋伏在山头上的六挺重机枪突然开火,一举将这架给杨震所部带来极大威胁的侦察机当场打的凌空爆炸。

    听到密集的枪声,杨震抬起头看了看凌空爆炸的鬼子侦察机突然心中一动。

    站起身来,杨震仔细打量了一下周边的地形后,对李延平与郭邴勋二人道:“转移的事情一会再说。政委、老郭,看来我们得在这里打一仗了。”

    听到刚刚还要马上转移的杨震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又迅速的改变了主意,李延平与郭邴勋全都有些不解的看着杨震。

    看到二人不解的目光,杨震摇头苦笑道:“我刚刚有些疏忽了。就想着想办法将一直跟着我们的这架侦察机打下来,却忘记了我们伏击飞机时候的枪声也会引来rì伪军的追兵。”

    果然,还没有等杨震将话说完,李明瑞伏击鬼子侦察机的枪声平息了不到几分钟,他所在的那个山头上突然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伴随着枪声的响起,还不时有零星的炮弹爆炸。

    听到李明瑞那里响起的密集枪声,马上便明白这是附近的rì伪军听到枪声包抄上来的杨震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命令两个连迅速的赶往李明瑞所在的山头进行支援。

    就在杨震刚刚调集两个连去支援李明瑞的时候,外出侦查的黄大力此时也赶了回来。气喘吁吁的黄大力顾不上休息,马上便将情况向杨震做了汇报。

    “司令员、政委、参谋长,在我们前边,从五常出动的近千rì伪军携带两门山炮在部分骑兵的掩护之下,已经距离我们不到三十里地。”

    黄大力还没有汇报完,后边一直断后、收容的副参谋长王光宇也赶了上来道:“司令员,在我们后边发现了大量rì伪军正向我部快速追击。此刻应该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上。”说罢王光宇在杨震还未收起的地图上指了指。

    看了王光宇指出的自己身后出现的鬼子追兵所处的位置距离自己现在已经不足五十里,杨震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才发现自己的预想还是有些轻了。

    前后都发现了鬼子,而李明瑞那里从枪声来看,鬼子的数量也不在少数,而且距离自己的位置更近,甚至已经可以称得上到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按照现在的发现鬼子的几个方向来看,自己现在可以称得上已经被rì伪军合围起来。

    发觉到事态紧急,杨震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地图上准确找到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之后,杨震指着地图先对郭邴勋道:“老郭,你亲自带一部电台,率一个连以及两门迫击炮,去阻击我们正前方的敌人。”

    “老郭,你在阻击的时候不要硬顶,尽量依靠地形节节抗击,注意不要让rì伪军摸清楚我们的虚实。如果迫不得已必须硬顶的时候,记住火力、兵力的配置要火力前重后轻,兵力配置要前轻后重,依靠地形成梯次阻击。尤其要注意你的侧翼保护。”

    说到这里,杨震抬起头,面sè凝重的望着郭邴勋道:“老郭,我们的部队组建不久,不仅部队战斗人员的战斗经验少,就是连排长的战斗经验也不多。”

    “那些随我们一起从哈尔滨冲出来的老兄弟中也许有打过阻击战经验的,但指挥过那怕连排级阻击战的经验都没有。所以前边必须要有一个得力的人手指挥。那里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只有你去我才安心。”

    “老郭,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在加强火力与不死打硬拼的情况之下,三十里的山路顶上四个小时,你有没有信心?”

    郭邴勋看了一下地图上标出的地形后,略微沉思了一下道:“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不过,老杨这事情没有绝对的,我只能说我会尽到我最大的努力,将鬼子拖住四个小时,为主力争取时间。”

    杨震点头道:“老郭,前边就交给你了。记住尽量不要死打硬拼,多用冷枪、冷炮杀伤敌人。不是要你死死的顶住,只要牵制住rì伪军就可以了。还有老郭,你一定要小心,无论如何,你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

    郭邴勋听到杨震关心的话,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敬了一个军礼之后便转身带着一个连越过行军队列,快速的向前赶去。

    送走郭邴勋后,杨震又指着地图上刚刚王光宇指出的那个发现rì伪军追兵的地点,对王光宇道:“老王,你也带上一个连,按照刚刚我交待郭参谋长的办法,去阻击尾随而来的rì伪军。同样,我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怎么样,老王有没有信心?”

    王光宇听到杨震的交待,点了点头道:“请司令员放心,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全力为主力争取四个小时的时间。哪怕是我阵亡了,也在所不惜。”

    听到王光宇的回答,杨震想也没有想的道:“好,老王,你带的这个连由你亲自挑选。你看中那个连,就带走那个连。如果有不服从指挥的,你可以先斩后奏,不必请示。”

    王光宇也是一个痛快人,听到杨震的话没有丝毫含糊的道:“司令员,你也别为难,刘长顺的那个连我看就不错。”

    “好,没有问题。我说过你看中那个连就给你那个连。另外,老王你也记住给我活着回来。”对于王光宇点名要刘长顺的那个连,杨震倒是没有感觉到太大的意外。

    送走了王光宇与郭邴勋,杨震将地图一卷,对身边的李延平道:“政委,走我们去李明瑞那里。”说罢,马上起身向着李明瑞那里快速的走过去。

    见到杨震、李延平上来,正在山头上指挥李明瑞马上跑过来道:“司令员、政委你们怎么来了?这里不安全,这次小鬼子可带来了炮兵。”

    杨震拿过之前递给李明瑞的望远镜,大概扫了一眼李明瑞选择的简易的阻击阵地,找了一个观察点,举起望远镜道:“我不过来怎么知道你这里的情况如何?我们没有时间墨迹了,你赶快把情况汇报一下。”

    听到杨震的语气有些严厉,李明瑞也不敢在犹豫,趴到杨震与李延平身边指着战场道:“司令员、政委,我们刚刚打下敌机,鬼子就扑了上来,动作很快。要不是我放在山下的jǐng戒哨先发现摸上来的鬼子,差点就被他们得手了。”

    “不过,从小鬼子也是仓促应战的状态来看,他们应该是距离我们不远,但也没有发现我们的具体位置。应该是我们的枪声,将他们吸引过来的。”

    “刚才我仔细看了一下,鬼子的兵力至少在一个中队,伪满军与伪满jǐng察大约在一百多人,另外还有四门步兵炮提供火力支援。这些rì伪军是先头部队,还是主力现在一时还摸不清楚情况。”

    “不过虽说rì伪军也算得上是仓促应战,但攻势却是很猛。一上来便全线压上,几乎不给我们留下任何的喘息余地。短短的时间之内,我们已经连续打退了他们两次进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