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奇袭苇河(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伏击苇河县城增援周家营子rì军的战斗进行的很顺利。自六道河子开拓团受到攻击,所有先遣人员全军覆灭之后,rì军对各个开拓团的安全重视了许多。尤其是对于那些他们口中反满抗rì武装活动的地区,戒备更加谨慎的多。

    除了按照原来各个开拓团配备武器,周边布置伪满军jǐng的做法之外,还在各个驻有开拓团的县城布置了一支配备卡车的机动部队,以便随时增援。

    苇河县城的rì伪军部队虽大部被调至亚布力地区的大锅盔子山围剿被困那里的抗联武装,但城中留下的rì伪军动作还是极快。

    就在对周家营子rì本开拓团的详攻发起不过大半个小时,杨震便接到了rì军前锋已经度过蚂蚁河,接近周家营子一线的报告。只是增援之敌的数量与情报中的数量有些差别。

    按照杨震所知,rì军在苇河县城出了部分伪满jǐng察之外,还有两个中队的rì军。而布置在蚂蚁河的观察哨发回的报告,除了二十余名伪满军jǐng之外,这次rì军只出动了一个中队。

    虽然有些惦记那一个没有出动的rì军中队的动向,但箭已在弦上,断没有不发的道理。当前来营救的rì军全部进入了伏击圈中之时,随着杨震的一声令下,密集的机枪火力伴随着不断落下的迫击炮弹横扫了rì军。

    虽说由在苇安山缴获的那两门迫击炮组建的迫击炮排是初学乍练,但好也用杨震用木头做的道具炮上实习了有一段时间。虽然jīng度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但好在杨震也没有对他们有太多的要求。杨震只要求他们能够将炮弹打出去,只要落在敌人之中,别落到自己人中就好。

    对于这些连半拉架子都算不上,这次还是第一次接触实炮的炮兵,杨震自然没有希望他们取得多少战绩。对于他们来说,杨震现在对他们的唯一要求便是通过这次战斗真正的掌握迫击炮的使用。

    同样是伏击战,与当初的六道河子,之前的苇安山两次伏击战相比,这次与rì军面对面的伏击战才是对杨震部队的真正考验。与之前的伪满军jǐng相比,这些rì军不仅战斗素质高的多,其作战jīng神更要顽强的多。

    在发现自己被伏击后,增援周家营子一线的这个rì军中队在受到火力打击的第一时间不退反进。在遭受了杨震所部犹如暴风骤雨般的密集的火力打击之下,很快便反应过来的rì军马上便不顾伤亡,在勉强加起来的掷弹筒、几挺外把子机枪与一挺九二式重机枪的掩护下发起了反击。而且对杨震所部埋伏的位置判断极为准确。

    看着不断的发起反击的rì军,举着望远镜观察战事进展的杨震心中暗道:“果然是号称rì军jīng锐的关东军,这股子骄横的气派不是一般军队能够相比的。即便在自己部队十几挺轻重机枪几乎不计工本的密集火力打击之下,反应的速度也是绝对不是伪满军jǐng可以相比的。nǎinǎi的,还真他妈的硬气。”

    虽说rì军第一时间便判断出伏击自己的人埋伏的位置,但在集中了十几挺机枪的火力打击之下,尤其是准头不大,但声势吓人迫击炮弹打击之下,虽还能发起反击,但其火力掩护的力度却是大大的降低。

    在火力打击之下,rì军的机枪手刚刚加起了机枪,便被杨震事先安排好的十几个枪法好,专门打机枪手与掷弹筒手的老兵给敲掉了。而几个掷弹筒手只来得及打出一两发榴弹,就被杨震专门安排的两挺专门压制火力的轻机枪给打成了马蜂窝。

    对于掷弹筒这种后世无数经历过抗战老兵,尤其是机枪手提起来无不咬牙切齿,与鬼子打了八年的国共双方都在有条件仿制,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突发上马也要仿制的近距离作战的利器,杨震早就有提防。

    早在布置伏击圈的时候,杨震就专门安排了两挺轻机枪专门打鬼子的掷弹筒手。可惜尽管做了充足的准备,可眼前的鬼子到底都是久经训练的老兵。即便是匆忙瞄准,但准头与反应速度绝对是一流。

    即便是几个鬼子掷弹筒手匆忙打出的加在一起也不过几发的榴弹,也给杨震所部带来了不小的伤亡。轻、重机枪各一挺便毁在这几发榴弹之上。

    好在鬼子强悍归强悍,但也不是铁打的。在几次反击未取得进展,却换来伤亡过半的结果之后,再也经受不住火力的打击。在几次反击被机枪火力加上成片在半空中爆炸的手榴弹打击之下,渐渐的往杨震预想中的给他们最后的葬身之地河滩地方向退却。

    当这股子rì军的残部终于按照杨震的算计退到河滩地,正在寻找掩护之时,战斗开始后一直在沉默的郭邴勋那边也打响了。

    看到刚刚还在负隅顽抗的rì军在背后突然冒出来的密集火力打击之下彻底的糟了,杨震毫不犹豫的下令部队除了彭定杰率领的一个切断鬼子退路的一个连之外,全部发起冲锋。而在此时正在详攻周家营子rì本开拓团的刘长顺也调头,指挥所部从正面压了上来。

    在白刃战训练不多,与rì军白刃战能力相差太多,杨震自己又尽量避免与鬼子拼刺刀的情况之下,在老黑顶子山专门针对鬼子白刃战而训练的战术组合在此时第一次真正的显露出威力来。而且在用六道河子与苇安山两次战斗缴获了不少的冲锋枪替换下手枪而威力更大而已。

    当被困在河滩地上残余的三十多名鬼子看到四面冲锋上来的对手,正按照平rì里的训练退掉手中步枪的子弹之时,杨震所部的冲锋枪手中的冲锋枪便已经打响,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拼刺刀的机会。

    由于缴获的冲锋枪虽然算得上不少,但缴获的子弹数量对于这种武器来说实在算不上多。所以在之前的战斗中,杨震一直没有动用这些冲锋枪,不多的子弹杨震要留在白刃战的时候用。

    即便是在之前算的上匆忙的临战训练时候,杨震也只是让被选中的冲锋枪手只打了几发,掌握一下枪感而已。全不似训练使用步枪与机枪的时候那般大方,几乎打掉了手头一多半的弹药储备。

    杨震一直担心rì军不装备冲锋枪,而所有武器弹药均靠rì军提供的伪满军jǐng装备的冲锋枪数量也不会太多。一旦有限的冲锋枪子弹消耗干净了,想要再补充就很难了。直到在苇安山一战缴获了不少冲锋枪以及弹药之前,杨震还是抱着这个想法。

    好在这种以火力密集程度著称的武器不需要太多的训练,更不需要步枪那种jīng确的shè击水平。只要大致瞄准对手,将插在枪身一侧弹夹中的子弹打出去便可。维护保养也简单的紧,若不是太浪费子弹和shè程没有办法与步机枪相比,这种武器还是很适合杨震他们这种新兵占了大多数部队的使用。

    当枪声沉寂下来之时,整个东西长二百余米,南北宽几十米的战场之上除了几个反应比较快一些,在枪声响起的第一时间便死死的趴在地上不起来而逃过一劫,此时成了杨震手中最新一批俘虏的伪满jǐng察之外,已经没有一个此刻还站立的rì伪军。

    而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打扫战场的战士都会按照杨震的要求在补上一刺刀,以免有人逃脱。暂时还没有死去的伤员自然更是不会要的,杨震此刻没有时间更没有人手与药品去救治这些两条腿的畜生。

    待战场上枪声完全落下,知道什么叫做兵贵神速的杨震草草的打扫战场,掩埋了阵亡的几十名战士的尸体,并在下葬之处做好标记以便今后查找之后,马上便全军向苇河县城出发。

    没有办法,周家营子一线距离苇河县城实在称不上远。这阵子密集的枪炮声便是连鬼都有可能惊醒,更何况近在咫尺的苇河县城?

    就算苇河县城现在兵力空虚,但现在不是只能靠人力传递消息的古代。电报、电话很方便的就可以将所有的消息传到他们想要传到的地方。一旦苇河县城留守的rì伪军感觉情况不对,很容易便召集到援军。为了尽可能多的争取到时间,杨震只能在匆忙打扫战场之后,便率军出发。至于审讯俘虏一事,只能在行军途中进行了。

    好在这几个伪jǐng察本身就没有多少骨气,只挨了几枪托便有什么交待什么了。虽然他们知道的消息不算太多,但对于杨震来说已经足够了。毕竟就算是对自己养的狗,小鬼子也不是完全放心。更何况这几个伪满jǐng察不过是几条小鱼而已。

    鬼子这次增援周家营子一线的为何只出动了一个中队不是因为托大,而是整个苇河县城如今就剩下这一个rì军正规中队。另外一个却是昨儿护送原本坐镇在苇河县城督促对抗联部队清剿的安井藤治去牡丹江了。

    自珠河境内六道河子开拓团遇袭全部阵亡的事情发生之后,挨了大本营好一顿训斥,还在因为防疫给水部事件正在戴罪立功期间,因为此次事件差点没有打包撤职回rì本的植田谦吉对开拓团这一所谓的攸关帝国国策安全还是很重视的。

    按照这位关东军总司令,现役陆军大将的要求,下面的各支rì伪军部队在接到开拓团遇袭的报告,绝对不会出现手头有一个大队的兵力而仅仅派出一个中队的事情发生。所以这次增援周家营子的苇河县城的rì伪军虽然只来了一个中队,但也绝对算得上倾巢出动了。

    原有驻扎在苇河县城的rì伪军主力在苇安山一战之中,被杨震全歼。而增援周家营子一线的rì军全军覆灭,代表着苇河县的rì伪军已经基本上被肃清。

    此刻只剩下几个伪满jǐng察外加十几个rì军宪兵的苇河县城几乎已经等于不设防。杨震没有丝毫困难的便轻松的拿下了这座不大的县城。

    杨震在苇河县城受到的仅有的两处只能说是轻微的抵抗发生在火车站与宪兵队。位于这两处的十几个只装备了步枪与手枪的宪兵的抵抗也没有让杨震费多少功夫,很快便被肃清。

    肃清了城内的最后抵抗,杨震连续下达了两个命令。第一条便是以收缴敌产的名义,将苇河县城内所有rì本商铺、银行收缴了一个干干净净。尤其是在九一八事变,东北全境沦陷之后被rì本严格控制的可供电台使用的电池、器材,以及部队急需的药品等物资。

    二便是在刚刚从宪兵队以及伪满监狱中被放出的被捕的所谓反满抗rì人员的带领与指认之下,对整个苇河县城内的汉jiān以及实行大逮捕。

    在召开一个短暂的公审大会之后,将抓获的伪满军jǐng宪特人员中的jǐng尉以上,宪兵班长以上,以及伪满县zhèng fǔ科长全部公开枪决。尤其是抓获的几名抗联的叛徒,更是一个都没有留下。

    此次抗联西征出现的叛徒,除了在苇安山一线被击毙的之外,剩余的尤其是叛变的几个准备用于作为对抗联后续围剿而留在苇河县城的高级干部都被抓获后经过短暂的审讯便迅速的处决。

    对于这些叛徒恨的咬牙切齿的李延平更是亲手用机枪将他一个他之前很喜欢的爱将,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做了叛徒的抗联干部打成了马蜂窝。

    看着挨个检查叛徒的尸体,不时补上一枪的李延平,杨震摇摇头拦住了想要劝阻一下的彭定杰道:“让他发泄一下吧?这次抗联四军几乎全军覆灭,尤其是那几个爱将的叛变,对他的打击太重了。”

    彭定杰闻言叹息一声:“老杨,我不知道这种事情在关内红军的时候出现没有过,但现在抗联真的是被叛徒弄的怕了。堂堂的省委书记、几个也算是久经考验,从枪林弹雨中一路拼杀出来的主力师师长在危急的时候,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却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背叛了自己曾承诺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更背叛了国家、民族。”

    指着其中的一句叛徒的尸体,彭定杰有些伤感的道:“那个人就是五军一师师长,也是五军各师长之中最受二路军的周总指挥器中的一个。”

    “他在当年被叛徒出卖,在小鬼子监狱内严刑拷打都没有叛变。没有想到现在却在如今抗联最需要他的时候做了叛徒,还拉走了五军战斗力最强的一师。这要是周总指挥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心痛那。”

    “路是由他们自己的选的,别人左右不了。还有一个师长叛变了,就拉走一个师,这说明部队本身就有问题。当年在西路军失败之时,红军西征的部队面临的局面比现在要严峻的多。

    “但近两万多红军将士以及各级干部,被俘的不少,被俘后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的更多。但那么多的干部中却只出了一个叛徒。而这个叛徒在临走的时候,连一个jǐng卫员都没有带走。要不是jǐng卫员的枪被他骗走,知道他叛变,他的jǐng卫员就会先一枪击毙了他。”

    “关内的红军叛徒也出了不少,但说实话,这些叛徒能拉走部队的却几乎没有。无论是长征的主力红军,还是在长征后留在南方的游击队,即便在最艰苦的环境中都极少出现过一个部队的领导叛变,带走一支部队集体叛变的事情。”

    “当然这与环境的差别有关系,东北的环境的残酷并不是温暖的南方可以相比的。但也未尝不与抗联自身有一定的关系。一句话,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我们不断的取得胜利,使得干部、战士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胜利信心,这叛变的事情会越来越少。老彭,这不单单是我一个人需要努力的事情,是需要我们全体人员去努力。”

    “司令员,你看我们在苇河车站居然缴获了一列鬼子往绥芬河运输弹药以及给养的列车。”在杨震与彭定杰谈兴正浓之时,去清点战利品的郭邴勋赶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有些兴奋的将手中的一摞子资料交给了杨震。

    杨震接过资料仔细的看了一遍后,抬起头对郭邴勋道:“老郭,在苇河县车站缴获了一列运输物资与军火列车,这是好事啊。还有这张鬼子军列调度表,你马上发给李明瑞,让他立即准备行动。鬼子的运兵列车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抵达苇河车站,让他们抓紧时间布置。”

    “还有老郭,军火列车上物资尽量补充。携带不走的,等我们临走的时候全部炸掉。另外,派一个得力的人手带一个连将部分物资,尤其是军装以及所有的伤员转运回老黑顶子山秘营。”

    “告诉兄弟们清点完缴获的物资,我们马上便撤离。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按照鬼子一项的反应速度,最迟明天他们就会发现我们的行踪。”

    交待完郭邴勋,杨震又转过头来对一边的彭定杰道:“老彭,你去检查一下,一定要注意群众纪律。征集骡马以及物资的时候,一律用现金购买。不允许强买强卖的事情发生。做好群众工作,严格把握群众纪律是我们生存下去的基础。所以对部队一定要再三强调群众纪律。”

    “另外,对要参军的人员,表明我们的态度。但要请苇河地下党的同志把把关。那些有劣行的人员,吸食大烟的一律不要。另外要严防敌特分子混进部队。咱们部队的人手少,尤其是合格的政工人员不多。你和李军长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吸收部分县委的同志参加?”

    说到这里,杨震有些歉意的道:“老彭,没有办法。咱们现在合格的政工人员太少了,政委与政治部主任只能由你一个人暂时兼任。群众纪律与群众政策,这种攸关我军生死存亡的重要的事情只能由你一个人暂时先担起来。”

    “张婷那个丫头,治病倒是有一手,可让她协助你,按照她那个冲动的劲,不给你惹麻烦就不错了。况且连续作战出现了不少伤员,她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不过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可千万别累跨了。

    彭定杰听罢杨震的嘱咐,点点头道:“老杨,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只要咱们的部队能够壮大,将鬼子赶出中国去,就算累死我也心甘情愿。况且抓群众工作本身就是我这个政委的职责。”