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奇袭苇河(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尽管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杨震还是为此次攻占苇河县城缴获之丰而有些感叹。

    不算从苇河县城内十余家rì本人开设的商行查抄出大量的敌产,仅仅在苇河火车站上因为添煤而在苇河稍作停留而落入杨震所部手中的一列运载弹药与物资的列车上,缴获的军装就够全军每人三四件。这还不算在火车上缴获的即便部队在扩编了一倍后敞开了打,也足够使用半年的弹药。

    而军火列车上运载的部分装备则让杨震按照心中应该有的编制充实了部队的装备,达到每一个建制班有一挺轻机枪,营有一个拥有六挺重机枪的重机枪连的标准。原来仅有两门迫击炮的直属迫击炮排也在补充进六门rì式90毫米迫击炮后,升级为炮兵连。

    在缴获这列长长的拥有十余节车皮的军火列车后,部队装备的充实程度让杨震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部队会在短时间之内扩充到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按照杨震现在这个装备标准,即便与关内**中装备最好的zhōng yāng军的一个主力团相比,也是只强不弱。更别提杨震的老部队十八集团军了。

    如果不是部队人数少一些,按照杨震现在的标准,他不过一个简编团编制的部队的装备都超过抗联一个主力军了。出山之后连续打了两个胜仗,更是让部队的士气显得很高昂。

    唯一让杨震感觉到有些可惜的是,军火列车上运载的上万发75毫米山野炮弹与两千发150毫米重炮弹自己却是用不上。别说150毫米重炮,就是75毫米山野炮杨震也没有一门。

    不过在本着我用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想法,杨震也没有将这些炮弹丢下。而是装上引信之后全部埋在了苇河车站铁轨的路基之上,在临走的时候用迫击炮打了一个齐shè,引爆这些炮弹将苇河车站彻底的炸毁。

    在杨震所部刚刚进入苇河县城的时候,城中的老百姓还对这支身上穿着的军装都多种多样,伪满jǐng察服装有之,伪满正规军军装有之,rì军军装有之,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人穿的还是破破烂烂的老百姓装束的军队很不以为然。大部分人甚至把他们当成了趁火打劫的胡子。

    但就是这支身上穿的破破烂烂军装,甚至有很多人即便是连破烂军装都没有的部队在进城之后的表现却是给城中的百姓带来很大的惊喜。除了杀那些伪满军jǐng宪特人员显示出有些毒辣的手段之外,这支只打劫rì本人,对其余百姓却是秋毫无犯的军队,即便是说话都客客气气的部队,还是引起了当地百姓很高的兴趣。

    看着围上来的百姓,彭定杰抓紧机会进行抗rì宣传。只是人手太少,出了张婷可以帮他书写一些标语以外,其余的基本都要他亲自进行。

    勉强抽出一些时间看着有些手忙脚乱的彭定杰,杨震只是苦笑摇头。政治宣传工作是**起家的法宝,也是能最终夺取天下的重要一环。很多时候较量不是在战场之上。

    后世同样是受过政工干部多年教育的杨震对政治工作也极为重视,但对于人手的不足,他也有些挠头。苇河县委的人,只要是没有暴露的人,他还需要他们继续潜伏下去,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曝光的。至于那些被从监狱中营救出来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基层干部,还一时无法担任大任,还需要培训。

    至于那些被捕的重要的,有这个能力的人物,除了叛变的几乎都已经牺牲在rì伪军的屠刀之下。

    旁边一直在仔细打量他的李延平看出了杨震眼中苦笑,便对着杨震道:“杨司令,我的四军现在剩下的这些人虽然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但毕竟也在党领导之下多年,对于政工工作也有些了解。”

    “这样,让他们先暂时改任政工人员。至于我,我军事的能力虽然与你差的远,但这政治工作还是懂得一些的。这样,我先给你做一个政治部主任怎么样?”

    说到这里,李延平又指了指身边的四军副军长王光宇道:“不过老王可是一个优秀的人才。他是总指挥专门派到四军协助我工作的,在军事上能力还是不错的,改政工有些可惜了。是不是让他跟在你身边多学习一下?”

    听到李延平要过来帮组自己,杨震哪有不高兴的道理?李延平可是莫斯科东方大学的高材生,虽说军事能力不见得有多高,但搞政工绝对是有一手的。这样的人能来协助自己,自己又岂能不高兴?只是他原来是军长,连降几级给自己当政治部主任是不是有些?

    看到杨震眼中有些犹豫的神情,李延平笑了笑道:“老杨,我们都是党员,所追求的不是官位的高低,职务的大小,而是党的事业。只要对党的事业有利,对东北抗战有利,你不用顾虑太多。”

    听到李延平的话,杨震郑重的点点头道:“那就有些委屈李军长了。李军长肯来我们这里担任政治部主任,我们太欢迎了。至于王副军长可以先担任副参谋长。等将来部队扩大,再领兵。”

    杨震的话音落下,李延平与王光宇对望了一眼之后,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与杨震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道:“请杨司令放心,今后我们坚决服从你的指挥。”

    不过彭定杰在听到李延平要来部队屈居政治部主任后,坚决要与李延平职务对调。由李延平任政治委员,他任政治部主任。他认为按照职务和能力来说,李延平会比自己更胜任政委一职。自己能力与水平有限,担任政委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

    对于彭定杰这个坚决的要求,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杨震点头同意由李延平改任政委,彭定杰专任政治部主任。而抗联四军剩余的那不到十个人的部队,全部到各连队任指导员。

    在杨震看来,在西征失败,已经是弹尽粮绝的情况之下,能大锅盔子山那么艰苦的环境中坚持下来。明知道胜利已经无望,但还在继续与鬼子作战,没有动摇,没有叛变的绝对都是骨干,是jīng华。

    在那种近乎于已经绝望的环境之下,还在坚持的,都是意志坚定不可动摇的。而且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党员,都是参军多年的老战士。放到基层任政工人员,绝对对部队的发展有好处。

    自打进苇河县城后,一直在忙着清点缴获的物资、收集资料以及招兵的郭邴勋与杨震汇报情况时,听到李延平甘以一军之长的身份,甘愿连降几级,来到自己部队任一个专管在他眼中鸡毛蒜皮之事的政治部主任。

    以及彭定杰坚持要与其更换岗位,让出自己政委的职务,降级改任政治部主任一事后,不禁竖起大拇指佩服的道:“老杨,不说别的,但就你们**人这份不计名利的心胸,就是一般人比不上的。你们能在东北这么艰苦的环境之下坚持了整整七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对于郭邴勋的赞叹,杨震笑了笑道:“老郭,能上能下,不计较职务的高低,为党的事业,为国家无私奉献的jīng神,是我们**人一项优良的作风。今后等有机会,我想你会见到的更多。”

    说完这句话,杨震看着自己身边的李延平与彭定杰这二人,想起后世自己遇到、听到的那些买官、卖官、跑官的官员,对这个年代的**人一切以党的事业为重的宽广胸襟不禁从内心产生一股子由衷的敬佩。

    处于失神中的杨震突然被远处传来的连续几声巨响惊醒后才发觉自己有些失神,连忙问刚刚一直忙着招兵的郭邴勋道:“老郭,怎么样有多少人愿意参军?”

    杨震转移话题问起了招兵的事情,至于刚刚的那几声巨响,他连问都没有问。因为杨震知道,那是李明瑞在炸鬼子的军列。详细的情况,一会李明瑞会如实汇报的。

    提及招兵一事,郭邴勋却是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情况不太好。鬼子前些天在县城集体处决了几十名抗联被俘将士,并将这些被俘将士的人头悬挂示众,对老百姓的影响很大。

    “鬼子的这一手很毒,现在看来他们的目的至少是部分达到了。老百姓虽然对我们很有好感,但出于畏惧鬼子的报复,招兵很不顺利。两个多小时之内,只有几十个青年学生报名参军。”

    “而那些俘虏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更是无人愿意参加我军。他们都认为鬼子势力大,我们只是暂时占据了优势。这些伪满军jǐng与抗联打过很多交道,对抗rì武装的困境很清楚。想要说服他们参加我们,很难。至少现在看我们是没有这个时间了。”

    “不过,我们在车站缴获那列军火列车的时候,在车站上另外一列火车上营救出了两千余名鬼子从关内以及热河骗招来,准备运往牡丹江地区的东宁、密山、虎林等地的劳工。”

    “经过我们从五道岭子营救出来的劳工战士现身说法,有二百多人同意参军。其余的人还是宁愿相信鬼子许诺的优厚待遇的谎言,而不愿参军。”

    “老杨,你看我们招兵的工作是不是该停下来了。毕竟我们不可能长时间在苇河县停留,没有多少时间去做细致、耐心的工作。否则我们若是想在短时间内扩大部队,除非按照**惯例去抓兵。”

    对于郭邴勋动了些抓兵的心思,杨震摇了摇头道:“老郭,我还是那句话,我们需要的是一支勇猛善战的部队,不是一支用沙子堆出来的军队。抓兵的事情,我不会干。至少现在是不会做的。”

    “老百姓对我们没有信心,又被鬼子的屠杀手段吓到了,征兵自然要吃力。但只要我们不断的打胜仗,给老百姓以信心,我想到时候,大家自然会踊跃参军的。”

    说到这里,杨震想起什么道:“老彭,报名参军的人中有没有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我们现在太缺乏医生、护士这些技术人员了。我们的部队要不断的作战,单靠张婷一个人是不行的。老彭,对于这些急需的人才,必要的时候你可以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

    “我们已经决定安排伤员回秘营养伤,这没有军医怎么能行?这些伤员经历过战斗,已经算是老兵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宝贝,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因为缺医少药而无谓的牺牲。”

    “这参军的大部分都是青年学生,算的上是医生只有一个,只不过他是一个中医。他自称对治疗外伤有一定的研究,在这苇河县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跌打大夫。可这治疗战伤?”

    听到杨震提起征集军医之事情,郭邴勋只能摇头苦笑。杨震说的那些道理自己焉能不懂,可这说起来容易,这做起来却是难了。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本身就是高收入者,这些人中有几个会抛家舍业的跟着自己部队去干这件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业?

    倒不是说这些医生不爱国,不希望将小鬼子撵走。只是在相对稳定,甚至于能说得上富裕的生活与风餐露宿、刀头上舔血,说不定那天就被鬼子抓住砍头后示众的生活相比较,几乎没有人会选择后一种。尤其是在看不到哪怕是一丝胜利希望的时候。

    看到有些为难的郭邴勋,杨震摇摇头呀咬牙道:“实在不行,就来硬的,抓。挑那些年轻,没有老婆、孩子拖累的抓。至于思想工作,慢慢再做。他们耗得起,我们耗不起,伤员耗不起。告诉他们,只要他们给我们培养出可以接替他们的人才后我们就放他们回来。”

    说到这里,杨震微微思虑了一下后又道:“老郭,你亲自带上一个排去抓。记住,抓的时候不要怕声张,弄的声势越大越好,看到的人越多越好。”

    郭邴勋脑袋转的很快,略微一思考就马上明白杨震这番话的苦心了;“你们不是怕我们被打败了,牵连到你们吗?我来硬的,总该可以让你们给小鬼子有了个交待了吧。”

    小鬼子为了维护其对东北的长期殖民统治,必定要争取民心。想来只要不是自愿参加,应该不会对这些被抓走或是绑票的医生下手。小鬼子虽说残暴,但在城镇这种人口集中之地,至少表面上的功夫还是会做的。

    郭邴勋这次动作很快,没有上一个半个时,便抓回来了四名大夫和几名护士。

    看到被五花大绑的几个人,原本一直在护理伤员,此事赶过来与杨震汇报伤员情况的张婷很是疑惑:“那些汉jiān不是都被处理完了吗?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这些人看起来都文质彬彬的,不像是伪满的军jǐng宪特人员?”

    张婷正在疑惑间,被抓来的几个人中的一个人看到她后却是连忙大喊道:“张婷,你怎么也在这里?你赶快和他们说说,让他们放了我。他们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还自称什么抗rì部队,简直连土匪都不如。”

    听到这个家伙这么说,旁边奉命配合郭邴勋抓人的一个排长不愿意了。要不是杨震就在这里,不敢乱来,早就上去一个大嘴巴了。

    不过虽没有动手,但也在身后狠狠的推了他一下道:“你嘴巴干净点,什么叫做土匪?我们可是只打鬼子,除了汉jiān,可从没有打过中国人。你小子嘴巴在不干不净的,小心我一枪蹦了你。”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张婷仔细一看却是自己的一个去年才刚刚毕业的学长后连忙转过头对杨震道:“杨司令,这个人我认识。他不是汉jiān,他是我的学长,不是汉jiān。你们抓他做什么?这个人是一个书呆子,汉jiān的那些事情他做不来的。我可以保证他真的不是汉jiān。”

    听到张婷为这几个人求情,杨震微微笑道:“我知道他都是医生,不是汉jiān。不仅他,那几个人都是医生,或是都是外科医生。你也用不到为他们求情,因为我抓的便是医生。”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这次打进县城之前,你不是还一直在强调群众纪律吗?怎么现在干出来这种只有胡子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就算胡子也有规矩的,从不绑架医生。”对于杨震的解释,张婷显得有些愤怒。

    看了看有些愤怒的张婷,杨震冷冷的道:“我不管土匪绑架不绑架医生,我现在只知道我的部队严重的缺乏医生,尤其是合格的外科医生。作为中**人,打鬼子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即便是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我是他们的指挥员,可以命令他们去死,但我无权他们白白的去死。”

    “我的每一个战士都是宝贝,只要有一分希望,我就绝不会让他们因为缺医少药而白白的牺牲掉。不过连续两次规模连中等都算不上的战斗,几十个伤员就把你忙成这个样子。今后战斗的规模只会越来越大,伤员的数量只能比现在更多,到时候你又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因为缺少医生而白白的牺牲掉?”

    “老郭征兵的时候,我曾叮嘱过他想办法争取一些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参军。可到现在除了一个中医之外,却连一个报名的都没有。这苇河县城的医生不少,可愿意报国的却是没有。

    “看来他们都当这个满洲国的顺民当惯了。宁愿在他们的同胞与践踏自己国土的侵略者浴血奋战时因为缺医少药而白白牺牲的时候袖手旁观,也不愿意用他们的一技之长去帮助自己的同胞。他们既然不肯来就我,那么我便只能去就和他们了。”

    这些话,杨震说的声音很大。听到的不仅仅是张婷一人,便是连那几个被抓来的医生也听到了。好在这些医生似乎还知道廉耻,在听完他这番语气很重的话后,脸都涨得通红。

    杨震说完这番话后看都不看这些还知道羞耻的医生一眼,转过头对郭邴勋道:“老郭,咱们该做的已经做完了。现在该是撤离的时候了。集合部队,走人。”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